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莲口服液真的能治冠狀病毒吗?

Lawrence Lee 2020-02-01 08:26:22

(这是重要科普,请大家多转发)

一大早听到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推荐双黄莲口服液的消息,说是目前有效的广谱抗病毒药物,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冠状病毒通过融合宿体的细胞膜躲过免疫系统的侦查并大量复制。如果广谱抗病毒药存在,一定需要找到药物的标靶,比如调节细胞脂质稳态的转录因子,通过影响宿主细胞的脂质代谢来抑制病毒的生长。

南京大学张辰宇团队指出双黄莲口服液的主要成分金银花含有的MicroRNA对新型冠状病毒有靶向和抑制潜力。诚然,MicroRNA可以抑制成熟的mRNA(信使RNA)的转录,能控制人体约60%的基因表达,也能维护epithelial cell barrier (上皮细胞屏障),对抗病毒宿主防御有正面效果。比如MicroRNA中的miR-128和miR-155或许可以抑制鼻病毒的mRNA,但这只是针对一般病毒引起的急性呼吸道感染病征。

人体细胞被冠状病毒感染后会启动signaling cascades(信号级联),促进了NFKB1和miR-9的表达。NFKB1 mRNA是miR-9的标靶,进而导致NF-κB(核因子κB)转录的缺失。然而冠状病毒核衣壳自带的OC43蛋白会和miR-9结合,确保NF-κB转录正常进行。

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入侵人体的方式与SARS相类,也是主要感染Bronchoalveolar stem cells(支气管肺泡干细胞群),导致被感染细胞中miR-574-5p和miR-214的超表达。核衣壳上的其他蛋白又下调了miR-223 和miR-98的表达。

我刚才列举的这几种MicroRNA,再加上张教授说的和这次的病毒基因组有超过94%结合位点的miR-2911,在病人受感染发病时表达会受影响,这也就让这些MicroRNA成了药物靶点。因为如果有针对性地复原它们的表达(抑制超表达的,促进表达受抑制的),是可以有效阻止冠状病毒繁殖的。然而这只是理论上的可能而已,现在根本不存在任何药物有这样的选择性指标(selectivity index)。金银花含有的MicroRNA完全没有这样的针对性,就算是误打误撞促进了某种被抑制的MicroRNA的表达,但根本无法抑制其他超表达的MicroRNA,对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毫无作用。

不但如此,金银花可以促进CD4+ 及CD8+ T lymphocytes(T淋巴细胞)的转化,进而促进T细胞分泌一种蛋白酶,叫做Elastase(胰肽酶-E/弹性蛋白酶)。在这种酶的作用下新型冠状病毒会以与细胞质膜融合的方式快速进入宿体细胞。

双黄莲口服液中的另一位药连翘,采用肌肉注射的方式,倒是可以一定程度抑制人体内Elastase的活性。也就是在这一点上,双黄莲口服液中的这两味药的药效正好相牴触。但由于口服连翘的药力实在有限,虽然金银花在双黄莲口服液中的含量低于连翘(1000ml口服液中金银花380g,连翘750g),正常情况下摄入双黄莲口服液后对Elastase的促进作用还是大于抑制作用。

换言之,听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这两大权威机构以及张辰宇这个知名学者的话喝双黄莲口服液,不但起不到治疗或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作用,反而会给病毒快速高效感染你提供条件。

Lawrence Lee
作者Lawrence Lee
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8 条

查看更多回应(48) 添加回应

Lawrence Le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