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把客户榨干,我们就不是月薪8万的红娘

人间theLivings 2020-07-25 16:41:38

配图 |《伊藤君A到E》剧照
听闻此前1年,我们门店的客户里真正靠红娘配对结婚的只有5对。

作者: 灰白

1

2018年6月,从武汉某重点大学毕业后,我决定投身销售行业。我家里条件普通,父母从小对我倾其所能,我也想尽快让他们过得好一点。挣钱嘛,不寒碜。

最后,两轮面试后,我选择与某知名婚恋机构签约,这里工资诱人且入职即缴纳五险一金、双休,说出去职业名称也好听——“职业红娘”、“婚姻咨询师”。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父母汇报,电话里妈妈连连说,“我女儿就是有出息,爸妈以后进城享清福喽”。我也信誓旦旦,保证很快就接他们进城。

入职前,机构在长沙组织培训考核。培训开课当日,老师的第一句话就让全场沸腾:

“我一开始也是‘红娘’出身,入职第一个月工资2万4,从第二个月起就没低于5万!你们是我带出来的兵,不想月入过万的现在直接走人!”

做销售就是来赚钱的,但我没想到“月薪过万”离我如此之近,又如此唾手可得。

培训时间朝八晚十,回到酒店还有手抄作业,次日检查背诵情况,睡眠时间不足6小时。到了第三天,开始有人缺席。老师指着空座位说:“吃不得工作的苦,就只能受生活的穷。”脸上的鄙夷明明白白。

后来,手抄作业越来越多,每天回酒店要写掉大半根笔芯,睡眠时间更得压缩。一个同样从武汉来培训的女孩子给我发来微信:“我干不了!睡太少了,白天我觉得自己心脏乱跳。”我突然想起面试时武汉店长问我:“你身体好吗?做销售不只拼脑力,还有体力。”

我没有安慰她,反把手机扣上,继续写作业。次日,那个女孩子果然没来,午休时我刷到她的朋友圈,定位在离我们200米外的坡子街,她手捧虾仁蛋卷和茶颜悦色,配文:“我不要谋生,我要生活。”——她的上一条朋友圈也是在武汉商场里吃吃喝喝,要不是一起培训,只看朋友圈,肯定以为她是来长沙旅游。

我咬了一口手里冰冷的三明治,继续回顾老师讲的重点:

做销售,“筛选客户”是第一步——客户是在网上自助注册、有征婚意向的群体——填写时间越近、资料越详细,开单几率越高,或者一两年没有被人打过电话、最近突然活跃的账户,也容易“捡漏”。

选准客户群体后,接下来是“电邀”和“面谈”,都有对应的标准话术。电邀最重要就是开场白,有“黄金10秒”和“30秒”两场生死关——10秒之内亮明身份,30秒内抛出“利益点(合适伴侣资料)”,若客户没挂断,恭喜,“成功一半”。若是对方挂断,就拖出模版库的短信,隔两天发一次,俗称“养鱼”。

电邀挂断未接的“养鱼”短信(作者供图)

开场白后,按照以下8个步骤进入正题:

1. 核对客户资料。照着电脑后台念,多拍马屁,让对方放松增加亲密感。

2. 排除单身原因。包括单位圈、朋友家人圈、过往情史圈、兴趣圈等。

3. 作出原因总结。让客户明白自己无法改变,无路可走。

4. 渲染急迫。指出婚恋必要性和刻不容缓。

5. 询问注册渠道。炫耀品牌可靠、资源多平台大。

6. 确定择偶要求。

7. 抛合适人选。对应择偶要求。

8. 缔结到店。以确认客户资料真实性为由头。

电邀一通,看起来步骤虽多,但却逻辑清晰、步步为营。有经验的老销售20分钟左右就可以完成,“框架不稳”或是“引导不善”的销售拖到40分钟以上也是常事,但到50分钟必须收线,不能在一个客户身上耗费过多时间——最后缔结的到店面谈时间越近越好,最好是当天或是第二天,超过2天,就算“不可控”客户。

客户到店后就是面谈。面谈步骤比电邀少,但时间却比电邀长,一般在2到4小时不等,目的是让客户花钱买“红娘一对一牵线服务”,成为会员——至于价格,则依据他们资料、第一次通话中已经摸清的收入情况、消费能力和消费习惯自行估计报价,“对待客户千万不可心慈手软,‘画大圈收小网’,客户反而觉得不踏实”。一般门店价格从最低的12800到普遍的58800不等,据说北京门店还售出过288800的天价单——客户是个“网红女神”,老师说:“聪明女人敢于为未来投资。别看她花了28万,却认识了许多年入千万的优质男士,无论有没有结婚,都打入了优质人脉圈子。我们为他们的幸福提供桥梁,即帮助人又能赚到钱,这样的公司现在可不多。”

老师说这些话时,眼睛对着我们一个个扫过,像是在确认什么。我虽心存疑惑,却直直对上她的眼神。她扫完一圈后,满意地点头。

7天培训很快就结束,除了话术和少量基本心理学谈话技巧,其余什么也没有学到。我们最后一顿聚餐是在“一盏灯”吃的,人多菜少。老师举起杯子:“祝我们XX班前程似锦。”

杯与杯相碰,是欲望翻滚的声音。

掌握这点东西就能上岗了?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武汉。

2

去长沙时7个人,回武汉的却只有3个,除了我,还有两位男生,林子和大康。我们仨互相加了微信,承诺以后互相帮衬。培训的疲惫还未散去,中午高铁到站,下午就得到公司报到,我们直接拉着行李箱拼车到了公司。

公司在高档写字楼,上楼还需做身份证登记。大楼里特有的香氛,干净的大理石地面,明晃晃的灯,还有双手递来身份证的前台女服务员的笑脸,恍惚中我仿佛已经成为高端白领的一员。我登记完的时候,林子和大康已经上去。我跟一个女人同时进的电梯,她按下楼层居然就是公司所在楼层——我攥着行李箱拉杆悄悄打量她,难道是另一地方培训的同事?

电梯到了,一个穿职业套裙的女人站在门口,画着淡妆但眼下乌黑一片,看见那个女人走出来就笑了:“您是宋女士吧?”

我略过她们,拉着行李箱往里走,背后听到女人接着说:“我就是之前联系您的刘老师,一见到你啊,我就纳了闷——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还没结婚啊?可别是要求条件太高,平常男人入不得眼。”

然后是宋女士噗呲噗呲地笑。

公司前台的女生如临大敌,压低声音催促我:“快进去!快进去!”

看我愣住,前台女生直接出来,留另一个人在前台,边走边说:“拉着行李箱,快点跟我走。”

七弯八绕,我们走到一个靠窗的包房,林子和大康已在里面。中午还没吃饭,好在林子在楼下便利店买了一包奥利奥。我们一人刚吃了一块,店长就推门进来了。看我们在吃东西,她笑了,让我们慢慢吃。店长姓严,先夸奖我们培训表现不错,然后说门店优胜劣汰,业绩两个月垫底直接辞退。这一番胡萝卜加大棒,让我突然没了胃口。

之后我们仨被分成两组,大康是熟手,跳槽来的,直接跟店长进了一组。我跟林子都是新人,一起进了二组,经理姓马。之后我们被领去工位,四周是此起彼伏讲电话声:“您好……”“您好我是……”我和林子在座位上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马经理抽空给我们开了后台授权,说“今天下午你们掌握下基本操作就行”,然后就坐下不看我们了。

这时,刚在电梯间的那个“刘老师”神色匆忙地跑过来,跟马经理低声说话,一脸焦急。马经理皱眉思索,突然对上我偷瞄的眼神,盯住我说:“你是XX大学毕业的吧?”

我点头。

马经理笑了,说:“走,去跟你学姐聊聊天。”

我心里一下紧张起来:啊?这就要面谈了?


一个连系统后台都没摸清的新人,马经理自然也没指望我能签单——他需要我做的是“破冰”,化解宋女士的抵触情绪。

这个宋女士很精明,人虽来了,但什么资料都不肯填,非要见刘老师电话里说的那个“优质男士”,见不到活人就要走。刘老师左右劝说无用,便借故出来找马经理商量对策。

“那个男士没来?”我问。

马经理和刘老师同时奇怪地瞥我一眼,刘老师咳了一声,说:“根本没有那个男士。”

“没有?!那你怎么骗人呢?”我说。

马经理耐着性子对刘老师说:“好啦好啦,你把新人带进去跟宋女士聊聊天,她要是非要走就让她走。”然后转过来对着我说:“记住,你要说,你在这里已经工作1年,是‘金牌红娘’,匹配成功率90%以上,其他随便聊。”

我点点头,心里打鼓。刘老师领我去包房,边走边给我介绍她给宋女士编造的“某航空公司的机长”的资料,叮嘱我别说岔了。

进了门,宋女士的身体语言很是警惕,往后紧贴椅背,双手抱肘坐着,桌上是一张空白的会员资料表和横在纸上的水性笔,一次性纸杯放在旁边,一点口红印也没有。见我进来,她横过来一眼问:“那个机长呢?”

刘老师牵着我的手对她说:“我们晓晓啊就是机长的‘红娘’,说来你跟她还是校友咧,她一听说你来了,赶快来找我,说要替机长把把关,你们聊,你们聊。”

说完,刘老师就退了出去,我对上宋女士怀疑的眼神,尴尬一笑,梗着脖子坐下。

宋女士说话很不客气:“校友?XX大学毕业出来做销售,你怕是吹破牛皮。”

我一听就火了:“我毕业证书上是XXX校长的签字你要看吗?”

宋女士“呵”了一声,我便从手机里找出毕业证书的照片给她看。沟通的前提是双方有话题,哪怕话题并不让人愉快,只要聊起来就算“破冰”。同一个大学生活的记忆造不得假,包间里的气氛逐渐回温。

宋女士说:“你这个学妹挺有意思啊,但你该读研的,这种销售类的工作太累,不长久。”

我苦笑说:“家里需要钱,耽搁不起。”

她一阵唏嘘。

就这样,我们聊了得有半个多小时,刘老师来敲门说“晓晓,有你的会员来了”,把我替了出来。

回到工位,想起刚才的谈话,我有些感伤。同样是人,还是一个大学出来,但人生境遇居然如此不同。宋女士一毕业家里就给安排进烟草公司工作,而我……四周的电话声喧闹不止,我按住思绪,打开后台,尽量集中精神,一项一项地看。

1个小时后,刘老师一脸喜悦地出来说:“合同,宋女士那边要合同!”马经理一边笑着给电话那头回话,一边拿出POS机和合同递给刘老师。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刘老师回来了,马经理问:“多少?”

“28800!”

这时,全组齐刷刷起立鼓掌,刘老师咚咚咚跑到我的面前,握住我的手:“多亏了你,不然这单肯定签不下来的!等工资发了,我请你吃饭!”

马经理也站起来说:“新人很厉害!第一天就‘辅助开单’,其他人也要加油干!”

一片热烈的掌声中,之前的失落感如气泡“噗”一声消失了,我想:做销售也挺好的。

3

之后两个星期,我都没有再去“面谈”过,踏踏实实地在工位上打电话邀约,将“电邀9步法”走得扎扎实实。一接到电话立刻挂断的人是绝大多数,但每天反反复复“轮”后台库里的50个电话,总有一两个可以聊起来,只要加上微信,对方上钩是迟早的事。

如培训老师所说,哪怕是新人,听话照做就不会太差。不得不承认,话术流程直击客户心理弱点,效果立竿见影。当知晓自己心仪的那类人刚好也在寻找伴侣,许多会员哪怕请假也会匆匆到店。只要诱饵下得对,没有不上钩的鱼,我一边心怀愧疚地编造美好谎言,一边享受着谎言带给我的成就感与金钱。

随着电邀上门的客户越来越多,我的电话录音被组里当作“学习范例”,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我有时觉得陌生——人真的会变的,不过两周,我就可以把假话说得如此真诚。

“红娘”可以“自邀自谈”,也有我这样电邀来客户后拿给他人去谈的,成单后,电邀的红娘与面谈的红娘提成四六分——因为面谈红娘需要跟客户重新建立亲密度,成单率比“自邀自谈”低三四成。

说不在意钱是假的,但当时的我还是期盼永远不要面谈。因为才两周时间,我就已经见识了“红娘”们面谈时的厉害手段。“别怕客户没钱,自己没钱,信用卡、花呗、借呗没有吗?实在不行,还不能去借?如果客户得病快死了,能找到钱治病,那就算‘还有钱’。做销售的,要不把‘老汤底子’挤出来挤干喽,只能说失败。”同事如此说。


一个离异带着脑瘫孩子的中年女人,住在附近乡镇,做窗帘布生意,日子清苦。听闻有一个条件不错的男士,能够接受自己带孩子并且愿意共同抚养,第二天就坐了最早班的大巴车赶来,诚心诚意想见面。却不想一番谈话后,才知道要想见面,先交“门票钱”,开口就是18800,女人犹豫不定,既想搏一搏找个人帮衬日子,又实在囊中羞涩。

那个女人在会客室里从上午10点坐到下午5点,任凭第一个面谈的红娘说干了嘴巴,她就是坐在那儿一言不发,不说走也不说签。这个红娘下一个会员来了,就换另外一个红娘进去继续说,分析女人的感情经历,说她独自挺下去未来的辛苦状况,孩子要是有更好的发展需要钱怎么办……甚至还会自捏相似身世用来“共情”:在这个女人面前,她是农村出身、辛苦考上大学的“三女儿”,在下一个会员面前,她又变成了工薪家庭长大、努力奋斗的“乖乖女”。

被4个红娘“轮”完,那个女人终于在包房里哽咽了。有门!临门一脚是马经理去踢的:“大姐,你是女人,我们做男人的看到你这样,谁不心疼,谁不想照顾你啊?我是把你当亲姐姐,服务周期结束要是还没找到(结婚对象),我亲自给你去筛,直到找到为止!”

就这样,无比感激之下,女人签了——她打电话找亲戚借的钱,说自己在城里要去医院,对方微信转钱过来,女人付了款。

后来呢?后来没人再提起这个女人,她只是出现在当天微信报单群里一条普通信息,后期“服务红娘”接手后,就与我们“销售红娘”没关系了。


还有一个漂亮年轻的女大学生冲着“金龟婿”来的。她要求简单,不求男生相貌,不求学历,“最好原生家庭好”,但更重要的是“男方自己有钱”。

我们将这类女生统称为“物质女”,她们对自己外貌自视甚高,把年轻当武器,美貌当筹码,是最好签单的客户——只要她们花呗、借呗还有额度,有信用卡,别愁刷不下18800;如果这些都花完限额,没关系,我们机构自己的“分期贷”还等着她们呢,“不怕你借不到,就怕你不愿借”。

若是遇到犹豫的女大学生,销售只需敲敲边鼓:“今天的你比明天的你年轻,女人青春不再,还想靠结婚当跳板就不现实,网红多少?模特多少?我们这边男士资源虽多,但女客户也多,你花2万钱签了,下个月他给发发红包、转个账、买个包就赚回来了,我都不晓得你在犹豫什么。”随后,再配上一两个iPad里面给老师“报喜”的女会员聊天截图,稳了。

对于残疾人,我们机构不仅一视同仁,甚至关怀备至,安排大包房、下楼去迎接都不在话下。销售挑选结婚对象时更是“善解人意”:“考虑您的腿,我们觉得您还是比较适合护士之类的女生哦,人家是爱心天使,不会嫌弃你的,何况您是有趣的灵魂,还怕女人不识货啊!不怕您笑话,要不是我结婚了,我都想跟您处处咧。”——当然,那个销售还是单身。

最终,那个残疾人客户刷了28800。经理给我们分享经验时说:“残疾人在其他地方受了不少冷眼,心理防线更弱,注意情绪波动,多拍马屁,亲密度足够后,以为他着想的朋友、家里人之类的角度去劝说签单。”

客户为未来买单,希望这笔钱可以换得红娘描述中的婚姻生活和陪伴,可我知道,那些“优质对象”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就算有屈指可数的几个,成不成,也要再谈——听闻此前1年,我们门店的客户里真正靠红娘配对结婚的,只有5对。

4

我想要赚钱,可不想太昧良心。但,亲自去面谈的这天还是来了。

一天中午,马经理敲敲我的桌子:“一会儿5点的那个柳先生,你自己去谈。”

我咽了咽口水,点点头。

柳先生是准时到的,见到我,他很惊讶,说我居然这么年轻——电话里,我的“人设”比现实大4岁。红娘的“自述背景”几乎都是假造,只有性别是真的。

柳先生34岁,没有上过大学,自己做生意,有些积蓄,工作忙,以前谈过的女朋友都是为了钱,他都怒而分手。他说话时颇有自嘲意味:“我长得不高不帅,学历更拿不出手,也就有点钱。还想要人家姑娘不是为了钱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很过分?”

我心里说,其实我也是冲钱来的。但嘴上却说:“您千万别这么想,来得晚的留得久,我一定帮您找到真心又适合您的。”

柳先生择偶条件并不算高,唯一棘手的要求是“女士学历硕士及其以上”。他说自己没文化,以后辅导不了孩子,希望伴侣能在这方面平衡一些——心情可以理解,事实难以找到。

面谈谈了2个小时,我核对了柳先生的资料、询问原生家庭情况、以往恋爱情况、明确消费习惯和消费能力,抛出了几个合适的女士照片和大概资料,终于到了付款关头。

我报的是店里最低的“3个月18800元”的服务,柳先生迟疑了一会儿,说考虑一下,话音落得很快,有些冷。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这是暗号,外面监听的马老大让我出去,店里每个包房都实时监控录音,特别是“在谈”的单子。

我寻了个理由出来,另外一个同事立马就进去,美其名曰“是女方红娘”,跟柳先生继续聊,其实是看顾着他,怕跑单。

我一出来,马老大就说:“这个人你该报58800!唉,你们新人总是不敢报价!我听你跟他聊得还可以,但这个人很难‘逼单’,男人花钱抠门又理性,一会儿我陪你进去,成就签,不成的话,你继续微信‘养’着,多嘘寒问暖,然后发他意向女生的资料——反正非要榨出单不可。”

我连连点头,领了马经理进去,介绍是总部派来的“金牌婚姻咨询师”,“刚才是去恳请他过来给您以后的感情经营提点一二”。柳先生不动如松地说“谢谢”,我跟另外那个同事就退了出去。

不到半小时,马经理出来说:“晓晓进去签单。”

柳先生全款刷卡,48800,这是我的第一单,提成 5000元。

我整个人被巨大的喜悦击中,懵的:“半个小时,5000?”

马经理笑着说:“回去好好听我跟他的录音,你以后也可以!”

我的心脏咚咚乱跳,小算盘乱扒拉着:每天5000,一个月就是15万啊!一年就可以买房,把爸妈接城里来了!

人性在金钱面前真的是丑态百出。


回家听马经理跟柳先生的录音,我红了脸:我自以为是的“了解”,根本没有找到核心——柳先生一直没结婚的原因是有性功能障碍,当男人对你坦承自己“不行”时,他的钱包也就为你敞开了。

我整整听了4遍录音,不得不承认,马经理能够“成单”不是偶然,整个谈话都如沐春风,步步为营——这就是曾经的上海市“销冠”,我的目标。马经理的形象在我心中瞬间拔高,我庆幸第一份工作的第一个领导就是这样优秀的人,同时也暗自期望,有一天别人也会这样仰望我。

激励销售开单的工资表,后期有改变提成比(作者供图)

几天后的中午,当月工资入账,扣完五险一金,还有9800元,里面包含底薪2800、全勤200、马经理给我谈单提成的5000,以及我电邀的提成。巨大的狂喜扑面而来,反反复复核对三遍后,立刻给父母转了2000块钱,按下密码看着转账框弹跳进手机屏那一刻,我感受到踏踏实实的幸福。

下午工作干劲更强了,我的电邀客户来了,胡女士。

她是个离异女人,中学教师,电邀邀了3次才到店,警惕性极强。这种棘手的案子,按理是该“老红娘”去面谈,但我那天被金钱冲昏脑,不想再把分成拱手送人,打算独自啃刺猬。马经理没有阻止我,只叮嘱说,“签不下一定及时出来”。我点头,信心十足。

与其说“不是每个客户都像柳先生那么配合”,不如说“碰到柳先生那样的才是稀罕事”。跟胡女士走流程,就像挤牙膏,我不停抛出她感兴趣的男士,她才肯说一点、再说一点。签单的第一要务是“信任”,哪怕我自信爆棚,也知道自己跟胡女士毫无信任可言。

我只得出来求救,马经理随手派了另外一个红娘进去——是从来没有面谈过的林子。我心里想,没戏了,他肯定谈不下来的。果然,不过半小时,林子回来了:“送到楼下了,送走了,对不起啊。”

“对不起”是对我说的,我心里挺不舒服,但还是故作大方说“没事”。整个下午我都在想,如果马经理派一个老红娘进去,这一单是不是就可以签下来了?为什么偏偏是毫无经验、一看就不能签的林子?想来想去,心里对马经理的不满呼之欲出。

晚上吃饭时间,马经理把我跟林子一起叫到会议室,笑着说:“晓晓你是不是很不服气胡女士的事?”

我点点头。

“我知道她一定不会签。”

我心说,敢情你还会算命?但马经理一讲原因,我就明白了——今天下午,是胡女士第三次到店面谈了,她以前两次只关心电邀中说“优质男士”,从不买服务,是标准的“钉子户”。她之前去的是加盟门店,我们在后台看不到。马经理之所以让林子去谈,一想让林子破破胆,二是异性相吸,万一乱拳打死老师傅,新人签下也未可知。

马经理的话听得我双颊发红、心里羞愧,他伸了个懒腰,接着笑着说:“胡女士在朋友圈给她儿子做水滴筹,等她那边处理完,就是攻破她的好机会——人嘛,痛失所爱时,难免冲动消费。”

我看着马经理,想到培训时的那句:“做销售,先谈业绩,再谈良心。”

一个月后,胡女士儿子救活了,却瘫痪在床。林子很快签下了胡女士,送她下电梯的时候一口一个“干妈”,“干妈我一定帮你找到愿意跟你一起分担的,干妈慢点走啊”。

看着林子黏在脸上的笑容,我低头看着工位上的镜子,自己的嘴角也是同样虚假但合适的幅度,挺恶心的。

此时微信叮咚一声,爸爸发来一张妈妈试穿新衣服的照片,妈妈眼角嘴角是压抑不住的笑。

我咬咬牙:算了,就算跪着,也要把钱挣了。

5

一旦突破底线,那条线就会不复存在。

我把自己和家人的利益放在客户利益的前面,甚至对立面,反复自我暗示:都是为了我家过得更好才这么做的,如果不拿下客户,我就没有钱。

有了跟柳先生“半成功”面谈的经历和胡女士给予的挫折,我对面谈越发得心应手:

第一,脸红心不跳。尺度要大,对待性话题不但不避讳并且还要深问,配合认真凌厉的眼神才显专业;

第二,脸动心不动。无论客户讲得多么悲惨,脸上可以表现出关切,但心里一定要掂量这是不是最后的“买单点”;

第三,要钱不要脸。走完流程就买单的客户少之又少,一个字,“轮”!不停重复最后的缔结话术:造美好未来的梦+要钱,挖伤口+要钱,算平摊账(一天只要多少)+要钱,扯成功案例+要钱……不停重复,只要人没走,就是有机会,不要不好意思,要大胆直接:“来,把你的手机/卡交给我。”

那几个月我连做梦都在要钱,POS机出小票的咔咔声是我唯一的快乐源泉。马经理瞧见我的状态,非常满意,说这就是他要的“狼性”,这才是他要的组员。

第三个月,我成了“新人王”,工资入账7.8万,包含奖金——城区经理特意叫行政定制了一个2米长、1米宽的硬纸板支票——“新人王:奖金2.5万”。月底表彰大会上,在众人或艳羡或不屑的眼神里,我接过城区经理亲自授予的支票牌,挺直腰背仰起头。马经理在下面连连鼓掌给我比大拇指,才到岗两天的新人眼里是我当初看马经理眼里的光——一切如我所愿。

面对交完钱却没有找到合适伴侣的客户发来微信责问,我已经做到心无波澜、圆滑周旋:“请您再找找服务红娘老师吧,我帮您催促一下,之前也说不会百分百保障的啊。”

有客户打来哭诉骂我:“你们这个公司根本就是骗钱,钱到手什么都不管了。”我虽心虚,依然微笑着说:“您可以去上诉,我们都是按合同办事的。”

这也是“面谈”的要点之一——别让客户看清合同,因为说的和签的不一样。

对后续服务不满的客户不占少数,马经理在签下第一单后就培训我们该如何甩锅——“交给法务部门好了,总公司会处理的,你们放心,尽管收钱签单,公司给我们做最坚强的后盾”。


真正有所变故是在我入职后第四个月——宋女士又来了,那位我第一次“辅助谈单”的学姐。她合同上的“服务周期”是“3个月送1个月”,刚刚到期。她在前台要求见店长,指责我们是霸王条款、欺骗消费者,推荐的相亲男士更是货不对板。

这些指责我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我们签下客户后就是服务红娘接手,服务红娘们就坐在办公室另一角,常听她们说:“哎呀,那个女人标准好难降,给她找个‘那个’算了。”

“那个”就是婚托,另外,她们的工资提成靠“续费”,所以服务周期里“相亲次数”越多越好。

服务红娘在前台被宋女士骂了回来。店长在开会,马经理拍拍我的肩说:“晓晓,你跟她是校友,去帮忙安抚一下。”

我当然不想去,但昨天业绩不好,只能答应。

一见我,宋女士眼睛都直了,大声骂道:“就是你,要不是看你是我学妹,我根本不会相信你们!我们学校怎么会教出你这样的骗子!校长知道吗!你说的那些话不怕被你爸妈知道吗!坑蒙拐骗,败坏校风!”

她太激动了,直接把前台的水杯拍翻在地,前台女生站着不动如钟,我走过去把纸杯捡起来,没有说话。

之后,宋女士报了警,两名警察来了,跟店长和宋女士进了包房。等我出来接新客户的时候,宋女士正好往洗手间方向走,擦肩而过时,她狠狠剜我一眼,眼里满是鄙夷,像是对着茅坑边蠕动的蛆。

那眼神我一直忘不掉。

在警察的调解下,晚上8点,宋女士终于走了。店长回到办公室骂人说:“谁签的这么难缠的女人?!签单时候不长眼睛吗!”

签单的刘老师因腰颈椎劳损需要住院治疗,而公司不批那么久的假,人已经离职了,没有人说话。那天因为店长的怒火,我们集体加班到晚上12点。不过没关系,我早已习惯午夜下班。

但事情并没有完。宋女士走后第三天,当地电视台新闻记者来了,说要采访我们店长,有人举报我们店签霸王条款欺骗消费者。不用说,举报人是宋女士。

记者就坐在前台大厅的等待区,3个人,从摄影器材和话筒上的标签一看就知道身份。今天还有8个预约会员到店,店长邀约记者去包房谈,记者拒绝,说只在大厅采访,店长转头看钟,硬着头皮点点头。

记者第一个问题就十分犀利:“请问贵公司被投诉签霸王合同,承诺与合同内容不符,且不签字就无法看合同这件事是否属实?”

店长连连否认,说我们是上市公司,不做不爱惜羽毛的事。

记者表示收到投诉者的完整录音音频文件,想在现场录影情况下,与店长进行音频、合同比对,是否可以?

面对记者的追问,店长选择避而不答,只说有问题请询问公司法务部门,就往办公室里面走。

这时,我的“二邀”客户微信我说,“到楼下了”。我硬着头皮去门口电梯间接人。一见店内人士出现,记者摄像机的镜头直接转向我,我下意识想躲,却根本躲不开,被记者逼到直贴墙板。面对青森森的镜头和毛茸茸的话筒,我突然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想打个地洞钻进地下。

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一直知道自己所作所为不能够公之于众,我从未躲过良知的诘问,知道自己做的有背三观,也知道自己所言多为谎言。

慌忙中,我一把推开记者往工位跑,这时电梯开了,客户在背后叫我:“晓晓老师——”

躲到工位,看着四周贴得满满的话术,桌上镜子里是恒久不变糊在脸上的笑。

恶心。


第二天,我提出辞职。

马经理说:“你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不,我要辞职。”

“外面可没有那么高薪又舒服的工作了。”

“嗯,我知道。”但这一次,我想做不背良心的事。

关于换工作的事,我忐忑不安地给父母打电话,只说是加班太多,身体受不了。妈妈连忙说:“换个轻松点的,换个轻松点的,幺幺乖,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电话这头的我不停嗯声,眼泪流到嘴里,甜的。

尾声

婚恋公司人员流动很大,有对这个工作岗位好奇所以入职的,新鲜劲一过,苦大于乐,自然就走了;也有像我一样奔钱而来的愣头青,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这挣到钱,甚至有人上了一个月的班,倒欠店长几千块。

店里信奉一种“打赌”游戏:不同组之间每天PK业绩,一组6到8个人,每个组员拿出200到800元不等的赌注,最后要求两组拿出钱数相等。如果你们组今天数据更好,那你就可以拿回双倍的钱,输了你的钱就归对方。很多来上班的年轻人天天还在为房租吃饭发愁,哪里经得住这种赌博,只得卷铺盖走人。他们离开之后,就被店长当成逃兵典型:“没有狼性,不配做销售。”

现在店长、马经理都走了,员工也换了许多批,林子还在里面,升成了经理。上个月我们约吃饭,他开一辆宝马X4,皮带是Gucci,俨然已是成功人士。我穿着优衣库和帆布鞋向他招手。

吃饭间,他说:“你看起来状态挺好的,在做什么?”

“文员,一个月3000,晚上干点兼职赚钱。”

他一阵唏嘘:“这么累值得吗?”

“值得,我每天醒来都挺开心的。”

编辑 | 唐糖

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如需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ID:thelivings)

人间theLivings,只为真的好故事

人间theLivings
作者人间theLivings
1047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229 条

添加回应

人间theLiving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