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小城生活 3

几时 2020-04-02 23:59:14
来自话题 留学生疫情观察

在家还没有一个月,就已经坐不住了。早餐时间精神萎靡,跟室友抱怨,再这么下去人都要憋疯了。室友说,看你实在可怜,那不如出去散个步吧。我们接连数天都没有出门。今天天气晴好,阳光温暖,四月的凉风丝丝。往家附近的小山坡走,小山坡地势较高,满山绿草,阳光铺满一整面草地,站着可以俯瞰多瑙河,躺着便望向蓝天。这一带是住宅区,独门独户带花园的别墅,常有高傲的猫漫不经心伫立在某个花园小角落晒太阳,阳光洒在街边一个一个小花园里,除了偶然开过的一两辆车外,这几个街区安静极了。

走了一半,兴致全无,又折回家去。中午的阳光照在窗外的露台上,隔壁院子里几颗高大的树已经开花了,粉红色、淡黄色,邻居的别墅靠着一大片郁郁葱葱向上延伸的小树林。我们坐在露台上晒太阳,看着熠熠生辉的小树林。喝两口茶,不一会连晒太阳都觉得索然无味。还没到一个月就如此坐立不安,往后那几个月该怎么办。

大概是憋得太久,又知道一时半会出走不了,这两日的话题便成了 "等疫情过后,去xx地穷游两个月。" 无论是饭桌上,还是早上睁眼后晚上闭眼前,我念叨地只有这件事。"等疫情过后,我们去泰国、缅甸和越南玩两个月吧。” 过不久又说:“还要去尼泊尔!” 一盏茶还没喝完又补充道:“当然还有中国!” 在网上找尼泊尔的纪录片来看,装模作样做旅游攻略。没看两部,又丢到一边,哀嚎道:“这禁闭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从去年到现在,我已在德国连续居住整整一年,中间除了去年八月份去了克罗地亚,感受到烈日当空的美好外,其余时间都在阴寒中度过。亚热带地区长大的人,在冬季漫长寒冷的温带气候下连续生活超过半年,就身心难受。即便是德国人,也一有时间就奔向意大利、克罗地亚、西班牙或者东南亚。以往我每五个月回国一次,一来看望家人,二来解馋。今年似乎就被困在德国,困在一个四月份还会下雪的地方,心里烦躁,四肢冰凉。前两天拆开一袋火锅料,室友问:“咦?又没有什么重要的节日,为什么要吃火锅?” 我忍不住咆哮道:“我必须要吃火锅!必须!必须!” 室友吓坏了,说:“好好好,咱们一起吃。”摆了一桌子菜,中间放了清红两锅。 从沸腾的牛油锅里夹出一片鱼,裹一层碗里的香油酱料,一口下去,心灵瞬间得到了慰藉。多么熟悉的味道。然而这慰藉也转瞬即逝。以前煮火锅解馋时,清楚地知道能飞回国大快朵颐的日子。现在一切都是未知数,疫情或许会蔓延数月,或许今年一整年都不能出行。吃的下一口,已成了忧愁。

巴伐利亚颁布禁足令才两周,似乎又有松动的迹象。我们楼下的非洲邻居,到了周五派对照开。熟识的一对夫妻天天带两个孩子出门散步,今天一家人还出门骑自行车。我们散步回来时,楼下刚停稳一辆车,一见是“I"打头的意大利车牌号,我大惊失色,拉着室友赶紧跑上楼。随后听见车里的那两人也上了楼,去了我们楼上的邻居家。这个关头,意大利的车怎么开进来的?我们现在看见“意”字开头的车牌号,大概像当初国内其他地区的人看见“鄂”字车牌号吧,虽不至于人人喊打,但也是躲得远远的。

这边除了大部分商店关门、学校停课外,企业照常上班(有些在家办公),快递照送。过了春分日,日照时间也越来越长。看着窗外静好的蓝天白云,我问室友:“我们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你看很多人都若无其事地出门。” 室友说:“在对抗病毒面前,即使让整个社会停摆,停掉一切生产活动,也不是小题大做。德国现在的情况就像两三周前的意大利,掉以轻心的人们不相信大难将至。” 除非出措施强硬的禁令,软绵绵的“别出门”劝导是无论如何都阻挡不了德国人热爱自然的心。即使会雪崩,也要去滑雪;即使会地震,也要去爬山;就算发了洪水,也会一股脑跳进洪水里畅游。

德国人现在的想法,和2月底意大利人的想法一样,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WH的人间惨状,当初在意大利人看来简直天方夜谭,太遥远。近日意大利横尸教堂,德国人想这等事太光怪陆离,不会发生在自己的土地上。只是大家都忘了,“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我打开广播,广播里面正播放一位年长护士的语音信息。外面的人们趁着晴天携家带口出门散步、骑车。而这位刚刚下班、累得精疲力尽的护士说:“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的除了中老年人,还有从未有病史的年轻人,挂着呼吸机,不到30岁。我现在每一口呼吸,都觉得是上帝的恩赐。”

几时
作者几时
23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几时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