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被推入公众视野,又一脚跨出来了” | 石璐在乐夏后的一年

Lens 2020-07-02 17:31:11

刺猬乐队的石璐,被称为“中国第一女鼓手”,在去年《乐队的夏天》中,她小小身体蕴含的能量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一年之后,她怎么样了?

上周末,石璐一个人开车来了Lens的办公室。我们和她聊了聊乐队成员的故事、参加《乐夏》以来的变化、这几年的心态以及她和家人相处的日常。

石璐看起来和一年前好像没有太多变化,还是那头短发,还是大大的熊猫印花绿衬衫。对于突然的曝光和忙碌,她没有太多不适应,可能是因为带孩子太苦了,围绕自己的都是柴米油盐。乐夏之后,刚刚算是忙起来,疫情就来了。她现在有点怀念那种紧绷感。

但和舞台上那种爆发的状态不同,生活里的她更从容,很少针锋相对地拧着去做事,她说,“硬碰硬是碰不起的,还不如让自己舒服点。”

以下,是来自 石璐 的口述。

“刚刚被推入公众视野,又一脚跨出来了”

很多人认识我,认识刺猬乐队,都是通过《乐队的夏天》。

参加之前非常犹豫,第一次看见节目组发的私信我给关了,我说“这一看就是一骗子”。但子健看娱乐节目比较多,他的直觉判断这事可以试试。很多第一步只要他迈出去了,我们乐队就迈出去了。这就是一成功的主唱,自己蔫不惊的特委屈,但实际上所有人都围着他转。

图源豆瓣剧照

后来发现节目组真的在认真做事,乐队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尊重,那种专业度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比如说调完音刚走完一遍,工作人员哗啦都跑上来,恨不得三个人盯你一个人,尽量满足我们的需求,而且舞台做得太精致太用心了,出乎我们意料,所以慢慢就对节目组的态度改变了。

但是中间我还是被节目组“坑”了,因为刚开始说只有hot5,没有具体12345名的,结果到了比赛中间,我想了想,我说咱们这有12345了啊,这怎么回事?节目组说本来就有啊,你没听见吗?我就凌乱了。

图源豆瓣剧照

我们经常是周末录制,好几个乐队凑在一个房间里看节目,大家一边岔一边吃东西喝酒什么的,还挺好玩的。一边看一边还参加着比赛的那种感觉,好像“身在庐山”,但是也得“知庐山面目”。

我在想这个节目为什么受年轻人欢迎,可能因为它把人性最可爱的一面给“夸大”了,有的人表面挺讨厌的,但是他在节目里反而变得挺可爱。

节目结束后的那一阵太忙了,老拍广告,一去现场就至少40多个工作人员,干什么的都有,然后拍照摆各种pose,感觉自己跟大熊猫似的。但是因为我们仨同时干这件事,所以并没有觉得特别孤独。

可能刚觉得有点太难受了、不舒服,然后春节一歇、疫情一爆发,就什么都没有了。一下变得特别怀念紧绷的感觉,感觉(那样)活得比较有速度感。

我们自己这一年变化也挺大的,变得特别会说。录节目真的挺练习表达能力的,每天看完演出都会被问一堆问题,有些问题可能被问好几遍,有时候就会带有情绪,这不刚问吗,怎么又问一遍?但慢慢习惯之后,你就知道他在做什么,为什么要问,可能要用在什么地方。

最近我们又参加了《乐夏》第二季前采,节目组就说,你们说话真的都是我们想要的。其实我们也不是故意的,但是可能我们就能抓住那个点。

大家都知道,娱乐节目新陈代谢得比较快,比如现在有《乘风破浪的姐姐》,马上就出一个《披荆斩棘的哥哥》。但我觉得像《乐夏》这样的节目还是少,而且乐队也不指着节目带出来以后,能一直保持一个前线的热度。

比赛只是一个平台,具体怎么往后走,那就完全靠自己了,就看你有没有新的作品,看你自己怎么运作这件事儿。

2019 乐队巡演

说不焦虑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这个期间没有任何新的作品,就这么干巴巴等着,我觉得肯定会更焦虑。但是我们有了新的专辑,我对新专辑是有自信的,就会平息好多。

我那天还跟朋友说,先是民谣圈子火了,然后又是说唱圈都火了,我们摇滚圈子就像拿号一样终于排到了。好不容易火了,不可抗力来了。特别遗憾是刚刚被推入公众视野,就又一脚跨出来了。

“我们是最勤奋的乐队”

春节以后大家都在家躲着,我们应该是北京第一波去排练室的乐队,用生命在排练。我们一般都是有了新歌动机或者具体计划了才排,所以我和一帆都在家候着,子健有想法了就会跟我们说。

但我和子健也常常吵架,现在可能比《乐夏》的时候更夸张。在《乐夏》吵得最凶的一次,子健自己就跑了,不录节目了,我们都找不着他。后来找着的时候,他躺马路中间睡着了,还特别生气说想要被车压死什么的。也挺奇葩的。

2011 Honeyed&Killed/DEstroy meMOries CHINA TOUR

2014 Phantom Pop Star

2017 Noise Hit World 10Years

2018 Sound Of Life Towards TOUR

最近创作了一批新歌,很多时候我们排练得好好的,赵子健突然就“你吃饭了吗,你是没吃饭还是怎么着?”我就怒了打得巨大声,“你现在这样就对了”,他知道怎么能刺激到我。

我们俩吵架的过程先是对事,然后变成对人,就歪了。以前我俩在一起的时候,特别夫妻店,第三个人总会有点夹板气那种。

但何一帆是个难得的大男人,他不是男孩。他看得到各种微妙的东西,还比较麻木,但他有时候又特敏感,他是接受的、包容的。我觉得刺猬没有了他也不太行。

《乐队的夏天》截图

女孩子选择打鼓,也喜欢这事儿,肯定心里有团怒火。

男鼓手好像更有劲儿,但是没什么用。挥得特别大,然后“啪”一下下去跟踩着一棉花似的。但是女孩可能身体协调性、柔韧度会比较好,会灵光一点,可能是那种点的,“啪”一下声音就出来了。

我对乐队的未来好像没想那么远,觉得走一步看一步吧。想那么远有什么用?我对生活能有一个很好的期待,但实际上你该面对一团糟的时候总得面对。我撑下来的动力,就是我会想,好多人比我惨多了。

“我就是渣男培养机”

别看我跟赵子建还有何一帆比起来挺成熟的,我现在觉得自己活得像一个小孩,跟社会上的人比起来,我什么都不懂,但是我也不需要懂那些,不用被社会化特别严重。

西雅图Kurt Cobain自杀寓所门口的长凳前

我挺喜欢周迅,就觉得这个女孩挺酷的,看她以前的《恋爱中的宝贝》,太有灵气了!子健说她就是那种为爱活一生的人,到现在还能相信爱情。

我看男人眼光不行,后来我发现不是我看男人眼光不行,是所有男人都没有想象的那么行,或者就是我亲手给培养成渣男了,我就是渣男培养机。有可能是我太惯着他们了,也可能是我不太会撒娇。首先你得会选苗子,然后你得栽培嘛,对不对?我是选都不会选,就甭提栽培了,选一个瞎一个。

子健对我的伤害属于大家都看得明白的,都知道他是个小孩,我就别跟他计较了。以前做情侣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人怎么说完的话一会儿就变,你老得跟着他走,追不过来。我是一个说好了这事儿怎么做就不会变来变去的,所以我特别崩溃。可能这跟我俩星座有关,处女座要不然就是特别好的艺术工作者,要不然就是执行能力特别强的服务者,我觉得我就是服务于他的。但当我发现不对的时候,就会去跟他battle这些事儿。

我比较庆幸我跟他分手了。现在这个battle关系就只是在音乐里面,没有延展到生活里,还是相对比较舒服的。

我爸对我每一个男朋友都不看好。

当时结婚有点匆忙,也不太冷静。后来发现这人不对,但是已经怀孕5个月了,我自己是想要这个孩子的,就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但生下孩子后6个月我就起诉离婚了。

我觉得女人太不容易了,一辈子能把自己给捋顺了就挺不容易的。

女人可能越活越明白,什么都不重要,我不生气最重要。这是一个过程,当然我现在做不到这一点。

“你不用当一个完美的妈妈”

我给孩子取名叫春天,是希望她成为一个人缘好、大气、懂得照顾人的小朋友,她也确实是这么一个孩子。她有像我的地方,都挺好强的。今天早上还跟我说,妈妈我要像你那样打鼓,好像妈妈会做的事她也得会做一样。

乐队的夏天之后,才刚刚开始有点忙起来,疫情就来了,现在还觉得之前那阵挺甜的,但也有可能因为是带孩子太苦了,围绕我的都是那些柴米油盐、照顾孩子的情绪,太日常了,太像正常家庭的生活了。

我现在看好多公众号,我都觉得挺扯的,怎么可能有完美妈妈。春天幼儿园的老师说得挺好的,你不用当一个完美的妈妈,你就当一个真实的妈妈,你要告诉孩子“我不高兴了”,“我是有情绪的”。因为你也在长大,你也是第一次做妈妈,要活出你自己。

Lens
作者Lens
1220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添加回应

Len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