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岁|你仿佛从未长大

是77不是88 2020-01-09 18:35:23

不知不觉来到了23岁,以前总是憧憬18岁,现在憧憬25岁,在社会大环境下对于女人来说总是有三个数字是逃不过的,18岁的成人礼,25岁要被逼着开始谈恋爱结婚,30岁的剩女论,想想也是够头大。这段时间我过得很焦虑,焦虑的原因有很多,智能手机真是个坏家伙,各个软件通过算法得知我困扰的原因,其实也是因为我有段时间手足无措自己搜了很多关键字暴露了我的需求,结果导致打开每个软件都在给我推类似相关的话题,由于我迷茫无助急于寻求答案,一篇篇文章读下来,一个个视频看下来使我更加焦虑了。我有太多的问题找不到答案,也有太多答案需要我辨别,观点和生活观不像习题的答案,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分辨起来极为容易,太多的观念像洪水一样灌进了我的大脑里,我无法消化,也无法辨别,于是,我被击垮了,我开始躺在沙发上盯着窗外从日出到日落,开始失眠,以前我从不担心失眠的,有倒头就睡的奇妙能力,后来也变得有些入睡困难,一切都糟糕透了。

但是没关系,成长的路上总有人会跌倒,但人总是要站起来的,不能总是爬在地上,不像个人样。我尝试关掉了手机,开始读书,看风景,吃。这样一个系列下来,心境也慢慢平和了许多。

像棉花糖一样的云

有件小事特别暖心,每天坐定时定点的公交,如果站是ABC我通常在B下车,但是有一天我要去C站的一家店吃凉面,令我惊讶的是,到了B的时候,师傅开始冲我使眼色跟我说,你该下车了,我愣了一下子挤出微笑答他,今天要去下一站觅食。其实我虽然每天坐同样的车,都没大记住师傅的长相,但是你瞧,在陌生的城市,善意的陌生人也会因为多见了你几次,记得你的上车点和下车点,相比较别人而言,我真是,太不上心,也太粗心大意。

使我困扰的事情还有你仿佛从未长大这句话。毫不夸张这句话在我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了上千次,或者不止。我开始仔细思考我为什么从未长大,仔细想下来,说的没错,我可做了太多荒唐事情可以证明这句话。

比如我突然开始叛逆,因为感情闹别扭赌气开始放飞自我,过年后每天和老朋友过着喝酒放荡的日子,其实我是个酒精过敏的人,小时候有一次在酒吧喝吐起疹子之后就决定以后不碰酒了,19年跨年的时候我们去酒吧我还是那个场上唯一一个只喝冰红茶蹦迪的人,可见,我并不是不克制自己和没有原则。但这人一叛逆起来,就好像什么都忘了,我又开始喝了,还天天喝。自律的我好像被家里冬天的那场雪埋了。也没人拉我出来,自己也不想出来。怎么形容呢就是堕落,再具体一点就是自甘堕落。

还比如染了个红头是那种现在没人染的颜色,染的时候理发师再三问我是否确定,我指着色板面无表情的说,就这个,我就要这个,快点做,我赶时间。其实我不赶时间,那时候我闲得很,我只是不想让别人影响我的决定而已。

又比如聊网友,我下载了soul每天会有十五次匹配机会,这十五次我都能打完,长点能打两分钟,短一点对方说一句你好我就挂了。具体聊什么我也忘了,就觉得一直要有人跟我说话。反正一个挂断了以后还有源源不断的下一个,那时把个性签名改成,无所谓就无所谓大不了再换一位用来彰显我无所谓的人生态度。

最疯狂的时候每天发一条朋友圈,发一些有的没的,这些行为其实和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并没什么区别,有一天小潘实在看不下去了跟我说:“我觉得你是染头把脑子烧坏了”她并不多理我,可能觉得我已没救,也可能觉得我会好起来的。就这样一直闹腾到了六月,其实做这些我没有丝毫的愉悦感,只是每天睡前放下手机感觉一阵的空虚。清醒过来后我想不通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好在我现在终于恢复正常。停了酒扔了打火机卸载了软件朋友圈也恢复了正常状态。我知道我最适合什么样子,不冷不热,三两好友,有事约个饭局,没事互相不联系不打扰,就够了。后来我跟小潘说:“我好了”她回:“好好生活”。

在选择方面我也随性,比如我毕业后一个人来到了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城市,老实说我从听到这个城市到我决定来这里,可能只花了5分钟不到。那时我对城市的要求很简单,我要起床睁眼走到窗边就能够看到海,走路15分钟内要到沙滩边,物价不要太高。我觉着这地儿挺符合,就拍一拍桌子决定了。是的,我这个人有点冲动,做事情决定什么都特别快,无论是买东西还是选择大学亦或者一些人生重大决定。当然,我才二十三岁其实也没什么特大的人生重大决定,毫不谦虚的说我做什么都挺快准狠,唯独感情上我还是比较拧巴的。但这也是比起自己来说,比起别人也算是果断的了。来到这里并不后悔,我打小就比较倔,选择了就不就后悔,既来之则安之,好好享受。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没错,这里不仅可以睁眼看到海,还赠送了最美的晚霞和落日,一个人呆在房间最好的角度是坐在桌子面前,看两小时,天空有时紫色有时是黄色有时候蓝色,但无论如何最后都会变为黑色。

起初来到这里别人会对我很有兴趣,会惊讶于一个北方女孩有勇气独自来到这里,甚至以为我是由于这里交了男朋友所以为爱走天涯奔着爱情来的,他们真是不了解我,来这里的原因有太多原因,为了看海,为了吃海鲜,为了体验风土人情,为了打卡大陆最南端,独独不会是为了男人,我是不可能为了男人去一个地方的,至少在我这个年纪,就算可能,我爱的人也并不在这里。

后来被问的烦了,旁人问我为什么来这里,我就自暴自弃式回答两个字,我想。有段时间我甚至觉得一切问题都可以用两个答案回答,一是,我想。二是,我不想。

这里空气里到处都是榴莲和菠萝蜜的味道,从前我不大喜欢菠萝蜜,因为有人喜欢以至于现在我好像因为喜欢的人喜欢我也会喜欢,湛江的菠萝蜜和海南三亚都是国内顶好的,从刚开始的拒绝到后来每天都想吃榴莲,果然人是善变的,刚开始摇头说不,吃了一口后就嘴巴就开始停不下来。

治愈自己的方法除了塞水果还有吃海鲜,湛江最出名的生蚝当然不会错过,想事想不通就去吃生蚝,本地人一般吃原味的,我毕竟还是个北方人,我喜欢点蒜蓉的,微辣,再加一份炒粉,吃饱喝足回家,美容养颜第二天睡起来想不通的事再继续想。

还会在下雨天冒雨去吃牛杂,反正下雨天我也会心情不好,吃就对了,雨天一定要吃热乎的,心冷手冷胃总不能也冷。我确实像个小孩子,解决事情的方法总是这么简单,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快乐的源泉来源于味蕾的满足。治愈的方法还是从口入。

麻章牛杂

那天的公交车漏雨

天气晴的时候我会喝糖水,坐很久公交车去,赤坎老街的午后很惬意,点一碗芝麻糊,甜到了心里。

当地有名的糖水铺

起初来这里是为了看海,于是我真的两个多月每天都在看,大部分时候我都找个长椅躺在沙滩边,听书,听歌。观察来来往往的人,喜欢去沙滩边的人大多数都是一家人,几个小孩和爸爸妈妈,不知是不是我缺什么就找什么看的缘故,有时候会数,一家人两家人三家人,但很快我发现,这里有很多很多家的人,我是数不过来的。人来人往,没有尽头。实话说这种幸福的场景对我来说格外的刺眼,和我孤身一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湛江

我也尝试过把自己从环境中抽离出来,装作闭眼睡觉但耳边还是会有小孩嬉闹的声音。视觉听觉双重的刺激使我极为痛苦。我并不是讨厌小孩子,其实还蛮喜欢小孩的,有时小孩子跑过来扑在我身上叫一声姐姐,心都要酥了,但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我现在是养不起小孩的,我连我自己都养不起。所幸表姐堂姐已结婚生子,最有可能发生的是几年后等他们长大我回家有人扑过来抱我叫声小姨,还是先学着做个好小姨吧,这个还接近现实一点。

这里位于祖国大陆的最南端,东经109°31'-110°55'、北纬20°-21°35'之间。靠海,阳光充足,紫外线强,整个夏天结束,低头看看自己的脚,是夏天来过的证据,每年夏天我的脚都会被晒出分界线,我常穿一双黑色凉鞋,鞋子遮挡的地方是我夏天过后最白的地方。虽然变黑了,但心里还是欢喜的,皮肤过一冬会白回来,这段经历没有了就没有了。

也遇到了几个很好的人,尤其是遇到梁。这些年来我的运气一直都很好,总是被身边的人宠着,失眠那几天我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这么多年来把自己的好运提前透支。但世上巧合有很多种,最巧合的莫过于一个月前我坐在电脑前发呆,梁问我怎么了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我答她今天是我一个蛮重要人的生日,她说好巧,她也是今天的生日。我再三确认问她是不是狮子座,是不是某年某月某日的生日,她都点头说是的。

那瞬间我突然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去拥抱她,因我对人一直态度冷淡,她吓了一跳说我突然这么热情怪不习惯的。那天晚上她骑电瓶车带我去观海长廊,吃夜宵,我坐在后座海风吹在我脸上,一切都那么真实,一切又那么不可思议。后来的日子我们每天都混在一起,她帮我带早饭,拍照片,染头发。有一天拍完照片我们躺在海滩上,她说:“我们出生在海边的人从小都是看海,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看久了对海就没有了兴趣。我向往大山,高山。”我笑着答她让她以后去找我玩,我那里有很多很多的山。临走的前几天我每天都跟她说舍不得她,想要她陪我,她害羞,微信给我打了几个字,真实又感动。

如果让我说今后想成为什么样子的大人,蛮羡慕那种气质清冷的人,好似这世间纷乱无一事能扰了他的心,没有过分热络的样子,没有讨好世间的谄笑,他们眼中只有脚下的路,眸子里从不掺杂多余的情绪,却也不是冷漠,只不过将此生所有的柔情都留给了生命里重要的人,与旁人只是淡淡如水的交情,却也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关注着身旁陌路的老人和小孩,随意伸手就帮了,善良的不着痕迹。

总结我22岁的人生,在叛逆和找自己中不断交迭着前进。去做自己,然后去承受为个性而付出的代价。SHE的你曾是少年里唱着,有些时候你怀念从前日子,可天真离开时你却没说一个字,只是挥一挥手像扔掉废纸,说是人生必经的事。23岁如期而至,以前总是许愿想永远做个小孩和永远幸福,这一岁不要了,其实当大人也没什么不好,幸福也不能够永远。 以前总是说来日方长,近些日子突然觉得来日并不方长,大多数人的一生,总是在等。等将来、等不忙、等下次、等有时间、等有条件。可是后来等来等去,等没了缘分,等没了青春。等到最后,等没了健康,等没了机会,等没了选择,等来了遗憾,等来了后悔。生命来来往往,以为很牢靠的事情,在无常中可能一瞬间就永远消逝了,有一些心愿一旦错过可能就万劫不复,永不再来。 既如此,不如,趁年轻,上路吧,我不知最后将抵达哪里,但我已在路上。

是77不是88
作者是77不是88
7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106 条

添加回应

是77不是88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