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俄狄浦斯期了解得并不深刻

毛冷瞪 2020-05-31 21:24:58

课上是这么讲的:

大概是在3-7岁,孩子们会对异性家长产生很深的仰慕和依恋之情,对同性家长产生敌意,这就是所谓的“杀父娶母”。这个时期过去之后,孩子们就会转向对老师和同伴的依恋,开始走出家庭,面对更广阔的世界了。

我对俄狄浦斯期一直都嗤之以鼻(此处向佛洛依德老师郑重道歉)。首先我自己没有这个时期。整个0-7岁我爸就完全不在身边,7岁跟着我妈搬到北京跟我爸开始生活在一起之后,所谓的俄期也没有补充一下。我很怕我爸,几乎也没有像样的聊过几次天。在这个情况下,就丝毫都不要说什么依恋之情了。

在学心理学的之前和之后都读过很多书,不知道为啥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很爱看育儿方面的书。当然大伙儿都提到了这个“依恋异性家长的时期”,但是以佛洛依德老师为首,大家都主要把篇幅放在了男性儿童的心理偏重上。男性儿童对父亲产生敌意,希望霸占母亲的爱,男性儿童对母亲往往怀有结婚等超母子亲情的情感,and so on,所以从书中能读到的关于女孩子的细节也不太多。

在我们课堂上,同学们也纷纷表示“我自己就没有过这个时期”。

众位详细讲过这个时期的老师之中,有一位提到:传统的中国家庭教育不是很接纳婴幼儿的人类天性。当0-3岁没能得到充分的发展时,人类可能就进不入下一个心理阶段,譬如刘腿幼儿园老师也提到过,成人在小时候没能充分地度过前运算时期,就进不入具体运算阶段,所以很多成人实际上在逻辑思维层面还滞留在2-6岁的水平上。

于是乎这段话我一直牢牢地记着,刘腿现在鲜明地表现出了对她爸的依恋,我很高兴。相信那位老师的话的话,她现在的状态说明前面我一定是做对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做妈妈就是有很多情形叫做“道理我都懂但是臣妾做不到哇”,比如她想爸爸,怎么也不愿意跟我睡了,要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一片黢黑等爸爸;爸爸来了,不让我跟她一起睡,要跟爸爸一起睡。心里不难过吗?还是有一点点难过的。(当然这一点点难过被我可以一个人四仰八叉大声看剧的喜悦很快地冲淡了)。比如她说“我爸爸从来都不对我生气”,比如我生气的时候她说“我爸爸就不会这样”,比如她说:“我爸爸天下最好,你不能不喜欢他”,比如她说:“你跑不快也不能跳,我爸爸就最棒了,只有我爸爸能带我玩”。难过还是有一点点难过的,毕竟戳人痛点并不仗义对么,但是高兴也是很高兴的。就跟我比吧,我从来没有任何事,任何事,是心心念念盼着能跟我爸爸一起做的。哪怕我想要得到爸爸的爱(之类的东西),也是绝对不敢开口表达或者怀抱着有可能能满足的希望的。她爸,得知了姑娘现在就来到了非他不可的年纪,我说“你能早点回来不”,他就把饭局推了利落地回家了。确实是一个比我幸运的小孩,我见到她这样幸运,心里由衷地高兴(而不是嫉妒)。

好了,于是在这个前提下,她就开始缓缓地与我分离了。

我不知道小男孩会是怎么个情况,毕竟在男孩子的俄期,他重点依恋的对象就是一直照顾他的那个人。小女孩呢,开始要跟一直照顾她的那个人分离了。

今天洗澡的时候我给刘腿做“美发护理”,看着她的背影,是一个长发披肩(又柔顺)的女孩子的背影了,再也不是秃头肉嘟嘟小宝宝了,有一瞬间我还觉得我在给她姥姥洗头。要不是脸蛋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鼓,要不是她一举一动都像山里r ō u下来的猴儿,她整个人也是散发着可爱的女孩子的气质了。

我第一次感觉到孩子大了,要跟我分离了,是在她刚刚学会坐的时候。毕竟从生下来一坨果冻一样的小东西长了那么几个月一直都是躺着翻腾。我看着她背对着我坐在那里,用秃了吧唧的小脑袋一边玩一边思考着各种婴儿世界的问题,突然就很难过。孩子不需要我也能自己坐在那儿玩了,这种感觉使我感到很痛苦。现在呢,这个女孩子连抱也不怎么让我抱了,脸蛋子的味道每天也闻不到几次了。我说,能给我闻一下脸蛋子吗,她说:“抱歉我在工作呢先不要打扰我哈。”

好呗......

重点是,俄期只是一个开始。如果 她顺利地度过了俄期,就要整个人从家庭之中抽走了。但是严格来说,如果到了那个时候,她利利索索地冲去外面的世界了,自然也说明我们在整个俄期都做对了什么重要的事。

毛冷瞪
作者毛冷瞪
189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43 条

添加回应

毛冷瞪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