段子的一天

湮没人群 2010-06-22 22:36:08
早上进办公室一上豆瓣就看见某同事成了杯具人物

据说胡续冬老师接到一个电话……

~~~~~~~~~~~~~~~~~

一个柔美得近似声优的声音说:“我们是xx出版社的,我们新出了一本书,觉得特别适合您,所以想寄一本给您看。。。”
我问:“是什么书呢?”
声优柔美地吐出:“《男人都是智障》”

yamede~~\\\
~~~~~~~~~~~~~~~~~

笑而推之后,在msn上问昨天刚被我敕封为摸金校尉的energydrink同学,粽子收到否?(没看过鬼吹灯的拖出去砍了,没瞧见曹操那半个脑壳的下场!)

午后,看隔壁格子间的小姑娘daisy做的新书《四畳半神话大系》的封面备选,(作者的《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09年夹在村上的两本《1Q84》之间位居榜眼),跟她瞎掰:干脆腰封放露大腿的美女,封面放小津,循大腿而来的读者轻褪罗衫露出张月球背面一样的脸该有多欢乐。腰封上主角那表情就是惊愕,小津跟明石居然牵了红线,关系薄得只隔一张纸。遭拒绝。

遂骚扰设计师mm:《太阳之塔》的封面设计太沮丧啦!居然腰封下面就是一坨白云,好比扒掉裙子却什么也没有,多扫兴啊。你看上半截儿,两边的电车金阁寺多硬朗多strong,就因为下面什么都没有,太阳之塔兴味索然软趴趴的。

年中批判会,正德帝大谈某社服务女作者甚勤,烧菜打扫做发型。(吐槽:要不要给她再置俩面首?)
又大谈其再作冯妇之感受。(小声嘀咕:你这是一路绿灯,不知道红灯是什么,红灯区是什么。。。。。)

会散,msn上慰问悲剧帝可有分到粽子,答曰:未听说有。
忽惊觉粽子法力强大,摸金校尉energydrink同学可能反被其掳走,于千年古坟里大啖其肉。
悲剧帝又细摸索一番,原来在座位下,长舒一口气。

拟朱天心新书文案,kuso愁肠,得出以下结论:

你曾偷过情吗?
你曾劈过腿吗?
你曾对他人怀有性幻想吗?
你曾闪过哪怕一瞬的不忠吗?
你曾精神或肉体上出过轨吗?
你曾面对眼前人不再情深意长吗?
你曾和你的爱人玩假装偷情的桥段吗?

如果你有以上任何一条,请读《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

比《搭车游戏》更残酷,比六六更淫荡。
比《搭车游戏》更残酷,比六六更淫荡。
“你曾偷过情、劈过腿、出过轨、对他人怀有性幻想、和你的爱人玩假装偷情的桥段而无法收场吗?——朱天心《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八月盛开,悸动上市”
和书名完全两样的感觉,却跟书的内容熨帖无比。在看似与爱情无关的年纪里找寻爱情的唯一可能途径:小心的偷,大胆的爱。书名近引胡兰成(中年大叔泡妞的时候,嫌黄昏恋不好听,说春天有春天的花,桃李开过了,这不还有夏天的花事么。靠!真是太情圣了。),上承金瓶梅(你能看出这三个字里蕴含了多少情色、血腥、惊悚、暴力么?)

正襟危坐版:
《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作为台湾小说家朱天心暌违三年多来的长篇新作,书写的是一个“七年之痒”的话题:一个中年妇女,忽一日翻找出丈夫少年时的日记,字行间那少年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倾吐对自己的衷肠,今日却老得面目可憎如一只老公狮……于是遐想连篇,或牵手出游踏访小津《东京物语》的场景推搡“少年”入桥下,或昆德拉《搭车游戏》般分不清偷情戏码真抑或假。朱天心以艺文味十足的笔调不徐不疾,将婚后女人的心理一一铺陈,依或此或彼如疾走罗拉般既直指险崖危境又扪心后怕。
湮没人群
作者湮没人群
24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湮没人群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