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程又青的路口,我无比怀念当年F班的袁湘琴

黄十八 2019-12-25 16:04:25

黑光乍泄 | 第25篇原创

1

江同学: 你好,我是F班的袁湘琴。 嗯,我想你并不认识我,但是我对你却很了解喔。 从第一次在新生训练上看到你,那一天,我的眼光就不知道该怎么离开你。 不管是致辞的你,还是和旁人聊天的你,还是落寞不说话的你,我总可以很快的在人群中知道你的位置,找到你的位置。 彷佛你在哪里,光就在哪里。 很不好意思说的这么直接,可是我总会想,如果这次不说,下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提起勇气。 如果今天不说,下次相见我们又不知会有多少改变。 我已经好几次放弃向你表达的机会了,这一次啊,我鼓励我自己,说什么我也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又太大胆了,对你的爱慕也持续了两年,为了不让这份感觉成为永远的遗憾,所以我决定勇敢地写下这封信,向你表达我的心意。 江直树,我喜欢你。

《恶作剧之吻》,是根据日本漫画家多田薰的《淘气小亲亲》改编而来。

在1996年的日版里面,由“世纪末美少年”柏原崇主演,成为许多人心目中的经典。

2005年9月25日,瞿友宁执导、林依晨、郑元畅主演的中国版播出。

虽然当时柏原崇版的江直树深入人心,但台版一出,依然风靡全亚洲,并且让林依晨成为台湾偶像剧史上折桂金钟奖视后第一人。

那一年,刚步入初中的我们,青涩又懵懂,无知且单纯。

畅想过《仙剑奇侠传》里面的仗剑走天涯、激动于《亮剑》里面的狭路相逢勇者胜,可还是在一众爆款剧里面,记住了那个笨笨傻傻的袁湘琴,对天才少年江直树的一往情深。

“世界上没有追不到的江直树,只有不努力的袁湘琴”。

2

诶,李大仁, 我最近突然有一个感觉,有一个东西老是在跟我们作对,有时候我们很想追着它,希望得到它,好像得到它之后,我们就会拥有很多很多东西。 有的时候我们又会突然被它追得喘不过气来,很希望它突然消失,最好永远都不要来找我们。 它,就是时间。 一个曾经让每个少女期待着它跑快一点,可以长大到拥有人生的第一双高跟鞋,可是又让现在29岁的我,会突然怀念起十七岁那双——白布鞋。

6年后的2011年,《我可能不会爱你》播出,林依晨再次凭借出色演技二度荣膺金钟奖视后。

依然是瞿友宁和林依晨,只不过男主由郑元畅的江直树,变成了陈柏霖的李大仁,当年的袁湘琴也从清纯少女,成长为正义、直率、聪明、磊落又恨嫁的——程又青。

然而,最大的转变是,当年每天放学后守在电视机前面的初中生们,有的升入大学继续深造,有的步入社会,开启另一段人生。

不知不觉,跟着剧中人,从袁湘琴走到了程又青。

褪去了婴儿肥,套上了职业装,但是,才发现长大并不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

干着不上不下的工作,过着看似光鲜亮丽的单身生活,甚至,开始恐慌即将到来的30岁。

在经历过几段不如人意的感情之后,不会再像袁湘琴那样,奋不顾身的去喜欢一个人,不再相信爱情就是一个Moment的问题,不在轻易怦然心动,反而要满足各种条件才能拿到通关密匙。

成人的世界,光是应付一地鸡毛的生活就已经够累的了。

年龄越大,越觉得时间过的飞快。

自从上班之后就再也没有人问过你,是否过的开心,是否活的快乐?

3

“在三十岁的这一天,好像全世界都说好了要一起向你发出同一个讯息——你即将成为’残花败柳’”。

纵使现在人类的寿命已经得到延长,但三十岁依然是很多人生命中的一道分水岭。

到了程又青的年纪,开始恐惧初老,害怕成为一成不变的老古董,无比怀念袁湘琴那个年龄貌似全世界都对她张开怀抱,告诉你,人生才刚开始,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

到了程又青的年纪,开始对什么一见钟情、天荒地老、为你我什么都可以式的感情所抱的希望越来越低,明白贫贱夫妻百事哀,同甘的多,共苦的少,不会再像袁湘琴那样奋不顾身的喜欢一个人,越来越理性,也越来越佛系;

到了程又青的年纪,开始明白“要有两本存折,一本储蓄财富,一本储蓄老朋友”,财富越来越多,朋友越来越少,交杯的多交心的少,万事随缘,只想搞钱,不会再像袁湘琴那样需要被家人、朋友照顾、呵护,开始照顾年迈的家人、低谷的朋友;

到了程又青的年纪,可能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可能依旧会在某个路口徘徊,但不再像鱼缸里的鱼,只会前进转身前进转身,而是学会了优雅的前进、从容地转身。

无论是《恶作剧之吻》还是《我可能不会爱你》,对于我来说,已不单单是简单的娱乐产品。

一个承载着我们青春的美好回忆,一个教会我们如何活出自我,坦然面对生命中的拥有与失去,纵使一刷再刷,每次也都能从中得出不一样的东西。

《恶吻》见证了台湾青春偶像剧的黄金时代,时过境迁,想起它的时候,我们依然会记起那句:我是如此爱你,因为心甘情愿。

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拥有青春,其实已经在开始失去青春;拥有婚姻,其实已经开始失去婚姻;拥有名声,其实名声也会失去;拥有财富也一样,健康也一样,就算养一条狗也一样。

拥有爱,失去爱更让人难以接受。

为什么我们一生追求的东西,其实在拥有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失去。

程又青看透了,如果很多东西注定最后都要失去,我们为什么不大胆一些?

所以,在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她选择“辞去安定,开始飞翔。”

那么,

你呢?

--- END ---


本文首发自微信公众号“黑光乍泄”,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删除。

明明是一部电影,却如同经历了一段人生。

欢迎交流指正。

黄十八
作者黄十八
1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黄十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