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早预言了今天世界的混乱

摩西不夜奔 2020-06-30 17:35:53

我们对“神剧”两个字的认知,绝大部分都跟《黑镜》有关。

脑洞大!神反转!黑色讽刺!黑科技!

这是说到《黑镜》频率最高的词。

但时隔多年,再从头去看《黑镜》,我居然看得更加细思极恐

2013年开播的《黑镜》,犀利,精准,犹如手术刀,剖开当下社会的肌理,推演出这个时代继续疯狂向前的暗黑命运

直到7年后的今天,当技术应用的弊端越发凸显出来,当整个世界越发民粹、越发反智无脑同时依然娱乐至死的时候,你会觉得——

《黑镜》早看穿了一切

然而,讽刺的是,如今《黑镜》已死。

这个神剧,从英剧到美剧,从小众化、精英化的高端小品到大众化娱乐消费品的转化,然后迅速死亡。

黑镜一大主题,就是信息大爆炸、娱乐化时代,在精神消费上的廉价、浅层娱乐,一切原来隐私的、神圣的、精神层面的珍贵东西,也成为了一种消费

黑镜本身,也是它所讽刺的这个时代的一个牺牲品

曾经那些深刻思考和警示预言,都被提炼成“烧脑”“开脑洞”“神反转”这样的标签,成了消费的卖点,装深沉装黑色装酷,然后死掉了。

我会分几类来说说《黑镜》那些牛B的作品。

这一次是:虚拟新世界。

就是《黑镜》中的反乌托邦作品。包括:

第一季第2集:《1500万里程》

第二季第2集:《白熊》

第三季第2集:《游戏测试》》

第三季第5集:《人与武器的对抗》

第四集第1集《卡利斯特号》

《1500万里程》

《1500万里程》呈现的是娱乐至死的乌托邦。

未来世界,每个人的生活就是去蹬运动单车赚里程数,用来消费,包括看肤浅愚蠢人丑歌傻做作虚假的选秀节目。

你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从早上醒来,四周就是有各种室外画面的电子屏,电子屏的内容需要花钱买。

无聊到死的世界。男主角宾想要改变,他发现了一个清纯美丽歌声甜美的女孩,这是这个丧逼世界的梦幻般的一抹亮色,他鼓励她去参加选秀。他要让真实美好的事物获得应有的关注和赞美。

美丽真实的梦想代言人

选秀报名费用高昂。男主为她支付了1500万里程。

当女主走到台上唱完歌,评委表示,你歌虽好,但你更适合做色情表演者。几个评委的表情:真诚、急切、极端,煽动性强。说到动情处几乎哽咽。

把任何低级下流的东西,抬升到一种冠冕堂皇的价值,这是当今的娱乐节目正在做的事情。即便去色情频道表演这种事,评委们说,这可以改变你的人生,改变你的命运。

男主希望破灭。他为女主支付了里程之后自己里程积蓄清空,于是他卧薪尝胆从头做起,重新赚回1500里程,自己买了选秀入场券走上了舞台,一段表演敷衍过后,他拿玻璃抵住自己脖颈,威胁别人不要靠近让他把话说完。

男主的愤怒狂怼

这一段要终结这个无聊世界的演讲,结局是:

宾成了一个表演愤怒的演员。

你的愤怒非常真实震撼,所以,你来表演愤怒吧。

科幻作品关于未来的政治生态,有两种方向:《美丽新世界》和《一九八四》,而《娱乐至死》这本书中有这样一句话: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 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 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

《1500万里程》讽刺的有几层:

无脑娱乐的庸众选秀节目上的观众以动画角色呈现,只负责表现出情绪即可。

这是庸众,甚至只有符号和数据价值的庸众。

所谓娱乐至死,是追求肤浅消费的娱乐越发无脑、反智、浅薄,毫无精神营养,这种节目的观众是毫无个体生命价值而言的。

愚蠢的媒体垄断渠道在定义重塑一切,一种死循环的逻辑,渠道推荐什么内容,观众就看什么内容,这种内容流量就高。然后媒体渠道以这种收视率、大数据去指导内容。

而这本身跟庸众又紧密相连,因为群体选择就是乌合之众的取向,都会让智商品味变低

有没有想到我们现在的视频平台?一种恶循环的逻辑自洽

娱乐至死的消费时代娱乐至死的时代,所有人都依赖娱乐节目活着,被填充垃圾,被以各种方式消费。即便你的愤怒、你的不满、你想要的真实,都是被消费的对象。这个虚拟世界里,你想要一点真实的美的善良的东西,都会被践踏。

还有一点,是完全个人感受,这个反乌托邦是将当下极端化了,从某种社会意义上来说,男主宾找到了自己在这个体制下的生存价值,因为——

所谓成功,就是前半辈子活成一个人设,后半辈子这个人设去活。

《白熊》

《白熊》是一个惊悚片路线,故事相对简单。

女主醒来,头疼,失忆,被追杀,被追杀的同时还被拍照。

用手持拍摄,镜头的晃动感、真实感。

她是白熊正义公园的消费对象。她曾经和丈夫绑架了一个小女孩然后把她杀害,她被惩罚的方式,是清空记忆,醒来,被追杀,在当众审判和喊杀中知道真相,然后再清空记忆……周而复始。

《白熊》也是现在日益异化的社会的一个缩影。

十年前,某家人文时政的杂志封面说“围观改变中国”。

网上有很多呼喊正义的人,是正义,还是在消费正义

某种层面上来说,你接受的是信息,你感受到的也是信息,那么你可以直接消费信息。跟真实、真相到底有没有关系?

事不关己的道德审判,不需要负责,只需要宣泄情绪,满足内心的正义感。或者,以正义的名义去杀人。

女主到底是不是真的罪犯?

《白熊》结尾时一个镜头里,当女主重新被洗脑之后,组织者说:她相信了

其实,女主是否有罪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围观群众需要女主陷入无休止的精神惩罚中,来进行道德审判和道德满足

这是民粹的萌芽。

虚拟空间技术,我们现在最熟悉的就是VR和AR,还有MR。进入第三季,在玩起虚拟空间的设定的时候,明显更加贴近当下的技术,更加通俗。

《游戏测试》

就是一个关于VR的恐怖片。

一个穷游的美国人,在英国混不下去了,去一个游戏公司做游戏测试。

就是试玩游戏。报酬不菲。

但这个虚拟空间的游戏设定的思路非常特别:

它能根据你的意识来为你制造恐惧。

记住这句话。

然后是迷惑性转场,现实与虚拟现实开始模糊边界。

这个故事最恐怖的,是人工智能系统能够挖掘你内心的恐惧,来制造恐慌。

浅层恐惧是昆虫、是妖魔鬼怪。深层的,是男主角库珀害怕母亲再也不认识他

人工智能系统发掘了这个深层的恐惧。他在虚拟空间里回到了家,发现母亲已经老年痴呆。

现实中的男主还没有从虚拟空间醒来,就因为极度恐惧,丧失了意识。

这个故事看起来是个VR题材的悬疑片,但仔细想想,极为可怕。

男主角开始测试,就进入了一个由人工智能发掘他的所有信息然后重塑的世界,混合了现实和虚拟的边界

然后走向人工智能控制你的意识走向极端。

如今我们生活在个人信息被数据化统计被模拟的时代,你只要搜过任何信息,从此就会有大量推荐。

一个现实中我们个人的信息正在被数据掌控,反过来控制我们。去消费?去围观?去愤怒?去狂欢?去毁灭?

这才是大数据的意义,让我们越过现实的界限,进入被改造过的混合现实中。

我们每个人都是正在被改造的忒修斯之船。可怕。

我个人还非常喜欢其中一部——

《人与机器的对抗》

这一部看起来像反恐片,男主执行任务,目的是消除蟑螂。

但是要在脑后植入一个麦斯系统

男主执行任务时,看到的“蟑螂”,是脸色苍白的人形怪物。

后来他麦斯系统出现故障,他才知道,所谓蟑螂,都是一些有缺陷的人士,地球资源有限,有缺陷的人士必须消除。

有趣的是,男主是个黑人。这个片子讲的就是,歧视与异化。

为了消除执行者内心的障碍,麦斯系统把消除对象异化成了恐怖形象

现实中,人类在种族之间、阶级之间、地域之间的偏见与歧视,完全不需要借助麦斯系统。

从政治等各种需要来说,人性的复杂丰富同情心,太碍事。

这个片子结尾,男主退伍回到了家,跟家人在一起。但镜头一转,他的家中空无一人。

这个植入大脑的系统,已经将主角看到的世界改造过。男主从此也生活在虚拟世界中了。

这个麦斯系统,就是歧视和异化的一种象征。这一集与以往很多集不同的是,讲的不是科技的黑暗面,而是人性的黑暗面如果在高科技中极端表现。

《卡里斯特号》,是一个游戏设计师,在虚拟游戏里满足自己欲望去控制别人,越发走向极端,然后留在了虚拟世界的故事。

《黑镜》关于虚拟新世界题材的片子里,都表达对高度信息化、娱乐化的现代社会的忧虑,

娱乐至死,会让一切丧失意义。
道德审判,是民粹和极端主义的温床。
大数据,正在反向控制我们走向失控。
歧视和异化,让我们以虚无的标签为名相互杀戮,直到生活在虚无中。
虚拟世界可以满足你的欲望,更可以吞噬你。

我们的未来,是消费至上娱乐至死的无意义生存,还是被异化之后进入被虚拟的世界生活从此被掌控?

摩西不夜奔
作者摩西不夜奔
38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摩西不夜奔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