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虽可耻但没用:交易随想

花间十六声 2020-06-03 17:57:53

  先说一下,本文不是剧评。就是拿这部剧作个引子,主要讨论的是系统化交易。因此,没有一定程度系统化交易实践的豆友,可能会看不懂。如果只是冲着这部剧来的,可以考虑忽略这篇文章。

  没有看过这部剧的交易课程的同学,在本文理解上,肯定是不及看过这部剧的同学。建议大家可以考虑安排时间看一下。不是经典级别的日剧,不过从交易的角度观剧,可能会有另外一番解读和收获。

  有一次参加一个饭局。主题是一个海归富二代,想拿下一个规模巨大的工程的一部分。海归富二代还带着未婚妻,说是马上就要结婚了,待会儿要去选家电。

  饭桌上都是干房地产、干工程的,话题就自然聊到夜场上了。海归富二代的未婚妻,对这个城市的夜总会圈子,表现出了不一般的熟悉。老司机们提到的场子和人物,几乎都能轻松搭上话。

  话题到热烈处,未婚妻说:“这样,待会儿吃完饭,我来安排,去XXX(当时新开不到一个月的顶级夜总会)。”然后拿出电话。介绍人(介绍海归富二代和项目方认识)说,你们下午不是还要去买家电吗?未婚妻摆摆手,听那意思给熟人打了个电话,把场子订好了。

  我自己觉得这事没戏,一场吃喝玩乐基本上就没下文了,饭后就和介绍人老兄先撤了。路上问这老兄,说这海归富二代的媳妇,原来是干什么的,对夜场这么熟?老兄说,原来是YYY(这个城市前三名的夜总会)的妈咪。我说这哥们儿牛啊,找个妈咪当媳妇。老兄说,人家是妈咪,又不是小姐。我“意味深长”地哂笑了一声。老兄接口说,海归富二代也可能不知道媳妇原来是妈咪。我说,说的就是这个,媳妇对夜场这么熟,他就不多想想吗。

  然后,在看《逃避虽可耻但有用》时,就想起了上面这个事情。

  在《逃》剧中,新垣结衣塑造了一个将单身汉男主人照顾得体贴入微,还主动引导男主人进行身体接触,进而OXOXOXOXOXOXOXOXOXXXXXXXXXOOOOOOOOO的,盛世美颜家政妇,番号是tt5917100:《本当にあった!美人家政婦:主人へ捧げる癒しの肉体奉仕》。一举奠定了,新垣结衣国民老婆的江湖地位。

  随着女主对男主的一步步引导,最终搞定了守贞35年,有性自卑的男主。

  男主第二天兴高采烈,开始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开篇提到的那件事。男主作为一个逻辑思维很强的人设,你没有想过,你的女神引导你OOXX时,业务怎么这么熟?战略上,先抱抱,再亲亲,然后呢喃着要OO;战术上,先坐床沿,再躺床上,看男主还是没反应,就把头凑过去,语言引导,先摸摸男主的敏感处,再鼓励男主摸摸自己的敏感处……

这段画面有根据当地法律不宜描述的声音

这段画面有根据当地法律不宜描述的声音

  像女主这种一门心思想要和男主OOXX的执念,进退有据,张弛有度的操作,整个过程就像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一项工作,几乎没有表现出感情的因素掺杂在其中。这个稳,纵是秋名山车神,也望尘莫及。而男主,是一个连女主在别人家一周做两次家务,都接受不了的人。

  对电视剧,就不用过于较真了,总会有一定程度的艺术夸张。这要在真实的生活中,有个妹子明知对方是35年钢铁处男,还能把对方调教的食髓知味。若非是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哪有这般的游刃有余。就连夜总会的妹子,这些性诱惑的专业人士,都懒得挑逗钢铁处男。因为太费劲了,还不一定有结果。一般都是从业十几年,有丰富的经验,还得是比较敬业的老小姐们,有钱就想挣,才会去搭理钢铁处男。

  就《逃》剧来说,根源上还是女主的人设问题,是一个找不到工作的硕士研究生。如果是退役的银座陪酒小姐,想找一个老实人接盘,就比较合理了,既能解释女主的性经验,也能解释对男人的心理分析和掌控,更不失喜剧色彩。

  捎带也说一下男主。男主真的是自称的35年职业处男吗?看他的初吻——

看不出问题来的,都是老司机

  绝逼的老司机啊!

  有一种认知偏差,叫知识的诅咒。当一个人拥有某个方面的知识时,很难想象到不具备这个知识的人的认知。编剧、导演、演员,作为接吻的老油条,无意地忽视了35年职业处男的初吻应该是什么样子。严谨的剧组,应该找上一堆30多岁的真·处男,拉到风俗店里,看一下。

  上面这一大堆,就是刚刚看过这部日剧,有感而发。和本文的主题关系不大,就是作为一个引子。

  ◪趋势

  趋势,就是一个人以前是怎么做的,以后还会继续这样做。

  很多人继续自己之前的行为模式,就是组织的趋势,市场的趋势,社会的趋势。

  交易的本质,就是交易趋势。

  狭义的趋势,指的是上涨和下跌走势。在技术分析领域,九成以上的交易策略,以不同的表现形式,交易各种上涨或下跌的趋势。

  广义上,震荡交易策略,交易的也是趋势,水平发展的走势。因此,技术分析,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交易趋势的方法论。

  实际上,所有成功的交易策略,无论是技术分析、基本面分析,还是其它小众交易分析方法论,都是在交易趋势。请大家稍微思考一下,这个趋势,指的是什么?

  这个趋势,指的是交易者在交易实践中的一致性。无论交易者使用怎样的方法论,进行交易分析,必须表现出趋势,也就是一致性。有了一致性——

  1、交易系统的表现才可以预期。

  2、交易行为才能够复制,交易数据才有评估的价值,交易系统才有优化的基础。

  马丁·路德·金曾过说:“生活要想过得去,头上都得有点绿。”他的意思是,人生在世,谁还不个犯错误什么的,结了婚收了心就好了。然后,他媳妇就信了他的鬼话了,给自己招来绿帽子,铺满了梅西百货遍布美国的分店。

  这就是趋势的表现。

  在认知层面,要切实能够理解并感受到趋势的方向极难改变。生活中很多趋势方向改变的可能,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例如,一向没出息的小舅子、发誓再也不搞婚外性的老公、接盘侠的女朋友、破裂的感情,以及小姨子就要结婚了,想起每天下午夕阳下的奸情,自己想哭怎么办,没关系,她还会回来的。

  在实践中,不预测,更不能寄希望于趋势方向的改变。

  在趋势方向能够看到改变之前,所有的决策,都基于趋势继续沿当前方向发展。

  能够在认知层面理解,在实践层面做到趋势理论的人,很少。因为预测,能够给人以满足感和希望,迎合投机心理。因此,在撞到足够的南墙之前,不能践行趋势理论,是大多数人的状态。

  既然撞墙是不可避免的,理智上也知道撞墙是错的,那就要降低撞墙的成本,减少对自己的伤害。如果非要预测趋势的转变,就要在极小的成本之下。这个成本包括实际的成本,以及自己的预期。

  例如,一向没出息的小舅子说想买辆车跑出租,找自己借钱。如果非要赌一把小舅子变性了,或者挑战一下自己的基本面预测能力,就给他五块钱(低成本),还得告诉他姐夫给的钱不用还了(低预期)。

  有同学可能会想,这五块钱是不是有点少了?

  不少了。普通人在预测趋势上的容错价值,五块钱差不多了,再多就是赌徒了。所谓普通人,就是能在大街上看到的人。年薪百万,专业精英,藤校博士,组织高管,知乎大V,在趋势预测前面,都是普通人。

  有一定程度交易实践经验的老同学,应该能够大致评估出,如果沿着一个既定趋势,不停地逆势建仓,即使是小止损,账户很快也就崩了。

  如果没止损呢?呃…如果没止损,账户瞬间就崩了。不信你把所有家底都借给你那个一向没出息的小舅子看看。

  所以,孩子上三年级了,还是没出息怎么办?可以直接送人止损了。

  作为一个交易者,更重要的是自省。可以说,几乎所有开始交易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在自己原本的工作上有挫折感。如果继续以自己在原本工作上的相关认知,对待交易工作,几乎也必然是失败。这也是交易行业生存率低的一个解读视角。

  如果希望在交易行业取得成功,在交易学习的成长过程中,就要有人生的成长感。也就是,通过交易,影响了自己最底层的认知,进而反馈到了自己的日常生活和本职工作中。

  当然,这很困难。因为一个人的趋势很难改变,他人如此,自己也是如此。不过,虽然我们掌控不了他人,但我们能够掌控自己。这就是成熟之路,也是交易的成长之路。

  因此,趋势很难逆转,而我们的个人行为又需要一致性。启示是——

  既然我们的行为倾向于趋势,就让它具有正期望上的一致性。

  ◪交易系统

  网上有很多讨论,关于现实生活中,雇佣一个类似剧中女主的可能性。大多数帖子讨论的都是费用的问题。实际上,费用在这件事情上,是难度最低的因素。即使把剧中的300万日元平移到中国大陆地区,一年出20万雇一个全职家政,还是大有人在的。

  有难度是,有多少符合女主特征的家政:美颜、敬业、体贴。美颜,好说。敬业,有点难度,毕竟看看自己身边,大多都是混日子的同事,家政行业也不会例外。最难的特征,是体贴。雇主可以提出工作标准,家政以标准完成工作;而体贴,是积极主动的品质和表现,比敬业还要珍贵和难得,是花钱也买不到的。

  真正有难度的是,雇主能不能顶住家政的性挑逗。一个漂亮、贤惠、温柔、贴心的妹子,时不时地,小鸟依人地说:“哥,整一下不?整一下吧,整一下吧!不用另加钱,就是我自己想整!”(不用另加钱这一段,忘了是哪一集了,就不截图了,还记得的同学请在回复中告知一下。)

  能不能顶住这样的性挑逗,已经根本不是难度的问题了,而是哲学或DNA层面的问题了。

  瞧豆麻袋!为什么要顶住妹子的性挑逗?能照顾自己,还能OOXX,这不是更完美吗?!

  这可能是我们能够从《逃》剧中,发掘出的关于交易工作的最大的意义了。

  男主最初雇佣女主,是为了从家务中摆脱出来,自己省心。自从女主提出抱抱的要求后,男主就进入了费心状态。在剧中,女主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自此之后,男主的心理状态江河日下,甚至想过要回到之前的单身状态。

  男主经常把自己和女主的雇佣合同,称为系统。我们就以交易系统的视角,来审视一下男主的这段生活。

  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有明确的合同约束,是男主最幸福的时光。引申到交易,就是交易之神为我们量身打造了一个交易系统,是效率最高的交易系统。

  接下来,女主提出抱抱。相当于在完美的交易系统中,额外增加了一个规则,打破了原本的平衡。不过,好在男主是程序员出身,熟知规则的重要性,一番权衡之下,将新增加的规则进行了量化,每周二抱抱一次。尽管如此,系统的平衡已经被打破,男主的好日子过去了。

  再接下来,女主提出取消定时抱抱的规定,想抱就抱。在本已失去平衡和稳定的系统中,又把一个量化的规则改为了解释型规则。男主的纠结感,大大增加。

  再接下来,女主提出OOXX。这条规则,直接冲击了雇佣条款的基础。引申到交易,相当于动摇了交易系统的核心交易理论,例如在趋势交易系统上,做个了炒短线的震荡交易。在两个人O的那一瞬间,系统就崩溃了。

  现在来回答刚刚的问题,为什么不能和家政妹子OOXX?正是因为这个行为会导致原系统崩溃,失去了原系统的收益,而新系统的表现一般不会太好。两人在第十集OX后,生活状态马上陷入了混乱;第十一集中,两人多次优化系统,始终狼狈不堪。剧中留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实际上有生活经验的人都能够预见,这个关系要么很快破裂,要么就是凑凑合合地瞎混一辈子(负期望交易系统)。

  那么,能不能在最初的合同中,写明除了家政,还要OOXX呢?这样就比临时增加条款要好多了,但比起原版的系统,仍然要差很多。请大家思考一下其中的原因。

  原因之一,是OOXX是一条解释型规则,每个人有自己的体验和解读。目前正在进行交易实践的同学们,应该深有体会,在最初的阶段,执行一个解释型交易规则,是多么的操心和忐忑。一个人执行的系统中,出现解释型规则尚且如此;两个人参与的系统中,解释型规则几乎是毁灭性的。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男人愿意花钱去夜场找妹子,而不是免费在家里找媳妇,包括很多经常出入夜场的男人自己也没有搞明白。其中一个原因,是在大场子里,服务一般是制式且量化的,最大化地保证了可预期的目标,能够一致性的实现。提升了系统的体验。例如,心情烦闷,需要倾诉的时候。如果去夜总会,必然会过来一个妹子,按照服务规范,聊天、喝酒,自己去夜总会的目的,基本上能够得到保证。最不济的,来了一个不太会说的妹子,但是在付费的时间内,她也得在身边坐着听你唠叨。如果在家里,哪位结婚超过了七天的兄弟,能保证想倾诉的时候,媳妇随时能坐在身边。

  马丁·路德·金曾过说:“鼓励男人嫖娼的压力,主要来自媳妇。否则,就可以向媳妇倾诉了。”所以,向媳妇倾诉,是不打算好好过日子了吗,亲?

  会有人觉得,家里有爱情、感情、亲情。不过,对普通人来说,这些无法实现制式、量化、一致性的东西,很难成为美好生活体验的基础。这就像很多市场的炮灰抵制系统化交易一样,认为自己有能力预测市场,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要用规则作茧自缚。例如,当老公理所当然的把家务推给媳妇的时候,当亲戚打着亲情、感情的招牌来借钱的时候,以及家里的其它各种糟心事,这就是解释型规则另一面的表现。很多人反感道德绑架,正是因为对普通人来说,道德是解释型规则,在实践中很难有一致性的表现和预期。如果表现和自己的预期相反,就会有被绑架的感觉。

  进一步的,如果觉得自己当前的家庭生活不算满意,检查一下,会发现支撑家庭日常运作的,是很多解释型规则。并不是爱情、感情、亲情不好,而是普通人对生活的认知,驾驭不了;并不是解释型规则不好,而是普通人对交易的认知,驾驭不了。例如,如果有一个自己小时候理想中的媳妇,红袖添香,善解人意,必然秒杀夜总会的妹子。

  工作中的解释型规则越多,越心累。即使被迫进行了大量沟通,仍然难以预期。就这一点来看,个人交易者是最好的工作之一。只要不自找麻烦地弄一堆模棱两可的交易规则,最不济的好处,也是所有的交易行为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成熟的交易者,则能够通过交易系统的正期望,对交易系统表现持有合理的预期。

  细化的规则,一定会损失一些正面的体验。不过,在认知层面不成熟,操作层面无法控制的前提下,细化的规则能够最大化地控制负面体验,以及尽可能地保证可预期的正面体验。确定的低体验,相比不确定的高体验,能够获得更大的认同,这就是制式、量化、一致性的优势。例如,遭遇家暴的很多女性,宁可继续挨打,也不愿意离婚,原因正是挨打是确定的低体验,离婚是不确定的高体验。

  知道课程中也有女同学。因此,也要告诉女同学怎样通过量化的规则,掌控男朋友或老公。其实,女同学就简单多了,别说什么你的眼里只有我,我是你的小苹果,就一条量化规则:一个月给多少零花钱!这可不是在开玩笑。马丁·路德·金曾过说:"不成熟的人,认为婚姻体制是德行契约。实际上,婚姻体制历来就是财产契约。各国关于婚姻的法律,都可以浓缩为两个字:财产。"如果是老公,还需要再加上一条:每天家务的完成量是多少?因为财产的阴影下,还蜷缩着两个小字:义务。(你看,咪蒙要是像我这么有文化,也就不会被封杀了,是吧。)

  接着说第二个原因,是OOXX在生活中的权重,一般很大,加上原本的家政目标,会使系统有两个主要目标。两个主要目标之间互为成本,系统崩溃是迟早的事。

  如果非要解决OX的问题,就雇佣两个妹子:一个负责家政,一个负责OX,避免了两个主要目标之间互为成本。同时对OX合同进行最大化的细化和量化(找个大型洗浴中心大活部的经理帮忙审审合同),尽可能地减少主观解释的空间。如果自己既想要长线的收益,又想要短线的快钱,就建立两个交易系统。对解释型交易规则,进行尽可能地细化和量化。

  《逃》剧,是一个典型的,把一个最适用的系统,一步步毁灭的例子。

花间十六声
作者花间十六声
10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添加回应

花间十六声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