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春风乱 吹梦寒

玲珑心 2020-03-26 21:08:10

六十一

沈静媛在医院陪护了一段日子,等医生确定蒋心云可以出院,她便帮忙接她们母女回了蒋家。蒋心云的房间早都打扫好了,还添置了新的婴儿床,小孩子的一切用品也都应有尽有。沈静媛不停地忙前忙后,吩咐人准备各种物品,一点也不要蒋心云费力费神。

蒋心云见到了自己的女儿,是一个粉嫩的孩子,也看不出像谁,是小婴儿都会有的那个样子。不过母亲看自己的孩子总是有其独特的审美,仿佛是不同于任何其他小孩的。蒋心云也未能免俗,整日抱着女儿,一刻也不肯松手,拒绝了雇奶妈的提议,坚持要自己喂养。初生婴儿最难带,两小时就要吃一次,稍不如意就放声痛哭。蒋心云整日整夜地不能合眼,没多久就搞得蓬头垢面,面色萎黄,蒋礼明终于看不下去了,强令人雇了专职带小孩的保姆和奶妈,蒋心云却死也不松手,两人争吵了一顿,沈静媛在旁不停地劝解,最终各退一步,保姆留下,奶妈又回去了。

这一日,胡管家突然匆匆赶来报信,说何老板死了。

蒋礼明和沈静媛正在一楼会客室喝茶,听了都是一惊。沈静媛看着蒋礼明,蒋礼明倒并不慌乱,问:“何家派人来的?”

“是。”

“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

“派人来做什么?”

“请少奶奶回去。”

“休想!让何家的人滚!就说我说的,以后蒋家与何家没有任何关系!改天我请律师办离婚。”

胡管家不敢说话,偷眼看沈静媛。她使了个眼色让他先下去,待胡管家走了,沈静媛说:“何家固然有错,但何老板走了也是大事,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心云从生孩子到现在,他们何家有来问过吗?何家元来看过孩子吗!死了人倒想起我们来了!哪来的脸!”

沈静媛见他如此愤怒,知道硬说是说不通的,她私下想着,不如自己去见见何家元。他到底是父亲,不能没点担当。于是背着蒋礼明往何家打了个电话,请何家元接听,要他最近过来一趟。那边何家元的声音沙哑而迟疑,像是怕谁听到似的,说:“静媛姐方便的话,我们出去坐坐?”

沈静媛听出他有难言之隐,于是约定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只说去买东西便出门了。等她见到何家元时,他看上去比刚从沈阳回来时更憔悴了。沈静媛不禁心里难过,说:“家元啊,原本我是很气的,但看你这个样子,我也很难过。可是你不能就这么躲着,你要担起责任来。”

何家元眼神干涩,苦笑一声,说:“静媛姐,不瞒你说,我们何家完了。”

沈静媛心里像蒙上了一层浓雾,叹气道:“我晓得你们现在境况艰难,但你还年轻,要振作。和明叔搞好关系,他不会坐视不管的。”

何家元苦笑一声,说:“静媛姐,我对不起心云。”

沈静媛道:“从前做了错事,现在弥补都还来得及。”

何家元长吁一口气,说:“不说了。我考虑回东北去。”

“东北?”

“那边有信来,说厂子还在,都盼着我回去。现在我们何家只剩这一家工厂了,上海已经没办法立足。我父亲已去,我在沈阳也不会影响他的名誉。”

“你一个人去吗?”

“我打算一个人先走。心云和孩子暂时拜托给你们。我母亲那边可以先回老家。”

“你都想好了?几时走?”

“先把我父亲的丧事办完,剩下的产业做一个清算,我家的房子也打算卖掉。”

沈静媛感到心情十分沉痛,没有说什么。

“这件事你先别和明叔说。如果他知道我要回沈阳,一定不会同意。我可能就走不了了。”

沈静媛点头同意。

“心云你自然不用担心,你的女儿还没有名字,你做爸爸的取一个吧!”她说。

何家元扶了扶额头,说:“叫何聆吧!聆听的聆。”

“这个名字倒是特别。回头我跟心云说。”

两人又叙谈了几句便各自回去了。晚上沈静媛对蒋心云悄悄说起白天见到何家元的事,替他说了一番好话。蒋心云只静静流泪,并不答话。沈静媛抱着她的双臂,说:“你也要多宽心,不要为这件事太难过。家元还年轻,一切会慢慢好起来的。你看你们有这么可爱的女儿呀!”

蒋心云便低头看着小床上的女儿,心里似乎得到了点安慰。

沈静媛叹声气,说:“要说我还是羡慕你,有了这么可爱的孩子。我嫁过来也有半年了,却总是没动静……”

这句话忽然引起了蒋心云的注意,她抬头问:“一直都没有么?”

沈静媛摇摇头,说:“如今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了,不能再拿你当孩子,有些话我只对你说说。你明叔一直想生儿子,我们一直在努力,但就是怀不上。”

“去看过大夫吗?”

“我去过很多次了。”

“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我没什么问题。”

蒋心云怔住了。但她忽然明白了什么,是呀!当初蒋礼明是那么迫切地想要一个孩子,可是她自己也从不曾受孕,难道说……

“大夫的意思是?”

“他想让你明叔去做个检查。”

“那他知道么?”

“我怎么可能告诉他?你明叔在上海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被人知道了,那是要传闲话的!再说,你明叔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去做这个检查?”

蒋心云沉默了。她的难处沈静媛全都伸出援手,而这件事,她却无能为力。

“明天我还要去医院拿药。”

“为什么?你不是没问题么?”

“要不怎么办?只能是我有问题。”

蒋心云感到深深的愧疚,她理解沈静媛的难处,却不知该如何宽慰她。

“说来不怕你笑话,我和你明叔也有一段日子没亲近了……”

蒋心云一惊,看着沈静媛。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也或许是我让他失望了。他对我越发失了兴趣,从前我们也是每晚都有,一心盼着孩子来。”

沈静媛的眼圈红了,抬起手擦了擦眼泪。

听另一个女人说起与自己曾经深爱的人的肌肤之亲,这让蒋心云内心五味杂陈。说不上是嫉妒、惆怅、伤感还是别的什么。想起从前与蒋礼明的过往,想起他对孩子的渴望,她不禁怀疑如果自己没有出嫁,会不会今天不停去看病的就是她。蒋礼明会怎么对待她呢?也会渐渐冷落,甚至去别的女人那里求子么?想到这她身上一冷,不禁抖了一下。沈静媛以为她累了,忙说:“不该让我的事打扰你,你现在在月子里,身体受不住累。”

“我没事……”

“今晚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去趟医院,你有什么需要的就交代给下人。”

沈静媛说完就走了。蒋心云却丝毫没有睡意,她将孩子从小床上抱起来,紧紧搂在怀里。小孩笑了一下,这让她欣慰又开心,低头和她贴了贴面颊,现在她懂得什么是掌上明珠,这孩子就是她的明珠。忽然,她想起自己的母亲,从没有真正做过母亲,她一定是非常痛苦的吧?如果有人现在抢走她怀里的孩子,她一定会疯掉。此刻,她明白了母亲的痛楚,似乎可以原谅她了。

第二天上午,沈静媛去医院了。蒋心云吃过饭就回到卧室。小家伙饿了,她便解开衣服喂孩子,轻轻哼唱着勃拉姆斯的《摇篮曲》,并没有注意到有脚步声临近。等她忽然听到推门声,转身看时,蒋礼明已经站在她眼前了。

他在身后轻轻关上门,她怀里的孩子对他的到来没有任何意识,只贪婪地吸吮着母亲的乳头,那一瞬,他觉得嫉妒这个孩子。蒋心云不知道他进来做什么,一时间也顾不得问,只背过身去。不一会,小家伙吃饱了,她便起身将孩子放回小床。乳头溢出了奶水,她赶忙拿出一块手帕轻轻擦拭,一面用手遮着。但蒋礼明已经走到她身后,伸出双臂从后面抱住她,手掌放在她的腹部,温暖瞬间袭遍她的全身。那一刻她像失去了自我,他的吻落在她的耳畔和脖颈,又落在她的额头、脸颊和嘴唇上。时间静止了,光阴在踌躇中向后倒流,回到少女时代,这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他温柔的爱抚。

他已经不能控制住自己久藏的欲望,发誓这一刻一定要占有她。他的手顺着半开的衣襟伸进去,还想要解开更多的纽扣。但他手指的触碰猛然惊醒了她,她轻轻叫了一声,用力推了他一下,随即转到婴儿床的另一侧,伸手裹上衣襟。蒋礼明喘息未定,仍要迎上去。蒋心云立即喊道:“你别过来!”

“心云你怎么了?”

“我们不能这样!我不能对不起沈静媛。”

她的话刺痛了他的心,已经躁动的情绪更加难以平静。

“你对不起她,难道你对得起我吗!你把我的心撕成碎片你很安慰吗? 你看着我因你而痛苦你很得意吗?”

“我从没有这样想过!”

“可是你这样做了!”

“我没有别的选择!你要是我你也没有别的选择!”

“如果我是你决不会选择离开!”

“你不会懂的!你只站在你自己的立场看待一切,你根本不懂我的痛苦!你的世界只有你是中心,别人必须按照你的意志来办事。可是我们是不同的,你出身清白,家境良好,事业有成,你不知道做奸夫淫妇的孩子是什么滋味!你也不懂母女给同一个男人做情妇是什么滋味!”

蒋礼明气得转身锤了一下墙,靠在墙上痛苦难当。他清楚她的话每一个字都是对的,但他无法接受这种失控,无法接受心云会有自己的一套准则。

“我知道我这辈子欠你太多,以后我想办法慢慢还你,但绝不能再与你偷情,那样我只会留下更多罪孽!”

“你拿什么还!”蒋礼明吼道。“你外公、你妈妈还有你!你们三代人欠我的你还得起吗!”

蒋心云被逼急了,喊道:“我拿命还!”

蒋礼明气疯了,要抢步上前捉住她。他不要她的命,只想要她的人。但蒋心云立即从床上抱起孩子,紧紧搂在胸前,喊道:“你要是过来,我就和孩子一起死!”

小孩被突如其来的抱起吓得嚎啕大哭,蒋礼明不再上前,他身子前倾,哀求道:“心云,你回来吧!我什么都答应你,你要结婚就结婚,在哪里都可以。”

“不!”蒋心云用力摇头。“我不再想和你结婚了。我有我的丈夫和孩子,你也有你的妻子。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心云!你忍心这样对我!”

“难道你不清楚这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他在她的执拗面前感到那么无力和无助,从前永远是他控制局面,占着上风,而现在,角色对调过来,他苦苦哀求,她拒不服从。

“我不能再住下去了,今晚我就回家去。”

“你要走么?”他瞪着她。

“我不走,你会毁了自己,毁了我们所有人。放过我们,放过你自己吧!”

她在劝慰他么?

“你回去又会有什么好结果呢?何家已经完了。”蒋礼明说。

“只要有一口饭吃,那总归是我的家。今晚我就带何聆回去。”

“何聆?”

“这是家元给孩子取的名字。”

蒋礼明的心里登时升腾起一股愤怒之火,但这火已然无法将他点燃,而是将他推入深深的绝望。

“你们还在联系着……”

“有错么?他是我丈夫。”

是的,没有错,是他错了,这些年。

他的手抓紧婴儿床的栏杆,闭上眼睛挣扎良久。终于,他还是镇静了下来,站直身体,转身走向门口。他拉开门时还是犹豫了,但终究放弃了那份挣扎,开门出去了。

【钢琴】勃拉姆斯《摇篮曲》

【钢琴】勃拉姆斯摇篮曲_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

第六十章点击:六十

第六十二章点击:六十二

玲珑心
作者玲珑心
266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添加回应

玲珑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