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两个梦

拦马书生 2020-08-04 16:53:10

早上的

梦见有人敲门,没有按门铃。于是起床去开门,门外站着一对童男童女,目测也就七八岁的年纪至多,手里各抱着两盆绿植,一共四盆,没看懂是什么植物,有点像芦荟,很挺拔的那种,但比芦荟好看很多很多。

俩人并肩站着,童男和我面对面,气鼓鼓的,见到我就说话:“给你送贡品来的,但是你让我们怎么进门呀。”

当时我有点没懂什么意思,往后退了一步:“这有什么不能进来的,进来吧。”

童男好像更气了:“你就说,这让怎么进啊!”

我更迷糊了:为啥生这么大的气呢?有腿,而且门开着,我也给你让地方了,为啥不能进?

然后我就醒了。

醒了之后来了个快递,没按门铃,敲门,我这才想起来:玄关处的插排我重新布置了一下,增加了一个制冰机,于是原有的插座不够用了,我临时把需要电源的门铃给拆了下来,本来今天计划要出去买插排的。

送走快递关门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家内门最上方贴了一道黄色的符纸,是2017年元旦在火神庙请回来的。

这我就更纳闷了:一个招财的符纸,确实是有一定的辟邪功能,但为什么童男童女就被阻拦了呢?

莫非,他们是什么“别的东西”?

搞不懂了。


中午的

吃完饭,我竟然很堕落地搂着手机在主卧睡着了。

梦到一套很长的大马路,看景象像是城乡结合部,两边很破败。我身后跟着两个不认识的女孩,好像跟我很亲近,一路上叽叽喳喳,兴致很高的样子,也不知道跟我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跟着我。

几乎本能地走进一个极普通的店铺,似乎是酒吧那种风格的门脸,进去之后,宛若一个荒废的仓库。南墙下(窗外有太阳可以定位)有一个脚手架搭的台子,台子上站着一个目测身高有两米的人,身材细瘦、高挑、挺拔,带着米色的宽檐礼帽,身穿同样米色的直筒风衣,手里拄着一根看不懂是什么材质的黑色手杖,手杖比人还要高一些,威风凛凛,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张口就说,要跟我做一个交易。

类似这种款式,但没有黑带,且帽檐要宽一倍都不止

我只能站在台子下面仰头和他说话,走近了才发现,宽大的帽檐下面是一张骷髅面具,但不是医学意义上那种骷髅,而是经过艺术加工、美化,很有线条感,形容不上来,反正很好看,很霸气,朋克风。

我就问他:“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都看不清你的脸。”

他左手朝左边挥了一下:“这里有女孩子,照顾一下,把灯关掉,免得吓到她们。”

我这才看到,屋子西墙下还站着个男孩,至多20岁的样子,模样看不清,因为屋子太宽敞距离太远,他弄了下墙上的一个开关,仓库里一下就暗了。

我说:我不怕,你给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他笑了一下,笑出声,很淡,然后,脸上霸气的骷髅面具像钢铁侠的战甲一样纷纷离开了肉体,悬浮在空中,跟肉体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时候我才看清:骷髅面具下面是一张筋骨暴露、肌肉横飞的没有皮的脸,有点像《进击的巨人》里那个超级大的巨人。

差不多是这种风格吧,更立体,线条感更重两个量级

然后,那骷髅面具又缩回去贴合在他的脸上了。我并不觉得可怕,反倒觉得挺有型、挺霸气的,骨骼长在筋肉的外面,有想法。

第一印象还不错,于是我说:好吧,说说你的交易。

然而就在这时候,我被现实中的声音吵醒了——我们楼不知道谁家的一个女人在对着窗外打喷嚏,可能是有鼻炎吧,连续打了20多个还不停下,我都完全醒过来、开始摸手机看时间了,她还在那打,宛若一个人形加特林。


两个半截子的梦,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

拦马书生
作者拦马书生
370日记 20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添加回应

拦马书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