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春风乱 吹梦寒

玲珑心 2020-03-28 11:55:04

六十三

转眼,北上的日子就到了。火车是在三月三十一日的上午十一时,何家元和蒋心云很早就起来,做最后的准备和清点工作。上午七点中,阿梅从外面回来,叫了声少爷,手里拿着一封信,说:“小姐来信了。”

“这么快?前几天的来信我还没来得及回,打算到了沈阳再说。”

何家元接过信封,令他奇怪的还不止来信的频率,那个信封也比普通的大,里面好像有一张照片似的。难道说诗玉拍了新照片,按耐不住喜悦,急忙寄给他?这样想着,他拆开信封,果然有一张照片。他抽出来,看到人像的那一刻,瞬间像被冰封了似的。蒋心云正在做早饭,厨房里传来餐具碰撞的声音,何聆在卧室里咿咿呀呀的,这是一个普通而忙碌的早晨。但对于此时的何家元而言,这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信封里还有一封信,他抽出来,匆匆扫了一眼,他的眼中闪着焦灼与愤怒的火焰。

“家元,吃早饭了。”蒋心云从厨房探出头来喊他。

他看了她一眼,没有一点想走近的意思,她不明所以,问他怎么了。而他将相片和信塞进信封,说:“我不吃了,先出去一趟。”

“你要去哪?我们的车是十一点的。”

“你不用管我!我一会就回来!”

何家元显然语气不对,脸色也难看极了。可他不给蒋心云多问的时间,拿起外套就出门去了。

他叫了一辆黄包车,直奔霞飞路的蒋府。到了大门口,仆人见是姑爷来了,都很惊讶,立刻开了门。只是姑爷看起来一脸愤恨的样子,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何家元在大门口见到了胡管家,问蒋先生有没有上班去。

胡管家对他的称呼感到诧异,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但蒋礼明的确还没有走,于是请姑爷先在一楼等待。但何家元不想在一楼说话,要和蒋先生单独谈。蒋礼明恰好走到二楼,听到底下说话,心里虽纳闷但也保持镇静,将女婿叫到了书房。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来,何家元关好门。蒋礼明已经坐在他熟悉的位置上,何家元走到他近前,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那封信,拉出那张照片,放在了蒋礼明面前的写字台上。蒋礼明见他进来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摆过来一张照片,不太明白什么意思,于是低头去看。那一刹那,他的心抽了一下。

两人都不说话,都想等对方先开口。也不知过了多久,蒋礼明抬头先开口了,声音还是那么镇定。

“你这张照片是哪里来的?”

“这很重要么?”何家元的声音异常冰冷。

“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有人故意恶作剧?”

“如果我告诉你是来自巴黎的杜邦太太的私人收藏,你会怎么说?”

蒋礼明盯着何家元看了一会,终于双手一摊,说:“我没什么好说的。事情很清楚了。”

“所以,”何家元感到胸口在燃烧。“你们之间是真的!”

“你指什么?”

“还要问我?你们已经在巴黎结过婚了!”

“一切简单明了。我没什么好辩解的。”

“那你把蒋心云嫁给我是什么意思!”

“你在质问我么?”蒋礼明神色冰冷。“年轻人,你是不是最近遭遇困厄,脑子都不好使了?要不要我提醒你,是你生生从我这里抢走了心云,而不是我死乞白赖地要把她嫁给你!”

何家元没办法反驳他,他说的都对,自己怎么会忘记呢?可是,他仍旧感到受到了莫大的欺骗和羞辱,他没办法接受和原谅这一切。

“既然事情已经明了,那不妨今天把话说清楚。”蒋礼明调整了下坐姿,继续道:“何家元,当我亲眼看到你抱着心云在楼下苟且,我告诉你,我左手就握着一把手枪。我差一点就开枪打死你。现在,你看到这张照片,你觉得自己被骗了,男人的尊严没有了,可你想到过我当时的心情么?比你现在还要愤怒!还要不堪!你知道心云在我生命中的意义么?你清楚失去她对我来说是多么大的痛苦么?你为了巴结南京,打我们蒋家的主意,我听说你妹妹还想过要嫁给我?可笑!你们何家太可笑了!你们有今天,就是咎由自取!”

何家元被他说得羞愤难当,浑身颤抖,眼圈通红。他想反驳,想嘶吼,但却没一个字可以说得出口。而蒋礼明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看到他的痛苦不堪,心里却得意而快慰,嘴角有丝丝冷笑。

“自从心云嫁给你,我没看她过上一天好日子。你口口声声答应我要好好照顾她,可是你都做了什么?你不配得到她!你根本不懂如何爱她!”

何家元不想反驳,他心里只还有一个疑问。

“那么何聆呢?何聆是你的……”说到这,何家元开不了口。

蒋礼明却不回答,得意地一笑,双手一摊。这举动仿佛给了何家元一个确切的回答,令他当下发狂。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何聆不是他的亲生骨肉,他那么喜爱这个孩子!

“你还有别的问题么?这张照片需不需要我来收留?”

何家元一把将照片抢了回去,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跑出了书房。沈静媛在楼梯上看到他,喊了他几声,他一点回应也没有,疯一般地跑出去了。

“这孩子怎么了?”沈静媛看见蒋礼明从书房里慢慢走出来,急切地问。

“恐怕是得了失心疯。我早就说过,我不喜欢何家的人。你还不知道吧?何诗玉曾经打过我的主意,想做蒋太太!”

沈静媛一惊,见蒋礼明冷笑了一声,刚要问什么,蒋礼明却走下楼,边走边说:“上班去了。大夫那里,你该去看不能耽误。”

跑出蒋家的何家元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了一小时,失魂落魄,双手不停地发抖。要回家去么?如何面对家中的那对“妻女”?那是他的妻女么?蒋礼明的妻子,蒋礼明的女儿,太可笑了!是的,他们何家是多么可笑啊!何诗玉的那句话又回荡在耳畔,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何家所剩无几,他何家元连最后的希望也丢了。蒋心云前些日子在娘家,也是秘密地和蒋礼明偷情的么?那么,如果她再次怀孕,孩子仍然不是他的!越想越恨,越无法原谅。他再也不想见到这个贱人!

何家元回到公寓的时候,蒋心云正焦急地等待着,听到门响,她立即跑到门边,见果真是何家元,说:“你总算回来了!火车就要开了!”

何家元冷冷一笑,说:“是要开了。但你不用跟着了。”

蒋心云怔住了,见他神色异常,问:“出了什么事?你方才干什么去了?”

“你想知道么?我去了你家。”

“去我家?告别么?怎么不告诉我?”

“是告别,和你们蒋家彻底告别!”

“家元你怎么了?”

何家元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那张照片甩给她,说:“你自己看。”

蒋心云蹲下身从地上捡起照片,只看了一眼便倒抽一口冷气。耳畔传来了何家元的冷笑声,听见他问:“你都明白了?”

蒋心云的手在抖,她抬头看着他,像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你想解释么?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么?”何家元挺起身,冷冷地说:“蒋礼明全都告诉我了。你也不用再解释了,我们完了。你回家去和你的情夫睡觉吧!”

“家元!我以前是错了,但是我现在是你的妻子!自从我嫁给你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是吗!你可真是贞洁烈女啊!”何家元冷笑着。

“家元,现在你是做父亲的人,请你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要纠结过去的事好么?”

“父亲?父亲!”何家元疯一样地笑着。“我他妈做的是什么父亲!这个小畜生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

“何家元你怎么会这样说!你明明知道她是你的女儿!我们……”

“你闭嘴!你和蒋礼明在家里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当我不知道!蒋礼明都承认了!这孩子就是他的!”

“我不相信!绝不可能!”

“无所谓了!你们这对狗男女,以后和我一点瓜葛都没有!我走了,你们以后慢慢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

“家元!你不要听他胡说!他是故意气你的!我是女人我最清楚!何聆就是你的女儿,绝不会错!我和蒋礼明早就没有任何肉体关系……”

刚说到这,何家元伸手打了她一耳光,恶狠狠地骂道:“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说完就去卧室拿箱子。

蒋心云虽然被打得生疼,但仍想证明自己。她拉着何家元的胳膊,哭道:“家元我没有说谎,我以前是有错,但何聆是你的孩子这一点绝对不会错!你相信我吧!我绝不会骗你的!”

“你滚!”何家元使劲推了她一下,大步走到门口。

阿梅始终在一旁不敢说话,见少爷真的要自己走了,跑上去求道:“少爷你不能这么就走了,少奶奶和小姐以后可怎么办啊?”

“去找蒋礼明吧!还有你!”

何家元拉开房门,大步走出去了。

阿梅追也追不上,只得又跑回来。蒋心云蹲在地上失声痛哭,她跑过去想要拉她起来却拉不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她彻底慌了,事实真相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何家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蒋心云哭了一天,直到晚上才稍稍平息。房东以为人已经走了,派人来清房,却看见几个女人还在。阿梅请求再给一点时间,家里遇到点事情。办事的知道蒋心云是蒋礼明的侄女,当然也不敢乱讲话,客客气气地回去了。阿梅不知道该怎么办,回来求蒋心云想个法子,问她要不要先回家去。蒋心云听到家这个字,心中立即生出无限恨意。她哪里还有什么家?她的家都被蒋礼明给毁了。回到蒋家就是自投罗网,她恨他,他给她的所有伤害绞痛着她的心。决不能就这么算了!她突然跳起来,抱起何聆亲了几下,转身交给阿梅,说:“你在这里等我。你记住,除非蒋太太亲自来,否则你不要将孩子给任何人!特别是蒋先生。记住了吗!”

阿梅见少奶奶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吓呆了,却又不敢多问,只拼命点头。蒋心云又看了一眼孩子,俯身吻了她几下。终于狠下心来,穿上外套走出了门。

第六十二章点击:六十二

大结局请点击:终章

玲珑心
作者玲珑心
266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添加回应

玲珑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