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慢(五):艺圃,明代的小时光

东西鸿泥 2020-04-08 03:32:20
来自话题 逛园林

艺圃位于苏州文衙弄,始建于明嘉靖年间。时任浙江安察副使(考核官吏、管理司法的官)的袁祖庚,因下属诬告被免官,回到老家苏州府。在城西北的吴趋坊购地10亩,营建家宅。此即艺圃营建之始。袁祖庚因仕途无望,在家中邀朋聚友、饮酒诵诗,将自家宅园命名为“醉颖堂”并在门额上题名“城市山林”,过起了“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有书有酒,有歌有弦”的生活。

万历末年(1620)文震孟购得醉颖堂,更名为“药圃”。“药”即香草中的白芷,所谓药圃就是种植香草的园圃。古人常以白芷、杜若、蘅芜等香草比德,艺圃至今还有“香草居”这一景点。《文氏族谱续集》中记载:

药圃中有生云墅、世纶堂。堂前广庭,庭前大池五亩许。池南垒石为五老峰,高二丈。池中有六角亭,名浴碧。堂之右为青瑶屿,庭植五柳,大可数围。尚有猛省斋、石经堂、凝远斋、岩扉。

文氏是名门望族,文震孟的曾祖父是文徵明,祖父文彭是著名的书画家、篆刻家,国子监博士。文家历代均好造园,文徵明之父文林建“停云馆”,文徵明继承并重修。震孟的伯父文肇祉(文徵明之孙)在虎丘南岸营“塔影园”,其父文元发亦有“衡山草堂”。震孟之弟文震亨以弹琴、作画、造园闻名天下,著有《长物志》、《香草垞志》。

清初,名士姜埰(号敬亭)重予修葺后,更名“颐圃”,又名“敬亭山房”,姜埰在明亡后,不事清廷。其子姜实节姜安节也继父志,终身不赴科举,后实节易园名为“艺圃”。

▲Photo by ©東西鴻泥


苏州本地人最爱艺圃,它也是我个人最喜欢的苏州园林之一。它的隐蔽和清静,欲扬先抑。进入园内,入眼的即是白墙黑瓦,两侧墙垣藤萝扶摇而上,马上把游人从市井街巷的喧嚣中抽离出来。

▲世纶堂前廊道的藤蔓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艺圃迄今虽已四百五十余年,虽几易其主,仍保持了以水池为中心的空间格局与池、山、园、宅的结构关系。主体风格没有多大变化,更多地保留了明代园林的特征。

池北以延光阁、 博雅堂为主体建筑。池南以山景为主,临池处则以湖石叠成绝壁、石径。池之东有乳鱼亭,是明代遗构。园之西南,过了响月廊,又是一组似有通幽之感的建筑,包括香草居、鹤柴轩、南斋等。

▲艺圃现状总平面,图片来自网络

思嗜轩

从入口绕着水池过朝爽亭向北数十步,便是“思嗜轩”。据说是姜实节思念先父嗜好红枣所筑之轩。园主姜埰生前爱吃红枣,曾在园中栽植数棵枣树。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世纶堂

“世纶堂”为住宅前厅,堂名为文震孟所起。《礼记·缁衣》云:“王言如丝,其出如纶。” 在中书省为皇帝草拟诏旨,称为掌丝纶。

文徵明54岁时,曾由苏州巡抚李克成推举为贡生,到北京参加吏部考试,取为优等,授职“翰林院待诏”,待诏之职,执掌内朝起草诏书。文震孟在明天启二年(1622)“殿试第一”,授修撰之职,后官至礼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祖孙相继在中书省任职被称为“世掌丝纶”,此堂颇有文氏遗风。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博雅堂

正门有门厅三间,门厅内三曲小弄,通往宅北半部的住宅。由此入园先到博雅堂。此堂面阔五间,中间三间为厅,东西两间辟成套房。堂内梁柱等为明代之物。此堂在清初为姜氏艺圃中的念祖堂,也是袁祖庚的醉颖堂、文震孟时之世纶堂旧址。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延光阁

院南是一座凌驾于水面的水榭“延光阁”,现改为茶室,是袁祖庚时期建筑。延光之名取自阮籍《大人先生传》中“养性延寿,与自然齐光”,寓意延年益寿。坐北朝南,面阔五间,是苏州园林中最大的水榭,也是静观艺圃中城市山林的最佳位置。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临榭边品茶,窗外水光潋滟、碧波粼粼,亭榭虚凌,山林野趣皆入阁内。延光阁的茶室里有四方桌,十五元的茶位,点最便宜的绿茶,而老茶客会带上茶叶和茶具,借着供应的开水,一坐就是一下午。

南望可见湖石叠成的假山,山岩嶙峋,临水石矶的选石用石有其特色,湖石基本用在驳岸的堆叠而不是在山上罗列,尽显太湖石的“皱、瘦、 漏、透”之美。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花木中以叶取胜者,芭蕉也。蕉叶碧绿宽阔,植一株于窗前,清心明目。《长物志》花木卷中有:“芭蕉,绿窗分映,但取短者为佳,盖高则叶为风所碎耳。”

▲Photo by ©東西鴻泥

浴鸥池

走进悬着“浴鸥”匾额的月洞门,便可以见到一条南北相向的狭长小溪,将院外的池水引入小院,入门即见水,是“园中园”里独特的水院形式。浴鸥池面积虽小,但曲折萦回,上有小桥。文震亨在其著作《长物志》中说道:

“阶前石畔凿一小池,必须湖石四围,泉清可见底,中蓄朱鱼翠藻,游泳可玩。四周树野藤细竹,能掘地稍深,引泉脉者更佳。忌方圆八角诸式。”——浴鸥池的设计便契合了这一理念。

浴鸥门前两块湖石,分置门两侧,顾盼而呼应,爬山虎点缀在墙面,墙前又错落有致的栽植着植物,交映生趣隐于涓涓细流中。

入院后主石又与月洞门构成框景,从洞中西看浴鸥院,假山半遮视线,院中置石与通红的鸡爪槭以及月洞门半露半隐,水痩山寒的幽静之美便可尽览。

▲浴鸥池 Photo by ©東西鴻泥

▲浴鸥东墙北门 Photo by ©東西鴻泥

▲手机拍摄的临桥石矶 /Photo by ©東西鴻泥

乳鱼亭

如今的艺圃“水木明瑟,庭宇清旷”,以开阔疏朗的池山林木之景取胜。假山与中部水景区形成一幽一畅、一密一疏、一高耸一低平之比对。

池东有乳鱼亭,翘角翼然,造型古朴,是苏州园林中唯存的明代遗构。其梁架很有特式:亭为四角。临池一面中无立柱,亭内四根塔角梁皆为月梁,梁上置斗,支承角梁,角梁根有坐斗承托天花。亭子伸入水面,于亭中可远观园景又可近看鱼儿戏水。上有一幅对联:“荷溆傍山浴鹤,石桥浮水乳鱼”。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响月廊

浴鸥池往西与一长廊相连,名曰“响月”。响月廊中挂有一副对联:“踏月寻诗临碧沼,披裘入画步琼山”,在月色融融的夜晚,披着裘衣的游人,漫步在池边和长廊,清风徐来,不禁诗兴勃发。看雪后玉树,一片银白,犹作画中游。

▲响月廊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响月廊近可观水景、荷景和月景,远可观水面风光。绕着池水一圈,像看一幅展开的自然山水画卷。遇到一名苏州大学国画系的学生,拿着毛笔在对着乳鱼亭写生。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芹庐

浴鸥院的西侧有一小建筑和一个三合小院——芹庐小院。为当年文震孟、文震亨兄弟二人的读书之处。《诗经》中有“思乐伴水,薄采其芹”的诗句——伴水边的采芹人,古时指有才学的读书人,故而得名。其南北对称的两间建筑,大小结构完全一样,分别名为“南斋”、“香草居”,与“芹庐”相契合。

从浴鸥院的门洞向内望去,正好能看到芹庐小院一角。这样可增强景的深度感,给人景色无尽之意。在园中穿过两层洞门望延光阁水榭,宛若一幅宋人的山水小品。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Photo by ©東西鴻泥

▲用手机延时功能留影一张 Photo by ©Min

Photo by ©東西鴻泥

艺圃最为人称道的想必是它历代园主们高洁的情操和非凡的见识,让这个古老的苏州庭院变得如此的与众不同。博雅堂内有一副对联:“一池碧水,几叶荷花,三代前贤松柏寒;满院春光,盈亭皓月,数朝遗韵芝兰馨。”——明朗的明式风格,清明的明臣气节。藉着先人的品格,流芳百世。

苏州艺圃 /2018年11月29日


References:

[1]林源,冯珊珊.苏州艺圃营建考[J].中国园林,2013,29(05):115-119.

[2]苏州园林官网

东西鸿泥
作者东西鸿泥
57日记 57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添加回应

东西鸿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