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即将到来的分娩碎碎念

凯莉江 2020-02-05 11:01:09
来自话题 分娩这关怎么过

其实一直在关注这个话题,打怀孕以来心里的怯怕也就没有放下过,直到现在坐在屏幕前我也不敢说,对于分娩这件事,我作好了十足的准备。

前天晚上,队友例行给我做yd扩张按摩,肚皮翻滚的幅度让我面部扭曲的同时也让队友开启了他的话匣子。他问我说,马上就要生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顿了顿,将手放在小家伙最有力量的腿部,然后突然就一阵鼻酸。

真有些舍不得啊,再过几周等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他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好像,和我没有什么关联了。

说到这里,眼泪不由自主的下来了,我想,这是我第一次因为妈妈这个身份有了感触。

去年5月的某一天,在计划怀孕的第三个月,在经历了第二个月试验失败的情绪中,我抱着仍然是期待的心理早晨起来验孕。我盯着手中的验孕棒,看着白框里的蓝条从若有若无,到历历在目,我突然有了一种不知所措的心情。我以为给期待赋予肯定的答案时会带来兴奋,原来当期待落实,还有可能带来怀疑,慌乱,和忐忑不安。

我随即给妈妈发了一条微信:妈妈,我要做妈妈了。

孕早期的3个月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原来大家口中的妈妈们都很健忘是真的。孕早期的3个月里我经历了严重的妊娠剧吐,吐出过一切东西,吐出过组织物和血。经历过3次情绪奔溃,嚎啕大哭的时候我想我也还是个孩子,要承受这样遥遥无期日复一日的晕眩真的太难了。心里的委屈我认为没有人可以感同身受。夜晚当胃里空空如也,每一次吞口水竟然像一声声闷拳打在胃壁上,我蜷缩成一团,有了一种绝望的心态。队友在灯下翻着手机,过了一会开始给我按摩虎口,小腿肚等位置,我们都没有说话,我也没有睁眼,任由滚烫的泪珠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进入孕中期,早期的孕吐开始逐渐消失,回归的胃口和轻松的身体让我开始找回计划怀孕时候的期待,看着镜子里日渐突出的小腹,我想,肚子里的生命该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每一次产检我听着胎心,看见小家伙蹦跶的样子,我仍然无法将他与我联系起来。我知道他很可爱,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肚皮。

直到我第一次摸到小鱼吐泡泡似得胎动,我想,肚子里有一个小家伙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他会动。早阶段的胎动竟然像捉迷藏,我将队友的手放上肚皮,小家伙好像感受得到似的开始了安静思考,于是捕捉胎动,成了我们3个之间最有乐趣的游戏。然而这样的日子过得去极其快,因为小家伙很快就厌倦了捉迷藏的游戏,不停的翻滚和打嗝成了他自娱自乐的方式。

孕28周我被诊断为妊娠糖尿病患者,控制饮食和监测血糖成了每天必不可少的工作,好不容易回来的胃口不得不被生生压制。忌口,成了我每天的痛楚。

孕29周,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长出了第一条妊娠纹,到这里,我经历了孕期第4次情绪崩溃。

从来不敢落下一天护肤和保养肚皮,就算躺下睡着也会弹起来补擦护肤品的我,并没有遗传到妈妈光秃秃的肚皮,我掉入了女孩成长为母亲的大坑里。孕激素的作用最终让我的颈纹加深变粗,腋下胯下均出现了色素沉淀,我看着镜中的图像,这早就不是原来的自己。变成妈妈,不仅需要和自己的事业和理想暂别,还需要和自己的身体和解。

孕31周,我第一次看到了小家伙的脸,他的轮廓像足了队友,我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在肚子里不停刷存在感的小娃娃是我们的孩子。我好像,要做妈妈了。

我开始疯狂的补习理论知识,4本育儿书籍,3000页的知识点开始给我打气。庞大的育儿世界观新鲜又丰富,我第一次感受到好像没有那么无措了。我相信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一切都是建立在时间的基础上。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当我第一次成为某一个角色时能临危不惧,不胡乱吸收身边的意见。有了理论,我们才能在实践里共同成长。

现在,我好像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将你带来这个世界,并且像一个超人一样有底气解决所有育儿的问题。我仍然非常惧怕生产的过程,我害怕突然的发动是否会带给我惊慌感。我怕意外。我想见到你,又不想你那么快地来到这个世界。我想珍惜你还在我肚子里,有一根脐带和我相连的日子。当一切都开始倒计时,所有的准备好像都会随着秒针蒸发掉,我又变回原来那个一无所知的女孩子。

不断地深呼吸吧,我终将跨过分娩这一关。

孕30周肚皮

—— 分割线 ——

更新: 非常感谢阅读到最后的豆友,也很感谢你们的鼓励,很温暖。

关于一些孕妈对于孕期育儿书推荐的提问,特作出以下回答,

这是我孕晚期强补的4本书,顺序按照推荐程度排放,时间不够的头两本足够打开育儿世界观,尤其第一本。

希望有所帮助。

—— 分割线 ——

更新:

3月14号凌晨5点,在脑子百转千回身体翻来覆去半小时后,我发现我分娩后第一次失眠了。我想,这个时候爬起来,把这大半个月经历的细枝末节回忆一遍,还是算及时的。

预产期本该是3月3日的我,由于妊娠糖尿病的缘故,产科医生建议我2月25号左右做人工催产。于是越接近催产日,心里越开始发慌,我不断默念,希望小玉米能自然而然的发动,告诉我们她想要来到这个世界。

2月21日,周五。晚上淋浴时,我尝试着和肚子里的小家伙对话,希望她能在下周催产前自然发动,好让一切都水到渠成。当时我并没有认为这一番隔“皮”对话能有任何效果。然而,这一晚上小家伙活跃得好像在告诉我,妈妈你的肚子里好像挤的有些不舒服了。

2月22日早晨6点20,一晚上睡眠都很浅的我突然感受到一阵暖流,我立即醒来,并带着一种莫不是羊水破了的预感起身上厕所。上完厕所,擦拭,起身,暖流还在继续,虽然很少量,但是并无法控制,我当机立断,这是羊水破了。队友这时候也很巧合地翻了个身并发现厕所灯亮着,低声问我怎么了。我很镇定却又很不镇定地说,你可以起床不用睡了。他一个惊醒似得弹起来,是的,我隔着墙也感受到了他动作的幅度。他快速走进来,“我羊水破了,好像,但是我又不那么确定,它现在又没流了。” 也许是紧张,不知道是不是害怕,我心里开始登登的打鼓。他看了看我的情况,竟比我还果断的回答:“是!你别动,我去打电话,你别动!。”

其实,或许我有点儿兴奋,又或许太紧张,我看到镜子里的我脸上很快泛了红,上下牙齿开始止不住地运动,让我有一种提前进入冬天的感觉。我按照医生之前的指示,循序渐进地洗了个澡,我不知道那10分钟里我的脑子里划过多少画面,我听见水声之外队友不停地忙碌,并对我说他下楼煮个早餐。

一切准备就绪,我坐在椅子上,竟需要队友给我穿上了袜子,再穿上了鞋。7点20分,我们出发去医院,天下起了微微的小雨。

到了医院,助产士直接安排我进了产房,测试了流出的液体的确为羊水,同时发现,见了红。我躺在床上,这才真的明白,我今天就要分娩。此时,我并没有感受到太多阵痛,痛感也并不强烈,内检过后助产士说我开了两指,我立马和她对话,我是需要上无痛的。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发生着,我和妈妈,婆婆微信,我让她们一切都放心。那时候房里就我和队友两人,我们吃着煮好的小米粥和小笼包子,轻松得不像是来生孩子。

大概9点20,我的产科医生来到病房,检查完所有指征又给我做了内检,两指半。戳好了留置针的管,两次。冰凉的液体流进我的手臂,我打了一个寒颤。全程我竟没有眨眼。

10点左右,麻醉科医生来给我上无痛,床被升到最高的点,我身体弯曲,还是能看到窗外一片树林的景,由于早晨下过雨,林间一片雾气,很是别致。队友握紧我的手,他知道我是一个打针会疼哭的人,他不断和我对话,想要分散我的注意力。而我似乎被窗外的景致带走了思绪,整个人进入了放空状态,背后只感觉成片的冰凉和针扎进去那一刹那的刺痛。

很快,无痛就起了效应,助产士时不时进来帮助我翻身,我像一个半身残疾的人一样根本无法抬起我的腿。

大概12点左右,助产士进来给我做内检,告诉我开了4指半。我想,照这个速度,应该下午4,5点左右可以生吧。

12点半左右,我对助产士说,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好像要从下面出来,我无法分辨是羊水,血,还是宝宝。于是她很快给我做了内检,并用她那金色睫毛的大眼睛兴奋地和我说,你开全了,我现在联系你的医生,很快开始生产。

什么?!半小时她告诉我我要生产了?不知道什么激素飙升,我又开始控制不住我的牙齿,和语言系统,什么之前的轻松都烟消云散,我抓紧队友的手,激动的话不成句。

12点50,医生到达,他用2分钟的时间和我讲解了如何用力,和生孩子。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有一股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决心,想着,来吧!果然,第一波宫缩来了,我尝试用他教我的方法使劲,却发现一切不是那么简单。医生一边不断鼓励我,一边继续引导我正确地发力。我只感觉整个头像一只被烧红了的火球,很烫,也很胀。一波宫缩结束,放松休息。我这才发现,戳了留置针的手臂生生作疼。

然后,一波又一波的宫缩,一轮又一轮的用力。大概过了7,8轮,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下降,每一波用力过后都特别疲惫,发胀的眼球让我极度担心用力时它会出现爆裂的可能性。这时候我似乎听到助产士和医生讨论胎心的问题,医生的意思是我们还能再试试,并建议我需要做侧切。我望了眼胎心,已经下降到100以下,心里开始发了慌,我不想转去剖腹产让一切努力白费,而切不切在这一刻根本容不得思考。于是,在下一波宫缩开始时我卯足了最后一股气,手臂越疼我越是用力箍住大腿,整个人蜷起来憋足了气慢慢使劲,终于,我看到宝宝的头,和她一呛一呛的哭声。再就是响亮的哭声,和一坨黏糊糊的肉球被放在我的胸口。我放松了身体。

我耷拉着眼睛欣赏着心口前这个不断嚎叫的小家伙,好像累,才是此时唯一的感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身体还在继续娩出胎盘,医生也继续着他的工作,止血,缝针。而我就听着小家伙的哭声,顾不得其他任何。大概就这样过去了40分钟,小家伙才配合助产士开始衔乳,助产士看着我的小姑娘,无奈地摇摇头,说了句“Miss Noisy”。

1个多小时后,我和宝宝被收拾干净,助产士推我去病房。到了病房从轮椅上起身,我感觉到一阵晕眩,我和队友说我好晕啊,随即我被扶到床上坐着。但再醒来我感觉到队友在拍我的脸,并呼叫我的名字。原来,人真的会晕倒,电视里演的都是真的。失血过多,他们告诉我。

这天,我都没有下过床,吃喝拉撒均在床上解决。插着尿管的我感觉自己病得很严重。第二天早上尿管拔除,我需要下床小解,队友一路搀扶我去厕所,直不起腰,也直不起腿,连上厕所也觉得耗费了很多体力的我想,原来生个孩子,没有想象中容易。

尽管下床很辛苦,裤子都需要队友帮忙穿,我也从来没觉得有任何难过,因为看着摇篮里静静熟睡的小家伙的脸蛋,我总是能不自觉地泛起笑容。

直到第三天,还挤不出任何初乳的我,因为助产士的一句,她是真的饿了,止不住地掉眼泪。队友回家换洗不在身边,我似乎也无法对任何人哭诉。那一刻我才明白,当你终于无法坚持的时候,情绪会击溃你。助产士慢慢的安慰我,鼓励我应该给她加调配的水奶,我抹走眼泪用力地点了点头。可助产士一背过身,所有关于情绪的功课就像白做了似的,我知道我不应该因为没有母乳而内疚,但看着摇篮里红扑扑的哭红了的小脸蛋,我根本无法关住洪流的阀门。

在医院的4天总体来说度过得很快,出院的当天中午我甚至还有一种我恢复好了的假象。直到我回家爬过的那一个漫长的楼梯。队友抱着小玉米走在后面,我一个人双手扶着把手,每上一步,都感觉消耗了巨大的能量。原来,我还是这样体力不支。然而更可怕的是,没了医院定时给的止疼片的支撑,下午临近黄昏,我感受到了来自伤口的疼痛。每去一次厕所,都需要1小时的睡眠来恢复体力。

如果说伤口疼痛是分娩后需要闯过的第一关,那么对于决定母乳亲喂的我来说,乳头损伤疼痛则是成为妈妈必过的第二关。乳头需要经历脱皮,流血,红肿,结痂,退痂等一系列损伤又自愈的过程,最终实现亲喂不疼的效果。照本宣科的话,是应该纠正保持正确的衔乳姿势,但是相信我,就像总有一双新鞋磨脚,纸上谈来终觉浅。

第三关是开奶。与其说是开奶,不如说是凿奶。没错,你的胸部会像坚硬的石块,然后会经历百炼熔钢般的蹂躏,来打通“任督奶腺”。最终你会感觉你的胸并不是你的,是马路上被车压过后的碎石子。

然后接踵而来要闯的是便秘这一关。如厕这样一个平常的事情在产后便秘产妇的眼里竟成了可怕的魔王,由于带着伤口,就算在马桶上坐开了花也不敢用力的我陷入了极度委屈的窘境。但是同时,我必须不断提醒自己,要保持良好的心境,不可以有任何坏情绪。这,也是分娩后我无时无刻不在面临的最大难关 —— 控制自己的情绪。

原来,所谓的为母则刚不是自发性的。而是为母得刚,为母必刚。因为每一个人都会告诉你,快乐的妈妈才能养育健康的宝宝。而我只知道,情绪会回奶,而我不可以没有奶。所以,不能和自己的情绪和解是成长为大人的必通关。小孩才能无忧无虑,随心所欲。

接下来,至此我还经历了腰疼,头痛等各种各样的产后问题。然后我不断告诉自己,生娃就像人生的缩影,关关难过,关关过。终究时间,会带走这一切的。

是啊,在我还没有变成健忘的妈妈之前,我将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我希望能告诉自己,分娩这一关我终究是逐渐跨过来了,以后还会有育儿关,教养关等等等等。

宝宝们很努力的来到这个世界,努力生存,努力适应。妈妈们很努力的成为妈妈,努力成长,努力坚强。我们都很努力,都不应该被辜负。

——

很感谢阅读这篇日记的豆友,我没有想到在一个陌生的平台,我能收到这么多的鼓励声,你们每一个赞,回复,都让我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温暖。谢谢你们。

凯莉江
作者凯莉江
4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291 条

添加回应

凯莉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