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战粉丝举报AO3:别做递刀人

frozenmoon 2020-03-02 10:10:29

(文/杨时旸)

现在,恐怕和饭圈毫无关系、对这圈子毫无兴趣的人也都或多或少知道了肖战粉丝举报AO3的事情。谁能想到,一个年轻的流量明星,一个偏居一隅的同人小说平台,能因为一次小说创作引发出如此莫名其妙的轩然大波。

起因简单到不可思议,一个作者以肖战为主角写了一篇同人文小说发表在了AO3网站上,这个网站的服务器设在国外,是目前最大的同人小说数据库之一,它鼓励自由的、无禁忌创作,有强烈的反商业和非盈利倾向,它的创建者作家娜奥米·诺维克曾经获得过著名的幻想小说大奖星云奖。在国内各种网文平台被不同程度束缚的背景下,AO3凭借自由的创作环境和高质量的作品吸引了很多中国读者。但在此之前,它仍算是个很圈子化的存在,直到肖战粉丝的举报,让它被截留在了墙外。

或许肖战那些吵吵嚷嚷自以为捍卫了爱豆名声的粉丝们没有想到,他们面对的对手虽然平日沉默但有多么庞大的数量,他们或许更没有想到,自己已经熟练操作过多次的控评、举报的童子功,为什么这一次迎来了圈内外如此大声的讨伐。这或许是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此之前,对于国内网文平台的各种整顿,让网文创作者不知所措,从题材管控到描写限制,后来干脆出现了脖子以下不许描写的段子般的规定,乃至于据说写到抚摸锁骨都会被惩罚,再后来,故事主角已经不能有任何不良嗜好和黑暗过去,阳光普照一切,蒸发之后只剩干燥的渣滓。在这样一步步侵袭和蚕食之后,大家在海外的一个小小站点,也因为一个明星粉丝的看不惯就被强硬阻断,气愤程度可想而知。换句话说,人们的愤怒所指向的不只是肖战的这群粉丝,而是他们所代表的那种动辄举报、向权力撒娇,以自己的好恶为标准斩断他人自由选择的举动。

所有人都得承认,明星粉丝早已是一股力量,甚至是一股势力,他们的力量愈发难以捉摸。人们本以为这群喜欢唱歌跳舞,每天磕着CP,追着演唱会的年轻人一定有着比上一辈人更自由、宽容、放松的状态,但未成想他们却愈发专断、严酷、党同伐异。这些粉丝们或许从未想过,自己热爱的偶像们到底来自哪里,那一个个偶像的崛起都是自由宽松的环境和市场经济的产物,是因为这样的背景,他们才有机会唱跳演戏,粉丝才有机会送站接机。他们原本应该认同纷繁多样的世界,认同迥异而不是一统,宽容差异而不是强求服从,他们应该认同竞争,认同自由创作,认同没有管制,但是现在,他们却扭曲成另外的样子,这群表面上看起来时髦,光鲜,都市化,世界公民般的年轻人,在世界各地留学,拿着美国的iPhone 穿着日本的Lolita服装,讨论韩国的欧巴,最终却尽自己所能在自己的国度里举报、控评、打压异己,阻断信息流通,且以此为正义之举。

肖战作为明星,其形象其名字被另一位创作者拿来使用进入二度创作,这是言论领域的事,作为粉丝,你喜欢就看,自豪就转,厌恶请离开,你有权表达自己的好恶但无权使用伎俩让承载你不喜欢内容的平台被整体性封禁。顺者昌逆者亡的霸蛮是如何练就的呢?其实,全世界哪里都有极端的人,扭曲的人,奇怪的人,想让自己看不惯的东西消失的人,但在一个正常的环境里,这些人的投诉,举报,叫嚷和辱骂不会引起权力系统的回应,所以这一切终究会回落到不同观点的竞争中,你表达自己的不喜欢,对方表达自己的喜欢,平台方考量自己作为商业机构到底如何取舍客户,在自我定位,文化属性以及经济目的的考量之后自觉自愿做出取舍决定,这很正常,而不是在权力的喝令之下必须关闭而息事宁人。即便另外一种创作侵犯了某个人,被侵犯方可以以个人身份诉诸法律,你的肖像权、名誉权自会被保护,而粉丝难道应该以群氓之力将对手陷入批斗的汪洋大海吗?

现在,饭圈的人经过多次的实验,实践,摸索总结出一种规律,他们作为一个群体,平日表现出一种无害的圈子化的,孩子气的热情,维系自己偶像的温度,这是被准许的,而在一些重要事情发生后,只要这个群体表现出一种集体倾向的向心力,他们就成为了权力系统可信任的后备军,他们跨越江河与城墙,替王出征。利用这层信任,他们可以回到私域内对自己的对手,不喜欢的人和事大加杀伐。这处于低处的民众狂啸和悬在高处的权力系统成为了彼此塑造彼此需要的共同体,下对上完成谄媚,上对下进行宠溺。这样的模式被饭圈某些人掌握得炉火纯青。说到底这是权力系统的响应机制出现了问题。那些粉丝或许不知道,自己成为了递刀人,还在那刀的包装盒上自鸣得意地签下了“民意”二字。那些粉丝们经常义正辞严指指戳戳地说,哪里哪里是黄赌毒,难道不该管?其实他们不清楚,自己不是在打击对手,他们是在破坏生态,他们不明白,对于很多事到底属于正面还是负面的定义权和解释权根本不掌握在他们的手里。今天可以墙AO3,明天可以封B站,后天就可以把你们的爱豆打入另册。你们没见过那些大商家广告册页最底下的那行小字吗?——本活动解释权归本店所有。你还真以为买的能有卖的精?

但现在说这些或许已经晚了,这一群人已经被驯化成积重难返的样子,他们无法理解和思考到关于自由生态,自由话语,多样共存的重要,很多人的思维系统里只有党同伐异,黑文和洗白,举报和控评,他们尝到了最简单、最便捷的甜头,总有一天,他们会尝到无尽的苦头。最悲凉的是,我们也处于这环境之中,而我们看到那样的终点,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改转跑道。

(本文首发 枪稿公众号,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frozenmoon
作者frozenmoon
16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385 条

添加回应

frozenmoo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