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不完美,但不必绝望

寻找 2020-07-28 21:51:01

这两日将金光布袋戏主角俏如来的武戏配乐《泣血梵音》循环了五十多遍,这是金光布袋戏唯一一首让我有不断循环播放冲动的音乐,也是近几日才从金光众多背景音乐中听出不同的一首。也许是角色剧情的加成,总觉得曲中能听出一种慈悲的愤怒。

看布袋戏至今一年有余,先是霹雳,后是金光,是这一年多以来的绝对主题。自入坑后,甚至包括每日所听的音乐,都被剧中的配乐所取代。

全部都是洗脑神曲(。・∀・)ノ゙

若不是三月霹雳被下架,我可能也不会入坑金光,而且刚开始的两部,还沉浸在霹雳被下架的郁闷中,并没有好好看。从第三部《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才逐渐被剧情吸引,到现在的《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已经连续看了七部。原本沉迷霹雳无法自拔的我,到现在,竟感觉金光系列的剧情设置、人物刻画、操偶技术、特效,甚至口白,都要比大多数霹雳的剧集质量高,除了配乐外,几乎完全超越霹雳,足见剧组对这项传统艺术的用心程度。霹雳的道具豪华程度,台词、旁白、诗号等的经典程度,以及配乐的精致程度,都远超金光,但因故事架构庞大,经常出现挖坑不埋、虎头蛇尾、无端砍线、节奏不当等问题,剧中人物来来去去如流水,时常会觉得便当得太过随便。金光剧情节奏安排更为合理,能够看到大多数人物的完整成长过程。整体上霹雳给人财大气粗之感,金光则是精打细算。

最新的剧集《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中,佛国八门之一的地门,以108名高僧的意识体大智慧为领导,企图通过无我梵音洗脑世人的方式,建立一个和平的世界。他们认为人世的纷争无休无止,要靠人类自己修行脱离苦海,遥遥无期,几乎是不可能达成的,所以想要通过简单粗暴的方式,消弭纷争。

这让我想起了火影中的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联手结束了残酷的战争,建立了忍界史上第一个忍村。当战争结束,和平终于到来,愚蠢无知的村民逐渐忘了战争的教训,黑暗再次滋生,纷争又卷土重来,无处不在,无休无止。斑意识到人类无可救药的愚蠢、贪婪,对人世失望,于是出走,开始了自己的无限月读计划,试图以幻术创造一个梦中的世界,彻底消除战争。

或许,有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与此类似的,还有霹雳中的弃天帝,复联中的灭霸。他们坚信人性本恶,不可能完全受到感化。他们都对人性失望,觉得人间污秽不堪,试图以自己的方式,建立一个纯粹、没有纷争的世界。他们出发点本为正义,却选择了极端的方式,以强硬的手腕剥夺他人选择的权利,所以注定遭到反抗。

过犹不及,刚极易折,慧极必伤。

金光系列剧中的默苍离,墨家钜子,主张墨家潜于历史幕后,导正历史,不主张现于台面上。他异常理智,头脑发达,如人形电脑,永远将理智放在感情之前,能牺牲所有需要牺牲的人,总是能完美地达成目标。看似冷血无情,实则比谁都重情。一个有情的人,总是被迫理智,被迫无情,这样的矛盾不断累积,终于沉重得让他无法承受,他选择去死。

默苍离收了两个徒弟,雁王和俏如来,与火影中的佐助和鸣人类似,一个是无边的黑暗中带着一点光明,一个是纯粹的光明中带着一丝黑暗。

雁王天资卓越,智计无双又武艺超凡,在化名策天凤的墨家钜子辅佐下,平定了羽国内战,一统羽国,为百姓带来了和平安定的生活。他满怀仁心,广施仁政,成为了被千古传诵的明君。他拜策天凤为师,却因无法做到一视同仁的舍得,不忍弑师血继,未能通过最后的铸心之局。之后,他开始对人性产生质疑,他发现自己创造的祥和世界中,住着的是一群愚蠢无知的百姓,他们以朽为净,以香为臭,将罪恶当成施恩,将善意视为当然,是非不分,黑白不明,随波逐流。他开始质疑为了这群愚蠢之辈付出,是否值得。当这一点质疑产生后,越是深思,越是感到可悲无力。他渐渐失去了对羽国及百姓的责任感,最终禅位离开。

在光明中出生、成长的人,最为光明、纯净,却也最容易遭受污染,最经不起摧残。对人性失望的雁王,禅位离开后,来到中原,开始以动乱九界为行事准则,不断摧残对手的信念、挑战人性的底线。原本代表光明的他,成为了黑暗、浑沌的代表。

策天凤为雁王铸心失败后,离开羽国回到中原,化名孤鸿寄语默苍离。他遇到了俏如来,俏如来通过了他的考验,并拜他为师。也许是吸取教导雁王失败的教训,默苍离对俏如来异常严苛,从始至终没表现出一点作为师尊的关怀。“做不到,就自尽”、“用思考代替发问”,是他最常对俏如来讲的话。他不断给俏如来施加压力,让他大脑的弦不断紧绷,不断把他推入绝境,以此为俏如来铸智、铸计、铸心。要一视同仁的舍不得,更要一视同仁的舍得。最终,俏如来如他所愿,弑师血继。他如愿死在了俏如来剑下,卸下了压在自己肩上的重担。临终时,终于对俏如来说出了一句好似关怀的话,表现出那么一丝情绪。

俏如来,云州大儒侠史艳文的长子,无论是智力还是武力,都远不如雁王。金光系列老剧中,史艳文是正义的化身,中原武林的中流砥柱。作为史艳文的长子,俏如来的人生从出生起,便没有容易过。最初出家为和尚,后又还俗,承担起拯救苍生的重担。他知晓人性的善,更知晓人性的恶,始终心怀慈悲,又能做到该舍即舍。

史艳文,代表的是儒家的“仁”,舍得自己的儿子,舍不得别人的儿子,关键时刻总是选择牺牲自己人,以此成就自己的“仁义”。在新剧中,史艳文退居二线,俏如来承担起了父亲的重担,成为了武林新的支柱,带领中原群侠,对抗来自各方的入侵。与史艳文所代表的儒家的“仁”不同的是,俏如来秉持的是墨家一视同仁的“仁”,既要谁的儿子都舍不得,又要谁的儿子都舍得,又兼具佛家的慈悲之心。

恰巧最近看《中国人史纲》一书,看到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大黄金时代,对墨家的学说有简要介绍。墨家的主旨,和平、兼爱、非攻,崇尚科学,思想极具进步性。其创立之初有完善的体系,但因过于理想化,需要有绝对的奉献精神,才可能真正执行。如默苍离一般,即使最终落得阴谋家的骂名,也无怨无悔。这样的人终究太少,是人都总会有自私的一面。曲高容易和寡。因此,墨家的精神注定逐渐失去传人,沦为供仅研究的理论而已。

我始终记得,高中的校训是“博学、弘德、兼爱”,这应是出自墨家的理念。它深深烙印在我的脑中,是我年少时深信不疑的理想,可在后来的人生路上,我却逐渐怀疑它的意义,怀疑它是否真实存在。如同雁王,我怀疑过这个世界,质疑过所谓“正义、善良、和平”这种坚持的意义。看霹雳的时候就不止一次想过,以素还真为代表的武林正义之师,为永无停歇的纷争而奔走劳碌,他们的爱人、亲人、朋友为追随他们的理想而受伤害,甚至牺牲,他们承受了一切非人能承受的苦难,只为救赎污秽的世界,救赎愚蠢的世人,无论世人多么愚蠢,无论人性多么丑恶,他们始终没有放弃,究竟是什么支撑着他们不断付出,始终坚信人可以得到救赎?

看到金光布袋戏对墨家思想的诠释,特别是近期关于俏如来的剧情,似乎又找到了新的理解。俏如来继承了墨家的理念,却并没有走上和默苍离同样的道路,他以自己的理解,诠释着墨家的精神。某种程度上讲,雁王更接近于默苍离,从他们身上几乎看不到情绪,异常冷静,智力接近完美。却正是由于这种完美,让他们产生了致命的弱点,使得他们的路越来越窄。

俏如来与雁王相比,天资并不算最聪明,并不完美。即使继承了墨家钜子之位,他仍会愤怒,会脆弱,会有情绪,会求助,而不是独自承受,他并没有变成第二个默苍离。从俏如来武戏曲中所听出的,便是一种因满怀慈悲而愤怒的情绪,正是因为这种情绪,才让音乐更打动人,也让角色更具有人味。默苍离和雁王,相当于神一般的存在,反而与世界有着疏远与隔阂。

他饱经人性的考验,却始终坚韧不拔。也许正是因为他不是完美的人,所以才没有完美之人所拥有的洁癖。他知晓人世有黑暗,也有光明;知晓人性的丑恶面,也愿意信任他人。比起绝对完美之人,他更具有“人性”,更懂转圜。跟火影中的鸣人般,如同太阳,始终照耀着人心。最终,这种“人性”,使并不完美的他,一路成长为让众人团结在一起的救世英雄。

也许,这就是答案,生而为人,我们都不完美,善与恶兼具,不必始终积极向上,也不必对人性彻底失望。

寻找
作者寻找
139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寻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