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干山避暑记

这里 2020-06-15 21:51:00
来自话题 夏日旅行目的地

初入龙潭

从上海出发,沿着申嘉湖高速公路一路向西,途径嘉兴、杭州,三个小时可到达德清县,那里有远近闻名的避暑胜地莫干山。两百余公里的路途,前一个小时都行驶在上海境内,沿路货车川流不绝,大多是苏浙皖沪的车牌,可见东部城市之间商贸往来之发达。等到接近湖州时,眼前终于浮现出层叠起伏的山峦,水墨般的“绿”在公路与云层间沿视线由浓至浅的铺开,上海终于被我们远远的甩在了身后。随后,车子拐进省道,开始在山中穿梭,路线配合着山峦的分布蜿蜒曲折起来,偶尔路过某个富庶的村庄或民宅、小型公司或工厂、农家乐或度假庄园,大多隐藏在郁郁葱葱的树木之间。道路越走越狭窄,越走越逶迤,两旁却始终竖立着现代化的太阳能路灯,一闪而过的标语同样与时俱进,譬如“垃圾分类,从我做起”,或者“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一派社会主义新农村欣欣向荣的和谐风光。

德清县仙潭村

德清县隶属浙江省湖州市,位于杭州市北侧,境内有大大小小的山近百座,我和老梁前往的民宿位于德清县西部山区里一个叫仙潭的小村庄。这里的村民曾经生活窘迫,春季时靠贩卖茶叶和毛竹为收入来源,其余时间在外打工(信息来源可见https://www.sohu.com/a/351179967_782118)。如今,仙潭村成了小有名气的民宿村,风格各异的民宿星罗棋布,每逢节假日,城里人就纷纷开车来此处体验乡村生活,村民的生活也随之改善。但还有人维持着老生计,村里不宽阔的柏油马路旁常常堆放着一扎扎捆绑好准备出售的毛竹,山坡上依旧能看到成片的茶园。虽说游客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为了体验生活,但其实这里的民宿大多是城市化的,WIFI、热水器、吹风筒、空调、游泳池、甚至台球桌一应俱全,住宿价格也不便宜,每晚五百到一千元之间。民宿前都带有停车场,其中沪牌车的数量明显居多。

游客进村时,难免要被村口挂着的巨大标语所吸引,“仙潭村——乡村振兴在这里启航”。看来,随着近几年我国乡村旅游业的发展,旅游已经成为振兴乡村经济行之有效的重要手段。但如果只提旅游业,怕是会小看了德清县,这里除了山水秀美,更是连年榜上有名的百强县之一。这里有全国首个以县域命名的商业卫星,服务于德清县的“德清一号”卫星于2018年1月成功发射。这里还有浙江省首个全域城市级自动驾驶与智慧出行示范区和智能网联汽车关键零部件产业集群。这几年,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已然上升为国家战略,旅游业和科技产业的发展自然不在话下,就连德清县的房价也连带着上涨了不少,上个月这里的房屋挂牌均价过万,价格居湖州市各区县的首位(信息来源可见 https://xw.qq.com/cmsid/20200325A0ION700?f=newdc)。

我们到达仙潭村时已是炎热的午后,人站在户外,不消五分钟就已汗流浃背,民宿饲养的金刚鹦鹉也挨不住高温,不断发出“啊啊哦哦”的怪叫。在这样的天气下,我们赶去了民宿附近的一处景点——碧坞龙潭。不知是疫情还是气温的原因,景区内游客寥寥,沿木板或石头铺就的山路上行,两侧是嶙峋的怪石和潺潺的泉水,蝴蝶骤然出现在四周翩翩飞舞,原来这里还是蝴蝶的养殖基地。走到山林深处,手机没有了信号,山间吹来习习凉风,吹拂过竹林汇成的海洋,这里的竹子有十几米高,有的竹杆如碗口般粗壮,两掌环绕无法将其合拢。几年前,这里的竹子恐怕还是村里人赖以养家糊口的重要物产。这些年,人们的生财之道越来越多,便由着这里的竹林自然生长,竹子们于是露出野蛮的态势,却又如此而回归自然本色。傍晚,我们回到民宿,在民宿的餐厅里吃了晚饭——一碗鸡汤面、一盘清蒸湖鱼和一盘木耳炒西蓝花,湖鱼多刺。

碧坞龙潭景区附近的村居上画有壁画
碧坞龙潭内的石雕

民宿的老板是个来自天津的中年女人,带眼镜,讲话客气,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在我们住宿的几日里,她的姐姐在民宿帮手,此外民宿中还请了一个杂务阿姨和一个前台伙计——唯一的男性员工。我不知老板出于什么原因远道而来,在浙江县城的山区里开设民宿,却见她在朋友圈里为别人带给她的一个“汉堡王”汉堡而感慨“来之不易”。她姐姐告诉我们,她从2014年起租下这间竹林间的中式民宿,营业至今。她在民宿的院子里养了一只名叫“核桃”、长相敦实的柯基犬——英女王的最爱,一只五彩的金刚鹦鹉——一种源自美洲的鹦鹉,相当国际化,而且价格应该都不菲。金刚鹦鹉会说“hello”和“bye bye”,据说是外国游客教的,因而发音相当准确,因为是雌性,所以对老梁相当友好,见到我则要把长长的鸟喙伸出笼子做出啄人的姿态。它还会叫柯基的名字,一见到那狗,就“核桃”“核桃”的叫个不停。老板说,她原本买了雌雄一对鹦鹉,因为听人说鹦鹉不会飞,于是试着把雄的那只从笼中放出,结果那鹦鹉未作迟疑,便展翅高飞了。

我们居住的民宿
民宿老板饲养的金刚鹦鹉

走进莫干山

第二日早晨,我们在民宿吃了早餐,食物相当丰盛,包括一片面包、一个煎蛋、一个豆沙包、一个半掌大的小地瓜、一小截玉米、一块西瓜、一杯豆浆、一碗白粥、一块腐乳、以及一碟咸菜。早餐时间充分考虑了游客们来此休闲旅游的目的——供应时间为早八点至十点。吃过民宿提供的早饭后,我们驱车来到了莫干山景区。

莫干山一名取自春秋时期的夫妻铸剑匠师莫邪和干将。相传,在春秋末年,吴王阖闾派干将和莫邪来此铸剑,最终铸成了举世无双的雌雄双剑。避世的淡然和入世的雄心两种矛盾心境交织在这一传说中,让人不禁设想,也许是有了江湖的血雨腥风,才会有隐居的宁静淡泊,也是因为有城市的喧嚣和浮躁,才显出深山中的宁静且平和。事实上,人没有变,躲在这里或那里,总归还是那个人。

如今的莫干山已然不再是那个古时候可以避世的隐秘角落了,现在,它是著名的四大避暑胜地之一,和河北省秦皇岛市的北戴河、河南省信阳市的鸡公山、江西省九江市的庐山齐名。但凡是胜地,少不了别墅和题词,网上关于莫干山的介绍这样写道:“从1896年第一幢别墅建成开始的四十年间,莫干山逐渐发展成为中外闻名的避暑地。全山现存200余幢近代建筑,留有诸多历史名人和事件的踪迹。”这些别墅现在成了莫干山上重要的参观景点。

莫干山景区的入口设置在山脚下的莫干山镇上,镇子不大,却规划得整齐漂亮。镇里公共的房屋多用灰色的砖石做墙,配以红色的线条装饰,而私家别墅就颜色形态各异了。我们把车停在镇上的停车场,然后换成景区接驳车沿环山路上行。上山的公路蜿蜒,尽管路边竖立着车速不可超过20km/h的警示牌,但司机依然以40km/h的车速匀速且娴熟的开过一个个弯道。到达山腰后,游客下车,更换接驳车并再次缴费,缴费处的广播透露着一丝威胁的味道,“莫干山景区一共九个景点,乘接驳车游览需三小时,步行游览需六个小时,请游客们妥善安排游览时间”。

莫干山上的竹林

那些人,那些事

接驳车引领我们参观的第一个景点是毛主席下榻过的别墅。1954年初,毛泽东与陈伯达、田家英、胡乔木等人在杭州开展起草新中国宪法的工作,制定宪法期间,主席来到莫干山游览,并中途在莫干山上的别墅处休息。据说,主席并未在别墅留宿,仅仅休息了一会儿便离开了,但却让此处成为了游客们竞相来参观的景点。主席离开莫干山后,诗兴大发,留下七言绝句一首:“七绝·莫干山。翻身复进七人房,回首峰峦入莽苍。四十八盘才走过,风驰又已到钱塘。”现在,在这处别墅里主要介绍我国宪法编制的历史和之后的几次变革,顺带介绍了党的发展史,摇身一变成为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但蒋介石确实在这里久住过。莫干山上的白云山馆前的一块牌子上介绍了蒋介石与莫干山的种种往事。

“1927年,蒋介石与宋美龄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完婚礼后,受结拜兄弟黄郛邀请,首次登上莫干山,在白云山馆与宋美龄开始了蜜月生活。1937年3月,蒋介石又一次登上莫干山,再住白云山馆。23日,周恩来、潘汉年与蒋介石、张冲再次进行了第二次国共合作谈判。周恩来这样评价这次和谈:一上莫干、二至匡庐,合作之局以成。谈判结束后,蒋介石在莫干山小憩,并到莫干山镇凭吊黄郛。”

此外,我还从网上获悉,“从西安事变后到七七事变前,国共间主要进行了三次会谈,即2至3月间的西安谈判,3月下旬至4月初的杭州谈判和6月的第一次庐山谈判。”“杭州谈判极度机密,范围很小,甚至几次更改会谈地址,地点包括满觉陇的烟霞洞、德清莫干山的白云山馆等,而澄庐(澄庐别墅,位于西湖边)作为当时蒋介石的下塌地,是整个谈判过程中的指挥中心。”这让我联想起,几年前我去庐山旅游时,也曾参观过蒋介石发表《抗战宣言》的庐山会议旧址。而莫干山的白云山馆,现在已经是一家高档饭店了。

蒋介石第三次来莫干山是在1948年7月,那时正值国共内战,国民党面临巨大财政困难,蒋介石在莫干山秘密召集币制改革会议,并决议发行金圆券。会议结束后,蒋介石再次下山拜祭好友黄郛之墓。在莫干山武陵村550号别墅里,游客可以详细了解到这段历史。币制改革会议后,国民政府于1948年8月19日起开始发行金圆券,废弃法币,并禁止国民手中存有黄金、白银和外币,金圆券的滥发造成了恶性通货膨胀。在武陵村550号别墅的展厅里这样评价这段历史:“国民党政府虽然因金圆券发行,搜得民间的数亿美元金银外汇,却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与支持,是造成整个国民党政权迅速崩溃的原因之一。”在展厅里摆设着一张长长的会议桌,周围围一圈移动护栏杆,避免游客进入。我目睹一位游客跨过护栏,坐在会议桌前,装出一副重要政要的姿态,请朋友拍了张照片。别墅的其他房间里摆设着床、桌椅、洗浴设施,模拟出蒋介石夫妇在这里生活、办公的场景,这些装饰让平民百姓得以有机会窥探历史的一隅,充分满足了人们对深入重要人物生活的好奇心。

除了国内政要的来访外,莫干山也是很多外国人士的度假圣地。在莫干山的多处观景台处,都可以遥望到一座建在悬崖边的欧式建筑,那就是裸心堡。它的前身是苏格兰传教士医师梅滕更于1910年修建的城堡式别墅,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家高档酒店,房价每晚2000元以上(裸心堡订房官网显示,普通双人房6月23日晚价格为2332元,高档房间价格可达5000至10000元,裸心堡订房官网见https://www.nakedretreats.cn/naked-castle/zh-CN/)。这座酒店并不在莫干山景区游览的行程中,如果游客想要去参观的话,要单独驾车前往,据说参观费(可用于酒店内消费)要800余元,最近因为疫情原因影响,参观费降至500余元。

遥望裸心堡

在景区包含的行程中,有一处叫做莫干山会议旧址的景点,即莫干山450号楼,是一座西式教堂,由美国传教士海伊士所建,1923年落成。1984年,“莫干山会议”曾经在此召开,这次会议上讨论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中的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为八十年代的改革提供了重要的思路,也使一批经济学家脱颖而出。今天来看,改革开放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无论是德清县、仙潭村、亦或是莫干山镇与莫干山,也都得益于开放的姿态而不断发展。2018年11月,由联合国主办的首届联合国世界地理信息大会在德清县召开,大会形成了《莫干山宣言》,其中提出构建数据和地理信息领域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弥合地理空间信息鸿沟。这意味着,至少在地理信息的领域中,德清县、浙江省、中国乃至世界有意愿走向更加开放的未来。

莫干山450号楼内部

暴雨与山妖

这天下午,山中下了阵急雨。我们正位于莫干山的大坑景区,在景区门口的摊位上点了杯泡面,并和摊主聊起了天,摊主是住在山脚下的村民,每日与妻子二人上山开档。我问他摊位是不是自己的,他回答说,这里没有东西是自己的,都是国家的。他告诉我们,莫干山上原来住了百余户人家,政府开发后,以三十万一户的价格请村民们下了山。正聊着,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闪电在不远处的山坳里炸开,轰鸣的雷声随即传来。两对带着小孩的年轻夫妻也跑来店里避雨,其中一个小女孩被巨大的雷声吓得哭起来,怯生生的问妈妈,“会不会有山妖出现呀?”另外一个年纪略小的女孩倒是旁若无人,全心全意的惦记着摊位里卖的棒棒糖。我内心忐忑不安,却在女孩面前做出不在意的样子,淡定的吃着手里的泡面。

等雨稍小,我们与摊主谈好价格,摊主开着自家车以五十元的价格将两对夫妻和他们的孩子送到接驳站,再以四十元的价格送走了我和老梁。在路上,摊主告诉我们,莫干山夏天雨水多,雷声很响,去年的这个时候,这里还下过鸡蛋大的冰雹,冬天还会下雪。到接驳站后,我们得以坐上景区的接驳车下山。此时,莫干山已经完全笼罩在雨的幕布之中,没有了游客的景区变得朦胧而神秘,不知道女孩子口中的山妖是不是真的要出现了。接驳车司机一路只顾着和前排乘客谈笑风生,车速依旧。

等我们到达民宿时,雨已经停了。晚饭包括一盆红烧鸡块、一碗小馄饨和一盘花菜炒胡萝卜。饭后,我们牵着核桃出门遛弯,沿着民宿后的山坡向上走了几百米,右手边是一片长满茶树的山坡,只见山上电闪雷鸣,风雨声大作,仙潭村虽然还未下雨,但我和老梁也心生归意,但核桃梗着脖子不肯走回头路,于是再向山上走,走几百米再劝核桃,如此三番五次,终于带核桃下山。走近民宿时,豆大的雨滴已经从天而降,鹦鹉远远听见我们的声音便“核桃”“核桃”的叫了起来。

仙潭村内设有公共电动自行车,可扫码租赁

第三日上午,我们准备启程回上海。民宿老板的姐姐也准备返回天津了,这几天北京疫情迅猛的发展让她焦虑,她担心再晚些时间,天津的交通也会受到影响。在我和老梁离开民宿之前,姐姐热心的邀请我们参观了民宿的其他房间,一间叫作“竹语”的房间被竹林环绕,可以听见山间溪水流淌的叮咚声,她说,很多外国游客被这样的风景所吸引,纷纷来此住宿。返程的路上,我们再次通过申嘉湖高速公路,这时天空忽然下起瓢泼大雨,能见度变得很低,四周的车打开了双闪。我们车行驶在暴雨中,像是在穿过一条漫长而喧嚣的瀑布,可神秘的山妖已经被车甩在后面很远很远了。

这里
作者这里
45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添加回应

这里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