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画北疆(二):适彼乐土

傻冒叔 2020-07-08 21:24:21

赛里木湖南门出来,如果往回走要去果子沟大桥绕一圈。说起果子沟大桥,不仅是一个交通要道,也是一个著名景点,尤其受航拍爱好者的喜欢,在还没打算来新疆时,就在各个视频网站见过它的真容。可是没怎么做攻略的我,直到我们的车子开上大桥才恍然大悟:这也太像果子沟大桥了吧!打开地图一看,果真是!大桥周边雪峰高耸,十分壮美,山坡时而布满针叶林,时而又是一幅高山草甸的景象,点缀着无忧无虑的牛羊。只是没做功课找不到好的落脚点来记录眼前所见,只有默默打开手机搜果子沟的美图聊以自慰了。

果子沟大桥附近,天蓝得让人难以置信

著名的果子沟大桥,横卧在美丽的大山之间

清晨的赛里木湖太美,后续的一段路又实在漫长,离开赛里木湖后大家都很沉默,似乎沉浸在先前的震撼之中,还未好好消化。这天我们计划入住克拉玛依的乌尔禾区,如果时间来得及或光线特别好,就去乌尔禾魔鬼城和野生胡杨林看看。

漫漫长路,我们终于感受到了新疆之大。而且北疆除了阿勒泰地区路上景色壮美之外,准格尔盆地两边的景色实在乏善可陈,尽是茫茫戈壁。由于新疆的很多路段都采用区间测速,加油站和收费站均须安检,所以更为耗时,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常常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好在我们一路遇到的服务窗口态度都特别好,所以感觉确实很安全和放心。

午后时分,车窗外渐渐多了很多采油脚架,一排排、一片片,在逆光中如肃穆的雕塑,带着浓重的钢铁、石油工业气息,不消说,克拉玛依到了。

看时间不早,我们取消了去魔鬼城的计划,打算去野生胡杨林看看。说它野生还真是野生,换了几个导航都找不到确切的位置,兜兜转转只能碰运气瞎开,最后到了一个半破败的门口,应该是当地村民自己随意围起来的,收了20元的停车费就让我们进去了。其实和半路上的野生林地没什么差别,我们大呼上当,零零星星几棵树,毫无气势可言。可是,有时候出门玩乐,应该有适彼乐土的乐观心态,这不,稍等了一会就遇上了特别美的光线,于是六个平均年龄超三十的中年人,居然在这块名不见经传的其貌不扬的野生林地,玩得不亦乐乎。这种带一点疯玩的心情,不同于在赛里木湖的惊叹甚至感动,而是接近于孩童的放肆。

晴日傍晚的光线本来就非常美,广袤北疆的落日就更加绚烂。明晃晃的太阳起初还颇有威力,很快就如人之将老,委顿下来。此时天空的色彩变幻莫测,橘黄之后是橘红、玫红、紫红、蓝紫。逆光下,胡杨坚强而苍老的躯干,成为绚丽而广阔背景中一道动人的剪影,十分入画。同伴们一会拍静态照片,一会拍慢动作,一会拍视频,创意百出。黑暗掩盖了环境的不足,我们忘了疲惫,也忘了时间,直到天空变得深蓝,一弯皎洁的明月挂上枝头,才发现时间不早,早已饥肠辘辘。好在这儿离乌尔禾区的酒店不远。

酒店将就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便上路了,由于当晚要入住位于喀纳斯景区里面的酒店,我们担心太晚抵达无法进入。喀纳斯是北疆甚至整个新疆旅行的热门目的地,虽然我们在国庆长假后期到来,依然担心各种排队,所以一路紧赶慢赶,只留了五彩滩一个停留地。

五彩滩的彩色丘陵地貌早就闻名,不过网上搜到的照片非常单一,绝大部分都是站在高处俯拍顺光的起伏丘陵,顺便把蜿蜒的布尔津河以及对岸绵延的树林囊括进来。我们于午后抵达,并不是光线最好的时候,拍照也意兴阑珊,不过这样的地貌在南方确实难得一见。令人难忘的,反倒是五彩滩不远处、布尔津县附近的一大片野生滩涂及胡杨林。蔚蓝的天空下,布尔津河如碧蓝的绸带静静流淌,这里没有任何游客,只有单峰驼、双峰驼在河岸陪伴。它们一会儿专心咀嚼着大嘴巴里的草木,一会儿眨巴着圆滚滚的双眼懵懂地看看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似乎并不惧怕也无敌意。我们放飞起两架航拍器,高空的视野广阔而深远,碧蓝的绸带望不到来处,也看不尽去处。

这一程也顾不及吃中饭了,只在半路看到哈密瓜的小摊便以瓜充饥,没承想路边毫不起眼的小摊,又不是时令季节,居然吃到了如此汁多味甜的美味甜瓜,而且价格非常低廉,一伙人索性吃到饱为止。布尔津县加完油,一路往喀纳斯赶,终于在夜幕降临时分抵达。

我的新书《世界尽头,不如你在心头》(四川人民出版社)目前已在京东、当当、博库以及淘宝各大平台上线,明信片《忆江南》《西湖寻梦》(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也在“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天猫旗舰店”上架销售。谢谢各位支持🙏。关于这几套出版物的情况见链接:

世界尽头,不如你在心头

关于《忆江南》的一些心里话

我在西湖边为你寄明信片

傻冒叔
作者傻冒叔
176日记 233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傻冒叔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