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的偏执症

几时 2020-05-07 19:30:35

几个月前室友父母整理旧物的时候清理出一本不知哪个年代的中国菜谱。书里象征性地讲了几个地区的家常菜,图文并茂,操作性很强。

国内疫情爆发后我取消了回国的机票。那时候颇难过,盼了好几个月的胡吃海喝一下子落了空,回去遥遥无期。有一天晚上和室友一起看王刚炒菜,看完一道又一道,不禁悲伤起来。室友不忍我太低落,把那本落了灰的菜谱拿过来,说想吃哪个菜尽管点,他明天给我做。

我照着图片随便指了几道菜,他便开始认真看菜谱,写下需要的食材。他看菜谱里面有料酒,问我,为什么我从来没买这个?因为不需要,我说,只起个去腥作用。他又说,可是书上写了要的。我说我知道,但是我们不需要,我炒的菜你也沒觉得腥。

他继续看了几个菜谱,发现每个都用到了料酒,正襟危坐,说:“你看每道菜都有,想必是个神圣之物。我们也要有。” 又叫我赶紧打开电脑在亚超上买。家里调料都是齐全的,没必要单独为一瓶料酒付几欧邮费,便不了了之。


我们家方圆五公里有九家超市,常换着超市买东西。这三个多月以来,我们每去一家超市,他都会围着调料架转好几圈,着了魔非要买料酒。

德国贵一点的超市会有一个专门的亚洲小货架,卖点寿司醋、酱油之类,偏没有料酒。我给他解释了好几次料酒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不嫌肉腥就不用。

他不听。又想,料酒估计是酒,就围着酒水架子转,以为会和葡萄酒放一起,可还是找不到。某次我们去Kaufland,他说这么大的卖场,上下两层楼,肯定有。兴冲冲地找了好久,失望而归。

每次都在超市兜圈子,我有点生气,不禁问他:“你到底想要料酒干什么?在看那本菜谱之前你听都沒听过料酒!”

他说:“料酒是正宗中国菜之精髓,一定要有。”

我翻白眼:“你怎么知道?”

他答:“那不然为什么那本菜谱上写满了料酒?”


过了一些日子我想吃饺子。那本菜谱上有教怎么擀面和做馅儿,室友就开始学做饺子。他通看了一遍教程,看到做猪肉白菜馅儿那里,“料酒(Reiswein)”一词映入眼帘。他让我过来,然后把这词指给我看。边指边义正言辞地问我:“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面醒好了之后擀饺子皮,我闲得没事去厨房视察工作。他让我帮他看看书里写的饺子皮该擀多大。"直径6-8厘米。”我读给他听。他问我他擀的皮像不像8厘米。我说不知道,但大小没有关系。

“那你把卷尺拿来我测测。” 他低头擀皮。我以为他逗我。

他看我没动静,就说:“我手上不得空,你帮我拿下卷尺嘛。”

我无语到不知如何作答。

不多时,我又跑进厨房看他进程。他正用筷子拌馅儿。我说那一点馅儿哪够我吃,便打开冰箱要多加点猪肉进去。他放下筷子,双手叉腰,略气愤地说道:“这面粉和猪肉的比例我都按书上做的,有多少饺子皮做多少馅。不能再加肉。” 说完将我赶出了厨房。


今天散步路过小城里唯一一家亚洲小商店,一位菲律宾阿姨开的,价格偏贵。我说进去随便看看吧。进去之后他直冲调味料,聚精会神地看架子上的瓶瓶罐罐,指着贴着中文商标的“花雕酒”,问我:“这是什么?” 我忘了他的疯魔症,不小心说道:“料酒。”

他突然大喜,说:“终于找到了!” 便要买下来。

我一看标价,6欧!(45块钱买瓶料酒?)不管谁的钱,都不能花得这么冤枉。我就说网上的便宜多了。

他又喜,问:“那你在网上给我买吗?”

我只想糊弄糊弄他,含糊地说好。

没想到他又兴奋又严肃地说:“你发誓要在网上给我买?”

(买个料酒还要发誓?)我说好。反正又没说马上买,等家里调料用完了,半年之后买也是买,不算欺骗。

他穷追不舍:“那你今天回去马上买?”

我不答。他又连着问了四五遍,我招架不住,只得无奈答应。


回去的时候大概下午五点。回家的路上风停了,夕阳斜下,云白天蓝。我们牵着手默默地走。

他忽然很大力地抚我的背(像抚摸大狗一样,是他兴高采烈的通常表现),说:“我太高兴了!马上就可以有料酒了!”

几时
作者几时
23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356 条

添加回应

几时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