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学”、“入关学”与福尔摩沙的漫画

随安室 2020-04-13 20:41:16

不出意外,这大概会成为我在豆瓣上写的最后一篇“顽石”性质的文字。所谓“顽石”,得自几年前我和一个朋友的讨论,当时他打算寄送一篇时议到香岛刊发,我随口赠言“且投顽石听涛声”,他说“听涛声”犯了“三平尾”(其实未犯,“听”字读平声、去声皆可,青韵、径韵同),于是帮忙改作了“且投顽石试涛声”。“试”字比“听”字更好,后来我们都以这句作为结尾,各写了一绝,由于是私密性质的诗,在此不表,总之,这就算是“顽石”的来历。

我在豆瓣上也曾投过几颗顽石,我的第一篇豆瓣日记是《近代以来中国政治系统的转变——兼论邹谠〈二十世纪中国政治〉》,之后还写过《“令和”建元附感》和《“五四脉络”随议》,除了谈论日本的一篇,其他的很快遭到锁禁,即使是未遭锁禁的,也没能得到多少投契的回应。这自然是我写作的问题,我的白话文一直不够好,朋友的评价是“没有声音”;我的内容又套得太密,很容易把人困住,借用朋友的话,是“把空言说实”。闷钟不响,庶几其为顽石,可是换成响钟,在当下恐怕也只能沦为无意义的敲打。公共场域在十数年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堕落,网络媒介愈加发达的同时,网络社区却从水涨船高,变得愈发水落石出,中文世界尤其如此。前不久朋友推荐我关注墙外的Matters(另外,Mastodon的各种分布式微博客平台也值得关注),Matters在最近两三年兴起,它是一个以区块链技术搭建的平台,发布的内容无法删刈。更特殊的是,它让两岸三地的中文信息共时共面,如此性质的平台好像还是第一次出现。在此之前,内地和港台的社交媒体并无太多交集,微博、微信、知乎、豆瓣、抖音、快手只有很少的港台用户,而Facebook、Twitter、Youtube、Instagram则非纯粹的中文圈,现在因为现实氛围和网络气候的变化,发展出这样的模式,是非常有意思的。当然,Matters的用户规模不算庞大,也没有最终定型,它的媒体功能还不够丰茂,抛开分利设计不论,它的界面反倒接近于早期长文博客的形式,信息的传播和对话都受到媒介本身的限制。为了观察Matters,我也注册了一个账户,几天以来我想过要在上面投试自己的顽石,不过到今天已经彻底打消了念头。想起王船山在《黄书后序》说:“昔在承平,祸乱未臻,法祖从王,是为俊民。虽痛哭流涕以将其过计,进不效其言,而退必灾其身矣。”季候已经迁替,在风的消歇和迎来风停之后的这一段“空白”里,再说什么都是不合时宜,只需要好好看着,一定目击而道存。



玄黃

地轉風回慨以慷,氛迷四野變玄黃。

鴻飛豈復中興主,龍戰偏存續命湯。

欲向浮沈天有問,每逢寒熱病相傷。

更經花檻頻移後,翻笑熙朝隔宿妝。

能夏

晚照旁侵宿墨殷,流天沴氣尚冥頑。

迷津侈議孰能夏,浮浪虛傳再入關。

方起紅埃三里霧,久淪腥域兩頭蠻。

亭林已矣梨洲遠,轉覺吾身近謝山。


庚子仲春随安室 记

随安室
作者随安室
20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45 条

添加回应

随安室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