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

麻卑仓 2020-05-12 08:45:08

1. 假想以下情况:一对男同,找到自己最好的生理女性朋友,告诉她我们想要个孩子。白左女性朋友说:啊这真的太美好了,我是来加入这个家的,我愿意帮助你们达成心愿!(这是美国女子Esme Shaller的选择

2. 假想以下情况:一个女孩,因为罹患子宫肌瘤,无法生育,妈妈心疼女儿,提出:我还年轻,虽然高龄,但我愿意亲自为你承担孕育的生理活动,毕竟我不是外人。(这是日本诹访妇科医院匿名“祖母”、巴西女性Rosinete Serrao、澳大利亚女性Theresa Hohenhaus、和美国女性Megan Barker的选择。

3. 假想以下情况:俩男的,都是双性恋,是一对登记注册couple,叫了个女生来约炮。女生一看,哇可以同时和两个肌肉帅哥玩,我来了!事后怀孕,因为宗教/生理/whatever原因,不愿意堕胎,跟couple说:我从来没这么爽过,孩子我愿意怀着,之后可以送给你们。

如果你认为以上均不属于自愿,因为在男权无处不在的社会中,根本不存在作为女性的自由意志。你可以不看后面了。

如果你认为这些可以算作某种程度上的自愿,那么:

假如情况1中,gay couple觉得哇你so sweet,我们愿意给你一笔钱,这笔钱支付孕育期间所有和孕育有关的医学检查和手术支出、营养支出,那这构成买卖了吗?如果那笔钱还有盈余,那构成买卖了吗?这样就把他们最好的女性朋友变成被受压迫的生育机器了吗?

假如情况2中,孕母不是女儿一方的妈妈,而是儿子一方的妈妈,这件事的观感又如何呢?如果儿子选择单身(异性恋,有生育能力),但就是不想结婚生育,可还是想要个小孩,生育权和女权怎么打架呢?另一种情况,如果儿子是同性恋couple,一方的母亲主动提出当代理孕母呢? 为老的生完为小的生,这算是父权男权儿权的联合压迫吗?母亲毕竟特殊,因为母爱无私,母爱伟大,母亲可以义务奉献一切,假如担当孕母(甚至还提供了卵子)的是一方的姐姐呢? 这是不是就成为了你们说的那种,重男轻女的、女儿工作之后也要给儿子付学费供首付的吸血鬼家庭?假如gay couple付了姐姐/孕母一笔钱,那这就把姐姐变成了自己的生育机器吗?现在说的还只是体外受精,假如同性恋的一方和另一方的姐姐真的性交了呢?假如同性恋的一方和另一方的妈真的性交了呢?在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这也许是乱伦,在中国呢?我和一名妇女发生了性关系,这算乱伦吗?

假如情况3中,女生最后说,孩子我可以给你们,但你们得付给我一笔钱。请问,这算自愿成为付费生育驴吗?假如,不是约炮,那女生是性工作者,那她最后要求couple付费留子的情况算怎么回事?假如一对双性恋、泛性恋、各种恋,看了Sense8哇靠好感动,我们也成立一个fellowship吧,然后各种群交,但最后裂穴散伙,小孩被其中俩男的带走,这算是fellowship里面的男性集体把女性当作了生育机器吗?

利他真的不存在吗?利他真的只是道德粉饰和自我麻痹吗?

说一个intersectionality的例子:一名二十多岁的男性穆斯林,有精神疾患,是美帝国主义最有力的反叛者的家族成员,身扛去殖民反殖民的大旗,因为真爱找了个五十多岁的女性。女性不能生育,最后找了个白人金发尤物当代理孕母。这是谁在压迫谁呢?(这是著名的Louise Pollard,她给本拉登的儿子当代理孕母,但最后流产了,后来给别人代孕又被揭发是假怀孕坐了牢。)

前几年徐静蕾冻卵,大家都在说这是“唯一的后悔药”“解放女性”“掌握生育自主权”。那冷冻了卵,到了想怀孕的时候,发现不能生育了,找代孕。这是女性压迫女性的例子吗?想生个自己小孩的思想就是受了父权制度的毒害吗?富人可以冻卵,贫穷女性面对工作和生育的选择怎么办?

只有天然具有生育能力,并且雌激素孕激素分泌量合理,处在黄金生育年龄的女性才有生育权,不能生育的女性和所有男性一概没有生育权,那下一步是不是就是:遗传病没有生育权?癌症艾滋病糖尿病没有生育权?

被医生诊断为“绝对不适合怀孕”的女性,哪怕倾家荡产、付出生命、背负骂名,也非要生小孩,这究竟是自愿吗?

获取卵子要打很多促排卵激素,男的打飞机根本就完全轻松愉快。所以我们在讨论生育这件事的时候,可以完全撇开男性吗?精子银行真的好,各种族高个子高学历帅哥精子随便挑,所以这些人的角色是精牛吗?单身女性可以完全不在乎精子捐赠者是谁,les couple也可以不在乎,但万一你的性别教育失败了,你的小孩吵着闹着要死要活一定要见那颗精子的主人,这个时候你该怎么才能说服你的小孩:“女性主义告诉我们,人可以没有法律上的父亲,可以没有社会学父亲,也不需要有生物学父亲”呢?

女甲,不想结婚,不想生育。被家里软磨硬泡地逼上了结婚生育的道路。生出来小孩也不想养,打心眼里厌恶,比如范元甄对待李南央。那这位女性和代理孕母有区别吗?女乙,想结婚,想生育,分娩结束的那一刻开始厌倦婚姻,憎恶小孩。那这位女性和代理孕母有区别吗?

代孕能不能退货我不知道,领养能退货吗?在法律上不能退的话,领养到不喜欢的小孩,冷暴力,精神虐待,怎么办呢?法律说那收回领养权,这算不算变相退货呢?

这些问题的答案真的那么轻而易举能得出来吗?

代孕真的,在【本质上】就等于器官买卖,【本质上】等于人的商品化吗?这种本质论是怎么得出结论的?

商业代孕也许是等于?

据说印度是世界上唯一曾经合法化过商业代孕的国家,所以有人类学家去代理孕母群体中做了田野,那我们考虑各种维度的女性压迫,合法化之后相比合法化之前,加重了这种压迫吗?我当然知道印度女人用子宫换来的那一点可怜的钱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改变不了结构性压迫和剥削,但是,一分钱压不倒英雄的印度女人吗?当她们真的真的真的急需一笔钱的时候,享受十一届三中全会红利的优秀中国女性,愿意去资助她们吗?这是代孕的错吗?如果世界上真的严格严格禁止代孕,那要逼人家去黑市卖血卖肾吗?

我当然不认为开放就等于完全有效监管,更不认为开放就没有黑市。问题是,你说女性的权益在慢慢进步,不平等在慢慢改变,女性劳工合作社、尤努斯的小额贷款、春蕾计划、外籍配偶识字班都在帮助女性获得更高的地位。慈善援助真伟大,请问我要等到猴年马月?借一个例子,我自己的小孩得了白血病要治,三个月凑不到钱他只能死,你不让我代孕,你给我钱?

你把这种图片,拿去给印度悲惨的代孕妇女看,人家怎么想?

以前项飙说,你以为就你们象牙塔里的知识精英知道precarity,人家不知道自己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吗?

以上微博,跟“只要同性婚姻合法了,那么下一步就是讨论人兽婚姻合法、童婚合法、人鬼婚姻合法、人和电脑婚姻合法”有什么区别?

到最后,以上各种情形统统禁止,统统不合法,代孕不合法,同性婚姻不合法,只有异性恋的、婚恋和睦没有出轨的、没有遗传疾病的、不借助辅助生育技术的、拥有东城西城海淀学区房的、小孩结婚付得起首付的完美家庭,不会遇到婚姻和生育过程中任何问题的、处在最佳生育年龄的一名生物学男性和一名生物学女性才能被准许生育,那恭喜元首,Lebensborn终于实现了。

我不明白的不是开放代孕不代孕的问题,我对代孕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不会想要自己的小孩(因为我很丑很笨,我不希望生一个丑笨小孩),我也不会去领养,我更不觉得生育是天赋人权或者人类应该繁育后代。

我只是他妈的想不明白,这世界上,什么时候有任何一件事,是不可以讨论的了?是如此旗帜鲜明的了?你以为你是真理部吗?

特别是,当你是一个男同性恋,你讨论代孕的问题,你就是惦记着子宫了?????????????

麻卑仓
作者麻卑仓
27日记 3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麻卑仓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