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了”字歌

万古如长夜 2020-02-28 20:09:00

疫情期间,足不出户,日日看看书、刷视频,偶然间看到甘肃小伙张尕怂编的西北小调《说疫情》,那种肆意张扬的劲,土得掉渣的音,原汁原味的调,听起来酣畅淋漓,于是就开始关注他的其他视频,其中最喜欢浑身是宝的《张老汉》。这个小调每段都有句“如今他老了,实老了”,听得多了,忽然联想起《红楼梦》中的“好了歌”;再又想到德云社定场诗小王子张九南的封箱之作《终了》。本来毫无关系、八竿子打不着的三段词,串起来比较对证,细品之后,却是百般滋味。

1、红楼梦的《好了歌》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1317518?from=search&seid=7490769985721015828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这首由跛足道人唱出来的《好了歌》,与甄士隐的注解“陋室空堂”互为对证,不过是总提“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注解则是一一对应到贾府诸人的结局。这和《金瓶梅词话》开首的酒色财气“四贪词”一样,都是点明小说主旨,无非就是功名虚幻、浮生若梦;是站在局外来劝说世人。从这些点睛之笔,就可以看出两部优秀的世情小说想说明的是什么:《金瓶梅》无非就是在酒色财气四字,《红楼梦》则在功名富贵、娇妻儿孙四样。

跛足道人的一番念词,是作为哲学说教对人情世态的总结,对甄士隐的点化;既是对士隐家变的总结,又是对士隐晚年的劝诫。带有曹家影子的贾府,盛极而衰,轰然倒塌,作者经历了钟鸣鼎食到穷困潦倒,是勘破红尘,看透世态的大彻大悟。人生苦短,世事无常,功名利禄,不过是过眼浮云;越在乎的东西,越想要得到的,却往往事与愿违,到最后都是一场空。

2、张九南的《终了》诗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6792023?from=search&seid=15084825506132608512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终是李白醉了酒,你是孤独也是愁; 终是荆轲刺了秦,一代君王一世民; 终是妲己惑了国,万里江山诉蹉跎; 终是玉环听了曲,无人再懂琵琶语; 终是韩信放下枪,也是宿命也是殇; 终是悟空成了佛,你一堕落便是魔; 终是霸王别了姬,弃了江山负了你; 终是后羿断了箭,此生注定难相见; 终是评书截了止,从此告别定场诗。

德云社的相声火了,岳云鹏的贱、孟鹤堂的萌、张云雷的帅、张九南的欠,后面跟着一帮子的德云老娘们。开始自己也不是很理解,觉得一群说相声的跟疯了似的,下面的观众跟着了魔一样,但是看得多了,也就明白观众为什么喜欢了。打个比方,如果说此前的相声如同昆曲的阳春白雪,德云社尤其是云鹤九霄的相声就是乱弹的下里巴人,他们能够和观众互动,把台下的几百号人训练成给台上的2个人说相声,观众有了怼、呛、截、刨、吐的各种机会对台上的演员,自然是台上台下一片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德云社现在能叫出名的个个特别,而张九南又是特别中的特别。他像钢铁暖男,和台下的老娘们互怼,最初关注到他就是因为定场诗。这个自称“德云社定场诗小王子”的相声演员,每首最后三两字被大家截胡,气得他让知识改变了辈分,但大家依旧乐此不疲。直到有一天,他被截胡之后,说出了这首最后的定场诗,大家彼时还嬉闹调笑;再后来,大家发现他从此再也没说过定场诗,再看这首诗,便有种“於我心有戚戚焉”。

所以再回头看看这首《终了》定场诗,其实也是张九南的告别,与定场诗一了百了,终不会再见。所以当时的欢声笑语也就更加衬托出他当时念这首诗时的无奈和诀别,当大家都在笑时,他的表情却不是往日的嬉笑与轻松,而是透出一种失落。我认为他并不是因为“老娘们”怼他、截胡而不说定场诗的,而是可能因为定场诗成为他的标签和定义,初时以此与大家互动取乐;但他想扯掉自己的这个标签,想有所突破或回到相声本身——如果一个演员或艺人,终身只靠一个绝活,注定是没有发展的。

3、张尕怂的《张老汉》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1319063?from=search&seid=7289856217134781594

张老汉的头 也是一件宝,想当年那个大礼帽 他戴了不少; 如今他老了 实老了,就连那个破草帽 他也戴不了 。 张老汉的眼睛 也是一件宝,想当年那个新闻联播 他看了不少; 如今他老了 实老了,就连那个毛 他看也看不着。 张老汉的牙 也是一件宝,想当年那个大排羊 他吃了不少; 如今他老了 实老了,就连那个拌糊汤 他喝也喝不了。 张老汉的手 也是一件宝,想当年那个大姑娘的咪咪 他摸了不少; 如今他老了 实老了,就连软柿子 也捏呀捏不了。 张老汉的腿 也是一件宝,祖国的千山万水 他走了不少; 如今他老了 实老了,就连那个(回家的)路 他走也走不了。 张老汉的毬 也是一件宝,想当年那个大姑娘 他日了不少; 如今他老了 实老了,就连那个尿尿 都尿不出来了; 如今他老了 实老了,就连那个亲生的娃 也不要他了。

最能触摸灵魂的西部歌手张尕怂,据他自己说是因为看到村中首富的张扬,所以才编出这首歌来的。初时看视频听曲子,都是欢乐得很;一“当年”,一“如今”,强烈的反差对比,很有喜剧效果。但是看到后来,弹幕上有句话“你是张老汉你还笑得出来吗?”确实让人心头一紧,一种对曲中张老汉的同情怜悯油然而生;而最后一句“就连他亲生的娃,也不要他了”唱完后,弹幕上接连出现的两个“唉”字,却更能让人深思了。这不仅仅只是同情,而是对这种人生反差,由盛及衰必由之路的无奈和叹息。

当然,一般在“小破站”上发弹幕的都不会是年龄太大的人,他们或许是无意的“唉”叹,但是我想想自己最终也会是“张老汉”这个样子的。前面笑归笑了,即使以后再看,还是会笑,可能由作壁上观看热闹的笑,逐渐变成会心的笑,以及无可奈何的笑。

这三段词并没有可比性,说的内容也不相同,自己忽然想到,也是莫名其妙。若是真要寻出它们的一点共同之处来,也就真如题目所言,只有一个“了”字。强迫症晚期的我,把定场诗《终了》最后一句原本是“已截止”,改为“截了止”——“已”就是“了”,“了”就是“已”,若要“已”,须是“了”。“了”在这三段词中都是终了、已经、完结的意思,是表示一种已经过去了的状态;但也可以说没有任何意思,就是语气词,虽然细品还是有些差别。

这里的“了”均读“liǎo”,就是给人一种了结、完了,大势已定,无可回天的感觉,从而对前面叙述内容的追忆、回味和叹息,一种凄哀、悲凉。

万古如长夜
作者万古如长夜
44日记 19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万古如长夜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