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言说果味VC

溺死 2010-06-09 01:05:20
历经8年,李皖老师终于给了果味一个肯定句,引得我思绪万千。
2001年,双重生命发行了以后,黑刀力邀在当时已经很权威的几个乐评人来评双重生命,李皖老师就是其中一人,对于摩登天空的盛情邀请,对于沈老板的面子,李老师的笔下还是留了点情。让我们来回顾一下2002年的那篇来自于李皖老师的文章:

(乐评人李皖:难以言说果味VC
从创作动机上来看,果味VC的音乐既非现实,也非想象,也不像是表达,而可能是对材料——声音的材料和文字的材料,比如音色、节奏、老三件的新语汇、词语感觉等的理解和组织。

  它的音乐重在三个乐境间的转换:1.清亮的、回响的电声吉他;2.浑浊的、燥烈的噪音流;3.乐队整体的节奏感。并由此制造了明-暗、动-静、急-缓、浓-淡之间的对比、过渡和彰显。

  不加细听,很难分辨果味VC不同的歌曲,听十首歌有像听一首歌的感觉。它们的歌词模糊,很容易混成一片;它们的曲调一致,有一种果味VC式的调调;更重要的,它们的节奏始终表达了一种运动、旋转、回荡的感觉。

  果味VC的调调,或者说是果味VC的歌曲,基本上毁掉了三段式歌曲的感觉,用的却还是三段式的结构。它的分句不明显,段与段之间不明显,从平缓到高潮的作曲模式基本上被摒弃,加上它的乐句经常比较短,这就构成了果味VC句与句、段与段之间界限模糊的一个重要成因。这在中国很独特也很奇妙,但因为其旋律的美是细部的,其器乐的组织也是细部的、细腻的、连绵一片的,所以极不容易辨识。

  果味VC的成因大概得回溯到几年前的不列颠波普运动(Britpop),音乐中洋溢着英式摇滚的气味儿。典型的四人组:吉他、贝斯、鼓加主唱——迷人的小调加摇滚三件套。在中国,它或可看成“清醒”音乐的一种延续。

  自北京新声以来,中国摇滚进入了对新生活的表达,同时越来越不能承当意义的角色,人们一直所期待的对现实的锋利指认一直搁浅。果味VC迷陷得更深,它的语义可能是自有摇滚以来最弱的,尤因于此,这是一个难以言说的乐队。)

非褒非贬,语境难以让我这个当时还是小毛孩的当事人理解。我大概的理解就是李老师对我们这样一个新生乐队还有有所期待吧。

时间过了8年,很多事情改变了,那些当年的事物早已模糊,流行的趋势改了又改,当年短裤赤膊的摇滚小伙儿早都回了老家,那个北京近郊的地方也早就荡然无存。坚持下来的乐队都已经成就了自己。果味在解散留学之后再次凝聚。还是当年的理念,还是当年的态度。这次我们带来了伟大的复辟。无须多说,这张唱片是果味VC的一个里程碑,是从VC到果味的蜕变。是一张伟大的摇滚乐唱片。

MV终于拍了八九个,最想拿的那个奖拿了,不该骂的人也骂了,各路品牌接二连三,音乐节位置越来越晚。我总是会想起李皖老师的这个难以言说的教诲。

今晨,偶然看见豆瓣小组有人贴了李皖老师的新文章,看过之后长叹一声,我等终于得到了李老师的肯定。这次没有黑刀的力邀,没有唱片公司的面子,甚至没有人会想到李老师有个后续,我们再一起来回味一下2010年的这篇评伟大的复辟。

   (音乐这东西真是没法说。这张唱片听了有一年了,想说出几句靠谱的话,就是说不出。
  
  上网查。总有高人说得出吧?嘿嘿对不起,还真就找不到一句。
  
  这么说,这张唱片很神秘?又错了——它神是神,但一点都不秘。
  
  想了又想,想到这么一句:虽然歌声盈耳,歌星如云,但说到唱歌能把你唱嗨,弹琴能把你弹飞的作品,在无论哪个年代,都缺货。而“果味VC”这张《Great Restoration》(伟大的复兴,2008),属于这种。
  
  整个专辑的乐境,我愿意称之为“巅峰体验”——像攀上了顶峰,像扑进了蓝天,像抓住了脆弱的敏感,像捉住最大一朵潮浪并在浪尖上面站稳,爽快呀,愉悦呀。总之,情绪到了高潮,在顶点爆裂,爆裂成幸福的激流,急风!高峰处的极乐感受,狂喜,飞迸,飞旋,飞行。
  
  这一回,“果味VC”掌握了大气磅礴的曲式,境界开阔的歌曲的艺术,由此迸发出让灵魂飞腾的歌唱。它有强大的旋律线。这旋律线延展舒畅,绵绵不绝,像水流一样,本意是宁静的,宁静但是强大:先是点点滴滴,低语,呢喃;待积蓄流淌到了极致,便变得气势非凡、势不可当,砍也砍不断,阻也阻不住。与之相对,伴奏乐器是快节奏的,这快节奏本意会把一切敲碎,把心灵都蒸腾成癫狂的热舞;但在强大的旋律线统治下,它变成了增大、加强、推波助澜的因素,使这旋律线聚合了律动,愈加强劲延展,成为声势浩大的巨流。而歌唱,就在这律动的音瀑中,以一声声力拔嗓音极限的拖腔,变得更恢宏,更雄伟。
  
  电吉他摇动着万花筒的光线,叮叮当当,行云流水,出神入化。典型的英式吉他摇滚,响彻四方的,只是最原始的摇滚四件套——吉他、节奏吉他、贝斯、鼓,但它们所实现的乐境,色彩丰富,丰富到灿烂。这吉他的笔触粗朴、精准又丰富,描画了时尚生活的快意享乐、壮丽季节的放肆盛宴、明亮的颤动的光、沉默的寂寞的充实、繁华又冷寂的罗素广场的夜……就像是固守黑白胶片的摄影师,全部用老器件,全部用古旧手法,却摄制出了如彩色相片一般的绚丽多样效果。粗糙的颗粒,纯一的色泽,有远胜于数码浮华的质感。
  
  竟没在意它的歌词,更没意会到意思。我是翻开歌页才看明白,这样的一句一句:“指针空洞地旋转到折断/机械的心脏独自紧张/北方的幽光/短暂明亮/水晶圣像/充满碰撞……”这是《1978》,四位成员都出生于1978,瞧,连他们歌唱自己,都是这种浑不及义,这就是他们的作派。
  
  一些情境,一些幻想,一些情绪——大部分是午后的情绪,阳光明亮,沙滩空旷,天空高远;也有夜空,但夜空必灿烂;也有柔光,但柔光必奇幻微妙。这些都明确,在强大的歌唱中,愈加变得确定,不实在的文字也变得有一点儿确定。反正在巅峰的体验中,你不会再在乎它,不会在乎文字的残缺和模糊。
  
  “果味VC”是深受英国摇滚乐影响的中国乐队。从艺术形态看,甚至可以说,这就是英国摇滚,只不过唱的是中英文。经过了《双重幻想》(2001)、《来自VC的礼物》(2005),这第三张专辑让这帮伙计终于成了事。我觉得,他们所热爱的对象,现在化成了神魂,不再是零部件。这《伟大的复兴》中,有披头士、收音迷、U2、石玫瑰……这里那里,影影幢幢,但是你辨不清了,也不愿再辨别了。)

这是一篇迟到的乐评,可是它确实又很及时,在我们的这个特殊时期,它有更多的教诲在里面。很多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

黑刀 你是否也在等这一天。

溺死
作者溺死
6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添加回应

溺死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