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经历性暴力,我做了这些事让自己走出来

薾苨 2020-06-25 19:58:23

老实说,写下这个故事,再公开这段经历,我是犹豫的,甚至还想临阵逃脱。我害怕亲人看到,会责怪我公开这段不耻的经历。可是,为什么受害者是那个感到不耻的人,而不是施暴者?为什么人们会习惯性地指责受害者?

还有多少女性正在沉默中丧失勇气?

正因为如此,我决定说出我的故事,希望能帮助更多的女孩走出来。

在文末,我有写“无论是当事人或者旁观者,面对性暴力普通人可以做什么”的指南。

希望我的故事,可以帮助你走出自我指责,勇敢反抗,主动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2019年12月17日18:30分,巴黎市中心 直到现在我仍然感到不适,我害怕回想起这一切。

2019年圣诞节前夕,五个月前,巴黎市区,一个星期五的傍晚。 我和两位女性朋友看完展览,来到市中心逛街。 当时,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跟在我后面,我并没有搭理,当时我们在一条热闹的街道,加上圣诞前夕,街上人并不少,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里沃利街(Rue de Rivoli) 是巴黎最热闹的街之一

我的朋友在前面几米处,我一个人走到橱窗前,突然,我感到有人靠近我,我看到竟然还是那个男人,心里有点害怕,我大声斥责了他,“离我远点”。事情就在哪个瞬间发生了。他嬉皮笑脸地看着我,并没有理我远点。

这时候,他突然冲过来,一只手抓住我衣服,一只手迅速伸进我的衣服底下,然后沿着身体狠狠地抓住我的胸部,紧紧地揉捏。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我感到恶心到眩晕。

我一把推开他,但他更紧地抓住我的胸,非常暴力,死不放手。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和肮脏的指甲在我的皮肤,胸部暴力被撕扯,非常疼痛。我大声呼喊,用尽全身力气,一脚狠狠把他踢开。他回头,对我露出嘲讽的笑。我感到胸口被火烧了一样疼痛,我觉得恶心,觉得想吐,还有混杂的羞耻和无尽的愤怒。

我没有时间多想,一拳头朝他打过去。 他依旧嘲讽地笑,还对我作出捏胸的动作。 我努力打下这段文字,写下这些经历让我难受得作呕。 我疯狂地打他,拳脚相加,一遍愤怒地大吼,我要杀了你。 我把他打出十米开外,他一边反抗,一边依然在笑…

我的朋友从旁白过来,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没有时间解释,我只是拼命地打他,拼命地打,我的手指打到流血还是没有停下来。我想让他感到后悔,想让他一辈子都不再去做同样的事。 突然他生气了,他大吼了一身,想要冲过来打我,但不知冲过来却突然改变方向,朝着路人疯打,还抓着一对情侣的头发砸向玻璃门窗。接着他气喘吁吁地看着我,我感觉他马上要冲过来杀掉我了。

我的朋友一把拉住我的手,我们沿着马路疯狂往前跑。我不敢回头看,我和朋友一起跑了几十米。我们躲进一间服装店,我坐在店里的沙发,我的胸部依然火辣辣地痛,我浑身颤抖。 街上全是人,我不敢走出去。

我告诉朋友我的遭遇,她们安静听我说完,其中一位朋友说,想哭你就哭出来,不要忍着。但我那时完全哭不出来。情绪非常负责,不知所措。我感到自责,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打路人,我害怕他还在街上。

我不停抱住自己,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我一直在发抖,脑子一片混乱,说话也不太清楚。

和朋友聊天记录

有店员过来询问我,我告诉了她经过,但是无法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段给朋友道歉,我们原本好久未见,还有一位是远道而来,原本计划好要去晚餐,但那时候我不敢走到街上去。她们都非常善解人意,一直陪着我,朋友让我打电话给男朋友,男朋友接了电话听到后迅速赶来现场。

寒风中,数次报警失败

我决定报警。虽然觉得没用,但我必须做点什么帮助我去面对发生的事。

我拨了17,法国报警电话,漫长的等待之后,我颤抖讲完经过,警察让我在原地等待,他会给我打过来,接着他就挂断了。我等了20分钟仍然没有人回拨。我决定去警察局报案。

12月的巴黎非常冷,外面风很大。我害怕走出店门,但我必须要走出去。即使男朋友加上两个女朋友陪着我,我还是感到害怕,我不知道是因为风还是自己的缘故,我一直在发抖,走几步就需要蹲在地上,不断喘气,然后再站起来,继续走。

男朋友看着我这个样子,叫我要不要先回家休息。我说我必须现在去警察局,这是我必须现在要去做的事。

走在路上看到迎面而来的陌生人,我颤抖得更厉害,我觉得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施暴者,看到路人我感到非常害怕。朋友给我买来热饮,我抱着喝了几口,有种突然回过神来的感觉。我觉得我可以走到警察局,我一定要走过去。

我们来到市政府的警察局,结果因为罢工警察局关门了。我当时非常想要报案,于是我们又去了另外一家,巴黎正在罢工,交通堵塞,打不到车,我们走了大约30分钟。

到达第二个警察局的时候一个警察走出来,告诉我们他负责接待的同事临时有事要回家处理事情,现在无法报案。男朋友告诉警察我的经过,他质问警察,你也是警察,为什么不能接案。警察给我道歉,说系统录入原因,实在不好意思,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去11区警局报案。

警察拒绝了我的报案

那时候我已经精疲力尽,而且非常恐慌,情绪复杂,决定回家。

我回到家使劲洗了个澡,不断擦洗自己的身体,热水冲洗着我的身体,我终于大声哭了出来。

当天晚上回家和朋友聊天记录

至今我仍然没有接到第一次报警的警察回拨的电话。

女警察告诉我:你没有错,你不用为施暴者的行为负责

第二天醒来,情绪崩溃一整天,觉得肮脏,耻辱,恶心又害怕,没有胃口,吃不下饭,失眠。

有很多次我都不想去警察局了,但还是逼自己去,当天下午我去家附近17区警察局报案,警察局门口排起长队,门口的保安说至少要等3个小时。

我再次回家等待,我的情绪复杂,非常焦虑。

我一直问自己,我不是做错了?我是不是不应该打他?我觉得内疚,那些被他打的路人是无辜的。同行的朋友说我打的好,因为如果不打这个人会让他得逞,他会继续行凶作恶,但他现在应该不敢再性骚扰女孩了。但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我的内疚。

第三天,早上起来很想哭,逼自己工作了一会。每一次从警察局回到家里我都想放弃了,我不想再去面对这个事,但还是告诉自己,再去试试吧。中午继续去警察局等着报案。这一次终于没有人排队了。我在警局门口需要对接待员说明经过,我的状态很不好,我讲了一遍经历,自问自答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一位男性警察告诉我,女士,你被性侵犯了(agression sexuelle),请在等候室稍等,警察会来提取口供。

在警察局等候

一位短发的女警察接待了我,她很干练,也很冷静,一边听我说话,一边打字记录,中途几次问我,天啊,你没事吧。她记录完诚恳地告诉我,“我们会立案去调查,凶手应该精神不正常,根据现有线索抓捕凶手的希望渺茫,但我们会尽力。”

我觉得她很诚实,于是问她一直困扰我的疑惑:“我是不是不应该打人,而且我的手都打流血了,惹怒了疯子,路人被那个疯子打是我的错,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做错了。”

她听到后,抓住我说:“你知道吗,你干的好,你没有错,你很勇敢,做了该做的。你不用为施暴者的行为负责,更不用为疯子的行为负责,是他打路人,而不是你,是他伤害了你,侵害了你,你打得漂亮,打得好!没有完美的受害者,犯罪的人是他,不是你。”

然后她竖起大拇指,认真地告诉我:“你也在为所有的女孩狠狠地打了他。”

听到她这么说,我坐在椅子上眼睛湿润,快哭了。

报案后,我突然感到好多了,即使没有抓到凶手,即使过程曲折,我也数次想要放弃。走出警察局,走在街上,阳光洒在我的脸上,我看见了太阳,我感到了正义的力量。

感到耻辱的不应该是受害者,而是施暴者

现在写下这段经历,我仍然感到胸口阵痛,恶心想吐。

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害怕过男生,小时候,我是个“假小子”,经常以一敌十,拿起桌子打一群男生,死也不认输。这些年来,因为经常一个人在外采访拍摄,也曾遭遇过性骚扰,有一次,在巴黎,半夜跑步,被两个阿拉伯人性骚扰,我抓起垃圾桶里的伏特加瓶子朝他们冲过去,两个人被吓得屁滚尿流。

22岁,搭便车去法国

我喜欢和街上的陌生人交朋友,从十几岁就背包客旅行,曾经搭便车从中国到法国。长大后,我也有很多铁哥们,航海的时候,和一群“维京人”水手成为好朋友。我曾经难民营里做志愿者,有许多善良友好的中东和非洲的朋友们。

26岁,在希腊难民营做戏剧工作坊

当一个人未经允许接触了你的身体敏感和隐私的部分,我感到内心某些美好的东西破碎了。

在性侵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非常恐惧陌生人,甚至不敢一个人上街,害怕与男性朋友的互动。我几乎没有和朋友出去玩,我变得很自闭。我也不敢接触别人的身体,甚至亲密朋友的拥抱都让我感的不适。直到现在,走到街上,看到当中东和北非人朝我走来,我都会无意识地颤抖。

这是第一次,我感觉到了某种程度的精神创伤。

性侵的过程仅仅只有几秒钟,但我用了快五个月的时间,我慢慢恢复正常,但仍然不时会害怕。无法想象,如果当时我没有立即反抗,如果我没有朋友呀陪伴,如果我没有说出我的故事,没有去报警,没有遇到正义的女警察,我会陷在这样的自我指责和怀疑中多久?

老实说,写下这个故事,再公开这段经历,我是犹豫的。甚至昨天还想临阵逃脱,我害怕亲人看到,会责怪我公开这段不耻的经历。可是,为什么受害者是那个感到不耻的人,而不是施暴者?为什么人们会习惯性地指责受害者?

从韩国N号门,到最近上性侵养女,面对禽兽不如的施暴者,还有媒体把事件写成一个为施暴者洗白的虐恋故事。当性侵发生,我们会想受害者做错了什么,Ta是否穿着暴露,Ta是否深夜一个人走路,Ta是否有一瞬间犯错,是否对施暴者产生感情…道貌岸然,无知且残忍的旁观者,给受害者二次伤害的同时,也成为了另一种施暴者。

正是因为如此,我决定说出我的故事。

我不是一个完美的受害者,我没有错,错的是施暴者,请停止对受害者的指责。

面对性暴力,我们可以做什么?

经历这次事件后,我参与很多如何正视性侵害的课程,阅读了许多心理学的书籍。其实在性暴力面前,每个人都可以做什么。如果你是旁观者,或者听说这个事件,不要做沉默的吃瓜群众。有时候,你的小小的善意,会对受害者有无穷的力量,你在用你的行动站在了正义这一边,这非常了不起,你也因此更强大。

不要做沉默的旁观者,每个人都可以拿出行动

你可以做这些事:

Step 1直接/间接介入:你可以告诉讲恶心荤笑话的人,对不起这不好笑;你转移话题拉起你朋友的手离开现场。

Step 2呼叫外援:当你看到有人正在经历危险,你可以报警,并叫来朋友来援助。

Step 3事后支援:当你朋友向你诉说经历,即使你不知道如何回应,你也可以简单地说一句,我在这陪着你。你可以在网上声援支持受害者,讨伐施暴者。 我也在帮助我身边有相同经历的朋友们,她们很多人都遭遇了比我严重的侵害,我帮助她们通过心理重建,法律手段,一步步走出来。如果你也曾遭遇性侵,我想要抱紧你,给你勇气。我正在从性侵的阴影中走出来,你可以走出来,原谅自己,用行动去惩罚施暴者。你并不孤单。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而每走一小步,你也会因此更有力量,也帮助更多的人一起走出来,用正义打败邪恶。你可以做这些事,让自己重获新生:

Step 1 允许自己愤怒当下立即作出反应——这非常重要,但如果没有当下反应,事后去表达你的愤怒也非常必要。不要压抑它,隐藏得越久,伤疤越深。如果你现在看到这段文字想要咆哮,抓住你的枕头想象是施暴者,使劲摔打,请允许自己尽情表达愤怒。

Step 2 原谅自己,停止自我指责比性侵更可怕的是对自我怀疑,甚至严重者会自我欺骗,爱上施暴者。记住!错的人是施暴者,而不是我们,你已经做得够好了,请原谅自己,这需要勇气。

Step 3 我是干净的,肮脏的是施暴者我们不应该为受害者的身份而感到耻辱,耻辱的是施暴者!不要为施暴者找借口,你的价值无法被一个低级的变态毁掉,无论发生什么,你纯洁的,你是干净的,你值得美好的生活。

Step 4 告诉亲人,寻求援助写下这个事件,在写下它的过程中,疗愈已经发生了。你可以选择告诉你最信任的亲友,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告诉更多的人,你知道,你并不孤单。

Step 5 用行动去惩罚施暴者让施暴者付出代价,这就是我们拯救自己最好的方式。无论是用法律的手段,或者让事件公之于众,这会让你真正地放下,走出受害者的阴影,也会鼓励更多的人一起走出来。

这不仅仅是我的故事,而是所有女性的故事的一部分。如果我沉默,就是所有女性的沉默的一部分。

现在,让我们解开枷锁,当一个女孩站出来说出她的故事,身后有千千万万个女孩和她在一起,希望我的故事,可以帮助你走出自我指责,勇敢反抗,主动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新女性 #另一种生活#真自我

欢迎订阅和置顶「尔尼」公众号

薾苨
作者薾苨
206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783 条

添加回应

薾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