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从体制出逃到互联网的高中语文老师

秋芊 2020-06-08 23:59:22

我从公办学校离职是蓄谋已久的。

酒窝害我常被误认是学生

我敢说我毕业后去考编的潜在目的,有三分之一是为了向自己证明这是条错误的路。当你迷茫困惑时,就抛一枚硬币,当它在空中旋转时,会有声音告诉你,你最希望哪一面朝上。家人们说我这是作,但我只是在抛硬币时,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然后把随机落下来的硬币,主动地翻到我想要的那一面。

文章主要讲三部分内容,简述了我从接触师范到离开师范的关键节点,只想了解如何离职的豆友可以直接跳到第三趴。

一、不想当老师的师范生还是当了老师

在高考成绩出来的一周后,叔叔婶婶们聚在我家中开了个小会,“提前批不填白不填”,“这分数去那个专业吃亏了”,“老师日子爽歪歪”,还把我当成受指使的孩子看。但我当时还真就是个没啥自主意识的“巨婴”,因此鬼使神差地、半推半就地读了师范专业。现在回想,为啥要听没啥水平的人的建议呢?

文学我是爱的,孩子我是爱的,教书我也是爱的,但我对体制老师这个职业无爱。

大学时的语音笔记

带着这种坚决不做老师的态度,我用谈恋爱、交换学习、舞蹈社团活动、泡图书馆来填满我四年的美好时光,看到有意思的就学,接触的知识很杂。考前两周突击复习,但绩点也有3.98(5为上限)不开玩笑。保研无望后,心灰意冷,对自己啃书考研又没有信心,开始想就业的事情。

在台师大学创新性戏剧表演

OK大家比较好奇我为啥还是踏上了这条师范道路吧?总结起来有三方面的推力,一是我在传媒影视创业公司的实习体验不好,断了做文案编辑的想法。二是去参加就业会时,总是会被问“为什么不做老师”,侧面说明了我除了师范技能,没有其他的竞争力。三是家里的叔婶再次吹起耳边风,用教师单纯无忧的生活和婚恋市场上的高地位来打动我(经我验证,这个“高地位”只是相对家庭观较传统的工薪阶层而言的)。当然,最核心的一点还是因为我“胸无大痣”。

我会一些戏剧表演、舞蹈、合唱,面试深圳小学老师的时候还是很吃香的。但我讨厌吵闹,也不喜欢管教小孩,去和高年级的学生讲讲道理比较符合我偏理性的人设。

于是,我在城市上做出了让步,毕业后顺利编入市重点中学。在当时,我就知道这个选择并不是一锤定终生的,我进体制是因为它的容错率比较高,我能较安全地磨砺我的獠牙,获取能进企业的能力资本,再在企业中获取创业的能力资本(我把体制说成较矮的阶梯,是相对我自己而言,勿喷)。

二、教师工作的那些槽点

先说明一下,当老师也有很多美好,但我这里只针对老师这份工作中让我不满意的地方来展开。

常常听到同事拿“小确幸”和“安全感”衡量教师工作对自己的意义,但我觉得这是不足够的,我更看重自己能否在工作中获得“心流”,产生一种模糊时空的力量。近两年的工作中,我在“教学”模块是能得到这种快感的,但一名高中语文老师,一周12课时共480分钟,备课约300分钟,仅占总工作时长的33%,余下的大部分则是无趣的教务任务。

看到这里,应该有很多脑袋上冒出问号了。教研不也是教学事务吗?在我两年的感受中,这更像是行政事务。每周一次的语文教研会,实质目的是应付教研处的研讨任务,老教师们会在拍照留证时才抬起头,而所谓集体备课,其实就是老教师们把积攒的陈年PPT分享到群里。在听课后的交流,老教师们常常常给点场面话就找事先走,只靠年轻教师们相互切磋。

在上文有提到过,我不喜欢管教学生,因为我自小就很受管教,到了大学比较缺乏自我意识,所以我认同博雅教育能给学生带来更强烈的个性和更发散的思维。最头疼的事情来了——年级开始喊我当班主任。现在的学校教育施行是准军事化管理,牢牢掌控学生时间安排,强调遵守纪律,班主任其实就像是带领一群士兵的小军官。主要工作是:把控班上学生是是非非的“生杀予夺”,安排家长的“特殊要求”,传达并执行上头的通知,为“战术上勤奋、战略上懒惰”的教务处擦屁股。你以为工资会更高?不,只有200补贴(除非接私活)。别人想评职称,硬着头皮就干了,我又不打算一辈子吃这碗饭,自然能逃就逃。

然鹅,年轻老师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吗?

“拒绝就是添乱,进入组织就要服从安排”

奈何我脸皮厚,说不做就不做,后来年级就去找更软的柿子捏了。

学校的80、70后老师们,在事业单位铁饭碗的保障下,身处互联网时代,工具和思维却迭代得很慢。遇到连接打印机、调整表格的麻烦,扭头就找年轻老师,宁愿等一下午也不要在百度上自己琢磨一下(个别现象)。科组长安排组卷,总是让大家用word文档分别出题,最后交给年轻老师整合起来统一格式。我提了个建议,一起用腾讯文档,规定好样式,文档修改云端同步一步到位,老教师们说“麻烦死了,还是word方便”。我内心一个笑脸表情:方便了你们这些互联网懒癌,拖垮了整个团队的效率。

05后看的课件和我们当年看的是一样的

最后要吐槽的是学校里薛定谔的人事结构、手续流程、工资绩效。别问,问就是“到时再说”、“说了你也不懂”,“官网找”,“谁也不知道”。更可怕的是,老教师们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些制度有没有在明面上讲清楚。

三、在风浪中稳健推进的离职经历

离职的情绪是在参与虚与委蛇的酒席,阅读自由烂漫的文字时慢慢积累的。我越来越担心自己少年老成,把“肆无忌惮”当做贬义词,成为了一个体面的大人。然后我就开始了我艺高人胆大的离职计划,离职后还是在语文教育上深耕,但要飞向互联网教育,力争用互联网影响更多的学生。

大家请看我恢弘的离职计划

这里很有必要和大家说一下第五条,想必很多老师和我有同感:家人是我们离开体制的最大阻力。我家一没矿,二家风保守传统,三还贼看重家族荣誉感,恨不得集齐政府、事业单位、国企的工作,好一起稳固大后方、团结一致、蒸蒸日上。

因此,自打我宣告我要离职,跑去深圳做互联网,大家开始轮番对我“精神劝退”,有声泪俱下的、破口痛骂的、拿过时经验“伪”好心劝阻的,什么情况都有。起初遇到这些场面,我还耐心地坦诚说明我自己的心思,表明自己的信心和决心,有时为他们的心痛而隐隐含泪。后来我看他们怎么都不信,怎么都觉得我是个傻X,就开始释然了,老人们的“经验之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撬动得了的?只有铁证般的结果才能对抗它。

后来,我群发了一封长信,怒怼家中那些以大家长姿态随意评判干涉他人的亲人(这篇点赞破万后公布给大家看)。自此,他们的言语转化到我的耳中,就成了一首歌:“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画皮……西天取经不容易,容易干不成大业绩。”

每个地方离职制度都不同,我就不逞能BB离职过程了,这里贴离职申请供大家参考。

金字塔结构:目的+恭维+原因+总结

流程是简单的,情感才是复杂的。有个女生每周会折千纸鹤送我,有个年轻同事常约我走操场,有个老教师还想我给他做儿媳妇,班上的男生会把我的名字说成是“意为漂亮”的形容词。牵牵绊绊绕在心田,但终归要往前看。

现在我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课程策划,也算没有和我最初的计划脱轨。所以呢,今后我的内容就不再是“一线教师谈教学”方向的了,而是和各位老师们谈一谈如何将互联网思维运用在教学及生活中。比如用产品思维做课程:了解学生(用户)、把握学生(用户)体验、讲课逻辑(金字塔逻辑)、学生数据分析等。也会分享一些就算赶着升旗,还能速成精致猪猪的美妆时尚技巧。

大家对这方面的内容感兴趣的话请扣1,能给我提些建议就更好啦。

秋芊
作者秋芊
12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494 条

添加回应

秋芊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