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不然死(诗)

清凉 2020-07-30 16:26:28

文/清凉

盛夏深夜,你听的歌,在咬我的耳朵.它像黑猫的爪子在疯狂的撕咬着.

你感受不到吗?我的长发如你的瞳仁般漆黑,它在叫,叫你的名字.

爬过你宽阔的额头.匍匐在你的胸口.妄想在你的左胸上生根发芽.

漫长的夜里无垠与哑默,我与你对峙在这长夜中.

眼光轻蔑,透射出杀气.

爱我,不然死.我泛青的嘴唇幽幽的说.

你的皮肤干冷,侵向我的身体,仿佛无形的手将要掐住我的脖颈.

你不语,眼神涣散.

窗台上有我们养的两条鱼,公的叫锁,母的叫骨.

骨欢快的银色鱼尾在幽蓝的水中灵活地游动着,而你的锁跃跃欲试,跳出了水缸.

像具从高空而落的尸体.穿透了光的视线.

锁瘦小的身躯在朱红色的地板上翻转,抽搭,张开如珍珠大的嘴巴使劲儿呼吸着,直到死去.

我听到我的骨在笑.

你看,锁背叛了骨.这是它应有的下场,对吗?

红蔷薇开满了教堂的后院,我采了满满一篮的花,美的宛如我明艳的睫毛.

以前我们经常在那里散步聊天,可是如今你却让这里变成了回忆.

我们的爱被你撕破了,像个伤口还未愈合便夭折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被你杀死.

我们的孩子被你杀死.

我们的孩子被你杀死.

暗红的血液汩汩流出,滴落在盛开的蔷薇上.一切都不会这么结束.

有一天我还要将它再次抚育成人.

爱或被爱,谁都无法抉择.

炎热的夏日也无法融化我冰锥一样的心.

我在清洗我们的爱情.那上面有别人的污垢.它被你丢弃在角落里哭泣.

窗外的雨伴着风声,像个失去了魔法的巫女.夜上出巡.

闻听狼人的哀号,惹上了谁的尘埃.它倔强的坚持要朝圣洁白.

我的忧伤在你的身体里爬行,划过痛处,被晨光掩埋.

盲住了你的双眼,肆意穿透.

请你,不要轻言说出可笑的承诺.

我将再也看不到你明媚的微笑了,它静静的死在你的脸上.

你沉默的平躺在暗红色木床上,像生前一样,睡在我的身边.

我检查了你的身体,欲将把插在你心脏上的匕首拔下来.

但是匕首仿佛与血液一起凝固了,它直挺挺的睡在你的身体上.

我把头依在你冰凉的臂弯里,看窗外飘忽而过的小生物.它们或嘶叫或低鸣.向着熊熊的火光飞去.

我等不及了.等不及你回头是岸了.我无法承认自己与另一个爱你的男人竞争你.

那个男人有撒旦的微笑,你被他蛊惑被他俘虏了,我看到你要成为他的臣子.

你告诉我,你要离开我而选择他,我当时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于是把正在削苹果的刀子刺进了你坚实的左胸.是的,你的灵魂和躯体只属于我.

手上和身上的血干了,我闻到血腥的味道,外面有歌声传来,忽远忽近.

我走出去看,发现什么也没有,声音也消失了,只有无尽的夜在发光.

月亮真美,我站在月光下,寻找自己的影子,那些调皮的小精灵它们都去哪儿了呢.

我低下头,在水洼中看到了自己,原来,我早已变成丢了爱的女鬼,从来没有影子.

(写于2004年)

清凉
作者清凉
75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清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