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

恶隐息烙 2020-04-26 06:08:49

早睡就会早醒,醒了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不如梦里有意思。

昨晚的梦又有小狮子出场。我不知道为什么都这么多年了,他还能反复在我梦里穿行。我不是没喜欢过别人,只是都没有喜欢到梦见的程度。

梦的一开始不是他,是我爱上的一个小混混,地痞流氓小偷小摸那种。混混没钱果腹,常常小偷小摸。我并不介意,但也很难看着他被物主找上门。梦的高潮是他带了一包食物来,得意洋洋地给我。我枕在他腹上,感受他说话的震动从后脑传来。一个没忍住,「又是从哪偷的」就溜出嘴了。他觉得受辱,愤愤的跑开了。

于是就是四处找他。

先是去他常踩点的地方,那一条夜市显然是融合了我家附近的夜市,和我小时候嬉戏的商店街的产物。除了引得摊主纷纷侧目,无果。

又去了他住处,穿过一片破落民居,显然是来自我童年的四合院和巷子。只是梦里那早已落草,外墙都倒了,爸妈住的辉煌气派的北屋也破败不堪,租给了别人。我看那人似乎也眼熟,他正洗晒的衣服好像是我搬家时遗下的。

到了混混的住处,依旧寻不见人。混混住在破矮楼里,邻居好多我都认识,我的大学同学和同事。

然后就到了集合时间。这次是一片草场,密密麻麻布着围了帐子的行军床。床上铺着凉席,被子有混混睡过的痕迹。我觉得好累,奔波了整夜,接下来还有大事。是考试?是作战?是防疫?不清楚。

躺在行军床上等时间,看着帐子上贴的海报,这时混混已经悄然被替换成了小狮子。海报有着笔的痕迹,拿擦子去抹,竟然刷掉一层,露出小狮子的通缉令,铅笔勾的大头像有点穷凶极恶。再擦就完全白了,什么都没剩。

这时再看床头小桌,桌上是密密的铅笔演算,盘算从这里途径机场回他老家。桌上有几张卡纸,背面是他写下的寥寥留言,说他回老家了,不必追。说他受够了集合要做的事侵犯隐私,回家要细细写出来曝光。说在他的衣服兜里有他的账号密码,我尽可拿去用。没有寄语和嘱托,也没留下什么念想的话。

我把卡纸拿给友人看,自己心里暗暗地嘀咕,他身无分文,怕是用信用卡买的机票,回家又要靠他父母。他不喜欢这,但所有人都没办法改变,大环境如此。

只是直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爱我。

恶隐息烙
作者恶隐息烙
54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恶隐息烙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