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算被“豆瓣阅读长篇拉力票王”洗稿了么?豆阅作何处理?

雲隱 2020-05-07 21:03:12

去年,首届豆瓣阅读长篇拉力赛,我创作的《夜闯布达拉宫》获得幻想组季军,这是一部西藏冒险小说。

时隔一年,我竟然在第二届拉力赛的高票作品《葬龙公主》中,读到了和《夜闯》完全一致的设定,和相似的情节。

我看到我创作出来的东西,如此密集地出现在别人的作品里,而且就是在前后两届拉力赛,这让我难以置信。

所以,我决定把这些相似的地方,一条条发出来,也请豆瓣阅读看到后,按照自己平台对“原创”的定义,做出公正的处理。

一.《葬龙》的简介,时轮坛城的设定

本届拉力赛开赛后,我认识的几个豆瓣阅读作者跟我说,他们读了《葬龙公主》,觉得和《夜闯布达拉宫》十分相似。

我一看到《葬龙公主》这个标题,心里就咯噔一下。

《夜闯》的核心设定:文成公主,修建了一座“时轮坛城”,用来镇压“龙”

——这算不算《镇龙公主》?

一点开《葬龙》,背景是布达拉宫的图片,这也没什么,布达拉宫也不是我家开的。

但是,当我看到《葬龙》的简介,就感觉“说来巧了”。

《夜闯》简介里:拉萨宛若时间之轮,在迷雾之中缓缓转动……时轮坛城的奥秘。

《葬龙》简介里:“秘境中运转不息时轮坛城”?

而且这:“×××、×××、×××、×××……”的句式。

太相似了。

“时轮坛城”这个设定,我翻遍《印度/西藏佛教史》才找到。这是成立于印度的大乘密教中的一派——时轮乘,后传入西藏,乃不传之秘,我也只是从书里看了个大概。

为了完善这个“时轮坛城”的设定,《夜闯》中《14刹那迁流》《15时轮密续》两章,我通过理清佛教对“实在问题”的解答,把原始资料不多的“时轮”设定,尽可能地从佛教哲学的角度脑补完善。

《夜闯》:张潮(男二)给陈塘(男一)说:用体内的时轮,带动时轮运转。

《葬龙》也有,尼玛大叔(男二)给冯白鬼(男一)说:你是时轮使者(体内有时轮),要转动时轮的。

《夜闯》里有关“时轮”的设定,至此,在《葬龙》中全都再次出现了。

但,这还没完。

我本想着《葬龙》写“时轮坛城”就写了,也无妨——只要这“时轮坛城”不是《夜闯》里写过的:文成公主修建时轮坛城镇龙。就行了。

谁知这又巧了……

二.核心设定继续撞

我怕什么来什么——

“文成公主修建时轮坛城镇龙。”这个《夜闯》的核心设定,《葬龙》也有。

《葬龙》里改成了什么呢?就把“镇龙”改成了“葬龙”。

(注:《夜闯》里三头金身是时轮运转的标尺。)

《夜闯》:文成公主,修建时轮坛城,镇龙。

《葬龙》:文成公主,修建时轮坛城,葬龙。

请问,这是不是抄袭核心设定?

《夜闯》是一部基于现实的“幻想小说”,这类小说最核心,最重要,也是最考验原创性的东西,就是小说的设定。

虽然“文成公主”、“时轮坛城”、“镇龙”、“内时轮”、“内外时轮交互”都不是我个人的创造,但是如何在浩如烟海的历史神话和宗教中,选出这些东西,并且建立内在的逻辑,有机组合起来,这难道不是原创么?

而且,文成公主怎么可能修建时轮坛城?二者出现的年代,相差四百年。

当初我构思的时候,将这两个素材放在一起,纯粹是“关公战秦琼”,怎么这样都能撞?

试问,《葬龙》的作者,和我一样,都恰好想用文成公主的传说,又恰好都在无数佛教文献中找到了“时轮乘”,故事又恰好都和“龙”有关?

真能这么巧么?

还没完。

《夜闯》中,写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一同去世时(《贤者喜宴》就这么写的),松赞干布预言:将来妖龙出没,时轮将要开启。

《葬龙》,果然,也有一则预言:

《夜闯》中,松赞干布“开启时间之轮”的预言,记载在一部《遗训宝鬘》的书里。

《葬龙》中,文成公主“届时时轮运转”的预言,记载在一部《安置时轮》的书里。

《夜闯》中的陈塘和张潮,就是在1300年后的现代,误入时轮坛城的。莫非他们就是“时轮使者”?

《葬龙》看到第05章,核心设定已经把《夜闯》用得差不多了。后面的,《葬龙》里估计也是,“时轮使者”让时轮坛城运转云云。

《夜闯》也写过了,体内的时轮,带动外在的时轮运转。

到此,《葬龙》不过开了个头,设定如出一辙,请问豆瓣阅读,这该如何评判?

三.《葬龙》的情节和描写

男主去大昭寺,到了八廓街,听到仓央嘉措的情诗,循声而去,抬头见到一座小楼,挂着招牌“玛吉阿米”,写一段仓央嘉措和玛吉阿米的故事,进入玛吉阿米餐厅,上到二楼,要了壶甜茶。或者先要茶和饼,再上二楼。

《夜闯》69-70写的是:陈塘到大昭寺去,在八廓街下车,听到仓央嘉措的情歌,循声而望,见到一座小楼,是“玛吉阿米”餐厅。而后,陈塘和张潮,一起去玛吉阿米,上到二楼,要了壶甜茶。

《葬龙》06章写的是:冯白鬼到大昭寺去,走上八廓街,听到有导游念仓央嘉措的情诗,跟上去,见到一座小楼,是“玛吉阿米”餐厅,他进了玛吉阿米,要了红茶和薄饼,上到二楼。

《葬龙》里写“玛吉阿米”餐厅:“发现那建筑一层是红色的,二层是黄色的”。这大概是看岔了,我在《夜闯》69章放了张“玛吉阿米”的照片,一楼乍看是红色的,实际上那只不过是打开的门板。

继续——

《夜闯》中主角在大昭寺见到壁画。

《葬龙》主角在布达拉宫见到壁画。

四、布达拉宫地宫/秘道的设定和情节

主角们到了布达拉宫,走进一条秘道,这秘道是仓央嘉措出宫用的,先到了一个人工开凿的石室,闻到腐烂之气,洞穴消失在黑暗尽头,看见洞穴中的黑影,而后黑影现身,张着大嘴,口中流血or涎。

《夜闯》10《浪子活佛》写主角被仓央嘉措,从一条红山(布达拉宫之下的山)中的秘道,领回了布达拉宫。

《夜闯》14-17,20-22,写陈塘张潮,迷失在布达拉宫之下的秘道(无尽之结)中,遇险的故事。

在《葬龙》里,11《布达拉宫地宫》,一看标题就知道了,《夜闯》写过的,《葬龙》也要写。

PS. 《葬龙》李央金人设:西藏文化博士

《夜闯》张潮人设:西藏史博士

虽然布达拉宫的地宫,确实有这样的传闻。

但是我还有一个设定,即是:布达拉宫的秘道,是仓央嘉措用来偷偷溜出去幽会用的。

但历史上,二者并没有关系:

到了布达拉宫的地宫/秘道:

《夜闯》14章,陈塘张潮走在秘道里,先到了一个人工开凿的山洞,闻到陈腐之气,用摄影机(夜视功能)看山洞,消失在黑暗中。

《葬龙》12章,主角进入秘道,是一个被切割过的石室,闻到腐烂臭气,暗道看不见尽头。

《夜闯》14继续,陈塘在摄影机屏幕里,看到一张人脸,张着嘴,嘴里冒着黑血。

《葬龙》13章,冯白鬼举着马灯,看到一个人影,张着一张大嘴,嘴里滴涎水。

……

不想再看了。

以上是《葬龙》第一赛段更新的内容,一共有六个赛段。

赛程不过六分之一,设定全抄,情节如此相似,请问豆瓣阅读,这如何处理?

五.结语

……这不叫“结语”,这叫“无语”。

洗核心设定,算不算抄袭?难道只有文字复制粘贴才算?

《夜闯》是去年拉力赛的获奖作品,《葬龙》是今年拉力赛必获奖无疑的作品。一前一后,年份连着,而且是同一平台的同一比赛,竟然出现了如此的相似度,我能说点什么好呢?说来也巧了么?

身为一个作者,看到自己的构思被别人抄去,心中滋味实在是不知如何形容。《夜闯》是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我把这么多年来的旅行见闻、阅读的西藏古代史、研究的佛教哲学,以及去年拉力赛一百天全身心投入的时间和精力,都毫无保留地凝结在了《夜闯》这部作品上。到头来,难道我写了23万字,只是替他人查了个资料么?

作者和平台,就相当于运动员和裁判,作者没有能力盖章“抄袭”,这必须要由平台出面解决。

所以,我希望,豆瓣阅读作为平台,和拉力赛的主办方,能做出回应和处理。不止是给我一个说法,也是希望平台能对自己一直坚持的“原创”做出一个定义。

《葬龙公主》:https://read.douban.com/column/33665199/

《夜闯布达拉宫》:https://read.douban.com/column/31559827/

(《夜闯》我无法设定免费,设置了一折,0.8元,购买后可私信我退款)

雲隱
作者雲隱
9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81 条

添加回应

雲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