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期:30岁以上的女性聚在一起不是只有勾心斗角,还有团魂

有很多要说的话 2020-06-21 17:28:10

本文主要内容:

-第二期《乘风》里除了《艾》组的其他组的表现以及团魂的体现

-最后30个姐姐同时被评审评价时的全过程

-宁静、郑希怡、海陆、阿朵、伊能静、张含韵、黄龄的着重描述


团魂是团队精神更深层次的表述形式,也是《浪姐》这个节目的一大看点——已经成名的女艺人们能不能为了最后项目/作品的完整化呈现,在一定程度上牺牲自己,而这个“程度”又是多大。

另外挺有意思的是,虽然不是节目组故意把这群姐姐分到各个组里,但是每个组的成员气质看上去莫名的一致,比如《大碗宽面》基本上全员直男、比如《推开世界的门》全员边缘人气质、比如《得不到的爱情》全员乖乖优等生(黄龄显得更特别了)感观……


【大碗宽面】:就算团黄了大约也能玩得天长地久的七个人

该组成员:沈梦辰、金晨、孟佳、王霏霏、郁可唯、张含韵、李斯丹妮

成员特点:全员专业人士(即便没有多年舞台经验的沈金也有不弱的舞蹈功底),除金外全员对舞台类节目规则非常熟悉(来自各类、各个时代的选秀出身的艺人或者主持人),全员脑内思维都是直线(只说节目里体现出来的部分)。

(1)分歌词

因为都是舞台的专业选手、也因为对选秀节目规则的熟稔,这些人分起歌词,非常清爽地就分完了——因为都很了解自己的优势,也因为知道这类选秀节目拼到最后的时候才是个人战,前期是要靠团体(除了是选手,这些人也是节目嘉宾,只有节目好看了,节目做起来了,带着不同的目的的每个人才能收获所谓的红利,如果前期因为各自抢夺关注而把节目搞糟,那就更不要说个人红利了)。

这里面郁可唯和张含韵是古早超女选手,且又都是唱将,虽然张含韵在某一层面上算是郁可唯的前辈,但郁可唯的实力是更强一些的,行业里这样的关系一般都很敏感,说你是我前辈吧,那你现在没有我厉害,但再怎么说,你还是我前辈。所以分歌词的时候是张含韵和郁可唯这类选手有可能分大小王的时候。但是两个人都没有,本来郁可唯就很平静,张含韵又主动表示郁可唯开场的话才能架起这个驾驶——让本来就很和谐的团队继续走向更和谐的发展道路上。

王霏霏和孟佳也很大气,王霏霏是清晰的知道自己哪里行,孟佳是清晰的知道自己哪里不行。

沈梦辰和金晨抢那句歌词,本质上更像是快本忽然在浪姐里穿插开始做游戏,尤其是金晨忽然摔一下那个歌词本,就是演出来逗大家乐的。在金晨和沈梦辰因为EGM和“抢歌词”的时候把话题拉跑的时候,除了李斯丹妮直男式起哄,其他四人坐在位置上岿然不动,话题自然很快就回归了。

(2)实训

这里张含韵还提出来让郁可唯唱戏腔,那里可谓是这个作品的点睛之笔,也让我对张含韵的音乐才能刮目相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确实不再是那个只会唱甜歌的妹妹了,在懂得音乐制作理念、知道怎样发挥团队中最强人的优势来带动整个团队的姐姐了,而且那个部分,大家试唱完毕之后就全员燃了起来,团魂在这里体现德特别明显,也为他们后面自信登台完成铺垫。

(3)舞台

郁可唯错过了第一句,想要重来,被告知不行,七个人都有点慌,然后沈梦辰那边的声音说没事,过吧,郁可唯回到状态,非常坚定的一点头,准备下面的,三个小时建立的团魂在此刻是发挥作用的了:

金晨第一次唱完自己那句之后那个“我怎么唱的这么好哇塞”那个表情哈哈哈哈哈哈;

王霏霏真的很女团;

郁可唯唱戏腔,其他人唱RAP时,杜华看呆的表情:

而且这个组也是唯一粉丝联合应援了的组,这个组也是全员都是原舞台选手占比最多的组,如果这个节目最后的导向终究不是舞台的话,那希望《大碗宽面》这个组的所有姐姐们能通过这个节目得到自己的舞台受众,在舞台上展开更好的事业。

用万茜的一句话做结吧:


【得不到的爱情】:4位乖巧优等生+1位神奇女侠

该组成员:钟丽缇、郑希怡、白冰、蓝盈莹、黄龄

成员特点:在各自领域做得很好,但在话题热度上呈比较平静的状态,属于行业优等生但又没有优到一骑绝尘——或者没有【表现得】一骑绝尘。表达观点的方式比较柔和、除了是行业人也把自己当做社会人来对待,是在生活的艺人,也并不觉得自己非得被特殊化对待才能体现自我价值的人。

(1)分歌词

有一句特别高的音,大家一听之后,统一决定给黄龄,分配给黄龄之后,郑希怡和白冰分别用比较委婉的方式表达了对黄龄的感谢和重视:

黄龄在后采的时候也说:

就通过黄龄以往的作品,和超越同龄人或者说同时代的人技术以及对对音乐的理解,她在职业生活里不可能是个能和大多数和睦相处的人——会有很投缘、很志同道合、关系很深厚的人,但这些人不是大多数。按照现在社会风气,大多数对她的态度应该是:假装看不见她的优秀和超拔、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找她成绩里的小的不足并放大、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在她前进的路上放上各种阻力模块,因为这些人也知道,一旦像这样的孙悟空修炼成功之后,那就谁也挡不住她了。所以她应该比其他人更感受到一种氛围:不被需要,故意的那种。

但实际上她唱得好不好呢——听到这么高的音,同样是优等生的蓝盈莹马上指向黄龄——当人们在选队友的时候就会异常快速地识别黄龄们的好。

郑希怡和蓝盈莹抢歌词这里,两人都挺可爱的,后辈很想要所以撒娇,前辈也很想要所以把后辈揽在怀里拒绝:因为自己的目的可能会让对方不快,所以肢体语言上极尽能事地安抚对方,但又因为实现自己的目的关乎自己后面在本节目的职业规划,即便再拉不下脸面也要执行——这是我们想要看到的女性职场,想要就去抢,但抢得光明正大,并且别动辄就撕破脸,可以有普世价值观里大家更能接受的方式。

(这里盖上字幕换上你最好了,好爱你哦,也挺适配的)

这里郑希怡好苏。因为蓝盈莹先撒娇了,郑希怡如果什么都不做就会让蓝盈莹很没有台阶,但是又和蓝盈莹真的不熟,一般比较在意社交边界的人不会在初次相处的时候就产生很密切的身体接触,所以郑希怡虽然因为蓝盈莹的主动揽了对方在自己怀里但是手是礼貌手,这样既能让对付方感受到自己的回应,也不会造成两个人的不舒适。

不是因为一个人优秀、她的这些细节才动人,是因为一个人在无数这样无人发觉的细节中总是动人、她才优秀。

后采的时候她也说,你喜欢什么就说什么,不是该忍着或者怎样,可以通过公平的方式解决。在这期开始的时候她说,作为成熟女性来说,我没有想要赢,但我不想输。

这两句话真的是很能表现成熟女性的魅力:因为成熟,知道社会不是学校,不是规定好了一个很特定的规则后由一场考试或者一次比试就能判断出输赢;因为成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作为个体能做的只是尽全力;因为成熟,知道赢的结果不重要,赢的过程很重要;因为成熟,知道世界之中很少有事情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知道不赢,不代表输。

比歪头杀更鲨人的是郑希怡见过天地、见过世面之后、面对世界的勇气之中体现出来的平和。

两人通过石头剪刀布选歌词的时候,钟丽缇看看热闹,白冰和黄龄已经进入准备状态↓,最后出来的成绩是好的是有原因的:准备充足。

(2)实训

这个组执行力真的很强,还能腾出来时间练习一下走位,在彩排的时候已经开始出味道了

可能是剪辑的原因,但他们和吴昕的对话里也说了,老师教了很多。这些老师与这些艺人基本都是初见,没有什么主观上要多教一点少教一点的前提,能让老师教了很多,要么就是老师实在是太想输出了,要么就是,那一组的艺人表现出极强的配合度和求知欲。

(3)舞台

开头黄龄起范那里,其实从那时候开始,蓝盈莹表情也变了,但是没有舞台经验那么多的黄龄那么明显,音乐一起,刚才本来是乖乖女的几个人马上全都切换和黄龄平时一样的那种冷冽感,进入歌曲的气质,除了动作齐,气质也齐,这肯定也是排演好的。黄龄solo那句一下就把整个舞台点燃,后面的郑希怡笑得可开心了。

没拿到最好的牌,但是用最好的态度以及自身的艺能去承接,也能呈现出好效果。

最后一群人把麦克风再放回去,也是挺符合这组的风格了。

【Beautiful love】:艺术院校的高校生正在积极尝试融入红尘

该组成员:金莎、海陆、万茜、朱婧汐、陈松伶

成员特点:全部很温柔。有些人的温柔可能是那种外刚内柔或者藏得很深,这组不是,这组是全员都是柔柔的,感觉谁吼她们一嗓子、除了万茜能平静对视一眼表示反抗、其他人可能就直接发蒙的那种温柔。全员文艺气息很重。虽然海陆的文艺技能在这里并不突出,但她的文艺气息最重,特别像青春期带着追梦目的融入社会遭遇万千坎坷的偶像剧女主。全员唱歌很厉害,除了海陆。

(1)分歌词

高晓松在什么是腕儿的那个微博里说的很清楚了。同理,什么是“姐姐”,不是因为你有了比别人没有的经验和资历而托大,而是因为你能量更大而去照顾更弱小的人。陈松伶虽然在初舞台以及30个姐姐汇聚的时候没有被很认可和很注目,但尊重是自己给自己的,她在这里仍旧是以大前辈之姿照顾着组内的“精神忙内”——让海陆选歌词,因为其他人唱哪里都能唱,海陆需要唱一个最简单的部分。

朱婧汐在这里也很棒(我忽然想起来她在初舞台时说她的音乐理念,说她像一个AI来收集人类行为、观察人类的,我觉得这节目可能后期也真的会变成当代人类之女性行为大赏),主动帮每个人唱出SOLO部分,让大家选。

这个组的其他成员也明白,海陆的问题解决了,这个组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所以全员帮海陆看歌词、试调子。这就是团魂,当因为各种不可抗力因素,我们在工作中、项目中就是遇到了这样的同伴,比起打击她让她退出项目换一个所谓更强一点的人来,不如帮助她适配这个项目——因为在生活中,比起适应,我们能做的其他选择真的是太少了。

(海陆你看金莎对你的温柔,你没白给她扒虾)

(2)实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海陆小天使,先让我笑够。

实训的时候,这个组除了海陆的四个姐姐是在练唱,海陆是在试唱(还没学会),所以万茜和金莎在旁边练的时候,万茜说“小小声”,怕影响到海陆:

朱婧汐基本上就算手把手的教了:

一帮姐姐围着唱歌最弱的海陆:

虽然镜头给的是海陆特写,但是能看的出其他人确实是聚焦在海陆身上:

但海陆还是很焦虑,发现海陆哭了,金莎第一个去找纸巾:

万茜跑过去安慰:

真是当妈的不一样哈,怎么安抚哭泣的孩子的手法,很熟练了:

朱婧汐在这里并不是没有关心海陆,她在电脑上调编曲一类的东西,就还是在为整个团队服务。

这张图,这一看就是一个团的。

海陆是最弱的,但观众也不会反感她,观众反感的是那种弱还不自知、弱还拿弱当噱头的人。而且海陆在一个综艺节目里体现出来的焦虑,是让大家感受的到一个行业人对于这个行业的真诚的:无论什么情况,站在舞台上,我是要对得起观众的。

即便这是一个真人秀。

所以当海陆说,那句“这个世界随时都要崩塌”的歌词触动她了,大家全笑了:世界并不会因为海陆唱不会一首歌而崩塌,而海陆的世界会,这是海陆的真实,是真实触动了所有人的笑点——原来现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因为这么单纯的理由触发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给闯荡社会的文艺青年们鼓个掌吧,愿你们最后都能像海陆这样:遇到好人,还不用向红尘妥协。

(3)舞台

朱婧汐的歌声真的很好听。

陈松伶唱“这个世界随时都要崩塌”能没联想海陆而乐出来,我也挺佩服的。

整个表演是有感染力的,是能让观看者共情的,结束的时候,大家更像是帮海陆完成了一个大作业:

这里所有人的笑容是真诚和自然的,所以隔壁组张雨绮问队友:我们出来的时候有笑容么?


【推开世界的门】:好像一群在地球上过得都不太好的外星人

该组成员:伊能静、王智、王丽坤

成团特点:每个综艺节目里都会有那种有边缘气质的人,大多数人是一进入这个节目就带上了这个节目的气质,但有些人是无论怎么深度参与这个节目,灵魂还是游离在节目边缘。这三人也是,王智身上浓浓的学院派科班出身的演员气息,王丽坤那种她也不知道她来这个节目是来干啥的游离,伊能静那种带着自己已经被世界边缘的错觉总想证明点什么但又融入不到这个节目现在兴风作浪的气质里的着急,这个歌选的也是挺委屈,好像地球大门对她们三关闭了似的。

(1)分歌词

因为王智和王丽坤是完全不会唱,伊能静又是早年受过华语歌坛巅峰时期的优秀音乐制作人的熏陶,就她说啥是啥了,我看这里的她就像想要戴起来一个面包车的南孚电池,电池是真的有点,面包车也是真的不错,就是带不动。

(2)实训

好在是伊能静,但凡是辈分比伊能静小一点的艺人再像伊能静这么带王智和王丽坤,氛围可能就变了。都是成名艺人,谁比谁差多少呢,但伊能静不一样,内娱现在这些站在大众视野里的艺人在青春期接触流行文化时,伊能静是站在电视里的那个人,他们是坐在电视前看的人,虽然今非昔比,但这样好歹是能缓解被教时的心理落差。所以伊能静几乎是在一句一句教这俩人的时候,氛围也很和谐,而且伊能静这次上节目给我的感观不一样了,她确实像她的儿子说的“带着你对我们的用心,去对这个世界吧”(至少到现在为止是这样的),我们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这种真心,王智和王丽坤不会感觉不到,所以在训练的时候她们组就呈现了一种“我虽然弱,但我也要拼进全力”的丧勇,所以我说这组感觉是在地球过得不太好的外星人,说是外星人不是贬义,就是觉得地球的兴衰荣辱好像不关她们事,她们的事就一件:唱好这首歌。

(3)舞台

这三人舞台这里真的太像那些年的湾湾偶像剧了:三个怀揣梦想的人,一个老江湖带着两个小白,临登台了还一堆不熟悉、感觉等了台后面的未知也同样凶险,但是努力过了、拼搏过了、结果不重要,马上要迎来高光时刻了——大结局。

就是形容一下这里的戏剧感,因为真的看出来伊能静非常在乎,也非常紧张。

结果,舞台效果意外的好。

杨乃文这个人就是艺人里面偏艺术家类型的,孤独、壮烈、决绝,知道如何获得温存,但因为保持艺术的鲜度会有意隔绝那个温存。所以她的歌除了技术高超外,在情绪共鸣上能马上进入人心,因为在无数个孤独时刻,她就蹲在自己孤独的心旁边360度审视那颗心。人为什么会孤独:求而不得、不被理解、不被看到、不被认可……如此种种。《推开世界的门》就是这种典型的杨乃文式孤独的歌。但原歌曲像是一种坚定的低诉,再表演时因为伊能静和王丽坤的声音特别甜、王智的声音又特别能表现情绪(演员唱歌,表演情绪这方面真的是优势,我是说好演员),就把这种歌从坚定的诉说变成一种来自很柔弱的人泣诉达成一件事时的辛苦与不易。

这个时候,所有选手前一天录到凌晨、四点还在吃小龙虾、十点多已经又全员起床进入节目录制,再到此刻表演,已经很疲惫了,疲惫会引发人的脆弱。并且,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项目有多难带:歌难唱,队长岁数大,队员完全是唱歌小白。大家都为他们捏了一把汗的同时,三个人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所以会有人想哭,是哭伊能静他们三人,也是哭自己:谁不是在所有情况都变成劣势的时候,一步一步走过来。选手们用嬉笑怒骂藏在心里的不易,被伊能静这一组在台上演绎出来了,所以会共情,会被感染。

而这一组,从客观上,本来应该是表现最差的一组,为什么能表现得看上去还不错——得益于伊能静的指导能力以及王智和王丽坤的执行力。伊能静那段说王菲声音里情绪符号的话,王智听进去了,她对王丽坤说就把你声音最干净的那一部分拿出来就行,王丽坤也听进去了——伊能静在艺能完全能控场的情况下发现了队友的优劣势并进行了超级优化,两名队友在完全迷茫的情况无条件信任伊能静并通过极短的时间完成这个执行。

这是团魂:我们一起来做一件事,做不到,不罢休。

王霏霏在这里哭得稀里哗啦的,让我对这个A到不行的女团选手,产生了有层次感的好感。

白冰这边也是,虽然哭得很文静,但是眼泪流很多,钟丽缇一边吃一边哭,然后抱着蓝盈莹说不想大家分开,虽然蓝盈莹也被感动,但显然蓝盈莹的情绪起伏没有上面所说的几位姐姐情绪起伏大。

这与情绪自制没什么关系,只能说,受过越多苦的人、见过越多人间悲欢的人,越容易被这种自然而真诚的表现刺痛内心柔软的地方。


【兰花草】:顶峰过招的大姐大们

该组成员:宁静、阿朵、袁咏琳

成员特点:(在隔壁组看见一个让人很无语的楼说浪姐的嘉宾除了宁静不是全员糊逼么为什么现在都被抬咖了,这个话就说得很脏的同时,内容也不对。就以袁咏琳为例子,时代是有好有坏的,是真的分是否是黄金时代的:在黄金时代的娱乐行业里还能占有一席之地的、和在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时代还站不稳的人,前者高出多少暂且不提,就说前者因为在是黄金时代的亲历者而攒下的不可复制的经验与见识,有可能是后者身处的时代整个时代都无法感受的。袁咏琳作为周杰伦的师妹,就是那个前者,她在这个节目里,到现在为止的3期里,是被低估的,但是论实力,在现在这个娱乐圈里,她不算大姐大,也算大姐了。)实力强,个性强,见过大风浪,全员成熟艺人。

(1)分歌词

感谢这首歌有RAP部分,要不然是看不到三个人这么精彩的展现的。阿朵和袁咏琳作为成熟歌手中的优秀者,阿朵还曾经是舞台的市场号召力的代表,唱哪都行,就主要是宁静怎么选。袁咏琳问要不要先分歌词,阿朵就直接说静姐选。

节目播到要考核的时候,阿朵就说了,每一个姐姐已经在她的职场形成了自己非常成熟的(体系),我只要站在这个舞台上我就是王,所以姐姐们可能会想我要这样我要那样,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要讲究如何平衡。

她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宁静首先就提出来自己要唱哪一部分,但哪一部分又含有RAP,宁静又不行,阿朵说可以挑战——阿朵这样资历的人不会不知道RAP这种功夫不是一个人又天赋花三个小时就能学会的,但是她这个时候直接和宁静说,按照宁静的性格就得炸了,那整个项目也拜拜了,所以阿朵就很耐心地陪宁静试下去,试到宁静觉得真的不行的时候,阿朵再给出专业意见,告诉宁静说其他两端也都会很好看,而且说话的语气完全就是,完全就是把C位让出去了,根本没有要跟宁静争的意思。湾湾艺人虽然和内娱艺人的社交上有方式壁垒,但袁咏琳也很聪明就不发表意见,就等着阿朵搞定宁静。后采的时候阿朵那句“我们就想要保护静姐,她就应该做她的女王”哈哈哈哈哈真的是绝了,胜负欲谁没有啊、自尊心谁没有啊、当年老娘也是江湖一号人物现在不会有一点点觉得失落么,但是阿朵就是这样拎得清:好节目、好内容、好作品,永远是江湖的王牌,其余,还重要么?

最后宁静也被阿朵说服了,决定不唱RAP那段了。这里宁静就稍微有一点丧了——差个题外话,发现演员类的艺人在到了自己不熟的领域里特别容易受到打击变得很丧。但宁静也说感觉自己哪句都没有唱的很好——这里其实就是在像两个人表达感谢,因为她明白这俩专业人士在明明知道自己唱不动RAP的情况下还陪自己玩了这么半天没戳破。宁静能顺着阿朵的台阶往下走,也并不是每个艺人都能做到的,因为是洞庭湖老麻雀,所以先是知道阿朵的这种善意是稀缺的、不该辜负,另外更是知道这种项目不是她自己一个人好看了就能赢的,要全员都发挥才行,所以你看着宁静任性,她在原则性的问题上非常有分寸感。

(2)实训

实训这里其实没有什么展示,主要是放了一堆宁静的后采。还是静静对于一些词汇的使用的玄学,其实静静在这个节目表达很纠结的时候通常都是在想,我怎么能表达出我并不会因为你们这一个节目就改变我一直以来的强调、但也不是说我就很固执、我不想改变不等于我不要努力,但我努力也并不是为了迎合谁而努力的你们要知道哦。

……知道了知道了,是骄傲的静静了。

(3)表演

好魅惑,

好有气势,

好乱。

事后宁静说全是她错(笑着说的),阿朵也表示没事什么的,团队挺和谐的,这里比较特别的是,他们表演完了之后,优等生那组过来探班了:

不得不说一句成名艺人的身材管理真的好,这一排过去,郑希怡蓝盈莹白冰真是看上去太美了太精致了。

优等生这组说一直在等《兰花草》,觉得好棒。无论私底下到底出于啥目的吧,但表面上的原因,我很喜欢。

她们是竞争者,也是同行者,未来有一天,当她们全部老去,她们又是同一个时代的陪伴者与见证者,来一回人间,不是谁和谁都有这样的际遇。年轻的时候,为了那个太过耀眼的目标、为了那个太过想要的结果,可能会忽视掉这些珍贵,等到再年长一些,会明白,路,总能走到尽头的,但陪伴你的人未必还在。人生的意义说到底不就是,我好着,你来看看,我不好,你来帮帮。可如果你到了终点,人都走散了,那个走上顶峰的意义在一定程度上就打了折扣。

所以这才是浪姐该有的镜头:


——团体大评审部分——

这里全员的情绪真的是太精彩了,因为大家各有各的背景、各有各的心情,表现得又都十分个性化,加上评审里又分为两派:一派是打击人找自己的存在感,另外一派是想办法让这个节目推动下去。

平心而论,几组表演除了《艾》有绝对的硬伤,《兰花草》有失误,其他组的表现就都是你怎么评价都行,没有硬性的不符合指标,只能说审美因人而异。在这样的情况下,评审肯定是要指出有问题的组的问题,表扬一下表现好的组的长处。但是杜华和KEN就是会让人发出那种疑问:“你们也活在人间啊,怎么人间的公序良俗好像你们不懂似的呢”,因为这两人是这种表达方式,所以姐姐们对于他们的反应也很有趣。

黄晓明+赵兆的高情商部分

说黄晓明和赵兆是高情商不是说两个人油滑,是说高素质、有修养(晓明不要飘)。这毕竟是个综艺,可以一视同仁,但是这些已经成名的艺人过往的经历与值得行业人尊敬的地方不能因为人家参加一个综艺、暂时受制于你,你就马上给人家下马威,离开了这个综艺江湖再见的时候不一定是怎么个情况。或者怀着基本的对生命的敬畏心、即便对方是个没有行业背景的小姑娘,如果做得真的很出色也应该报以尊敬的态度。所以赵兆和黄晓明很严正、但是很温和并且没有攻击性地指出了所有组的问题,也表扬了所有值得表扬的人。

杜华+ken的找存在感部分

然后这俩人呢,就把这个氛围给毁了。杜华老师发言没水平的地方我就不一一列举了,这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看我们老板发言水平还不如她呢,一年也赚不少钱,这个就不说了,就直接说关键部分。

“我不希望我最后选出来的团,被大家说不行,不好。”这是杜华说的。

又开始,宣示主权。

且不说后面赛制是啥样,就算全都是你们四个评审选,华你还没看出来么,你才是被请来表演的那个:表演如何用资本强压艺能,表演如何通过规则制衡女团,表演那些在小姑娘身上奏效但在成名艺人身上可能是笑话的女团模式,表演什么叫做审美单一。

这个节目,你大约是最没自主权的人之一。

“我不管大家是否能接受,这就是我们制作团的一个态度。”这是杜华说的。

因为下面的姐姐们已经非常疲惫了,且面对评价都很紧张,就像张雨绮说的,都是圈里人,被劈头盖脸说一顿谁都不好受,杜华是面对面看见这些艺人的,我不相信她看不到这些艺人的忐忑。我不喜欢她在这个节目里的表现,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有的时候她的话对,但那句话表现出来的动机,我不喜欢。就比如这句,又在借势打压。

ken说的就更有意思了:“你们现在还不行,现在还没有加上舞蹈。”

那你怎么不说你们只给人家三个小时,且没有专业和全程跟踪的导师陪伴训练呢。如果做什么事情都断章取义、只看当下不看前面和后面,那你这样说的意义,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只是为了让昨天都很兴奋的姐姐们吃个下马威?而且这里说舞蹈也是,因为这里都没有加上舞蹈,就让舞台导师发言,挺搞笑的——都没你这PART啊,在找什么存在感。

然后就是刺激姐姐们都喊起来那里,真的……和资本进入任何一家公司后让员工们喊口号、写绩效军令状、在年会上逼着人家表决心的气质,太雷同了。

虽然这里让张雨绮给搅局了:就本来ken是想通过让姐姐们大声承认自己不行来进行打击,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张雨绮闹得很像篮球队啦啦队在旁边叫好。

后面杜华说我是要做最好的女团不是最搞笑的女团,咱也不知道张雨绮听清了没有,反正也是一顿叫好,本来也是杜华打击姐姐们的话,被张雨绮反转成第二次啦啦队欢呼。

姐姐们团哭部分

从杜华开始说话,钟丽缇就一直在哭(她和白冰真的太有爱了),等后面杜华和ken的评价越来越刻薄的时候就更忍不住了(可以刻薄,但刻薄的同时是可以保持尊重的,这就是行业里为什么有些老艺人虽然答记者问的时候,回答的都让记者很难过,但是人家还是受记者欢迎。我这么说就是想说,这不是什么难事,人是能做到的)。

接下来嘉宾对于六个组的评价,其实让这三十位姐姐都不太舒服:这里就是一个心态问题了。因为三十位姐姐来参加这个节目主要克服的是心态问题:我成名了又重新回到所谓新人的状态,我本来是口碑演员的来参加这样的热门综艺,我是业内扛把子现在要和小年轻们一起抢镜头,对于这些观众会怎么看我?

刚克服完这些,到了节目组,节目组对姐姐们的要求是:单纯的、做好女团。

所以三十位姐姐会想,我能完成我的跨行业业务已经挺不容易,但评审们的态度是:你这舞台确实是不太行。

这个时候,疲惫到临界点的这些艺人们就开始脆弱了,要是没有一个人哭还行,这时候如果有一个人开始哭,那就全员都得哭。于是,赵兆老师一句话引发了伊能静的哭点。

伊能静到底投没投入、赵兆到底说得对不对都不是引发这里团哭的关键,这里重点就是伊能静想哭没憋住,估计想了想哭也没啥,就直接哭了。她一哭,不要紧啊,全员全开始了。

伊能静哭之前,所有姐姐们的情绪分四个类型:

一:年龄稍大,光是来参加这个节目重新回到舞台已经让自己想起过往很多岁月故事的悲欢,再看到眼前这熟悉的场景:如今眼前站的是杜华,当年可能是霍汶希、杨受成、邵氏兄弟,物是人非感极强,又觉自己青春不再,时气艰难。

二:从来也没站在行业的中心,都是看别的人上去了下来,下来再上去,自己怎么努力在别人眼里好像都是徒劳,这次又是如此。

三:我知道自己不差,只是运气太差了,每次快到我的时候好运就用光了,我想用我的能量去支持那些和我一样的人,所以我们能不能报团取暖别再自相残杀。

四:无感。

这样分完,后面哭或者不哭,就一目了然了动机。

伊能静一哭,钟丽缇一下过去了。虽然她是这期间情绪起伏很大的人,但是哄伊能静就不是她这样能做的了,所以,送完纸就回来了。

伊能静哭腔出来,王智王丽坤马上有反应,也说明伊能静用心没白费,起码现在的三个人是建立了感情的。后面黄晓明蹲在伊能静面前解释的时候,王丽坤躲在伊能静后面哭。

袁咏琳跑过去的状态很像自家人受到欺负的那种感觉,也是全程陪着伊能静的艺人之一。

黄晓明开始蹲过去解释的时候,张雨绮捏着嗓子有短暂的哽咽,她本来是转头不想看克制这个情绪,结果看见丁当抹眼泪,然后问丁当“你没事吧(关切语气)”。

这时候许飞在和张萌说话,张萌的表情是很焦虑的,许飞的神情是近期露出的状态里难得的认真与清爽。

张含韵本来是问那(丁当)怎么又哭了一个,结果忍着不哭的沈梦辰直接就哭出来了。结果李斯丹妮张含韵一回头,后面那俩有着刻骨铭心女团不成功历史的王霏霏和孟佳都哭半天了。

然后张含韵就哭了&——哈哈哈哈哈张含韵这里我真的看不出来怎么回事,她就一回头就哭了,大约是情绪接收能力实在太强了吧。

这里,宁静背后已经空了哈哈哈哈哈哈,阿朵和袁咏琳都去哄伊能静了:

没有了小妹的宁静大王,只好和隔壁聊天

这里阿朵和袁咏琳去和伊能静social,也是挺顾得全双方的面子的,因为伊能静无非就是觉得自己的成绩被埋没了,那此处最好的成绩就是比兰花草好就行了,所以兰花草的成员来认可伊能静是让她最有面子的。

这两人哄好伊能静,再回来哄宁静,也不算哄了,就是对别人队的人都那么好,对自己队的要更好,所以这一抱,也真的是挺温暖的:

社会参与感低是工业化现代化完全进入城市后,城市人群的通病,在这样的情况,“被需要”变得很重要。所谓团魂,不过就是“被需要”的时候好好做,“需要别人”的时候好好说。

有很多要说的话
作者有很多要说的话
2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52 条

添加回应

有很多要说的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