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小城生活 4

几时 2020-04-16 00:00:37

夏天渐渐来了,这几日温度稳定在20度左右,上午坐在露台上,面对着小树林,阳光洒下来,周身无比温暖。

楼上的邻居没有露台,也没有阳台,打开窗户看见我们俩懒洋洋地坐在太阳底下,跟我们大声打招呼:“早啊!你们俩的位置可真好!” 我们回声问候。这个关头,也不能请他一起来晒太阳喝咖啡。

旁边邻居树上的花已经大片地谢了,居家到这个阶段,真是居不下去了。可也不得不居。

上周我们小城有五位老人因感染病毒去世,他们分别是86岁、90岁,91和93,年龄最大的98岁。都是住在养老院的,可能是被工作人员或者前来看望的人传染的。

其中的一个养老院,就在我以前宿舍的旁边。每天上下路都会经过那里,常有老人在窗边晒太阳、看行人。我经过的时候会抬头看他们,他们会开心地跟我挥手。

他们出生于一战后,活过了最艰苦的二战,活过了苦难和重建;他们本可以日复一日坐在窗边,安详地晒更多的太阳,看对面樱桃树花开花谢,看学生来来往往;生命却在今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病毒,戛然而止,在2020年4月,在春天刚刚来临的季节,成了墓园里的一块碑。

我在家里实在呆不下去了,心心念念地想往外跑。室友问我:“你是愿意在家百无聊赖,还是躺在重症监护室挂呼吸机?”我无话可说。

往常总希望有许多空闲的时间来看书。似乎某个时期的梦想就是住在书堆里,从此不与人往来。现在这个梦想实现了,有大把大把地时间看书,朋友也都各自在家、不相往来。

书看了一本又一本,一个星期有几天一口气看好几本,又有几天一本都看不进。回想着往日和朋友相聚的快乐,想念去年和家人一起旅行的美好时光,不禁笑道:我到底是俗人一个,喜欢人间烟火。

看不进书的时候,就一个人哼哧哼哧把客厅的家具全部换了位置;又翻新了花盆里的泥土,在阳台上种上了香草、辣椒和西红柿;窗户擦了一遍又一遍;拖着吸尘器到处吸。

去年4月,校园里教堂跟前的樱花落了一地。不知道今年是不是也这样美呢?

几时
作者几时
23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添加回应

几时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