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驳 胡锡进的“鸡贼逻辑”

大生 2020-07-05 15:22:32

【一】

苟晶高考被顶案已经调查处理,但是舆评却出现反转。胡锡进、项立刚、乔木等人纷纷写文,引导大家骂苟晶(大家看看,都是什么人在写文章骂苟晶?从这些人一贯的姿态来看,就知道这里头有问题)。

前两天写了篇《戳穿胡锡进的诡辩套路》,分析了他有关“俄国庆祝海参崴建港”一文的诡辩术。今天,我再以胡主编昨晚“批评苟晶”的微博为例,分析一下他欺负老实人的鸡贼逻辑。

面对话语术,我们还是老办法:1、替换含义明确的词语;2、去掉旁枝末节的话;3、增补关联词、正面表达。

通过这三个办法,把老胡的文章改写一下。

【二】

第一步,是要选个含义更加明确的替换词。选什么呢?这次用“抢劫”!

老师、学校、招生办等一堆人和权力网,23年前科考舞弊、顶替了苟晶的档案。23年后,东窗事发、苟晶引起关注。查下去发现当年确实考场舞弊,只是苟晶的分数没她说的那么高。

好比,一伙歹徒持枪拿刀,围住小美抢劫。小美求救无门,无奈大喊“杀人啦”,引起路人帮助,赶走歹徒。

因此,就用含义更加明确、更易判断是非的“抢劫”,来替换老胡文中的内容。

三、

【三】

于是,老胡的文章可以被改写为:

【改写版】抢劫小美的一堆歹徒被处罚。但是小美撒谎说“杀人啦”,消费了大家的同情心,我要对你表达蔑视!这是应有的道义惩罚。

没有任何理由为抢劫开脱。这个案子虽然拖了23年才破,但是“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你们受了委屈别着急,正义迟早会来的(到底多久来,谁也不知道)。

小美你说“要杀人了”,可是人家并没有杀你,只是想抢你的东西!你大声嚷嚷,引来了那么多关注——而这些关注,应该给真正被杀的小明、小王,(因为你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所以小明、小王被杀了)。更重要的是,你大喊“杀人啦”,是欺骗了大家、破坏了人们的诚信原则。所以,我要谴责你。

这件事给两种人警示:第一,是抢劫犯;第二,是撒谎者。你们都一样,是“邪恶”的,都是坏人!

【四】

去掉了枝蔓废话和各种弯弯绕,老胡文章的意思就是这个。哪怕你确实被抢,你也不能夸大其词呼救,否则你也和抢劫犯一样是恶人!这观点太荒唐。

但是他的这篇文章读来很有蛊惑性。其中有几个极其错误的观点,不仔细分析发现不了,再被他车轱辘话说出来,会让大家感觉“是那么回事儿”,然后就默认接受了。

这就像下毒的技巧。毒药单拎出来放在眼前,你会很有警惕性、不吃,但是掺在菜里,你不知不觉就吃了下去了;此外,毒性也不能太大,毒性太大,你吃了有明显反应,也会警惕不再吃;最好是慢性毒药,掺在菜中,让你察觉不出——这样时间一长,你必然中毒而亡!

那么,老胡这篇文章中,那些隐藏的毒丸都有哪些呢?

【五】

毒丸一:“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

这句话问题特别大,知名度却很高,经常被无关痛痒的看客拿来劝慰受害者。你被强奸了?别怕,正义总会到来的;你被欺负了?别怕,正义总会到来的!你被冤枉了?别怕,正义不会缺席的!

是的,可能“正义”,在过了很多年后会到来,可是当事人呢?早就死了说不定。况且物是人非,人生还能重来一次么?

宏观上来说,“正义确实总会到来”,但是却无法弥补个体的几十年苦难。“正义总会到来”,类似宗教精神寄托,是蒙冤者给自己鼓劲儿的话,让自己在苦难中还有希望坚持下去。但是,我们不能这么轻轻松松劝别人。扪心自问一下,当自己蒙受冤屈的时候,你会希望等十年、二十年、一辈子,乃至你死了以后,再给你一个“迟到的正义”么?你恐怕一天都不想等吧?!

胡主编名校上着、大报总编当着,自己的家人也生活优渥,当然体会不到底层人二三十年的苦难。

因此老胡这句“正义或许迟到、不会缺席”,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凉薄——一种伪装着关心你、伪装着为你好、伪装着帮你说话,然而却高高在上无关痛痒的凉薄。

【六】

毒丸二:苟晶呼声太大,劫持了过多注意力,而这些注意力本来应当属于陈春秀和其他真正被篡改了人生的人。 很多人就是因为这句话,转而责备苟晶。实际上,这句话也是蛊惑力极强的毒丸。

为什么?

1、这句话有个预设前提——公众言论资源的总量是固定的,因此,苟晶占用的多、其他人就占用得少。实际上,这个预设就是错的。

2、即便苟晶不发声,大众就一定能关注到其他“被顶替人生”的么?别的不说,苟晶之前、之后,每年都有科考舞弊,以及其他省份被顶替的那些案件,可是我们能关注到细节么?那些案子又如何了,您知道么?

3、同时发生三起抢劫,小美大声呼叫,大家来救了小美;最终小王、小明被杀了。那么,请问,到底是应该怪小美呢?还是应该怪治安环境太糟?不去责怪治安混乱、机构办案不力,却来指责另一个受害者,这奇葩逻辑怎么说得出口?

4、但是我们乍一听这句话,会觉得胡锡进说得对。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你不借助舆论、不大声叫嚷引起注意,压根就不会管你,苟晶引起关注过多,所以别人的案件就沉默了。仔细想想,这是多么可怕,这正说明了,在大众和胡锡进的心中,早已经默认了这样一个事实——现实的法治环境,已经糟糕到如此地步,逼得你不得不借助舆论,才能平冤。

问题根子,是治安的混乱。如此,胡主编们,你们又怎么能忍心,把这个大锅,甩给一个小小的苟晶呢?

【七】

我想起一句老话:柿子专挑软的捏。

我还想起一个古老的典故:豺狼当道,安问狐狸?!——明明有豺狼正趴在路上害人你不管,为何跑去逮扑狐狸呢?

这是发生在东汉末年的故事。东汉末年,外戚梁冀把持朝政,比曹操当年还嚣张,搞得全国灾怨四起。朝廷为了装样子,却派了一些官员,到地方上,美其名曰“抓捕贪官”。其中有一个大臣叫张刚,接到命令之后,已经动身。走到半路突然想明白:明明祸根子在豺狼,我跑出去抓些小狐狸有什么用?这不是欺软怕硬的甩锅么?这个典故,比喻明知道有权势熏天的恶人,监管部门不管这些,却只敢对没有背景的小股势力下手。

比如高考徇私舞弊案,岂是因为一个小小的苟晶由于“劫持了大家的注意力”,就让别人的冤情不得伸张么?别人的冤情无法伸张,到底是怪谁?

呵呵,财狼当道,安问狐狸?!这件事上,苟晶连狐狸都算不上,顶多算个蚂蚁。而聪明鸡贼如胡主编、乔木、项立刚等,恐怕更像狐狸。

从此,这个典故可以改写:豺狼当道,狐狸帮着豺狼问蚂蚁。

【八】

毒丸三:完美的受害人。

大概看多了电视剧,我们脑中早已经有了剧本和固定的人物形象:坏人一定是满脸横肉的,好人一定是文静瘦弱的,受害者一定是可怜无助的。

当我们看到现实中的剧本角色,不如我们所想的那么完美无缺、那么符合我们心中“人设”的时候,我们就会愤怒、感觉被骗、转而攻击。这是很正常的心态。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复杂。没有那么绝对的脸谱,更没有完美的受害人。但是,我们被舆论引导,往往把“受害的道德”和“受害的事实”,混在一起。幻想受害人的完美形象,一旦受害人有一点道德瑕疵,风评立马转向。

苟晶并不完美,但是苟晶就是受害人。

有意无意把这两者混在一起的,不是愚蠢就是恶坏的鸡贼。

【九】

当成功把“受害人道德”和“受害事实”混为一谈之后,胡主编终于遮遮掩掩露出了真面目:

毒丸四:正义容不得半粒沙子!

如果正义容不得半粒沙子,那么,正义只会存在于理念中,而不会存在在世界上。因为你我都是凡人,大家都会犯错。难道有瑕疵的我们,就不配获得正义了么?

这一点尤为鸡贼!是非常可怕的一句话。

这句话其实有相当强的震慑和威胁作用,就是借苟晶之事杀鸡儆猴的告诉你:不要随意民告官,你老实点,别乱折腾!——这才是胡主编一以贯之的思想,也是他那些车轱辘话、绕来绕去的根本核心所在。

坏人侵犯老百姓利益的时候,可以毫无道德、违法乱纪;而老百姓揭露黑暗、为自己维权的时候,却不能有半点道德瑕疵。假如你有道德瑕疵,你就闭嘴,你就受着。否则,我就会“代表正义消灭你”。

“正义容不得半点沙子”!请掂量一下,如果您是下一个蒙冤者,你还敢声张么?

当维护自己正当权益都变得这么艰难、备受阻挠,还要受到“正义的指责”,那这“正义”,他还是正义吗?

【十】

至于胡主编的其他的几个烟雾弹、大帽子——什么破坏互联网道德啊、法治讨论的诚信规则啊……这些云山雾罩的东西,我就先不说了。我只记得,如果当年不是法院公判老人讹诈胜诉,后来也不会有那么多老人效仿碰瓷,以至于老人碰瓷现在成了一道风景。破坏法治讨论的诚信规则?恐怕一般老百姓他就是想,也没有这个能力啊!

还有老胡喜欢动不动就“代表大众”、引导群众斗群众的这种小把戏,也不属于本文关键,限于篇幅,我也先不说了,以后有机会再分析。

总之呢,一句话:

小美被抢劫,就是受害者;强盗80岁了也是强盗犯罪;小美喊“杀人啦救命”的确是“谎话”,但是不能要求完美受害者,更不能引导大家专捏软柿子,“财狼当道、只问蚂蚁”。

大生
作者大生
227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162 条

添加回应

大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