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数学博士的小结晶

Charlotte 2020-05-28 19:19:42

啾啾小朋友出生前的24个小时,我忽然想吃香蕉干。整个孕期一直胃口不好,很少有想吃的东西。孕晚期新冠病毒肆虐席卷欧洲,购物难上加难,不但去不了亚洲超市,即便是家附近的法国超市,要不就是想吃的卖完了,要不就是排长队让人没了吃什么的欲望。这奇怪的香蕉干的冲动,最终也在结账的长队前作了罢。但这次没有和以前一样觉得沮丧,只是有种奇怪的想和滚先生撒娇的冲动,于是匆匆回了家把他从远程工作的电脑前拉了出来,说了一大通自己有多委屈巴巴。滚先生噗嗤一下就笑了,他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小女孩了,而且你要吃告诉我啊,我晚饭吃好有时间帮你去排队好不好?可这晚饭吃好后,香蕉干没等来,宫缩倒开始了。生孩子和香蕉干比起来,我权衡了一下还是生孩子重要,嗯,放弃吃香蕉干,去医院生孩子。

许是我坚持运动的缘故,生孩子的过程到没有想象的困难。上了产床到结束,也不过短短二十六分钟的时间。助产士还夸我,说能一声不吭生下孩子的孕妇,真是棒棒的!我刚扭头想去问滚先生我是不是棒棒的,却看见这个1米85的大个子在那儿抹眼泪。助产士问先生你要不要来剪脐带呀,滚先生居然说你们帮我剪就好,我照顾一下我老婆。我想嗯,虽然学数学的男人不懂浪漫,所有的纪念日我们都没庆祝过,但至少,在他心里我比他的儿子还重要。

我一直母胎solo到博士第三年才遇见滚先生。起因是我们组局吃饭,约好的两个博士不能前来,滚先生是最后时间被邀请来凑数的:因为买太多菜啦。那天正是元宵节,我们自己摇了元宵。作为法国人的滚先生第一次用筷子吃元宵,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忽然让我觉得好可爱。再仔细看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生:金发碧眼真好看。只是,说是第一次见面,总觉得面熟。倒也不是什么红楼梦的场景,只是后来在一起后聊起来,两人都想起来了,那次饭局前的几个月,有次在地铁站等车,站台对面有个好看的法国男生,当时一眼看下就觉得这男生好生迷人,完全长在我的审美上。至于滚先生,他也奇迹般地觉得对面那个女生……(他的版本还是问他自己吧。)

他好像真的不是一个很浪漫的人。可是,我也不喜欢浪漫啊。在一起的第一周我们一起在植物园里散步聊天,他忽然说我有东西送你。结果他拿出两卷厕纸:我想你送用得到!过两天送了一颗花菜。也好,能吃。比玫瑰有用。我喜欢这个礼物。后来我们婚礼上的装饰,用的就是花菜西兰花包心菜而没有一朵鲜花。

婚后的日常好像只有我和他才懂。还是有柴米油盐,但也多了加减乘除。他会和我聊他的方程,却不记得我们的任何一个纪念日。我会和他聊我最近看到的新算法,却不会买新裙子穿给他看。我一向是个很酷的人,需要大量属于自我的时间,从不粘人。好在他也需要他的时间。我们是两个相交却不重合的圆,在独立的部分里做更好的自己,只需要在相交的部分里相爱。孕期的尾巴上他带着口罩墨镜帽子陪我去楼下散步,我的鞋带开了,他蹲下来给我系好。虽然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我觉得真好。

新冠疫情的影响,虽然解封后医院同意探视,但探视时常受限,下午一点才开发探视。我们没有车,为了避免公共交通造成的感染,他每天都骑车来看我。而我,突然就变成傻不拉几的小姑娘,每天十二点半过来就开始看钟头,一到时间就欢天喜地抱着娃去妇产科门口巴巴地等着。喂,我跟自己说,你是博士啊,酷一点好吗?

前天他去给啾啾小朋友办出生证明。忽然我手机震了起来,滚先生的短信:办证明需要我们的结婚日,你记得我们哪天结婚的吗?

Charlotte
作者Charlotte
2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38 条

添加回应

Charlott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