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帮家暴受害者报警的经历

囧之女神daisy 2020-05-29 23:07:18

事情发生在几周以前,当时发了条广播,后来一直很忙,没有时间写个日记详细记下。整个事件中有很典型的地方,有很不典型的地方,觉得还是要花点时间记一下,给大家参考下。

几周以前的一个周末,我在公司加班。当天事情很多,干活到了12点以后,叫到了快车后就下了楼。在科技园工作过的人就知道,这个地方工作日人山人海,周末就很冷清,何况还是周末的大晚上,整条街上几乎一个人都没有。就是因为没有人,很安静,一有声音就很刺耳。刚出公司大门时,就听到对门的篮球场传来女性的惨叫,远远看到有两个人影,一个男人正在街边殴打一个女人并大声呵斥她。看他们的动作,不像是抢劫之类的。我仗着这是在我们公司大门口,总有人保护,就开始往那边跑。其实在我前面,公司一位保安已经开始跑过去了。

保安先到,拦下他,告诉他不能在这里打人,男的粗暴地说:“没你们事!这我老婆!”我跟他说:“什么你老婆,她是个人,你打人就是违法!”男的对这些话置若罔闻,继续用手殴打那位女性的头部,呵斥她:“你说是不是你的错?!”保安又进一步阻止他:“你不能在这儿打人!”,我注意到这个男的人高马大,可能不忌惮我们俩,更重要的是,“你不能在这儿打人”可能会被他理解为“别在我们看的见的地方打,要打走远点打”,刚才说了,这一带此刻没人,真走远了我们也管不到了,所以我急忙跑过街回到公司,向另一位保安求助,他跟我一起跑回现场。

回到现场时,女孩正坐在马路牙子上捂着脸哭,男的站着,一只手扯着她头发,另一只手继续扇她耳光,并继续用“你说是不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不跟我回家”之类的话呵斥她。保安在旁边用言语阻止,但没什么用。我要求两位保安立刻把他们俩分开,我和女孩在一起,保安保证他不能碰到我们。然后再跟两位保安再三强调:这里是我们公司的物业地盘,你们作为保安,有义务维护这一带的秩序,你们必须管这件事。

其实我对以上这些话根本心里没底,过了街大概率就出了公司物业,保安对这里的治安义务我不太明确。但我觉得只要我介入了,他们必须保护我作为公司员工的安全,所以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男的转过来跟我说:“大姐你别管,这没你的事,这我老婆!”并还在尝试拉回女孩,女孩哭着挣扎“别碰我别碰我!”

我说:“都说了她是谁你也不能打人!这我们公司门口我们看到了就必须管!”

然后我问女孩:“你需要我帮你报警吗?”

她哭着说:“要,请你帮我打个电话,我的手机被他抢走了。”

我开始打电话(这个时候我的滴滴到了,还花了一点时间取消了滴滴的车)。期间男的一直尝试越过保安的阻拦,不停跟我说:“大姐你别管!这就我们俩的事!”然后对女孩吼:"你一定要闹到警察局是不是!你是不是一定要看我进局子!"“这事儿完了我也不跟你过了!我们俩完了!”女孩继续哭。

电话很快接通,是一位女警官接的电话,我跟她描述了情况,她表示他们是粤海派出所,就在公司旁边一两百米,他们马上赶到。

男的看到报警成功后,态度开始有所变化,开始不停跟我们解释:“没你们的事,别管了,这我老婆!”“她不愿意跟我回家!你问她是不是她自己的错!”但我们都不回应他,保安继续把我们隔开。他又开始对女孩吼:“我对你的真心的喂了狗!”“我过去这一年感情都白费了!”“我们男人惨啊!”之类的。

女孩哭着跟我说:“你能不能再帮我打个电话,我打给我哥,叫他来接我。”

我这个时候才有机会仔细看下她,之前她被打的披头散发,现在看到一只眼睛淤青了。

电话拨通了,这个女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地跟对方求助,但因为情绪激动,她甚至不能把情况理顺说清楚,我问了她的姓,把电话拿过来,跟对方确认了他和女孩的亲属关系,再跟他描述了现在大致情况,我们所在位置,他妹妹的诉求,对方倒是很干脆,说他马上开车来。

在我们电话期间,男的虽然被保安拦着,但是开始更激动地尝试阻止我们,一边不停跟我说:“大姐你别管!大姐没你的事!”一边对女孩吼:“你是不是非要让你哥看到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你是不是一定要搞事!”这个时候警车来了,果然离得近,非常快。

车上下来两位男警官,我们称为A和B吧。他们先录了我(报警人)的身份证,然后要求这俩人录身份,录完,A问:“你们是什么关系?”两人回答:情侣。警官又确认了一次:情侣吗?不是夫妻是情侣是吗?

其实到这步,我是十分紧张的。因为男权观念下,只要是情侣或夫妻,这事儿别人就不好管了。不过几周前,深圳南头派出所那边,才出现了一次女性报警家暴,而值班的调解员居然质问女性报警这种事“是不是想毁了他”,当时在微博引起轩然大波,在压力下南头派出所做了澄清,对受害人表示了歉意。我担心我今天也遇到这样素质的警察,那样我不仅要面对这个家暴者,还要对面和我不站一边的公权,会极其难办。

非常幸运的是,我们当晚遇到的两位警官都是很好的人。这个时候男的居然还在劝警官回去,说“回去吧没你们什么事”,警官A喝道:怎么没警察的事,我都出警了你说没我的事?!警官B说:别让他在那儿站着,让他进车里去,不要靠近我们!(当时警官B和我跟女孩站在一起),警官A就把男的塞进车里去了。

警官B说:你们俩站过来一下,我详细问下情况。

女孩抽抽噎噎跟警官说:谢谢你们,你们回去吧,我没事了。我不报警了,我有办法对付他的,我会联系他的上司,他的上司会批评他的。

我无语凝噎,说:你这么被打了怎么能不报警呢?这是违法啊!

她说:谢谢你,但我没事了,我有办法对付他的····

警官B很严肃地说:我问一个事,你后续还打不打算跟他继续过?女孩摇头,说我绝不跟他过了。

警官B:那你为什么还要维护他?还要包庇他?这都什么时代了,你们这还是什么观念?别说你们没结婚,结了婚也不能这么打人,你这个观念要改过来。你应该让我们帮你保护好自己啊!

女孩还在说那些什么联系了上司之类的车轱辘话。

我说:妹妹,我说个不好听的,你男朋友在的小破公司大,还是我们公司(BAT中一家)大?我在大公司工作一辈子了,明确告诉你,再大的公司,给的什么压力,都没有法律的压力大。现在人家警官,法律的专业人士都在帮你,你为什么还要放弃呢?你还想有下次吗?

警官B问她:他是不是第一次打你?

女孩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哭。

我说:一看就知道不是第一次啊!都打到大街上了还能是第一次!!

警官B:我是从法医转到这边来的,这种事我见太多了,家暴的就没有谁是第一次,都是新伤累旧伤。有些人哪怕报了警,之后还会被追着继续打。我不能说今晚一定能把他怎么样,但最最起码,你现在去跟我做了记录,以后要是他再伤害你,我们发现他是多次犯案,抓起来会更容易一些啊!

女孩最后考虑了一会儿,决定跟我们去。警官B很贴心地让警官A先把男的用车带回警局,我们跟他一起走过去。

去警局的路上,警官和我也在一直跟女孩说,这种事都是惯犯,有一就有二。我问她难道没听说过“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吗,她说:没听过。我其实略惊讶,以为这是个这几年已经被科普很多的常识。

到了警局的院子里,男的已经在那儿了。很明显,他发现真的进了局子了有点慌,看到我进来了,就冲我过来,质问道:“大姐你为什么一定要管我们闲事!这我们俩的事为啥你一定要管!”

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心想你都到警局都还没弄清楚状况啊,就跟他说:“你被抓到这里的唯一原因是你违法了!你打人了!你自己做错事别他妈想迁怒于我,对我没用!”

另一个警察过来把他拉走了。

我们进了室内,他们俩被带到一个房间,在一张大桌子前一人坐一头。女孩继续低头哭,男的也无话。过了很久说了几句“这事儿完了我们俩就分了,我回老家再也不见你”之类的东西。过了一会儿来了另一位警察,问了些情况,让他们分别做了下记录,按了下手印,然后把男的带到另一个房间去了。

这时来了第三个警官,我们称之为C好了。警官C说:“下面这些话我不想当着他的面说,免得他觉得自己有底牌,所以才把他带走。但你们俩听听,心里有个底。这个事放平时不难处理,可以拘留他。但现在是疫情期间,拘留所暂时关闭了,我今晚没法拘留他。”

我大惊,心想还有这样的事,就问警官C:“如果我在疫情期间被抢劫了或是入室盗窃了,难道就白挨了?就一点办法没有?外面就可以随便犯罪吗?”

他说:“不是,抢劫和入室盗窃是犯罪,那个路径没断。你们这个一般属于违法,违法和犯罪是不一样的,行政拘留这个路径现在是暂停的。我看姑娘的伤”,这个时候他请女孩抬头,仔细看了下她的淤青等,接着说:“估计要鉴定的话到不了轻伤等级,没到犯罪。但拘留这条路只是暂停,也不是不惩罚,你可以选择谅解,也可以要求延后处理,你们现在要商量一下吗?还是等她家人到了商量?”

我这时才想起她还有个哥哥在路上,就用手机重拨了之前的号码,对方表示自己已经过红树林了,我有点惊讶开了这么久才在红树林,一问他们居然是从布吉开车过来,这可真够远的,幸亏晚上不堵车。

当时已经过了晚上1点,我第二天一早还要上班,觉得她家里人到了自己商量比较好。过了一会儿,她哥哥到了,还带了一个人过来。我在门口接到了他们,跟他描述了下看到的情况,然后表示我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他们感谢了我,跟我握手道别。

打车回到家已经一点过,跟verla复述了下这个情况后,我才意识到:女孩说的男方的上司,莫不是就是她的那位哥哥?如果是,这个情况更惊悚,这男的得胆儿肥到啥地步,才敢打老板的妹妹。而这个女孩得软弱害怕到啥地步,才被哥哥的下属打了不止一次,都还不敢报警。

然后又突然意识到,这个男的,和女孩的哥哥,以及她哥哥带过来的人,都五大三粗,加上他们又是从布吉来的,我擦不会惹上黑社会了吧····verla不屑地说:哪个黑社会跟你张口就是“大姐,大姐你别管”,难道不该是:“草泥马给老子滚远点砍死你”?有道理,好像是。

她哥哥为什么要再带一个人?我想这可能是一种受害者家属的常见以暴制暴逻辑:法律大概率不会把你怎么样了,老子先把你揍一顿再说。之前KI姐就讲过,在她们大潍坊,这种以暴制暴来反家暴的办法非常普遍。她的表姨,被丈夫打断了胳膊。然后她外公,一位高级知识分子,给自己的儿子们打电话,问他们为什么不管管。于是舅舅们开车出去,把自己的表妹夫拖上车到拉到郊外,吊起来打,打了就老实了。在家暴无法无天,法律不管的年代,大家就是用另一种无法无天的办法来报仇的。这件事看着解气,但本身就是一种低文明社会的典型行为。

上面说了,这个事件中有很多典型的地方,除了上面受害者家属典型的以暴易暴,还有施暴者张口即来理直气壮的“这是我老婆(所以我随便打)!”,和根本不认为自己错,而是别人的问题(认为是女孩对不起她,认为整个事情是我多管闲事报警)的心态,以及受害者常见的犹豫和怯懦。

而其中最不典型的,是两位警官的表现。说实话,放在中国家暴处理案件中,这两位警官,尤其是警官B的表现,简直可称楷模。为粤海街道办的这两位警官点赞。我也很清醒的知道,这种很少,我们只是足够lucky遇上了。也希望深圳和全国有更多这两位这样的警官,而不是南头派出所那个调解员那种。

囧之女神daisy
作者囧之女神daisy
1293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162 条

添加回应

囧之女神dais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