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的影子,或影子的意义,与 Solaris 遐想(瞎想)

王熊daddy 2019-12-30 21:45:27

你有没有这样的体验?——在貌似光滑的玻璃平面,其实遍布着无数的微小划痕,杂乱无序地冲着所有方向。但如果在比较有限度的光源之下,你会发现光线只映照出一个晕圈光环,映照出来的微小划痕,都是围绕着光源的,仿佛一直就是如此的圈状或环状,只是当下才显现出来。——围绕着人类个体或群体的科学技术以及各种成就也许就是如此。都是主体性幻觉(“我思故我在”),根据一些我们所无法理解的原因而形成给我们的心理呈现。在我们的科学认知之中,我们觉得自己揭开了一直被掩盖的真相。其实呢,既不是一直如此,被发现的也不是全面真实的痕迹。

这个给我的又一启发是,我们的所谓科学、气功、中医,甚至巫术,都是可能的,可以同时有效,但互相矛盾。针对一个东西,所有的相关科学、非科学,或者不同的宗教神学体系,都可以有一套,说得通。但每一套都不等于这个事物。这个事物仍然是不可解的,小到细胞蝼蚁,大到宇宙星辰。

《Solaris》 是本小说,波兰人写的科幻小说,后来塔可夫斯基拍出了科幻电影,据说是和库布里克那个《2001太空漫游》,是一个重量级的,美国人在本世纪初也翻拍了。说到这个,是因为读伊格尔顿的书,看到他脱线到了这个,所以从豆瓣上看一下影评。看到了大致这样的情节(之后看了电影验证了一下):

索拉里斯星球上的航天站出了点事故,飞行员克里斯·凯尔文去探明原因,到那里的时候发现了种种诡异的事情,驻守的三名科学家中,跟他最熟悉的吉巴里安已经自杀身亡,另两名科学家也都神神叨叨,不知道在折腾些什么。而凯尔文自己也遇上了种种莫名的问题,并且遇到了他的已经自杀了十年的妻子。后来发现航天站上所冒出来的其他人,都是索拉里斯星球上的那个如同大脑一样具备思考反射功能的梦幻般神奇海洋在扫描了他们的大脑皮层之后所派出来的实验品(或者说是沟通交际物,即我们所说的“媒介”,但是是具备三维的肉身)。最后,飞船上一位物理学家展开了自救行动,在启动一种仪器向solaris之海发射某种粒子(恕我不懂科学)之后,大洋停止派出了新的试验品。凯尔文的“妻子”得知自己是副本,不是凯尔文“真正”的妻子,是solaris扫描了凯尔文的记忆所复制出来的。但她是爱的复制物,所以对凯尔文的爱仍然不渝。(不往神学上扯远了。比如耶稣的“道成肉身”,用现在术语来说,也许可以说是逻各斯自行降维之后成为肉身。)她选择了自杀。最后,凯尔文回到了地球。(其实我也搞不清楚是回到了地球还是进入了solaris所复制出来的地球,好像此刻的他是真的凯尔文,而地球上原初的那个是复制品,并与妻子生活在一起。)

如何来理解这样的费解?这如何可能?——解释之一,是我们并不真地存在,我们只是其他某东西的影子。那么也就否定了十四世纪以来的唯名论对个体事物的独特性之宣称,以及笛卡尔以来的主体性幻觉。那么,则另有实体,但不是我们以及我们所看到的具体事物。

我们本来就是我们所无从认知认识的另外的存在物的粗陋有限的影子,就如同我们自己灯下的扁平的影子相比于三维灵动的我们。那个真实存在物的维度比我们高。我们是降维之后的三维影像,活在混沌之中。至于对影子的再反射,当然也就更是不真实的了。这一切,也许就是对我们自身的反射,是上帝扫描了我们的大脑皮层之后,派回来的幻觉。

我们本身可能不过就是幻觉,就是影子,但这个影子想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如同我们在灯下的扁平的影子,拼命想搞明白自己的扁平的轮廓的“命运”为何在不停变幻,由不得“自己”。

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人类是什么样实体的三维投影?个人觉得,我们是“爱”的投影。这个实体是爱。我们只有在自己身上或比自己更降维的投影上面才能够依稀发现和体会它,但我们无法彻底明白具备更多维度的那个它。无论如何,因为如此,我们作为存在者的影子,也就不是“无意义”的影子,因而具备了影子所能够具备的意义,或意义的影子。

王熊daddy
作者王熊daddy
294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王熊dadd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