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雾霾,北岛、豆瓣……微博粪坑网暴及其他

V 2020-05-30 04:28:41

原创 甜茶 影探

说件旧事儿。

15年的时候,贾樟柯发过一条微博: “雾霾,下决心搬离北京。”

一句话,犹如炸了粪坑。

网友直骂:矫情逼。地域黑。人品差。真高贵。

思维继续发散。 能说出这种话,贾樟柯其人,打起仗来肯定是逃兵。

有个大V也下场了:

煤灰里长大,嫌弃雾霾;看不起山西,跑北京混;靠丑化中国,拿国际奖。 “我最反感这种货。”

条条罪状之下,贾导连人都算不得了,只能算“这种货”。

一时之间,点赞者无数。

虽然贾樟柯老家是山西汾阳而非临汾;虽然煤灰≠PM2.5;虽然就在15年年初,为呼吁关注雾霾,他刚拍了一部短片。

电影《人在霾途》海报

但.....微博这种地方,说你错,就是你错了。

错哪了? 知也不知。 后来,许知远去采访贾樟柯,聊起这件事。

贾樟柯说: “我对形成共识越来越没有兴趣,太消耗创造力。

” “极端的观点,都有暴力的成分。”

这话里,透着股“避世”的态度。 不争了,随你们骂去。 贾樟柯,作为导演,挺敢拍的; 但,作为网民,他却退怯了。 我这才察觉出: 现今的舆论环境,竟比政治铁拳还要可怕。 它的暴力性,更令人绝望。

01

这不是贾樟柯第一次受创了。 2010年,他拍摄的纪录片《海上传奇》放映。 映后,一位年轻人愤怒质问贾: “你为什么拍这样脏兮兮的上海,拍这些有政治色彩的人,给西方人看呢?” “你有没有考虑,外国人看到,会影响他们对上海、对中国的印象,甚至影响外国人对中国投资的信心?”

《海上传奇》剧照纺织女工黄宝妹

年轻人轻蔑道: “是啊!为了祖国的尊严,我们当然不应该描述那些人的情况。 事后,贾樟柯忆道:“我被他的话惊成傻子。”

《海上传奇》工作照

看过太多这样的评价:出卖国人的痛苦,取悦老外,贾樟柯是跪着拍电影的。

被“跪”着的不止他一人,张艺谋也是。

捧获威尼斯金狮奖的《一个都不能少》,底下评论:“别再拍乡土片让老外看扁我们。”

这句话,几乎可用来批判第五代、第六代任一导演。

去年,韩国电影《寄生虫》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

前年,日本电影《小偷家族》拿下戛纳金棕榈大奖。

我们唾骂“国产电影一颓再颓,早被日韩甩在身后”时。 却忘了,《寄生虫》《小偷家族》,哪部剖开的不是自己国家的不堪?

《小偷家族》剧照 蜗居的一家人

有问题,有困苦,去藏,去遮,去掩。 不可正视。不能正视。

这一戳便破的尊严,犹如泡沫裹挟着自卑。

恰如贾樟柯说的: “脱离人本主义谈爱国,这不是畸形吗?” “有时候我们不能面对这样的生活,或者面对这样的电影,这是我们一整代人的懦弱。”

而懦弱的外在体现,便是语言暴力,是扼杀。 毁了,一切便如其所愿了。

前段时间,北岛关闭了他的豆瓣评论区。 只留下一句: “这是讨论诗的平台,但不应使用语言的暴力。”

生于1949年的北岛,是朦胧诗代表人物之一。在很多人心目中,他是大神级别的存在.

自前年起,北岛便一直使用豆瓣发布诗歌文章。

他的个人简介写着: “诗歌之光,照亮突然醒来的人。”

只是,装睡的人永远醒不来,醒来的人却要骂骂咧咧。 不久前,北岛发布了一篇旧作《进程》。 其中有几句: “日复一日,苦难/正如伟大事业般衰败/像一个小官僚/我坐在我的命运中/点亮孤独的国家” 评论区直接大骂:NMSL。 原因:用了“苦难”“衰败”“孤独”等词汇。 罪名:传播负能量,对不起老祖宗,是垃圾,是乐色。

禁止伤心,禁止负能量。 网络暴徒扑杀,竟如此可耻可笑。 却,又如此奏效。

北岛曾在《宣告》中写: “绝不跪在地上/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好阻挡自由的风” 如今,他或许怯了,或许怒了,也或许失望了。 终究是关闭评论区,不愿再争辩。 正如他在《早晨的故事》中写的: “一个词消灭了另一个词/一本书下令烧掉了另一本书/语言的暴力建立的早晨/改变了早晨” 电影不可以再拍,诗歌不能再写。 这些悄然的变化与死亡,更令人心悸。

02

但,讨论不该止于此。 何为爱国?何为正能量?文化又何以为继?

有人试图将话题进一步延续下去。 梁文道。他在一场直播中问大家: “我们常说为中国人感到骄傲,骄傲什么呢?他就说因为我们文化很悠久,我们过去的圣贤怎么样。” “你认识他们吗?你读过他们吗?你读都没读过有什么好骄傲的?”

微博大V截取视频,提问:不读书不配爱国? 上千条评论蜂拥而至。 热评第一:“我认同你(梁文道)不是中国人。” 众人附议:“滚出中国。”

梁文道被打上制造人民对立的罪名。 读书读得脑子瓦特了,所谓文人真是一股恶臭。

但,梁文道这段话是有前提铺陈,也有后续讲解的。 这次直播,发生在世界读书日那天。 他的原意是: 传承热爱我们引以为傲的文化,不能只是嘴上说说。 指的是责任。 当你越是汲取知识,越是了解更多,越能对自己的身份产生强烈的认同。 指的是素养。 可这样的话,谁愿意去听,去思辨。 倒不如,掐头去尾,引导舆论,一通狂喷。 你看,话题火了,流量有了,博主舒服了。 粉丝被当成韭菜却不自知。

你当然可以不赞同的他的观点。 你有你的理由,你去阐述。 但,开除国籍,打成汉奸,似乎更能展示自己手握的权力,更能泄愤。 我想起《狂热分子 群众运动圣经》中的一句: “一个人愈是没有值得自夸之处,就愈容易夸耀自己的国家、宗教、种族和他参与的神圣事业。”

我们越来越沉浸在一场“宏大叙事”中,却从不关心真正的自我表达。 我们不再被说服,却极容易被煽动。

03

为了在舆论场上占据优势,为了不断肯定、巩固自己的价值判断。 我们急切的寻求同盟、推举意见领袖。 却容不下同盟有一点异议,也容不得意见领袖有半点瑕疵。 医生张文宏爆火,起因于他的硬核金句: “一线岗位全换上党员,没有讨价还价!” “企业老板不用给我们捐东西,让员工在家里办公、隔离观察,还给人家发工资,这就是对国家做贡献了。”

这些话,说在人心坎儿上了。 张文宏被捧上神坛,说的话被当作神谕。 直到,他建议家长:“孩子早饭必须吃好,鸡蛋、牛奶、高营养的三明治都可以,不许吃粥。” 不许吃粥?三明治却可以。 张文宏你TM是不是崇洋媚外过头了? 一片骂声。

神与毁神一样迅速,吹捧与抹杀同样轻易。 相似的事,也发生在法学老师罗翔身上。 他在B站爆火,源于他的法学素养和一针见血的观点。 就在5月初,他发布视频探讨“虐待动物是否犯法?”

知乎竟出现提问: “罗翔的视频《虐待动物到底犯不犯法?》会不会成为实锤罗翔的关键证据?” 我不禁打出一个❓ 若有不同意见,若罗翔的观点论证有疏漏,提出探讨便可。 为何要“锤”?人,真的能被一锤定音吗?

还有下一个吗? 有。 韩红根本没去过湖北武汉,人面兽心。 钟南山挂号费要1200元,唯利是图。 国家一级演员何冰替《后浪》演讲,晚节不保。 太多,太多...... 网友一边痛恨着被定义的后浪,一边展示着后浪最卑劣的一面。

今日的舆论场,向着脱离语境的单纯网络暴力演变。 争论无法定出输赢。 就展示对方的隐私、给对方扣上帽子、羞辱对方的人格、销掉对方的账号。 此,便是胜了。

04

公共讨论空间被压缩,取而代之的是反智。 微博由论“理”,转为比“力”,最后转化成争“势”。 它出现在微博,又何止于微博。 豆瓣、知乎......无一幸免。 我们曾经多狂热的转发着“健康的社会不止一种声音”; 如今就多热衷于将声音折叠为一种。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卡尔丘克说: “世界快死了,我们没有注意到。”

托卡尔丘克

她在演讲中提到:

我们生活在众声喧哗的第一人称叙述的现实中,我们从四面八方听到多音杂音。 我们想要被关注,我们想要与众不同……然而矛盾的是,这种情况类似于由独唱者组成的唱诗班,每个声音都在争抢注意力,都走着相似的路线,淹没了彼此。

如今,我们失去了辩论,只剩站队; 失去了思考,只剩附庸。

我们以文明古国为傲,却用着最简化、最下流的词汇咒骂。

我们因集体而自豪,却动辄要驱逐同胞、让他们滚出中国。

去年有部电影,名为《乔乔的异想世界》。

寡姐饰演的妈妈,对积极投身纳粹事业的儿子说: “你成长的太快,不像个10岁的孩子。这个年纪不该庆祝战争,讨论政治。”

“生活是一份赠礼,我们要过好每一天。”

这话的意思是,不应该在内心世界尚未建构完成时,便积极投身于虚妄的恶。

键盘敲的太快,头脑与灵魂便会跟不上。 正如许知远所说: “看似立场鲜明的表达着好恶,背后却是空洞无物。”

许倬云

我们越来越认为问题是二元对立的,答案是唯一肯定的,用简化的语言拒绝所有的讨论。 洗地、杠精、拉踩、带节奏、屁股歪、三观不正、黑子暴毙...... 一场原本有机会正面进行的对话,走进了死胡同。 所有人按各自的观点划分阵营,并且筑起更高的墙。 而网友造神与弑神之间,我唯一读懂的是: 专业会被误读,真诚会被曲解。 若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那心怀正义真理者便不再开腔。 “我们懒于说服,困于说服,最后选择在心中说服。” 而暴力便代替沉默,成为唯一的答案。

V
作者V
194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624 条

添加回应

V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