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万人围观性侵,74名受害者:灭绝人性的“N号房”究竟是什么?

周冲 2020-03-24 22:14:04

骇人的“N号房”事件,终于有了新进展。

1月23日晚,韩国SBS《8点新闻》公开了落网的主犯之一,网名“赵博士”的真实身份和照片。

“赵博士”原名赵周斌。

年仅25岁;

仁荷工业专门大学的风云人物;

多次获得奖学金;

曾代表学报编辑部编辑局长活动;

热心于孤儿公益活动。

赵周斌被捕后,认识他的人都不敢置信。

平日里的“有为青年”、“好好先生”竟做着令人作呕的勾当。

去年9月,赵周斌接手“N号房”。

短暂半年时间,他就赚到盆满钵满。

被捕时,他的房子里搜出一亿三千万韩元现金(73万人民币)。据警方估计,他的总资产可能高达数亿韩元。

提起“N号房”,许多人也许还不了解。

但和它相关的关键词,如:性犯罪、性暴力、视频直播、未成年少女、26万会员……每一个都极具爆炸性。

“N号房”究竟是什么?

它又是如何操作?

为何受害者屡屡被操控却不敢反抗?

一切需要从头说起。

雏形

2016年,韩国著名的色情网站“Soranet”经营者被警方逮捕,网站关闭。

当时,“Soranet”的死忠用户,网名叫“god god”的男高中生,在网上宣誓称,一定会重现“Soranet”的辉煌。

不久后,他盯准社交平台Telegram,打算利用Telegram阅后即焚的特性,创造属于他的色情王国。

“god god”在Telegram上,创建了8个聊天群。

聊天群里,最初分享的是各种商业AV、色情电影和群友们上传的内容(包括偷拍、自拍的色情图片、视频)。

聊天群分别是“房间”作为代号,分为“1号房”、“2号房”……这便是“N号房”的雏形。

每个房间都有特定主题。

比如,“熟人”、“女护士”、“女警察”、“女中学生”……最令人作呕的是,居然还有“幼女、婴儿”。

作为幕后操手,“god god”经常会为群友们带来福利。

他非常擅长在Twitter上寻找合适的“女奴隶”。

这些女生都有一些共通性:

1、涉世未深;

2、喜爱自拍,风格大胆;

3、接受YP,甚至经常在网上约。

“god god”锁定目标后,就会实行两套方案。

一种是冒充警察,发送信息:“已经接到对你们帖子的举报,请在发送的链接中输入个人信息并接受调查”,引诱受害者点击链接,套取受害者个人信息。

另一种是直接黑进受害者的Twitter账户,当受害者再次上线时,账号密码、注册电话号码、电子邮件,甚至是家庭住址,”god god”都能全部获取。

最初,“god god”会让受害者拍摄性感照片。

如果受害者合作,就会加码拍摄裸照,到ZW视频,最后演变成发生性关系,一步步让受害者变成奴隶。

如果不合作,那么”god god“就会威胁受害者,要将她的丑事和性感照片,发送给她的家人、朋友和同事。

后来,"N号房“用户群逐渐壮大。

“god god”开始推出付费观看。

1号房是预览房。

“god god”会将拍摄的色情视频以预览一小部分的方式,吸引观看者。

当观看者提出想要看完整版时,“god god”就会提出需要付5万韩元(300元人民币)买观看券。

购买完成后,观看者就能进入2号房,看到视频内容。

之后,“god god”就会再给出第二个视频预览。

越到后面房间,内容就会越劲爆。

卧底记者称,她曾看过一些非常反人性的视频。

比如,让女生伤害自己的私处;

比如,让女生裸体,戴上狗链,学狗叫;

还有,吃粪便。

据韩媒统计,当时的8个房间内,基本都有3-4名受害者。

也就是说,当时受害者已达30人。

2019年2月,“god god”因高考萌生隐退之意。

“N号房”群龙无首。

不久,一个网名叫“Watch man”被“god god”授权,成为第二代运营者。

“Watch man”的出现,让“N号房”走上了更可怕的方向。

恶化

“Watch man”接管后,做了两件事。

一是将“N号房”系统管理。

他将8个房间扩张,建立了负责把关的“高墙房”。

“高墙房”的作用,是让观众变为共犯。

刚进入“高墙房”的用户,需要不断上传色情照片或视频,才能留下来。

如果一段时间没有活跃,就会被强制退群。

而要进入真正的“N号房”,则要上传自己拍摄的色情视频。

据卧底记者称,“高墙房”每天的消息数以万计,光是色情内容,就超过1.5万条。

这些内容,除去少量商业AV,基本都是真实自拍。

内容的女主,通常是用户的熟人、朋友、前女友或家人。

最让人震惊的是,其中还掺杂了大量儿童性侵内容。

“高墙房”的出现,让“N号房”的管理变得更为缜密。

将用户变为共犯,一方面增加了参与性,另一方面也是将用户往犯罪边缘推。

二是创建“复制房”。

其实,卧底记者早在2016年,“N号房”创始之初就已经发现了它。

但由于两个原因,导致她难以一网打尽。

1是因为Telegram阅后即焚的特性;

2是因为“复制房”。

“Watch man”为了更好的保护用户,不让他们的恶行曝光,创建了无数个“复制房”。

色情内容上传后,就会被快速共享到“复制房”里,以供更多用户下载和浏览。

“复制房”至今不知道到底有几个。

所以,即便现在“N号房”已经被曝光,但以它为载体的恶行,还在继续。

2019年夏天,“N号房”发生过2件大事。

第一件是“宠物调教”。

一个看似中学年龄大小的女孩,率先出现在一个宾馆房间里。

之后,一名男子进入房间,与女孩强行发生了性关系,并且在过程中伴随着暴力行为。

事件经过在“N号房”里实时直播,观看用户们集体狂呼“这就是收拾宠物”。

第二件是“姐姐救援”。

一名女中学不幸成为“god god”的奴隶,不堪受辱后便把遭遇告诉了姐姐。

年轻的姐姐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告诉大人们,而是求饶。

她不断求“god god”放过妹妹,结果却被威胁“要不你成为妹妹的替代品”。

救妹心切的姐姐,居然真的答应了。

结果,妹妹没有脱离魔掌。姐姐也成为受害者,甚至被“N号房”的用户在车里强行发生关系。

2019年7月,“N号房”迎来第二次交接。

一个昵称“博士”的网友,接替了“Watch man”,成为第三代运营者。

“博士”将“N号房”彻底变成人间炼狱。

也让更多女生沦为受害者。

失控

“博士”成为运营者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创建“博士房”。

“博士房”一共有3个。

入门券分别是:20万韩元、60万韩元和150万韩元。

与之前的“N号房”不同,“博士房”里上传的色情视频,全都是被“博士”蒙骗的受害者。

她们有3个共同点:

1、统一被称为“博士的奴隶”;

2、身上有用刀刻的“博士”、“奴隶”字样的纹身,作为是“博士专属奴隶”的证明;

3、视频开始前,她们都会用手指比出字母“C”,这是“博士创作的作品”的标志。

“博士”寻找猎物的方式,除了之前两个前运营者的做法,还加了一个——

利用高薪招聘。

“博士”盯准的是外形更高素质,怀抱着明星梦的女生。

他在网上发布高薪模特兼职,然后让对方拍摄正常的照片,借着签约获取受害者的个人信息。

一旦受害者上了钩,几乎不可能回头。

受害者只能任由“博士摆布”,拍摄色情照片和视频。

“博士”曾炫耀道,这样的奴隶,平均每天都能找到1~2个。

“博士”的视频价格很高。

但依旧卖得非常好。

一方面,是因为”博士“选择的女生外在条件很好。

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视频已经超越色情,突破人性底线。

比如,裸体把内裤套在头上;

比如,像发病似的翻转眼睛;

还有,直播喝马桶水;

甚至,往下体放进虫子。

最致命的是,“博士房”里受害者的真实信息是共享的。

也就是说,只要进到“博士房”的用户,都能轻而易举找到拍摄色情视频的受害者。

绝望的是,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次。

许多女生原本只是拍摄色情视频,后来成为性暴力的受害者。

因为被“博士”抓住了把柄,也不敢报警。

直到“博士”被捕前,“N号房”已经累计了800个多群聊,积累了超过26万的会员。

26万会员是什么概念?

韩国人口是5200万,26万按照男女比例分配,每100个男性里,就有一个共犯。

在调查过程中,被发现的受害者也超过了74个。

令人发指的是,其中16个是未成年人,年龄最小的仅有11岁。

而这,不过是被发现的受害者。

实际数量,难以估计。

恶的根源

“N号房”曝光后,韩国的舆论呈现出极端两极化。

一部分人是愤怒。

以李惠利为首的一众韩国明星,纷纷在SNS上传了“公开‘N号房’涉案人员的真实身份,并建立照片库”为题的请愿截图。

他们表示,(这个事件)已经超越愤怒,务必严惩。

事件爆发后,韩国民众通过“青瓦台国民请愿”,要求官方必须公开26万会员的真实信息。

截止3月23日,请愿人数已经突破410万。

“N号房”彻底激怒了韩国民众,尤其是女性。

她们无法想象,恶魔就在身边。

而在另一个国民性调查中,也有人发起“对运营者实施死刑”的投票。

结果,超过90%的国民点了赞同。

但在投票性别比例上,值得注意的是,男性只占了很小一部分。

难道,韩国大部分男性都认为,像“N号房”这样的恶性事件,是无关紧要的吗?

事实可能更为残酷。

“博士”被抓后,“N号房”里的某个用户,曾在社交平台上诉苦。

“比起惩罚N号房的参与者,不更应该先惩罚上传自己身体的淫乱女吗?
如果不上传那些视频的话,就不会有26万的受害者了,我认为女生们的错误更大。”

而在现存的色情网站中,居然还有许多人在疯狂搜索“N号房”的相关信息。

这些男性内心的潜台词是:

“如果不是受害者不检点,加害者哪来的机会伤害她们?”

换而言之,他们认为,这是受害者自作孽。

“N号房”的卧底记者在调查期间,曾多次与受害者对话。

她试图告诉这些受害者,只要大胆站出来,不要屈服于加害者的威胁,一定能战胜。

但得到的,都是沉默。

受害者们感谢卧底记者的告诫,之后就沉入人海,不再发声。

她们的沉默,不是因为认命。

而是因为恐惧。

她们害怕成为舆论中心;

害怕拍摄的照片、视频被熟人看见;

更害怕背上“自甘堕落”的污名。

社会现状让她们明白,即便呐喊出“我是受害者”,也不可能得到谅解。

如今,“N号房”被曝光,它的主犯将会陆续落网。

但更多“N号房”呢?

那些潜伏在暗处,试图伤害女性,或者已经在伤害着的不法之徒,依旧逍遥法外。

而惩处这些恶魔,需要所有人一起努力。

请大家转发此文,让恶少一点,让女性自我保护意识更强一点。有时候,通往地狱的路,只有一步。

作者:有鸭蛋

参考资料:

凤凰天使TSKS《韩国N号房记者实录完整翻译》

奇怪喵译制视频《深挖韩国N号房事件》

唐胖虎《N号房事件最新进展》

图来源:新浪微博

周冲
作者周冲
1353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周冲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