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走了以后

沈 念 2020-05-26 14:16:17

妈妈走了26天了。

她将走未走时我就在担忧,她走了以后我一个人要怎么活呢。

她走后的前三天,正是举国欢迎的五一,白天家里来了很多人帮忙,过分的喧嚣热闹把我的心也填的满满的,我喝水,上厕所,眼神空洞的望着每一个陌生人.....白天就那么过去了,而我没功夫因为她的离开而难过。

到了夜里该睡觉的时候,家里所有的灯都开着,院子里没走的年轻人聚在一张桌子前打牌,喝酒,抽烟,一话接着一话,我难过了一天身体只觉得累,可躺倒在床的一刻,我脑袋里的灯也打开了。一束光将我和母亲的过往打亮,是格外的亮堂。

她没病之前嫌我赖床,使劲伸出胳膊抓住我的手喊我起床;我慢腾腾从洗手间刷完牙齿出来,头发还是鸡窝模样,她一边骂我脏成这样没人要一边拿了梳子替我打发整齐。

为什么失去一个人,我才会记起她的好?

就这样盯着窗外被天灯映亮的天空,两点没有睡意,三点没有睡意,及到五点半该要吊孝,我于是塞上耳机,放了王菲的一首《红豆》。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5月1号到3号的那三个晚上,我都是靠《红豆》的催眠睡着的。

一转眼,26天过去了,我又回到了邯郸我们一起生活的家,一起睡觉的小床,只是这个来来回回只80平米的地方,仍有她的痕迹却再没她的身影。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她在沙发那里讲过什么话,是以怎样的姿势倒在里面,目不转睛盯着面前十几寸的彩电看;也记得她如何颤颤巍巍的上厕所,即便后期行动不便,仍有尊严的坚持自己擦屁股......

我以为习惯一个人从你的生活里彻底离开这种事很难,我也确实消沉颓废了几天。7号那天,老家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我在雨中撑着伞将阴间的元宝和钞票用打火机点了烧给她,哭着念叨着,你要再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我就再不来看你。

回到邯郸的这些日子,平静而有秩序。我一次也没有失眠,她也一次都没来梦里与我相见。倒是弟媳妇说梦见了好几次,妈妈说她在那边过的不好,醒了以后她发现自己鬼上身了,只有眼珠子能转,嘴巴大张着却喊不出声音,手脚也不能动。

21号她过“三七”时,一家人开车回了老家,在坟前点了元宝和纸钱,我告诉妈妈说,别再牵挂阳间特别是我的事了,愿意与否,阴阳两世,咱们不再是一条船上的人。爸爸等了21年,你在那边终于和他团聚,你们二老好好过,我在人间也会好好过。

话虽如此,但我觉得明明是我想她更多。

还记得去年年底不顾一切非要回到北京时,她奈何不了我,只戴上老花镜趁我发火的功夫把我皮鞋断掉的后跟缝补好;

还记得我每次对着电脑开剧本电话会,她总会推开门,端了一壶泡好的姜枣稳稳的放在地上,叮嘱我说记得喝;

在开会时,也听到有朋友被母亲的突然推门而入打乱节奏,她也许跟她一样,只是为了送点水果或喝的,却被朋友不耐烦的打发,我这正开会呢你一会儿再来行不行,那么大个人了敲门都不会吗?

而今,好想让那个人敲一声门呀,却再也不会了。

妈妈一声勤俭,总嫌我不知道赚钱的难,我说我如何个不知道,从18年开始做编剧,两年半我不但没赚钱还把存款的五万全交了房租,北京混不下去这不才回老家和你相依为命了嘛。这种“失败”的相依为命的生活,应该早一点开始的。全怪我。

妈妈走了,我才开始记得她所说的认真对待你手里的每一分钱,不是扣,是生活不容易,往后需要用得到的地方多到你难以现象。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但在吃的上面我不会过分节俭了。她生前各种舍不得吃,活了一辈子连小龙虾和螃蟹都没见过,临终前的最后三天,憋着口气就想咕咚咕咚喝口水就是办不到。

现在,每天吃过晚饭,我会沿着我们曾经一起等车的那条小道来回走上两圈,昨天风很大,我就当是她来向我问好,我最最亲密的朋友全程见证了她是怎样患病我是怎样煎熬一直到最后送她离开,他说,想开一点,很多时候,我们失去一个人就是这么的快。

可平心而论,我不知道自己目前的状态算是想开还是想不开。我还是会想她,听周深的《相思》想她,有时候在起床后的睁眼的第一下,有时候在吃午饭时,有时在晚上刚刚滚进被窝里,有时候在半夜突然惊喜时,我不觉得她是死掉了,我好像从那天起就在做一场没有尽头的梦,一心一意笃定她只是去很远的地方旅行了,终有一天,许是我老的再也没有力气想起她时,她就回来了。

可有时候我也不愿这样去想她,一没控制好主动想起时还要让尽量克制一些,我不能让她知道我对她的牵挂,连累她走上轮回的路。

妈妈,谢谢你用这一生做我的妈妈。现在不知道你又去做谁的妈妈了,我希望你能碰到一个像我这样爱你却又不这么依赖你的女儿。

妈妈,写完这篇文章,我就不再想你了,你要和我一样,快乐的生活下去呀。

沈 念
作者沈 念
4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26 条

添加回应

沈 念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