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有中土世界相伴的十年

Norloth 2020-01-01 00:26:19
来自话题 我的21世纪10年代

2019年结束了。(本来写的是“2019年就要结束了”,结果没能在0点前把日记写完……)

想写一个十年的总结,但是长久不动笔(键盘)的我,快要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只能顺着时间线来简单回顾一下自己这十年的各种经历,更确切地说,是各种与中土世界相伴的美好回忆。

【2009年】

2009年5月的时候我和西皮正式成为了情侣,我们互相确定对方喜欢自己居然是通过手机短信,而且是在我坐火车去北京听John Howe讲座的路上。所以同月,我见到了John Howe,这是当时的我在热爱了中土世界七年后第一次接触到参与了《魔戒》电影三部曲的艺术家,可以想象到那种重度沉迷的激动之情……在现场,朋友和我把诸多爱好者参与制作的一本《旅人之忆》赠予John Howe,他请大家在扉页签名,这件小事让我第一次感到大艺术家的谦逊友善,从而更加坚定地热爱中土和与之有关的人。(当然,今日再次翻开《旅人之忆》,我无法直视自己十年前的画……)

John Howe在北京

【2010年】

2010年8月,WETA工作室要在上海举办一个展览,闻讯后我们给Richard Taylor先生发电子邮件询问他是否会出席,并得到了肯定的回复。我和几位友人在展览开幕那天前往参观,不仅在精致的电影道具间流连与惊叹,更是得到了RT先生朋友般的对待。和他的对话间,可以感受到真诚,以及对于所爱事业的满腔热情,这股力量一直影响我至今。

与Richard Taylor的第一次相遇

【2011年】

这一年在全职工作之余,仍然专心念我的业余动画学位。但是无聊枯燥路途遥远的工作让我开始怀疑人生和选择:我是否要一直在这个并不热爱但很稳定的岗位上混下去?早已厌恶了工作中毫无积极社会意义的内容。

《霍比特人》电影拍摄的报道相继传来,使我重新拿出原著阅读,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我从没有如此强烈的共鸣,自己所需要的不正是Bilbo那样的一场冒险吗?将一切习惯于安逸暂时抛弃,虽然前路未卜,但如果不踏出家门就永远无法看到更大的世界。

于是我正视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报名了一场雅思考试,并开始研究如何申请美国和英国的艺术类院校。

《意外之旅》里被合同条款吓坏的Bilbo

【2012年】

得到了还不错的雅思成绩,所以在春天的时候正式和第一份工作说了再见。结束了动画专业的业余学习,拿到了学位。这个业余学位的攻读可能是自己做得最正确和及时的一个决定,如果没有它,我可能永远无法被国外的艺术学校录取。

2012年另一件大事,是《霍比特人:意外之旅》的上映。现在回忆起来都很佩服当时的自己和一众友人,竟然千里迢迢坐飞机去看电影…但是这样的经历难得又难忘,甚至是值得的。大银幕的中土世界又一次走进我的生活,而我并不知道,这一次又将带来多少命运的交织。(也万万没有料到,自己从此爱上了索林•橡木盾……)

2012年电影还未上映时的一张画,当时并不知道这个矮人会成为我最爱的角色

【2013年】

春季收到了几份录取通知,在一番抉择后,选择了气候变化更温和、也更有人文情怀的爱丁堡大学。

年中时,由于机缘巧合,我竟阴差阳错踏上了第一次中土的旅程。这次旅程来得有点意外,准备有点匆忙,甚至在出发前一周,我打电话催了一下才及时拿到了签证……第一次踏上新西兰的土地,对我而言就是朝圣,而迈进Hobbiton的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精神家园。和我同去的人是母亲,就在那一刻,我觉得她终于能够体会到我十多年的痴迷到底缘由何在。

9月,我再度踏上离家的路,开始了在爱丁堡的学习生涯。

12月,偶尔得知一场在伦敦举行的小型活动消息,带来了又一份美好记忆。我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左拥右抱山下之王和河谷领主的那一刻了…

I'm going on an adventure!

2013年9月,爱丁堡Arthur's Seat

总是不敢把这张图发出来因为感觉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很拉仇恨…

【2014年】

非常缓慢地习惯了国外的学习方式,也渐渐在创作上产生了新想法。第一年结束后的假期,回到上海过了一个半月无忧无虑的日子,寻找到第二年的新住所后,回到爱丁堡。趁着假期还未结束,我和朋友从苏格兰一起出发,去英格兰旅行,出发前意外得知一则Viggo Mortensen参与的电影首映活动消息,又是一次预料之外的美好相遇。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响应了PJ发出的霍比特人粉丝召集令。感谢好运的眷顾和当年国内比较惨淡的霍比特人粉丝数量,我非常幸运地成为了1/75,得到一次免费游览新西兰的机会。最后,11月初的这次旅程成为了一生难忘的经历,不仅被新西兰旅游局和新西兰航空当作贵宾来款待,还与PJ在Park Road Post Production的内部放映厅一起观看了尚未完成后期制作的《五军之战》。

旅行回来后不到一个月,就是《五军之战》世界首映了,而我再一次不出所料地疯狂了一回…也许这辈子不会再有其他电影会让我付出这么多时间和精力了。

Viggo温柔的笑容

Hobbit Fan Fellowship

《五军之战》世界首映上的PJ

【2015年】

第二次的新西兰之行带来许多创作灵感,这一年我我开始尝试之前未曾涉及的版画方式,也得到了导师的肯定。虽然插画是我热爱的领域,但我必须接受自己相较他人的差距,毕业设计还是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幸好最后一切都很顺利。

4月只身前往德国参加HobbitCon,使我大开眼界,除了又一次见到了许多中土电影演员外,最大的收获来自在活动上认识的新朋友,两位索林•橡木盾的coser。我对cosplay有了前所未有的新认知,并决定来年如果还来参加这个活动,一定要带装扮而来。

夏天贡献给了离开英国前最后的旅行,带父母去了法国和瑞士,和同学去了意大利,西皮抽空来了短短一周游览了高地和北爱,最后和友人一起再度前往英格兰和威尔士。最后带着一种Bilbo冒险结束的感伤,回到上海。There and back again.

趁着还未开始新工作,我学习了缝纫,因为承诺必须履行。年末终于找到了工作,也算是成功达成了从IT领域到艺术领域的转行。

HobbitCon 3 in Bonn

【2016年】

经过几个月的研究,我终于做出了一套像样的衣服,并在4月又一次去了HobbitCon。朋友的称赞和最后赢得的一个小小奖项都给我增添了很多自信。因此在回来之后,决定要完成第二套衣服的制作,并能在秋天打扮成Bilbo去上海漫展。10月,老友们在上海漫展相聚,我如期完成了Bilbo装扮的制作,甚至勾了脚毛,更为锦上添花的是Billy Boyd的出席。

从此,Bilbo的形象似乎成为了我的一部分,或者说,当我换上他的衣服、戴上假发、粘上脚毛的那一刻,我觉得终于可以以这样的形象释放真实的自我了……

不过,2016年最重大的事,是经过长时间的思考、焦虑和自我怀疑,终于在12月30日这天和西皮去领证了……(虽然最早的计划是9月22日,但当时我思想上还没准备好,然后计划改成12月31日,结果那天民政局放假……)我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已婚人士。

HobbitCon 4 in Bonn,以及我第一次亲手制作的costume

第一次Bilbo cosplay

【2017年】

婚礼日期是5月1日(Aragorn加冕的日子),于是敢在婚礼日期前,去新西兰蜜月旅行。非常感激西皮理解和支持,帮我实现了这辈子最重要的愿望之一,在Hobbiton拍摄了婚纱照。(其实并没有穿婚纱,因为我觉得婚纱的造型和Hobbiton格格不入,扮成一个幸福的乡下hobbit,才是真正的我!)

在朋友的协助下,终于在这年7月参加了圣地亚哥漫展。和朋友重聚,和设计师交流,再次见到了Richard Taylor。他一如多年前的友善和谦逊,而我也从一个粉丝,成长为一个粉丝兼手工艺爱好者,除了表达仰慕,终于可以和Weta的设计师一起谈论工艺和制作了。

愿意与我一起在Hobbiton拍婚纱照的人才值得托付终身

多年后和Richard Taylor在SDCC再次相遇

【2018年】

因为新西兰签证有效期比较长,决定在5月再去一次之前没有细细游览的地方。虽然遭遇了未曾预料的糟糕天气,还碰上了突发的车辆故障,但因祸得福来到计划外的Roy's Peak。此前并未发现自己对群山怀着如此热切的爱,而这一次中土之旅归来后,我时刻想念着那些山。再看到任何自大狂妄的人,我只希望他们能够置身在自然之中,感受一下自身是怎样卑微和渺小的生命。这次旅途的另一个高光时刻是能够以Bilbo的身份再度前往Hobbiton,但也不得不遗憾,作为一个旅游景点,Hobbiton面临着同样的矛盾:游客数量与游览体验无法同存。

接近年底时,工作让我感到疲倦。一方面是自己有好多想法但没有时间实现,另一方面是公司被大集团收购后企业文化正在悄然改变。我内心时常处于挣扎的状态,而这个状态就像2011年一样,是要放弃一个收入稳定的工作去寻找新机遇,还是这样干下去?

Bilbo终于回到了Hobbiton

【2019】

内心的纠结,终于在2019年初公司管理层和员工接二连三的面谈后有了答案。我觉得在一个金钱至上的机构,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价值和前途,与其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不如放手。精神的重负和冬季连续的阴霾,使我快要抑郁了,非常想再度前往新西兰治愈一下自己,却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只能去黄山…

不过没想到的是,黄山很美很治愈,虽然爬山累得腿要断,拍摄日出冻到手裂,但为了观赏和记录自然之美是完全值得的。(当然,和真正的自然摄影师相比,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困难。)

年中,在终于收到了了上一年的年终奖后(真是拖得够久),我正式离开了。接下来,也就是最近半年发生的事,大家可能都还记忆犹新。辞去了全职工作,我终于有大量时间画自己喜欢的东西,虽然自己的步履总是缓慢的,也常常担忧产出过少,但至少不会停滞。

8月,也就是在2009年遇到John Howe的十年之后,他又一次走进了我的视线。(谢天谢地他已经不太记得十年前那个身着Arwen衣服的魔戒脑残粉了。)谢谢世纪文景的编辑老师交给我John Howe书籍的翻译任务,以及精心策划的画展。John Howe来访的一周,我有幸以粉丝、译者、摄影师的多重身份参与到多项活动里,再也不是十年前紧张到说话不流畅的小姑娘。而John Howe真的把我这个晚辈当作了朋友,偶尔发来自己拍摄的自然美景和节日问候。这一切都让人觉得温暖,对中土世界的爱给我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我把今年创作的《霍比特人》插画做成了台历,没想到能得到这么多朋友的赏光与支持,我又得到了全新的动力!感谢大家选择用我的作品来陪伴你们度过崭新年代的开端。

十年后的再次相遇

【12月31日】

每年的最后一天是我的生日,每次伴随着新年一起到来的,是自己又老一岁的事实。早年觉得这个日期很特殊因为全世界人类都会在今天放松和庆祝,现在觉得和托尔金的生日日期离得很近就很开心。多多少少有一点对年龄的恐慌,但以霍比特人的标准,我也只是刚刚成年不久而已不是吗?

人生其实并没有走过多少十年,但这一个十年一定是比上一个经历了更多也收获了更多。最重要的是,永远都有中土世界伴随左右的生活是充实而幸福的。对于新年,我并没有太多计划,但希望能够继续坚持做自己,有勇气面对困境,创作更好的作品,继续当一个有冒险精神的霍比特人。

Norloth
作者Norloth
97日记 139相册

全部回应 56 条

添加回应

Norlot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