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越发愚蠢,《黑镜》心里有数

摩西不夜奔 2020-07-17 12:06:02

《黑镜》作为2011年出现的科幻剧集神作,创意新鲜、风格化极强,一鸣惊人。

《黑镜》的灵魂人物,查理•布鲁克曾说:

我对于我们时代的精神健康比较担忧。

所以,你可以看到他在《黑镜》中对于对于电子产品、娱乐节目、媒体和当代政治的愤怒

查理•布鲁克曾经是一个新闻写作者,后来转向了科幻写作。这种经历让他对当下时代的病症极为敏感,观察剖析极为犀利。

英国人独有的犀利和刻薄,在面对当代政治的时候,真是才华横溢,比如这次直播谈到的《黑镜》的几集:

第一季 第1集 国歌
第二季 第3集 沃多时刻
第三季第1集 急转直下;第3集 黑函之舞;第6集 全网公敌
第四季 第3集 大天使

《国歌》

英国公主被绑架,赎回条件是,要求首相在电视直播中与一头猪发生性关系。强大民意下,首相从了。但绑匪在直播开始半个小时前,就把公主放了。

政治选举的表演,通过媒体成了一种正当的造势手段。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大学时就看里根和尼克松竞选,尼克松在电视机面前一脸老态,克林顿断言里根会赢。当然,里根本来就是一个演员。

克林顿赢得竞选,也是得益于日益发达的电视、互联网等媒体。到了奥巴马,更是以社交媒体进行突围成功。

虚伪的政治,庸众的民意,流量至上的媒体,催生出一种悖论:

政治人物为了争取支持,要迎合民众。群体性选择和运动,必然走向情绪化、无脑化。

《国歌》中,为了应对这个恐怖分子的无理要求,首相的幕僚都干了什么?

首先,针对绑匪的特别行动,无效。

反恐精英居然和媒体人撞到了一起,而那个媒体人,则是通过色诱首相身边幕僚拿到了行动信息。

同时,找A片演员和获奖制片团队,想用特效完成首相X猪的戏。片场有人发推,然后民意汹涌。

政治愚蠢,媒体无脑,民意生猛。

屏幕前看直播的民众

《黑镜》的这个开篇,是非常高级的黑色喜剧。一上来,就是一个非常离奇的设定,每个人都在极为严肃的演绎极为荒诞的事情。

采取这样的方式,查理•布鲁克眼里的民主政治、媒体生态和民众认知力都有严重的问题。

首相X猪是整个戏的高潮。最大的反转是,绑匪提前半个小时,把公主放了出来。

首相是民意的傀儡,民意产生自追求噱头的媒体和肤浅庸众。当首相被民意推波助澜走进了摄影棚,这已经完成了民粹下的暴政。

公主放出来了,但公众的关注点是,首相到底有没有操那头猪。

互联网环境下,大家真的关注真相如何吗?

这一场闹剧,也是一场行为艺术的导演,那个哲学家,最后选择了自杀,是因为这一切走向的,是他所预想的最黑暗的结果,甚至,超出想象。

超出想象的,是大众的民粹的极端的选择;是愚蠢的政治傀儡,是丧心病狂的媒体

《沃多时刻》

一个卡通人物,因为言辞犀利,在节目上硬怼候选人,被大众追捧。

卡通人物的幕后扮演者——动作捕捉操作并配音,是一个33岁的,一事无成的人。

他在沃多背后被候选人挖出身份真相时,羞愤不已开始反击,跟做节目的老板说,想要辞职。

美国中情局希望沃多参加竞选,他说:不关心政治,也是一种立场。

当男主角终于明白沃多的危害,想要停止一切,已经停不下来了,他的老板依然可以在沃多背后去表演。

川普?沃多?

政治是虚伪的,是无聊的,当人们有了选择权,最终并没有改进政治参与的能力,而是可以选择不关心政治。

影片最后,男主失去工作,流浪街头,发现沃多已经成了一种文化,一种符号,同时带动一个品牌产业。

男主痛苦不已,觉得是自己造就了沃多这个怪兽,一切已经失控。但是,罪不在他。

归根到底,大家从理智的选择,越来越倾向于选一个民众情绪的代言,可以为了反对而反对,也可以是民粹主义

可以是沃多,也可以是小丑

《全网公敌》

《全网公敌》是我认为英式黑色喜剧和惊悚悬疑类型片融合得比较好的一个。

科幻视觉概念感觉是科幻版的《群鸟》。

科幻设定:机械蜜蜂。

机械蜜蜂

一个专栏作家被杀,脑里发现了一个机械蜜蜂。

陆续有人被杀,脑子里都发现了机械蜜蜂。

机械蜜蜂杀人的方式,是去寻找脑后关键神经钻进去,被钻入的人痛不欲生。

被谁操纵?每个人被杀之前,网上都发起一个游戏,让大家带标签话题投票,投票最高的,就被审判,被杀死。

警察和情报部门都去查机械蜜蜂的公司,公司负责人表示,机械蜜蜂的面部识别功能,是给政府开通的,为了监控民众。

最终的真相是,一个公司的人被开除之后,做了这些。

可关键是,网民在虚拟世界的道德审判,形成了网络暴力。

《黑暗骑士》里,蝙蝠侠为了抓小丑,让卢修斯将整个哥谭的个人信息接入,用完就烧毁。

诺兰在电影里探讨个人权利的边界,即便以正义的名义,为了抓小丑去监控每一个电话,这是卢修斯不能接受的。电影还是充满了严谨的贵族式的理想主义和自由主义的气质。

诺兰的现代法治意识

这种监控方式一旦被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

《全网公敌》说的就是这个事儿。

那群机械蜂,不过是汹涌民意和杀意的一种意象化表现

这个机械蜂的设计,自成系统、自我繁殖(3D打印),自我管理能力很强,让人想起凯文•凯利的“蜂群理论”。

如果按照“蜂群理论”,机械蜜蜂可以进化出杀人的自我意志,但片子是有一个坏人,被公司开除,以此来报复社会。

其实如果设计成机械蜜蜂进化更好,更能象征那些汹涌得失控的民意。

想想我们现在的互联网舆论环境吧。

《急转直下》

作为《黑镜》从英剧转美剧之后第一个片子,《急转直下》仿佛刻意制造这种区别。

制作上去了,色调亮起来了,颜色是粉红、亮白为主,很少女。

粉红色的假面

这个片子是关于评分系统的。

如果人与人的认识也都基于评分系统,整个社会信用体系都是以评分系统来表现呢?

逻辑上的可能,戏剧化的演绎。

女主为了提高评分,每天强颜欢笑,生活在虚假做作的社交中。为了住上想要的房子,达到4.5以上评分,她在专业咨询师建议下,去参加一个幼年好友的婚礼,路上各种状况,她评分一下掉到了2.8.

最终大闹婚礼,被抓入狱,她终于体会到了摆脱评分、爽快做人的快感。

这个片子看似荒诞,其实暗合某种真实,人性太复杂、电影太多、书太多、饭店太多。

我们内心期待那种标签化、简单化,来简单粗暴划分一切

这样世界就简单了。

但也就更无趣了。

但凡有独立审美的人都会知道,豆瓣评分只是一个参考,但所有自媒体动辄以豆瓣八点几九点几作为标题。

审美的耐心、社交的耐心、品位分析的耐心,正在碎片化阅读、信息繁杂中逐渐失去。

人类本来就在一个表象化世界中,彻底表象化,看来符合趋势

那么造物为什么要造这么复杂的人类呢?

《十三邀》里面,许知远问马东,做这样的娱乐节目,有没有内心感到愧疚?马东说,世界上只有5%的人有精神追求,大部分是为了娱乐消费。

当这样95%的人有了话语权……就拉低了水平。

每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都需要跟大多数保持距离。

《黑函之舞》

一个男生看色情图并撸时,被黑客入侵电脑偷拍存档,然后去威胁男生去抢银行。这一集是隐私暴露的恐惧。其实也说明,这个互联网时代,每个人身上都有原罪,只要你有隐私

《大天使》,一个母亲溺爱女儿,通过高科技监控女儿,避免她接触一切“有害”信息的问题。溺爱本是自私,是为了满足自己,是因为内心的不安全感,当她把这种不安全感建立成一种规则,后果很严重。

《黑镜》的科幻文本的创新性在于,科幻电影里可以没有大恶人作为反派,没有机器人要灭掉人类。有的是,人的愚蠢、盲从和人性恶被科技放大,造成悲剧。

愚弄,民众,狂欢的大多数,在自我愚弄。自由引导人民杀死了自由。

我们期待一切标签化,与真实美好越来越远。

互联网时代,每个人身上都有原罪。

把不安全感建立成一种规则,是悲剧的开始。以监控来维持这种不安全感,最终自取恶果。

这就是被监控与被愚弄的时代,想想当初我们对于互联网能够开启民智、拓宽言论自由、推动社会进步的奢望,确实太乐观了。

摩西不夜奔
作者摩西不夜奔
38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摩西不夜奔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