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米炒酸豆角

若锦 2020-05-29 16:29:22

前阵子冠姓权讨论热烈的时候,我发了一条广播说我是一个随母姓的八零后,可惜被删了。我为啥随母姓呢?故事也并不复杂。

我爸的原生家庭极其糟糕,他和两个姑姑深受其害,从小过得生不如死,中学毕业后我爸就迫不及待当兵去了,因为当兵能离家。到后来和我妈谈对象了,经常来外公外婆家做客,外公外婆对这个准女婿就像亲儿子一样,我爸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家庭的温暖,便说,将来如果生了孩子,就跟妈姓,因为觉得我妈家里像个家的样子,希望孩子能得到正常家庭的庇佑,离自己的原生家庭越远越好,于是我就跟我妈姓了。

从小到大,只要我爸掌勺,桌上一定有一盘花生米炒酸豆角,他自己也总是有一个坛子用来泡酸豆角。这个习惯其实是跟外婆学的,我爷爷奶奶从来没炒过这道小菜。

每次去外婆家,外婆家的桌上也永远有这道小菜。这个习惯被女婿给学走了。

遗传这东西不太可靠,会出现突变,外公外婆,我舅都比较沉默寡言,生活节俭,我妈完全相反,大手大脚,有今天没明天。我外婆经常感叹,也不知道你妈是哪家公主跑来投胎的,从小身娇肉贵,嘴刁难养,只爱吃最贵的生鲜,从来不爱吃腌菜,只要是不值钱的,都不爱吃。她小的时候,我和你外公差点就没能养活她。

她说得对,腌菜这东西,我舅爱吃,我爸爱吃,我爱吃,唯独我妈不爱吃。

大概13年左右,我回外婆家吃饭,第一次见我外婆犹豫着要不要炒酸豆角和雪里蕻,我问怎么了?

外婆开始自责:“ 你阿舅,有腌菜吃,就不吃其他菜了,他就爱吃腌菜!山珍海味也换不了一盘腌菜。我一直惯着他,他爱吃,我就炒,就腌,结果现在得了肾炎,我不能让他再吃了,怪我呀!”

我恍然大悟,确实,我舅酷爱腌制食品,长期摄入高盐,对身体绝非好事。

无独有偶,这几年我爸也得了肾炎,情况严重,几年之内因为病痛判若两人。倒是我妈,全身上下没有任何毛病,还因为去健身房而精神了不少,所有人说她嘴刁难养,然而她既不嗜甜,也不嗜咸,对浓油赤酱高辣的所有菜系嗤之以鼻,这辈子就爱吃原味生鲜,如今她最健康。

我结婚也这么些年了,今年买种子发了一些豇豆苗,忽然想,结婚这么久我竟然没腌过家传酸豆角给老公尝尝?这么一想,我自己也疯狂想吃,便腌了一小缸。

昨晚炒了一盘花生米炒酸豆角,味道跟外婆做的,我爸做的一模一样,一开始老公还用筷子吃,到后来干脆拿了勺子吃。晚上还烧了一锅青口贝,可是小菜太和他意,连青口也没心思吃了,就在那儿大口大口吃小菜。整整一盘几乎被他吃掉了。

恍惚中仿佛看到我舅放着满桌好菜不吃,只是一个劲儿夹小菜吃的样子。人类嗜盐大概是采集时代遗留下来的生存本能,有多少吃多少,有多少吸收多少。然而以现在的生活水平,嗜盐嗜糖已经成了健康最大的敌人。我妈这种基因突变在困难时期死得快,如今却显出了好来。

我给小菜拍了两张照,发过去向我爸炫耀一番我已经成功掌握了这门技术。

然而心里决定,以后绝不能经常炒给老公吃。

若锦
作者若锦
195日记 39相册

全部回应 30 条

添加回应

若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