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的中文,我实在听不懂

园有桃 2020-03-13 12:14:46

胡安在中国已经呆了两年半,虽然已经可以流利地损我:

但在一些问题上还是显得无所适从:

量词的使用实在太费劲了。他经常因为量词的使用而崩溃。

一把到底是一根两根还是三根?结果那天菜市场大姐说四根怎么收钱啊?送你吧。胡安不依不饶,硬扫码给大姐付了十块钱……

买东西没概念,还有这种时候:

明明看图很小啊!如果实物很大难道你不会自己决定一下吗!

他回来后给我的解释是:可是你们中国人往往都很能吃啊我以为……

后来帮我买锅巴,进了超市,拍了一面墙的锅巴却硬说没有。

后来我才知道,包装袋上的锅巴用的不是宋体,他就不认得了。

两年前胡安在上语言学校时,常跟一个法国男孩、一个意大利姑娘,一个日本男孩和巴基斯坦男孩一起活动,这几个人并不都会说英语,于是中文成了唯一能沟通的语言。他们常常一起上课、吃饭、分享生活里好玩的事,也分享各自的忧伤。

有天在食堂,一大爷看见这几个老外围在一桌吃饭,特别happy特别慷慨激昂地分享着悲喜人生,大爷问他们,你们说的这是什么语言啊?大爷没听懂。几个老外愣了,我们说的是中文啊?!

这事儿让他们非常意外。似乎外国人之间的中文,中国人确实很难听懂。比如这是胡安和他同事的对话,只允许我拍几小段,但已经充分说明了我的困惑。

首先,大部分对话非常boring,比如这种几点上班几点吃饭早点回家的问题:

偶尔藏着西语国家的人懒惰——

但仔细翻下去,就不是太能理解了:

请问胡安这是要表达什么?他的同事是怎么get到point还饶有兴致地进行回复的?

又比如:

后来我知道他同时是要跟他借福柯那本《规训与惩罚》,但究竟什么是“你可以关闭我的视频软件”?

有一些对话,也能让人感受到对彼此的讽刺,比如他们部门里的老外经常互相致敬:你可一定要多喝热水啊!(他们是从不会喝热水的,除非泡茶)

除了这个“无功不受禄”,很多时候,会隐隐感觉到他们的中文词汇量上的炫耀,会说成语和歇后语的老外在鄙视链最高级:

胡安这个云雨情一两年前就用过了,已经不再新颖。在这一局,还是他同事赢了。那天晚上回来,胡安郁郁寡欢,直到发现我小时候用过的歇后语词典,觉得自己能扳回一局。

胡安如今还是没法分清四个声调,每个词都要指望放在一句话里让人去理解,因为对中国人来说,声调不对,单独一个词很难听懂是什么意思。

比如今早他说:你要去床边洋画吗?

我问了三遍,才明白他要说的是:你要去窗边养花吗?

一句话里约定俗成能省略哪个“的”,他也经常抓狂——

他有时会用中文给我讲点儿小故事,我猜大部分人不太能看明白

其实他要说的是:

还比如这种:

对语言的无法完全把控大概也意味着一些有意思的可能性。去年读了余华的《活着》,去厕所都不说去厕所了,说去拉粪。最近在看老舍,给楼下小孩儿起名都叫“苦根儿”。

有一次胡安跟我说:你看我胳膊,成了一个baby 胳膊,折起来,胖了。

我:那我的呢?

胡安:你的是一个baby 吃了他的妈妈!

幻想有人来做客,胡安编过一段儿迎宾语:“你好,你的出现荣幸我们的家,请你进来,当我们的家你自己的。”

还挺真挚可人嘛。

他讨厌打喷嚏不掩饰的人,因为“当我打喷嚏的时候,我不想让别人扑面我的微风。”

“是不是我的理发家特别拿手?因为我几乎没有头发,所以我需要一个特别拿手的理发家”意思是我得找我信得过的理发店,头发本来就少,剪完该没了!

“我睡觉的时候不知不觉地放屁,可你乐意地放屁。”他意思是我放屁是故意的,他放屁不赖他。

“为什么我的姿态像一只奇怪的鸟儿,一点儿都不欢喜。”指的就是这个辣眼睛的姿势——

学习拟声词那一阵,他还写了这么个东西。

我看写得不赖!

感谢这个陪我玩儿了两年的人。我做的每一个柿染都有他的功劳。年底做了一些新的柿染,胡安给他们起了名字。加yuan_youtao即可订购。

不当监狱教师之后,我成了一位素食主义者

可惜何塞不识字

跨半个地球结个婚

柿染是什么?它有多好玩儿?不上班你还可以做什么?

园有桃
作者园有桃
6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园有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