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故事 | 抖音再抖,也抖不过食堂大妈的手

王易诺 2020-03-20 13:35:05

抖音再抖,也抖不过食堂大妈的手 文/易诺

“……我去,老马,你这碗里真是一块肉都找不到啊。”坐在我旁边的二哥见老马端着饭菜过来,赶紧凑上去瞄了瞄他碗里的东西,接着幸灾乐祸地喊了这么一句。

我们寝室总共四个人,年龄从大到小分别是老马、二哥、我、以及沈尧。我们四个大三的老光棍,每天午饭都是挤在学校的中央食堂吃的,这个习惯从来都风雨无阻。这家食堂里面还算挺大,两层楼,每层各有一二十个窗口,从最简单的面条、盖浇饭到聘请专业厨师制作的地方特色菜,基本上各种价位的菜式都能涵盖到。

我们四个聚餐的习惯是每天都换一个新的窗口,今天轮到了二层最角落的这家。这家售卖的就是普普通通的米饭配热菜,味道跟家常菜差不多,不过有时候也能烧出一两道特别好吃的菜来。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我和老马、二哥他们一致公认这个窗口最大的特色就是——

“抠,太抠了。”老马一脸悲痛地摇头,不住地感慨道,“要了一份鱼香肉丝,只能闻见鱼香,看不到一点儿肉丝。”

我接着他的话说道:“我也好不到哪儿去。盛饭的时候,我看她勺子里还全是红烧肉来着,谁知道她的手就那么哆嗦两下,到我盘子里就全是生姜了。”

“真不愧是‘抖阿姨’啊……”老马总结道。

这个窗口的盛饭大妈从来没有换过,四五十岁的样子,身材微胖,看人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至于她“抖阿姨”这个称号,则是出自二哥的手笔——那天二哥端着盘子坐下的时候,刚好老马在另一边如痴如醉地刷着抖音,二哥低头看着自己盘中所剩无几的碎肉片,随口来了一句“抖音再抖,也抖不过食堂大妈的手”。从那以后,我们就给她取了“抖阿姨”这个名号。

“你们几个又背着我说什么坏话呢?起开,给小爷让个座位。”我们仨正聊得兴起,寝室老幺沈尧的声音突然传过来,他把餐盘往我对面一放,手指着饭菜问道,“看见了没?什么抖阿姨抖大妈的,我这里头不是有肉有菜、营养均衡吗?你们就是自己运气差,还怪别人手抖。”

“得了吧,还不是你出卖色相换来的?”二哥酸溜溜地回道,老马则将我们完全无视,自顾自地从沈尧盘子里偷夹起了东西。

有件事我和老马、二哥绝不会公开承认,但心里全都一清二楚,那就是沈尧无疑是我们寝室长相最出众的那个人——不对,就算是放在全班、全院乃至全校,可能也找不出几个比他更帅的男生。大一的时候我们四个上同一节专业课,期末测试全都考得一塌糊涂,沈尧他硬是靠着跟女老师撒娇卖萌,把自己的平时成绩调到最高,成了我们寝室唯一没有挂科的一个人。至于在食堂打饭的时候,我们也认为他是靠自己的颜值博得食堂大妈的好感,再时不时地拉拉家常、套套近乎,以此来换取更多的美食——当然了,沈尧本人对这些事是拒不承认的,他只会很装X地回复说谁叫他天生魅力值太高。

二哥往打饭窗口那边偷瞄一眼,然后不怀好意地对沈尧说道:“小帅哥,你家那位佳人的眼神,可是一直在你身上哦。”

“去你的吧!”沈尧一把推了过去,险些将二哥连人带座掀翻。

“总之,跟着小沈走,有肉吃。”老马并没有加入我们的纷争,嘴里塞满了东西,嘟嘟囔囔地回道。

一个月后。

“……幸福来得太突然,搞得我有些惶恐。”二哥一边故作夸张地喊着,一边端着餐盘入座。这天午饭我们再次轮到二楼最角落的那家,而与上次不同的是,二哥手里的碗碟中,由清汤寡水变成了堆得满满的油焖大虾,当然了,我和老马也都获得了相同的待遇。

“是不是这个窗口换了承包商?”我猜测道,“以前不一直都是抖阿姨一个人负责盛饭吗,怎么今天换了个光头大叔?”

老马摇摇头,回道:“没换承包商,还是之前那家。我刚才打饭的时候问了一句,那个光头大叔就是这个窗口的厨师,他说抖阿姨已经请假好几天了,所以这些天里都是他一个人既忙后厨又忙前台。”

“抖阿姨请假了?”我接道,“是生病了吗?”

“这我倒不知道了,”老马答道,“老二一向对各种小道消息比较灵通,你问他。”

二哥听完故作神秘地叹口气,接着说道:“这个嘛……我倒是略知一二。我家有个亲戚也在咱们学校食堂里工作,之前我听他说,抖阿姨她老伴儿在跟她闹离婚,大概是最近在忙着处理离婚的手续,所以过不来吧。”

见我们两个听得索然无味,二哥赶紧又补充道:“关于抖阿姨离婚这事儿,我还知道一点点更多的内情。你们想听吗?独家猛料哦。”

“少废话,”我瞪了他一眼,“有屁快放。”

“我听我那个亲戚说,这抖阿姨是个精神有点变态的角色,”二哥将眉毛皱成一团,这是他讲故事时的常用表情,“抖阿姨的老伴儿之前就觉得两口子过不下去,提了一次离婚,抖阿姨为了挽回婚姻,也为了向她老伴儿证明自己的忠贞,就抽自己的血出来,做了一顿毛血旺给他吃……”

“我去,恶不恶心啊!”我当即将一口饭吐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有些昆虫在交配过程中就会吃掉配偶的躯体,”老马像个老学究似的,津津有味地批讲起来,“好像有这么一类人,他们也会放自己血或者割自己的肉,做成食物给自己的爱人吃,这是他们一种病态的表达爱情的方式。有些更为严重的,甚至还会自尽……”

“干!”我一把丢掉筷子,骂道,“你们是怎么做到一边吃饭一边聊这么恶心的话题的?老子这顿饭反正是吃不下了。”

“你们在那儿吵吵什么呢?又摔筷子又砸碗的。”沈尧又是最慢的一个,两手各端着一只餐盘,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我回答道:“我们在讨论今天的午饭来着。抖阿姨请假了,我们仨也终于可以享受一下你的待遇,吃上一顿饱饭了。”

“我怎么瞧着不对呢?”二哥质疑道,“怎么小沈端了两盘红烧肉过来呢?要这么多东西,你吃的完吗?还是说,新换的光头大叔也因为你长得好看就给你优待?”

沈尧神秘一笑,回道:“说出来都怕吓着你。这么丰盛的两盘东西,一分钱都没收我的。怎么样,我厉害吧?”

“为什么呀?”还没等二哥开口,老马和我异口同声地反问。

沈尧不像二哥那样喜欢卖关子,直截了当地回道:“光头大叔告诉我,秦阿姨——也就是你们所谓的抖阿姨,在请假之前嘱咐他,说是为他准备了一些食材,想让他帮忙做一顿私房菜给我,算是感谢我之前陪她聊天。不过,做出来的东西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就跟你们这群儿子一起分了吧。”

“还算小沈有点孝心,还知道惦记着爸爸们。”二哥嬉皮笑脸地回了句,接着就端起一只餐盘往自己面前倒;另一边的老马更是不客气,直接默默地将一整盘移到自己面前;我也被一股股香气勾起了几分食欲,重新摸了一双筷子跟着分吃起来。

“这红烧肉吃着不像是猪肉做的。”老马吃饭的同时还不忘点评。

“肉质挺鲜嫩的,可能是鸡肉吧,”我接着他的话回道,“或者是牛肉?反正是挺香的。”

“呸呸呸,”二哥突然大叫起来,“我好像吃出来一根头发,这也太不卫生了吧。”

“二哥你别胡说八道”,沈尧回道,“做饭的是个光头,哪来的什么头发呢……”

突然之间,我感觉喉头传来一阵不由自主的抽动,嘴巴也跟着干呕起来。

什么原因呢……

微信扫码关注『易尘轩』 更多精彩内容

王易诺
作者王易诺
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王易诺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