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屋修建日志

凯罗 2020-07-02 15:54:35

3月31日

因为疫情宅家,朋友圈好几个爸爸都开始修建树屋了。小lu看了林小小家的树屋,马上兴致勃勃的画了图纸,并且到后院去选树。我们后院的条件不算好,只有和邻居相邻的西侧好像有点可能。对于这个5岁小孩的庞大计划,熊爸只是摇头苦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整个四月,没有动手,今年一直很冷,气候无常,熊爸忙工作,我忙画书稿,虽说宅家但也没有很多空闲。)

5月2日

天气暖和起来,昨天刚在在菜园播种了豆子,今天就看到父子两人在树屋的位置开始刨坑。工程这就开始了,并没有什么图纸,不过我猜熊爸心里面有个大致的样子,因为他围着树转悠了很多很多圈儿。这时候的预算是600块。

5月5日

浇筑了水泥,做了立柱和平台的框架。这个平台有8尺,比我想象的高很多。我说看上去太高太危险,请熊爸降低高度,“那不行”他说,“矮了那就不是树屋了。”我有一种预感:熊爸是奔着自己心中的理想而去了。lu和我并不是什么甲方,只算是给了熊爸一个初始推动力。

5月9日

老是下雨,工程进展缓慢。熊爸搭建了一个平台。我从后院阳台望过去,拍了一张照片,用iPad画画,想象了一下树屋搭成的样子。我们讨论,门前的凉棚也许不需要,但是秋千是一定要的。从这个时候开始,lu对秋千的盼望几乎超过了树屋本身。

5月12日

平台有了梯子,很陡,lu第一次上去,哼哼唧唧不知道怎样下来。我教他转身慢慢爬下。他后来就习惯了,很喜欢爬上爬下。我也上去看了看,感觉对不起邻居,因为他们的院子尽收眼底。又有种被示众的不安全感。我问lu准备在树屋里做什么。他的回答很简单:思考。

5月14日

一早我们又讨论了图纸。(如果这也算图纸)熊爸想要简单的单斜面屋顶结构,对此我没有问题。我想要树屋通透一点像个凉亭,而熊爸希望它有墙有门是封闭的。我们一起问小lu,结果他画了一个更豪华的版本出来。

天难得放晴,熊爸去买木头了。这时候因为疫情的缘故,只有熊爸一个人出去买东西。我和lu带了几本书和一个垫子,爬上平台去读书会。我背靠着树,lu坐在我怀里。树影摇曳,视野开阔。感到背后的树在轻轻摇动。我突然很喜欢这个平台,甚至觉得就这样也挺好。

下午开始施工,lu给打下手递东西。

5月15日 树屋的前墙高达8尺,和平台的高度一样,看上去非常不舒服。这是因为熊爸希望屋顶有30度斜角。不知费了多少口舌说服他把高度降低到6尺5,这下总算舒服很多。

20度角也行吧,主要是怕被雪压坏

5月16日

继续搭建屋顶,熊爸早就看好一种透明的做花房的材料,结果这几天竟然断货,看来疫情隔离期间大家都在家里默默搞建设,各种施工用品,花园用品短缺,听说连理发推子也买不到。做树屋支撑的两棵树,一棵是松树,另一棵小的已经死掉了,但是看上去还够坚固。其实因为这两棵树的缘故修建增加了很多困难,然而没有树怎能算作树屋呢。要的就是情怀。

我给熊爸扶梯子的时候,感觉周围的树都在默默看着我们

5月17日

买到了透明屋顶。熊爸上螺丝,我在一边按住,免得被风掀起。屋顶的格子比较密,还好熊爸不胖,不然真的会被卡住。

5月18日

仅有屋顶和框子的树屋,我觉得这是它最为通透美丽的时候。小lu也是喜欢的不行。

下午去参观了一下林小小家的树屋豪华版,真是大型游乐场,有秋千,滑索,也有联通自家楼台的小桥。唏嘘赞叹了一阵儿。我们院子小,如果装滑索也只能降落在菜地里了。

5月19日

一早lu也做了一个小型滑索,用一个小篮子把一些工具滑来滑去。

熊爸开始给树屋上外墙。外墙总是有缝,于是用夹子夹住再上钉子。我们尽量留住一个大窗。

在院子里工作的熊爸,他左后方的小工具房也是自己建的。熊爸作为一只程序猿,做工程只是爱好。每年夏天就会给自己找点事做。树屋起初是儿子的意愿,其实也是熊爸自己的童年梦想。凡事不做则已,要做就认真做到底。这是熊爸一贯的风格。

5月21日

朋友帮助用卡车买了一个窗户回来,这是一个非常正规的窗户,还是双层玻璃。一问200元,我明白肯定是要超预算了。熊爸说其他的窗是有机玻璃的死窗,需要一个可以打开的窗户。我起初以为树屋只是一个供孩子可以玩的play house,看来现在是无法阻止得奔着高级民宿的方向去了。邻居也问,啥时候open house啊?

5月22日

后院的小叶杜鹃开了,熊爸继续弄另一面的墙,这一面因为有一棵大树,所以在树的两侧做两个细长的窗户。后墙则是一横排细长的窗户。有机玻璃小贵,这也是量着材料的尺寸来的。这时候我们发觉lu对施工的参与不是很多,他能做的就是递材料,拉量尺,再就是不捣乱。我说,其实应该等孩子稍微大一点再搞这个,那样可以有个得力帮手。熊爸认为,孩子大了也许对树屋就不感兴趣了,在说过两年自个儿老了也干不动了。我明白熊爸自己的那个内在小孩才是真正的修建者。有时候,是孩子唤醒了我们自己的童年力量,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拉量尺的lu

5月23日

熊爸把原来的梯子打掉重做了一个,坡度更大更安全了一些。

5月24日

四面的墙上好了。门口的窗户是和侧面窗户水平对齐的。我建议熊爸把窗户的位置提高,和门的上方对齐,这次他很痛快的答应了。

右图是PS,实际窗户稍微小一点

余下的边角料,敲敲打打做了一个小鸟窝。有一对chickadee小夫妻来唧唧查查看了半天,但是没有下offer。这个时节有点晚了,希望明年可以有鸟儿入住。

我把树屋的修建记录陆陆续续发在朋友圈里,熊爸自己不怎么发圈,他辛苦一天,常常连饭也很晚才吃。这两天他累了,喃喃地说,你的朋友圈是我盖房的唯一动力了,不然要烂尾了。哎,看来支持我们做完一件事的也不光是什么内在小孩,还得靠点赞。这天的记录得到146个赞。

5月25日

一切的创作活动接近尾声的时候都异常艰难。今天熊爸非常崩溃,因为宝贵的有机玻璃掉下去摔碎了一片。我听见他大喊大叫还以为他受伤了,赶快跑出去。虽然心痛玻璃,还好不是人从梯子上掉下来这样的事儿。后来总算是拼拼凑凑够用。

修树屋这阵子我在修大学的在线课程,被各种作业赶得不行。本来希望熊爸能带带孩子,这下好,他工作之余的所有时间都在工程上,我也要经常在外面帮忙。摔玻璃的时候,如果有人扶一下就不会掉下去了,熊爸对此非常抱怨。实际上,我们常常一起工作到天黑。还要一起把锯抬进工具房。还好有爷爷在,不然真是连饭也吃不上。显然,爷爷也是功臣。

5月26日

就差门了,我和lu迫不及待的搬了凳子进去。lu这时候喜欢鸟,一早待在树屋里画鸟,看天上的云也像鸟。画着画着奔出去,说院子里来了鸟。我也发现树屋是个观鸟的好地方,虽然有时候鸟的叫声有点吵。我知道这是一个奢侈的抱怨。

5月30日

一直想看看雨天的树屋,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劈劈啪啪的雨声打在房顶上,雨水顺势留下。两棵树的周围有水漏下来。起风的时候,隔着房顶看到大树在起劲的摇摆。因为有树的缘故,这个房子是活的。无论晴天雨天我们都喜欢。不知道雪天会是什么样子。

5月31日

熊爸思考了半天如何做门,最后决定用和房顶一样的材料做一个透明的门。他在施工的时候,lu已经拖着小桌子上去开了茶会。

6月1日

有了门,四角也包了边,历时一个月的工程总算告一段落。辛苦了熊爸,各种工具也可以收起来了。

贴心的熊爸又给做了一个折叠小桌。背了电脑爬上来学习的时候,确实觉得效率高了。忘记讲,树屋离主屋很近,所以有Wi-Fi,看来小lu选址还是选的不错。熊爸常说,树屋就是要粗糙一点有树屋的味道。依我看,这里一点也不粗糙。

后记

六月初,心心念的秋千也到了。还好平台足够高,熊爸很得意。随着疫情趋于稳定,时常有小朋友来玩。这个秋千大家都抢着坐。

树屋适合独处,思考,创作。待在这个只有5个平方的小空间里,能感到气息是流动的,细胞是打开的,人和自然是链接的。因为在树荫里,天晴的日子也有徐徐凉风,不会很热。这个时节,坐在楼梯口,静下来,慢慢会看到很多东西。枫树的种子纷纷飘摇旋转而下,仿佛有生命一般。鸟儿来了又走了,松鼠来偷鸟食儿。啄木鸟在树干上敲敲打打。原来,不需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旅行,若是能够静下来,慢下来,即使在自家后院也可以看到很多风景。

趁杜鹃开的正好,画了一张画。

最近,我们发现树屋里面经常有访问者,例如小lu遗落的蜡笔被什么动物啃断了,放在窗口的贝壳会掉下来。早上打开门,会噗啦啦突然飞出什么昆虫或者小鸟。树屋也在慢慢变老,房顶上开始堆积小树枝和落叶,房后也因为雨水的冲刷而出现了黑色的条纹。所以,哪怕不是天天去树屋,我们也会经常去打扫。因为一切人手所建的,大自然会慢慢收回去。熊爸说,等小lu长大了,树屋就可以做我们的花房,谁知道呢,等我们老了还能不能爬得上来。

忘记讲,树屋最后花了大概一千六,严重超出预算。

(注:文中所说的尺是英尺,钱是加币)

凯罗
作者凯罗
249日记 35相册

全部回应 97 条

添加回应

凯罗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