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过年还有一天,我退掉了回家的车票

烟波人长安 2020-01-23 20:14:41

1

我在家里待了三天了。

不想出门,也不太敢出门,每天除了写稿、看电影、打游戏,看得最多的就是新型肺炎的疫情通报。

亲眼看着新型肺炎从少数确诊,到大面积通报。亲眼看着从零星的报道,到社交网络刷屏的“一定要戴口罩”。亲眼看着人们从发了年终奖的狂欢,到朋友圈蔓延的惊慌。

网络上的实时疫情地图,我最早看的时候,全国大多数地区都平安无事,短短两三天时间,没有疫情通报的,只剩两个省。

甚至昨天晚上还不是这样,昨天晚上,东部各省中,江苏还是代表着幸免于难的白色,很多人在相关微博下刷“江苏坚持住”。

然后零点刚过,江苏省确诊了一例。

说不怕是假的,虽然我心一直都很大。和同在北京的朋友们聊天,大家交流着各种真实的不真实的信息,越来越焦虑。

我告诉自己,没事儿,告诉七七,没事儿,告诉周围的人,没事儿,注意好个人防护,问题不大。

昨晚睡前我还在想,也许、也许这件事很快就能得到全面控制了,也许、也许在除夕之前会有转机。

直到今天早晨起床,看到消息:武汉封城。

2

抽了两根烟,还是给我爸打了个电话。

头两次都没接通,心里一紧,一线医护人员,虽然我家所在的城市目前还没有病情通报,虽然他不坐门诊,难说会发生什么。

好在第三次通了。我问老爷子,我们怎么办?

我爸知道我在问什么,想了一秒:“要不你们先别回家了吧。”

北京到我家,三个小时火车,很近,我买到的票还是除夕当天下午,理论上接触的人数低到了最低限。

但谁知道呢?谁知道在火车站和你擦肩而过的会是谁,谁知道一列火车上有没有潜在的传播源?

你永远不会知道,从你身边走过的人,有没有接触过什么。

传说年轻人不易感,我勉强还算是年轻人,但我经过两个火车站的“洗礼”,保不齐会携带上什么,如果影响到了父母,又该怎么办?

比起我自己,我更担心他们的健康。

何况李兰娟院士在央视新闻的采访中已经明确说明:不存在谁易感谁不易感,“没有感染过这个疾病的,都是易感的”

理智告诉我,我不能冒这个险。

我爸也不想冒这个险。

3

他在的医院前两天接诊了一个武汉上大学的女生,放假回家没几天就发烧,还不能确认具体病因,安全起见,现在已经隔离。

当天坐诊的内科大夫,也已经隔离。

我问别的医院呢?他说也有,只是还没有检测出结果。

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我的心瞬间沉底。“能少去医院就少去吧。”我听见自己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爸的回应和我反驳自己的话是一样的。“要工作啊。”

要工作啊。虽然很危险,虽然每年都有大量的伤医事件,虽然武汉有医务人员被感染之后,网上很快有了评论:活该。

挂了电话,又和我妈聊了聊,反复叮嘱她尽量不扎堆去人多的地方,出门一定戴口罩。

然后是取消行程、退票,中间弄了点儿吃的,坐下,开始发呆。

离过年还有一天,我和七七却留在了北京。

原本计划年后等到元宵节,再和她回一趟新疆看岳父岳母,也暂时打消了这个年头。

想家吗?想。虽然我们在北京已经成家。

早知道前阵子有空闲的时候就提前回去一趟了。七七表弟去年刚抱了娃,我们还没见过真人。我妈前两个月在日本玩儿了一圈,不声不响送了七七一个眼霜,七七还心心念念要回礼。

礼物好说,顺丰还在接单。

其他的,只能等等再看。

4

这算是过度恐慌吗?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大层面上,还有很多人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们这是小地方,传不到我们这里的”、“一年车祸死多少人,这病哪里可怕了”。

我只知道,有人开帖子专门嘲讽那些戴口罩的人,觉得大家小题大做,一个男生带着一点自豪在下面评论:有什么可戴的,我就在成都春熙路这边,人山人海,哪有人戴口罩?

我只知道,仍然有很多人,不看新闻、不上网,你和他说全球多个国家都发现了确诊病例,他说你危言耸听。

我只知道,到我发稿前为止,全国确诊631例新型肺炎病例,死亡17例。

因新型肺炎去世的人中,最大年纪89岁,最小48岁,基本都伴有其他病史,单纯从这一点来说,年轻人间蔓延的惊慌,似乎确实没有必要。

但感染者中,有18岁的女生,也有不少年轻人。

疾病面前,这种概率谁赌得起?

至少我觉得我赌不起。

5

说几个算是比较明确的事实。

新型冠状病毒攻击的靶点是血管紧张素转化酶(ACE),被感染者在初期表现出来的症状通常并不严重,甚至体温都只比正常体温高一点点。

如果现有的消息都是准确的话,这次疫情只不过是第一波高峰,爆发期尚未到来,随着很多患者的潜伏期结束、过年期间人与人的频繁接触、以及年后返程的人潮,事情还会严重。

还有一个很好推断的事情,在疫情开始被重视之前,已经有很多潜在的携带者离开了住地,分散到了全国各处,那现在通报的病例,必然只是一部分。

专业人士的判断是,很可能,我们要等到四五月份,才能看到尾声。

这次的疫情,国家反应已经足够迅速,短时间内确认病情、公开病情、控制病情,经过了当年的非典,很多事情已经有了防范。

只是在这个人员大规模流动的特殊节点,一切都不可预测,一切都充满变数。

如果不是这个时期,也许病毒的传播可以得到更有效的控制,也许大家可以抱着平常心去看待,也许防治过程可以更简单。

偏偏,偏偏现在是春节。

偏偏在我爸妈说“家里冰箱都囤满了,等你们回来吃饭”的时候,我们回不去家了。

6

再说几个不是完全明确的事。

现在比较权威的看法是,这次疫情最早传播,是从武汉某海鲜市场暗中销售的野味开始的,再往上溯源,感染野生哺乳动物的,蛇或者蝙蝠,都有可能。

武汉现在已经全面封锁人员外出,市内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但也有部分人赶在封锁前离开了武汉。

也有传言,有些已经出现发热、发烧迹象的人,偷偷跑出了家。

还有一位让人非常无语的女士,吃了退烧药躲避安检,跑到了法国。

我想不通,为什么有些人把自己的命当儿戏,也把别人的命当儿戏。

更想不通,老祖宗用生命验证了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人类文明用这么多年证明了鸡鸭牛羊吃了没有危险、适合大面积养殖、也更适合人体营养需要,有些人非不信,铤而走险去碰所谓的“野味”。

果子狸、竹鼠、獾、蝙蝠炖汤……

我知道骂人不太好,但我还是很想说,那些吃野味的、罔顾市场规定和法律销售野味的——

“操你们大爷。”

7

最后还是说一下个人防护的问题。

尽量少出门,出门一定戴口罩,回家勤洗手。

目前可以确认的是,非直接接触患者的,不需N95级别的口罩,医用外科口罩足矣,物资紧张实在买不到,普通口罩也有一定保护作用,戴了比不戴强,随便戴比硬要买买到假货强。

今天的消息,北大一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怀疑病毒可以通过结膜传染,一时间很多人传说要带护目镜。

不用,真不用。

除非你是直接接触患者的医务人员。

随身携带免洗洗手液,或者可接触皮肤的消毒酒精,家里勤开窗通风,有不适症状及时去医院就诊。

我们没问题的。

当然,无论如何,年还是要过。

家里有线电视没人看,早就停了,还好还有互联网,可以看春晚。

出门有风险,还好还有各种超市到家APP,帮我囤满了冰箱。

感谢我的互联网同行们。

感谢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

感谢两家爸妈的理解,年后我们再聚。

这注定是一个不好过的新年,也是一个特殊的新年。

天佑中华。

(P.S. 文章首发公众号,原链接点我

烟波人长安
作者烟波人长安
130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烟波人长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