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南京西路遇到了病态跟踪狂

木守 2020-05-16 23:45:43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我惊魂未定,我和朋友在南京西路遇见一位病态跟踪狂。

洗把脸后,我给手机充上电,抽完一根烟,心跳还是没慢下来。手机亮屏,我立即跟朋友报平安,对话框里全是他发来的问候,见我许久未回复,他怀疑我被病态劫持了。

半小时前,我和朋友绕着优衣库南京西路店跑,蹿进地铁刷卡进站,只要见到穿蓝色短袖的男人还是心惊胆战。

病态穿一件蓝色短袖,微胖,头发贴在头皮上,眼间距很宽,像一位唐氏综合征患者。第一次见他时,他不疾不徐地走在我们身后,我以为他和我们一样只是到丰盛里的新雅茶室吃饭。

服务员将我们迎进里厅,餐桌在翻台,服务员让我们到门口坐会,病态也跟了出来,坐到我朋友边上,我没发现异样。我和朋友许久未见聊得很欢,他刚刚在南京西路遇见病态的故事早已被我抛之脑后。等我们落座点好菜后,朋友才说,蓝色衣服的陌生人就是他遇到的病态。我很震惊,病态胆子真大啊,敢在闹市区尾随两个男人。席间,我们和北京来的朋友交换近况和八卦,把病态忘得一干二净。

饭后,我们仨乘手扶梯到一楼,病态就杵在门口直勾勾地看着我们。我们仨假装镇定地朝南京西路走,数十米路我脑补出一幕幕画面,病态杀手掏出裤兜里的短刀,轻轻一推,扎进我的后腰,一声惨叫后,我倒在血泊里,人群拢了上来,杀手已没了人影。我贴在墙根不敢走,北京的朋友让我别戏多,让我们陪他到优衣库买条短裤,上海太热,他穿着一套正装已闷出一身汗。

病态跟我们到了优衣库,南京西路熙熙攘攘,他应该不好行凶。好奇心使然,我没跟朋友进优衣库,在门口观察病态,我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眼风时不时扫向他,一不留神他已绕到我跟前,看着我,右手小幅度地跟我打招呼,见我没理他,他立即转过脸去。待我再回头时,他已经不见了。我以为他进了优衣库,立即微信朋友,让他们赶紧出来。当我们在门口汇合时,病态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原来他并没有进优衣库,而是躲在了某个角落。

有优衣库的保安壮胆,我们仨想看看病态究竟想怎样。病态发现我们在看他,顿了顿,走到路口,等红绿灯。此时,斑马线那头走来两位穿着时尚的漂亮男孩,病态像是被什么吸引了,跟着两位漂亮男孩走了。突然,病态突然上前扯了扯其中一位男孩的衣角,问,抽不抽烟。我很震惊,这一幕莫名熟悉,前几周我去390,刚下车,一位眼间距很宽的人拉着我的衣角问抽不抽烟。390是同志们的聚集地,被搭讪是常态,我当时并没在意。今天,居然在南京西路遇到他,他究竟想干嘛?

病态一路尾随漂亮男孩走到石门一路,可能是跟丢了,不久他折回优衣库,和我们八目对望。我怕了,将北京的朋友送上出租车后,我和另一位朋友绕着优衣库店开始跑,蹿进地铁刷卡进站,像两只惊慌的小鹿。

蓝色短袖的是病态

写完这篇日记,我依然后怕,不管是女孩还是男孩,出门都要小心啊,病态并不怕人多势众。

木守
作者木守
18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45 条

添加回应

木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