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与被上,这是一个问题(20200412更新)

Stefanie Chang 2020-03-21 15:38:53
来自话题 用十本书了解我

这篇日记文末终于要出现我的稿件作品了,欢迎围观财经类稿件的写法与风格,长短稿件都有,日常与深度共存。

时常收到豆友的私信,大概反馈了两个问题:

1.自己在新闻院系读了半天书,感觉前路迷茫,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干什么、能干什么;

2.身为媒体的新兵,跑条线,不得要领,还遭遇了职场上各种刁难,内心苦闷。

前不久看到老媒体人在围脖上感叹很多跑线记者,都干了好些年了,对自己条线领域还是眉毛胡子一把抓,有点拎不清的感觉。让他谈点东西写点观察,屁都写不出来(这里推荐一篇真正的专业主义新闻观察《未到全面启动经济时》,作者系财新主编王烁)。

每天还忙成狗,天天票圈晒凌晨两点的月亮,自称社畜,这究竟是你上了班还是班上了你?

张文宏引发的专业主义讨论

每次看到这些问题,我就会情不自禁想骂中国教育的毛坦厂模式,只负责教会学生“what”,没有教会学生“why”和“how”,把人培养成流水线上出来不喜欢思考的产品。所以有人得到的是教育,有人得到的是教育的幻觉。

到了大学,甚至是社会,离开了目的性强的生活状态,很多人突然一下失去了人生目标。没有人在后面拿鞭子赶着了,自己要何去何从,完全没有概念,“混”就成了人生最高的要义。

这种状态下,你对一个人耳提面命什么专业主义精神,持续学习,是无效的,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既不知道为什么要秉持专业主义,也不知道如何秉持专业主义。

我自己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的状态。高考是父母逼迫的,按照自己的意愿是去踢球,当中国下一个孙雯。

运动员生涯提前结束之后,回到正统考学的路上,落后太多,懒得追,于是当兵又成为高中时期的人生目标,所以结结实实打了三年篮球,也没怎么认真读书,有时还逃课闲晃放羊,浑浑噩噩。

高考落榜——非常彻底的落榜,连大专线都没上。问到成绩之后心一横找父母摊牌,要户口本准备参军,老母亲说了一句:想去当兵除非你从劳资的尸体上跨过去。

老母亲个性强,记忆中除了外婆去世,她基本没有掉过眼泪,唯一一次例外就是我高考落榜。据说在招生办哭得死去活来要人家给个预科的名额,但那个时候高校子弟哪还有预科的通道可以走呢?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因此中国的高考制度是全世界最公平的选拔制度,当然只是相对而言,说不上绝对的公平,因为参加考试的人在中学乃至像我一样在更早期获得的教育资源就不公平了。

被逼无奈,我只好答应再读一年,什么牛校的美梦就不做了,能上个大学就行,而且也不想再遭受这种折磨,收心安静读书,以求赶紧解脱。从理科换到文科,一年之后省单科探花,四年之后又读了个小985的研究生。

遂了父母的愿,他们开始对我放松了要求。我想做啥也没太管了,平安喜乐过一生就行,不要求你是一个非常出色或者怎么样的人,能体面的活着就不错。按照这种设定,接下去就该不求上进,早早结婚生子。

然而,进了社会之后,突然和很多学霸混在了一起,近距离观察&相处过几个,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比如会力求在自己成为工作领域,或者说至少是喜欢的领域里最靓的仔,这样反而比在学生时期动力更足,成长更快。

是什么造成了前后这么大的反差?我觉得是“主动”二字。当一个人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喜欢什么且如何达到的时候,主观能动性是最高的。所以尽管没有人再提要求,你向前的动力却越来越大,你是为自己而去做某件事,不是为了别人的眼光与赞赏,更不是为了交友,一路上就没有什么能阻挡的。就像阿甘去跑步不为任何原因,只是自己想这么做。

我很喜欢过不愁吃喝不求人,同时还能自由发挥一下想象的生活,我就朝最可能达到这种状态的道路而去,一路上的闲言碎语很少理会,具体可以看《塑料姐妹花,豆腐同事情》的日记。

只要你手里有一门谁也无法取代的硬功夫,护城河挖得宽宽的,护城墙筑得高高的,就不怕世俗眼光下的破烂事,可以尽情做自己。

接下来进入新闻专业主义的正题↓


一、新闻类

每一类不可避免的都会有教材,教材只罗列科目名字和版本,具体的其实大同小异,贵国学术界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就是编写教材,因为这也算发表学术作品。

1.教材:

《新闻学》

《传播学》

《新闻编辑学》

《新闻采访学》

《中国新闻史》

《外国新闻史》

《新闻写作》

《新闻摄影》

北人大南复旦,这两学校出的教材看一遍就差不多了。

2.读物:

3.传记

4.非虚构类作品

读完这些基本就可以和做特稿的同行们交流了,至少人家在说第四权、无冕之王、何伟、欧逸文的时候,你知道在聊什么。


二、财经条线

没办法,我是做财经的,所以把这个类别放第一。其他的移步下面吧。

财经记者是从金融与资本角度报道国内外经济新闻事件的记者。观察财经领域,无非就是集中观察这里面的人、机构,以及他们做出来的事。

因此财经类专业教材必不可少,但是非财经专业出身的学生可能一开始摸不着门道,那从专业主义考量的角度出发:一个合格的专业记者必须能在其报道的领域从事相关工作。所以一个合格的财经记者应该能通过财经领域的一系列从业考试,那我们可以用从业考试的教材来学习基础知识。

低配版:

证券从业资格考试相关(https://www.sac.net.cn/cyry/kspt/kstz/

基金从业资格考试相关(http://www.amac.org.cn/businessservices_2025/managementofemployees/jobexamination/examinationsyllabus/

期货从业资格考试相关(http://www.cfachina.org/zgksnew/kszd/

高配版:

CPA 2020(http://www.cicpa.org.cn/news/202003/t20200320_52496.html

CFA(https://www.cfainstitute.org/en/programs/cfa

这些考试的教材基本是每年一编,就罗列一下最新的吧,其他的可以自己上网搜↓

注意编写单位是中国证券业协会

注意编写单位是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

教材看起来很枯燥对吧?是啊,所以护城河才宽护城墙才高呀,识字就能看懂的书有什么门槛么?或者说你能从那些书里面学到什么知识?

我身边学霸级的财经记者,就算本身专业是新闻学,来做财经新闻,都硬着头皮看了一遍CPA。

更可怕的是,前几年看到有财经公关公司的人也在看这东西,也就是说你的对手盘也在研究这玩意儿,万一你稿子里面有错误,对方一下子就可以揪出来。未免自己惹上什么官司,这些苦功夫也是不能省。

财经法律法规可以到一行两会的官网上去查找,涉及自己报道领域的最好打印出来背一遍:

中国人民银行(http://www.pbc.gov.cn/

证监会(http://www.csrc.gov.cn/pub/newsite/

银保监会(http://www.cbirc.gov.cn/cn/view/pages/index/index.html

财经类读物:

《股市操练大全》一整套十几本,三联出版的,是上个世纪到现在股民入门最好的书籍。

一些金融重要人物发言中提到的概念最好也能及时获知,比如周小川之前说过一个名词“明斯基时刻”↓

顺便还有他本人的一些著作↓

一行两会等主管金融机构的领导人基本都有很深厚的学术背景,他们的学术主张很可能会成为治理经济领域的脉络,弄清楚这些脉络是很必要的。

浏览一下不难发现,好的财经类书籍大多数集中在中信出版社,所以可以适当关注中信的新书。


三、其他专业条线

这里只能列举我接触过的领域,其他的就实在是没办法了。

1.政经类(中外一起了哈)

2.科技类(产经也一起了哈)

能力有限,了解的也就这么多,《牛津通识读本》丛书也很好。


中国高等教育的问题是通识教育和职业教育的缺失,文理分科太严重了。这种教授知识的体系是为了效率更高,或者说更经济的造就出一些专才,但副作用就是大批量的生产了一些只读书不思考的人。

你究竟为什么学习?为什么工作?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一生要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面度过?过上什么样的日子?很少有人静下心来思考。

前面说我这样一个学渣混混,到了社会突然开始对自己高要求,没人逼迫的情况下懂得自己成长,主动是很重要的原因。

做一件事情不是因为别人或者说环境逼着你去做,而是你本意就想这么做,爱一个人也是如此。这样人就会主动去了解,办成这件事需要哪些条件,有什么是自己已经具备了的,有什么是自己尚未具备的,尚未具备的东西要去哪里寻找,这个过程其实对自身也是一种审视。

举个例子,为什么同一个课堂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学生千差万别?这里固然有个人天资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主动性在发挥作用。

学霸听课积极,因为他/她不想下课之后花太多的时间在这些事情上,还要看课外书和搞点课外活动对吧,所以课堂上尽量抓紧时间。同时人家也知道每天要干什么,做多少套题目,看多少页书,作业怎么完成,要想巩固知识点,是不是需要其他的书籍来辅助?

但有的人就是:啊,老师说今天要写多少的作业,要看哪些书,然后就去这么干了,老师没说的,就懒得去做。不知道为啥自己要坐在教室里,上课走神。你的学习不是主动想要了解与掌握一门知识,而是学校和老师被动推着你往前走,为了应试,所以到底是你上了学(校),还是学(校)上了你?大部分人是后者。

到了社会又吐槽上班如上坟,没人要求去补充专业知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于是就有了开头说的,有的条线记者跑了好几年,对自己报道领域一点看法都没有,一个关键问题都提不出来,还被采访对象直接怼。

我个人出社会后,除了不喜欢弄人事混圈子,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主动去寻找了很多相关的知识进行补充,从未被人怼什么不专业,平时闲了解答一下同事们的问题,但也不是特别喜欢好为人师。

此外,一直在主流媒体工作,身边都是非常优秀的同事,也会促进成长。无论是在289还是光华路阳光100,同事之间,尤其是年轻同事之间,都在讨论自己条线的新闻操作,以及对后续走向的看法、观点(这一点其实我的广播已经体现出来了,总体来说还是很多原创的东西)。有些观点未必对,还很幼稚,但起码是自己独立思考出来的,所以尽量去一个崇尚专业主义讨论的环境工作,也非常重要。


经常哔哔业内的事情,口说无凭,而且也有豆友好奇我一边在大理玩耍一边工作的稿子是哪篇,那就上几篇以前的稿子吧,免得光说不练假把式。

这里面乐视系列刚好写在乐视股价最高的时候。当时有人喊1000亿市值啊,如日中天下一个BAT的地位,谁敢写它?也算为后面退市提前警告了吧,可惜孙宏斌没有听进去(哈哈)。

有时人们认为只有写特稿的记者有一种天然的正义感,我想说,写财经的也有,写任何一个领域的都有。一个烂公司就得盯着写,写特么好几篇,公关把你封杀(我当时是被乐视封杀的,公关还是前同事),用萱萱来压也不能手软,不然怎么叫铁肩担道义。

乐视网IPO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公司背后是谁(plan ling),老东家一篇它的IPO调查稿件,都送印厂了半夜一个电话过来全部作废要开天窗,后来写稿记者没多久就负气走了。

前几天这同事看到我票圈发前后滩公园的照片还特地上来问是哪里,我还说你不要老蜗居在五角场,偶尔过来看看我嘛。来上海之后我们俩去过一次莫干山玩耍,在山里也说起了这个事情,她还是有些情绪,我只好安慰,这种媒体环境早点走也好。

不过真正进入金融的圈子之后才知道,很多稿子,其实都没有触及行业最核心的部分,媒体大部分也就是外行看热闹了。

《财报又被质疑了 但乐视选择不回应》(2015年04月02日)——刚去新东家,还在当记者。

《你知道乐迷群是什么组织?它已经被质疑泄露乐视的内幕消息》(2015年05月19日)——乐视网历史高点是2015年5月13日。

惨不忍睹的乐视网

《75亿定增110亿减持 贾跃亭用出资本“连环计”》(2015年05月26日)

《乐视有多缺钱?贾跃亭要发理财产品为手机业务筹资》(2015年07月22日)

《贾跃亭说要把减持的股份都买回去 乐视网的股价会止跌吗?》( 2015年07月28日 )

《乐视虚实之间 炒概念还是走自己的路?》( 2015年10月04日)——大理作品,准确的说是在腾冲,同时通知升职了哈。

《【调查】那个要分一半股权给员工的乐视控股(全球)在哪里?》( 2015年12月03日)

《【图解】郭广昌的朋友圈和复星系的投资网》(2015年12月14日)——在深圳找姬友玩,结果突发Guo被抓的新闻,然后一边面姬一边工作↓

苦逼

《【深度】为了应对宝能 万科在资本市场还有哪些运作空间?》(2015年12月23日)

《【深度】A股捉妖记》(2016年03月01日 )——这个标题蹭热点也是很明显了。当时在厦门找前同事玩耍。这同事莆田市高考第七名的成绩进入中青院,2008年开始靠打板从10万做到现在已经近十亿了,《南方人物周刊》还报道过。就是因为去厦门找了一趟他,知道资金量之后,决定苦心研究打板战法,两年后来了上海。

《【评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 万达院线真的像冯小刚说的那么任性吗?》(2016年11月18日)——应该是作为总监最后一篇亲自下场的稿子了,两大板块总监联手之作,当时刷了屏。也是很无奈,年轻记者写不了这种观察类的稿子,只好总监们出手。

看完点个赞再走呗,我特么为了征友也是豁出去了。

Stefanie Chang
作者Stefanie Chang
14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添加回应

Stefanie Chan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