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野生动物交易内幕,这片子无法打分,唯有震撼

影探 2020-02-02 22:14:26

首发于公众号“影探”

ID:ttyingtan

作者:甜茶

转载请注明出处


1.卧底寻鳞

2018年3月,宁智杰接到一通电话。 这通电话,他足足等了10个月。 对方称:最近来了一批货,可以卖给他,广州面交。 挂断电话后,宁智杰立马动身,从河南赶往广州。 3月12日上午10点,宁智杰与对方最后一次通话,定于某宾馆大厅见面。 11点,双方成功见面。 12点,宁智杰验货,没有问题。 12点30分,警方出现,实施抓捕,人赃俱获。 宁智杰真正的身份被揭开,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警方线人。

所谓的“货”,是一只重达18.8斤的穿山甲。 此外,警方还在对方(嫌疑人)车辆的后备箱发现了两只灰雁和另外一只穿山甲。

其实早在去年,宁智杰与伙伴暗访时就发现,广州大一点的酒楼和野味馆都在出售穿山甲。 店家称:“只要预定,就能搞到。” 当时宁智杰得了条线索,就一直与对方联络周旋。 这事儿挺危险,家里人都不同意,骂他迟早把命搭进去。 但谁也拗不过宁智杰。 他在前往与对方见面的路上,还开玩笑说了句:“有刀子,那就挨一刀。” 话说的轻松,这背后又有多少无畏与执念。

更早之前,宁智杰曾从中药贩子手里救出一只穿山甲。 遗憾的是,那只穿山甲被灌了水泥,没被抢救过来。 这次,情况依旧不乐观。 因为注水的缘故,穿山甲的嘴鼻一直往外吐水,肛门四肢肿大,行动不便。 有一只穿山甲的后肢完全骨折,已无法直立。

不久后,野生动物保护中心传来消息,因伤势严重,两只穿山甲最终未被救活。 相关涉案人员,已移交司法机关。

这段影像,出自一位浙传学生拍摄的毕业作品,名叫《寻鳞》。 短短17分钟,每分每秒都曾真实发生。 因为真实,才让人觉得沉重又窒息。

而这也不过是穿山甲非法交易的冰山一角。 灌水或是水泥也只是穿山甲凄惨死亡方式中的一种。

穿山甲尸体

2.濒临绝灭

提及穿山甲,对大多数人来说陌生又熟悉。 它曾出现在动画片《葫芦兄弟》中,为了救橙娃和老爷爷被蝎子精抓住,掉下山崖死去。 可爱、勇敢又善良。

但另一方面,现实生活中大家极少见到活体穿山甲。 在纪录片《穿山甲:被捕杀最多的动物》里,有一只可爱的穿山甲,名叫Honey Bun。 它在幼年时便被野保人士玛利亚救助。 纪录片里,它走路的时候是这样的,揣着小手,后肢着地。 明明是霸王龙一般的走路姿势,却如此之萌。

它的前爪极其锐利,可以刨开水泥,也能轻易打开冰箱门。 看起来活力十足。

但在几年前,玛丽亚发现Honey时,它正无助地蜷缩在母亲的怀里。 它的母亲生前遭受了非人的虐待,不停地被摔打在水泥地上,鳞片上全是划痕和油漆痕迹。 由于Honey很好地被母亲保护在身下,并没有受到严重外伤。

如今,Honey与玛丽亚生活在一起。 每天,玛利亚会陪它在野外觅食5小时,走长达六英里的路。 因为穿山甲喜爱吃蚂蚁及白蚁,一年可吃近7000万只。 有一只穿山甲在,就可防控面积约350亩的森林免受蚁灾。

玛利亚一直在训练Honey的独自生存能力,直到可以将它放养野外的那一天。 同时,她也担心着,如若放养Honey,就意味着提高了它被人为捕杀的机率。

穿山甲作为世界上仅存全身覆盖着鳞甲的哺乳动物,生性害羞,遇到危险时,会将身体团成球。 坚硬的鳞片,虽另狮子老虎难以下口,却给了人类可乘之机。 抓住它,就像从地上捡球一样容易。 据统计,约每5分钟就有一只穿山甲被捉,每年共计约十万只穿山甲被猎捕。 而这一切又与中国脱不了干系。

世界上现存八种穿山甲,非洲四种,亚洲四种。 2008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其中的马来穿山甲和中华穿山甲列为濒危物种。 然而不到十年,其余六种均被列为濒危与易危物种,上述两种已被列为极度濒危物种。 极危之后是啥?极危之后就是绝灭了!

图源:网络

上世纪60年代,中华穿山甲在我国南部丘陵山地还随处可见。 随着市场需求量增加,当地村民纷纷加入猎捕行列。 80年代末,猎捕高手一年便可轻松抓获上百头。 但不足30年,穿山甲就被抓“绝”了。 在中国境内极其附近区域的中华穿山甲数量已经减少了90%左右。 约在1995年前后,穿山甲在中国已经“商业性灭绝”。即难以支撑商业用途。

国内的不够用怎么办?买! 但,8种穿山甲已全部被纳入《华盛顿公约》CITES附录I,即禁止国际贸易买卖。 所以不能称之为“买”,而应该叫走私。 截至2014年,根据《IUCN物种红色名录濒危等级和标准》: 因为走私,非洲穿山甲种群数至少减少了70%。离中国最近的马来穿山甲则减少了90%。 如今大陆存有有效记录的穿山甲数量仅剩11只。 看到这,有人不禁疑惑:这么多穿山甲都去哪了? 答案很简单:吃了,用了。

3.野味之殇

穿山甲在国内有三大用途,一是入药,二是食用,三是做成装饰品。 根据201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的记载:穿山甲,具有活血消癥、通经下乳、消肿排脓等功效。 现今,许多产妇仍会食用穿山甲鳞片用于催乳。 再往前追溯,早在李时珍所著《本草纲目》中就提到:穿山甲、王不留,妇人用了乳长流理由也简单到可笑,因为穿山甲擅长穿山打洞,所以可以通经下乳。 直到今日,也没有足够的科学依据和临床实践支撑这一论点。 而穿山甲鳞片的的主要成分β-角蛋白,实则跟人的指甲没有区别,也完全可以用猪蹄甲代替。 真是荒唐。

除了入药,穿山甲还被大量食用。 国人能吃、爱吃、也会吃,尤其偏爱野味。 “穿山甲能治风湿,果子狸能治肾虚,獾能健脾开胃,蝙蝠能止咳化痰.......”这种毫无科学依据的话到处流传。 于是人们便找到安心吃的借口,接着就是变着花样的吃,清蒸、红烧、油炸...... 为了追求肉质鲜嫩,没长出鳞片的幼年穿山甲也难逃成为盘中餐的厄运。

但这些食物全都未经卫生检疫。 祸从口入,病从口出。 前有SARS病毒、现有新型冠状病毒,皆源起食用野生动物。 现实里,前有“穿山甲公子”“穿山甲公主”晒穿山甲宴装X;现有农贸市场挂海鲜之名大量宰杀、贩卖野生动物。 可气更可恨。

图源:网络

除了吃,还有人佩戴野生动物制品彰显地位。 以穿山甲为例: 鳞甲被雕刻成装饰品,爪子被做成“摸金符”项链或是戒指。 问及缘由,卖家说是一部电影中出现了摸金符,所以刮起了热潮。 呵。

图源:网络

其实早在1988年,穿山甲就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受刑法保护,最高可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黑市价也早就贵过象牙。 富贵险中求,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4.结局未知

2018年9月,广州海关在对一票花岗岩毛板例行检查时,发现货仓的花岗岩毛板下藏有大量穿山甲鳞片,共计7.26吨,约15546头穿山甲被残害。 2017年11月,深圳海关破获全国最大宗穿山甲鳞片走私案,缴获鳞片11.6吨,意味着24839头穿山甲被残害。 2016年12月,上海海关查获穿山甲鳞片走私案,重达3吨,共6424头穿山甲被残害。 2015年,国内各地海关陆陆续续查获了穿山甲案共23起,共计13949头穿山甲被残害。

据国际刑警组织的披露,被海关缴获的鳞片可能仅占实际走私量的10%~20%。

2014年广东珠海查获956只冷冻穿山甲图源:网络

国内穿山甲研究学者吴诗宝说: “23年来在野外仅挖到过一头穿山甲,却在走私查扣鉴定场合见到至少500头。” “它们有的死亡,有的奄奄一息,有的一直用前肢捂着眼睛,还有的刚产下老鼠般大小的幼仔,脐带还没来得及咬断。”

图源:网络

为了给穿山甲增重,贩卖商会向穿山甲的口内或是肛门灌水、水泥以及玉米糊。 在宰杀穿山甲时,为了让其展开身躯,会用水烫、用火烤,用棍棒敲打。 获取鳞片时,会直接用手生撕; 为了获取整张皮,甚至会进行整皮活剥。

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很多投资商瞄上了穿山甲人工养殖,纷纷建立人工养殖场。 但这就是个笑话。

人工养殖极难成功,因为穿山甲对人工圈养环境适应性很低,很容易生病。在过去的150年里,全球有超过100家的动物园或者养殖场做出尝试,但是绝大多数穿山甲都在6个月内死亡,极少数能活过两年。

澎湃新闻的记者曾先后于2017年3月和年末探访过国内几家穿山甲养殖基地,却未见一只穿山甲的影子。 但有意思的是,这些养殖基地均建在了边境地区,建在了有野生穿山甲的地方。 不久后,穿山甲养殖基地荒废,并表示引种计划失败。 到底谁又成了谁的遮羞布呢?

西双版纳某穿山甲养殖基地,大门紧闭,没有任何标志图源:澎湃新闻

在纪录片《穿山甲:被捕杀最多的动物》里曾提到: 如若任其发展下去,十年后穿山甲将会灭绝。 这样的事,我们经历的还少吗? 从普氏野马到白暨豚,从新疆虎到台湾云豹,从小齿灵猫到直隶猕猴...... 本是天赐中国的宝物,却因栖息地的破坏和人为捕杀,最终惨遭灭绝。 有的时候不珍惜,失去了后悔也没用。

2006年,中国最后一只白暨豚宣布死亡1983年,最后一只台湾云豹幼豹死去 在越南,Thai开办了一家保护穿山甲的机构。 2018年某天夜里,为了放生9只穿山甲,他和志愿者们走进大森林深处。 蚊蚁蝇虫不停地侵袭,水蛭爬在身上,一伙人继续往前走。 只为了远一点,再远一点,离人类再远一点。

而在中国,也有无数如宁智杰一样的人。 他们奔走在大街小巷,有时食不果腹,有时渴了捡垃圾桶里矿泉水瓶接水喝...... 他们从餐桌上,药铺,贩子手里抢下一只又一只穿山甲。 直到有一天,他们再也抢不到了。 或许是真的灭绝了,也或许是人类醒悟了。 我不知道。

文/甜茶

影探
作者影探
22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影探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