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中国红十字会的牛逼正史——中国国宝文物流失海外最沉痛的事件之一

袁小茶 2020-02-02 11:37:52

没有愤怒、也不想问责,只是想平静地告诉红会:那个你或许并不那么爱惜的红十字,是那么多人用国宝流失海外、不肖子孙……这些惨痛代价换来的。 在一批“古籍家财”、“国宝外流”和“人命”前,120年前的陆家选择了“人命”。 珍惜中国“红十字”的标志,来之不易。

1900年,那一年的中国也是庚子年。

义和团们喊着“先拆电线杆,后拆火车道,杀尽外国人”的口号,在全国上下轰轰烈类地上演着。

义和团们喊着“先拆电线杆,后拆火车道,杀尽外国人”的口号,在全国上下轰轰烈类地上演着。

八国联军3万人,由英国海军将领西摩尔带领,攻占北京。京津大地一片狼藉。

这一年,陆树藩32岁,官至内阁中书本衙门撰文,离职回乡丁父忧。

他的父亲陆心源是福建盐运使,而真正让人们记住的身份是清末四大藏书家之一,皕宋楼主人。

皕宋楼乃陆心源一生心血,搜罗宋元善本,珍本秘笈不计其数。

陆心源在陆树藩26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话:

古书珍本搜罗不易,子孙切勿散佚。

庚子年的陆树藩,看到戊戌变法失败,早已无心仕途。他在家乡办了一个公益学堂,图书馆名为“守中阁“,湖州的学子们可以到守中阁里免费看书。

只是这个时候国学已没落,更多的人忙着经商挣钱,能静下来读书的人已经聊聊无几,守中阁也很冷清,更多的是陆树藩的一厢情愿。

眼见京津大变,官绅士商纷纷南返,报纸上随时可见沿途极为悲惨的报道。

陆树藩便与家乡和沪上的一些乡绅官员商议成立一个机构,可以像国外的红十字会那样募捐,救助一些京津受灾之士。

但那时是陆树藩还年轻,资历尚浅,初时未得到广泛响应。

彼时正巧李鸿章路过上海,李鸿章是陆心源的老领导,在京时又提拔过陆树藩。他就趁此机会拜见了李鸿章,并提出了自己要建中国红十字会的设想,没想到这个设想得到了李鸿章的大力支持,并且上了沪上的报纸。

彼时正巧李鸿章路过上海,李鸿章是陆心源的老领导,在京时又提拔过陆树藩。他就趁此机会拜见了李鸿章,并提出了自己要建中国红十字会的设想,没想到这个设想得到了李鸿章的大力支持,并且上了沪上的报纸。

三天之后,京津救济善会在上海成立。章程职能全部套搬红十字会,同时向日内瓦申请建立中国红十字会。因暂未获批,所以先用蓝十字的旗号。因为事出紧急,在华各国也就默认了这个组织的存在。这个中国版的红十字会就正式建立了。

但陆树藩毕竟缺乏公益机构运营的经验,全凭一腔热血和一些朋友的支持。他先由自己和朋友们垫资救灾,然后再各方募捐。捐款全部用在赈灾救人上,而工作人员薪酬,交通成本等费用,则全由自己支付。

救灾取得了很大成效,陆陆续续经他救回的难民,大概有6000人左右,运回来的灵柩也有一百多个,陆树藩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善人。

然而限于资历和时势,他募捐的善款并不理想。

以致于1902年赈灾结束公布账目的时候,京津救济会赈灾的亏空,已有十余万两白银。此时的京津救济善会再也无力募捐善款,组织也近乎解散,但欠款最终都落到了董事长陆树藩一个人身上。

紧接着之后的两三年,外资逐渐进入上海,陆家瑞伦剿丝厂因为难以和日本的人造丝竞争,丝厂倒闭,紧接着银庄也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

此时的陆树藩身负十几万两白银的债务,根本无力偿还。

所以只能考虑把家中的藏书变卖。

为了不违背先父遗愿,他决定将这些搜罗不易的藏书整体出售。

但其中多宋元珍本,国内私人有能力购买的寥寥无几

此消息传出后,很快得到日本人的回应,1905年,岛田翰受静嘉堂文库之委托,来沪咨询整体售书事宜,谈妥作价十万元,整体由静嘉堂文库收购。

张元济曾力劝商务印书馆夏瑞芳收购,最终以夏瑞芳只能出到8万元作罢。

1906年春张元济又曾找北京的官员,希望能够说服清廷购买,作为京师图书馆的馆藏,但遗憾的是没有得到重视。

最终这批皕宋楼的藏书由日本三菱财团岩崎弥之助整体收购,至今仍保存在日本的静嘉堂文库中,成为古籍善本流失海外最沉痛的事件之一。

而陆树藩则背上了不肖子孙,藏书史上的罪人的骂名。

1911年后,陆树藩在苏州出家为僧,并创办了专门供贫苦儿童膳宿读书的机构苦儿院,一直致力于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至1926年去世。

如今,静嘉堂文库的古籍善本已被列入日本国宝,这是唯一一个连电子文档都不上传的汉籍文库。中国人想去触摸一下这些当年的皕宋楼藏书,就只能去日本静嘉堂申请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允许观阅的,中国第一位到静嘉堂观阅这批古籍的学者是北京大学的古典文献学者安平秋先生,观阅人不能自己找书,只能坐在一个单独的监控室里,列出要阅览的书目,由管理员把书一部一部拿出来翻阅。

故事讲完了。

没有愤怒、也不想问责,只是想平静地告诉红会:那个你或许并不那么爱惜的红十字,是那么多人用身家性命、国宝流失、不肖子孙……这些惨痛代价换来的。

在一批“古籍家财”、“国宝外流”和“人命”前,120年前的陆家选择了“人命”。

珍惜中国“红十字”的标志,来之不易。

文至最末,给吾茶看,吾茶很安静,“你记得《红楼梦》吗?败家之前,探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咱们这样的大家族,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非得从自己家里、根上先腐烂透了。”

我不知如何回答。

祈求国泰民安。

(文章版权归吾家外子古籍砖家郑小桌所有,吾为文中”吾茶“。)

袁小茶
作者袁小茶
12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添加回应

袁小茶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