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孩复杂的心理机制和解题思路

毛冷瞪 2020-06-29 22:57:12

刘腿在疫情中期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特别乖巧,通情达理好商量。最近又驴得厉害了起来,我们又差不多天天吵架了。

于是我就厚着脸皮找老师简单聊了一下,寥寥几句却有很大的收获,也有了更多的困惑(?)

我问老师,她总是粘着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我哪怕给人回一条很重要的微信她也有一万种方法不让我集中精力地回信息。老师说,我们大人的注意力是远远比不上孩子的,很容易被打岔,脑子一不集中干出来的活就乱七八糟,我深以为然。因此在这样细细碎碎永无止境的打扰之下,我整个人日子过得七零八落,严重的时候都快要疯了。

老师问我主要的打扰方式是什么。我说,最主要的方式是“妈妈你看我”。

众所周知,做很多事情的时候眼睛盯到看是很重要的,不能瞎看,一直让我看她我就没办法做事。老师又问,那根据你对孩子的了解和判断,她打扰你、让你看她,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她那个时候最根本的需要是什么。

我明白这个问题不是“她不接受我做任何事”这么简单,我坦白说我没想明白。

老师又问我,那你在陪伴她的时候,有没有特别特别的专注。

我坦白地说,并没有特别地专注。

聊到这里我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对刘腿的关注是不持续的,甚至诚实地说,是偷看为主,频频告诫自己不要盯着她看为基本观点的。这个行为几乎是无意识的,因为读了书上了课谁不知道孩子需要的是持续的积极关注。用脑袋想一想,马上能明白刘腿所需要的正是持续的积极关注,而不是走开不看或者是偷拍偷看。

那我到底为啥子要这样做呢,主要是因为以己度人。

我做事情唯有在谁也别看我的情况下才能做得好。但凡有人盯着我我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因此刘腿明明事情做得很好,我却总是揣度,如果我盯着她看,如果我发表了观点被她知道我在盯着她看,她一定就会失败,就会走神,就会失去专注——just like me——虽然事实证明我走开她才会走神。

我又讲,被打扰之后,我的处理方法是怎样的呢。首先我认真地、真诚地告诉她,我现在需要做一件事,大概需要多久,需要怎样的私人空间,这段时间你可以选择做哪些事哪些事,选项也都很有趣比如跟着姥姥去林子里看鸟或者跟着姥爷去找好朋友玩之类的,她一概不接受。于是我提出要求她拒绝,反复拉锯之后我急眼,她大哭,如此一番沟通流程往往比我所需要的工作间还要长。争取到了空间之后,我又完全没办法踏实工作,因为她随时都有可能违背诺言跑回来骑我。

梳理了一下老师的解题思路,首先一个小孩建立起自己的安全的世界,能够投入其中跟妈妈分离最基础的就是妈妈已经给了充足的关注,得到了明确的爱。我连第一步也没有做到。

我又问老师,这人为啥又回到总是炸锅的状态了呢。

坦白说这部分老师讲的我没大明白,但总的思路是说,总是误会别人的话、总想操控别人,是需要引导的,不可以听之任之。老师说我最好能记录下来,她会因为哪些事炸毛,大概会是对谁、又会怎样表现,我会怎么反应,最后如何解决。有了良好的记录才能更好地了解自己的小孩。

跟老师聊完了之后我就带刘腿出去玩了一下午,先去游乐场又攀岩又玩滑梯(期间我尽可能地参与和关注),接着暴雨如注,我俩狼狈回家,刚洗干净雨小了,我俩又跑出去脱了鞋子踩水。我这个人爬不高跑不快,脱了鞋踩水总还会吧,我就深入地参与到了踩水的活动中。期间还进行了角色扮演,又救了一只小蜗牛,总的来说相当愉快。

但是这期间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来了一个老爷爷,看着她淋着雨踩水,对她说:小姑娘真痛快哈,带着伞也不打,你会不会感冒呀?

她温和地说,我不会感冒的!你是不是在关心我呀?

老爷爷说,是呀,我是在关心你。

接着我俩淌一个大水坑的时候又碰见了一位老奶奶,老奶奶对我说:“哟这孩子浑身都湿了!赶紧回家换衣服去,你这样可不行,孩子可经受不住!”刘腿马上就炸锅了,她说:“我不同意别人这样说!”

我问她说你刚才对老爷爷特别温和,为什么对老奶奶要生气呀,她说:“老奶奶瞪着我说话的。”

玩完了回到家洗澡换衣服躺着看动画片,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就问她:

“你是不是特别不喜欢别人说我啊?”

她说是的。

我说:“你是不是觉得别人在指责我,这个让你不高兴?”

她说是的。

我就想到了刘腿很多次的炸毛,常常因为别人在说我(至少在小孩看来是在说我)(比如姥姥跟我说这块布上长孑孓了你不要碰,我就害怕了大声地哼唧,刘腿在院子外头看不见光听见我哼唧于是大声呵斥她姥姥,说我不同意你说我妈妈!!),朝别人发了脾气,出声阻挠她的人却是我,要她不可以对别人这样讲话的也是我,于是她的怒火会立马转移到我身上。

这么一想就非常清澈了。我心疼了一个人,维护她、替她出头,转头斥责我的却是这个人,换了谁也觉得很气。

我觉得我想到了一个很棒的关节。所以以后恐怕可以对刘腿更详细、更坦白地表达我的想法和感受。别人这样说,我是否也觉得被侵犯,如果我感到了被侵犯,为什么我没有像她那样发声反抗,倒要让她来护着我。说实在的这件事我自己活了一辈子也没有搞得特别明白,从现在开始恐怕要好好地搞个明白了。

我又想到了一件事:疫情中期她特别乖巧的那阵子,我服用了几个月特别昂贵的内调药物,于是睡得贼香,白天精神矍铄,情绪也稳定,活力又充沛。可是此药我吃了好,我姥爷吃了也好,这位老儿童不吃就不睡,一天天地彻夜闹腾,我就给我姥爷吃,如是我本人自然吃不起了。突兀停药之后我又逐渐睡得稀烂,偏头疼也卷土重来。我又精神萎靡、病病歪歪,刘腿也又驴了起来。

她又驴起来的背后却是有相当复杂的心理活动,恐怕也不完全只因为我的个人状态。比如热切地盼望着开学见到老师和好朋友,失望落空,无比难过;比如刚跟爸爸稳定地相处起来,又要过着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爸爸的日子。但是意识到我有能做的事就是很好的了,我先做起来吧。

毛冷瞪
作者毛冷瞪
189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50 条

添加回应

毛冷瞪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